老王九月杀川藏

文章来源:骑行之家

原文地址:http://www.qixing365.com/thread-32346-1-1.html


要有梦想,更要为梦想去飞翔触摸拉萨 ----西行日记从今天开始,我将去完成一个梦想。今日行程:宁 强————剑门关 178公里骑行时间:早七点————下午5点(九个小时)骑行感受:轻松之旅宁强阴见中雨,剑门关小雨。准备了一个多月时间,收拾好行囊,清晨,在沥沥雨中,踏上了行程。此行,将历时一个月,骑车从宁强出发,经广元、绵阳、成都、雅安,然后沿318国道前往拉萨。说起去拉萨,缘于一个朋友的一句话:最想去拉萨。也听别人谈到拉萨的美和达赖六世凄美的的爱情故事,自己也很想去,想过很多种去拉萨的方式:飞机、火车、汽车,和孩子、家人、好友,一周、十天、半个月,但却从未想到自己会用骑自行车、一个人、一个月、孤独的方式去完成这个梦想。骑车开始于四个月前,有了自行车后,下午没事出去骑骑,主要是为了强身健休,骑行了一个多月,倒也喜欢上了这种运动方式。在和宁强骑行俱乐部外出两次后(虽然两次都没有完成全程),心中便萌生了去拉萨的念头,为了实现这个梦想,先是做通家人的工作,虽然在不断的反对中还是准备齐了长途骑行的所有装备。期间,开始了身体的准备。自己体质一般,下肢力量差,骑车上坡十分困难,在团队行动中总是拖后腿,而且自己的膝盖很不争气,总是只能完成不到60公里的骑行后开始做痛,最后无法完成后面的骑行。但为了梦想,一边养膝盖,养肋骨,一边增强下肢力量。决定骑行拉萨后,在两个多月时间里,坚持每周至少三次每次不少于500次下蹲练习,先后四次骑行红石梁。除第一次外,后面三次全是不间断骑行冲顶到达1730M的最高点,后面骑行了一次五丁关,对上坡也就没了多少恐惧。在8月底骑行黄泥梁下坡时摔了一跤,断了一根肋骨,差点放弃了骑行。至少,在国道上,不会出现红石梁那样的强坡,同时,下蹲练习十分好,在骑行五丁关时感受到了益处。也给了自己充分的信心,只要膝盖不要出问题,体力上应该可以支持自己完成这次挑战(从宁强到剑门关骑行来看,中途除了吃饭,全程基本没有超过十分钟以上的休息,身体也没有出现疲惫感)一个46岁老男人的骑行之旅,就此开始。----希望美梦成真!清晨7点半,雨反而比晚上还大了些,家人见雨大,建议明天出发,被我给了一个求头子后保持了沉默,可能在想:去求子去,死了拉倒。其实,我也有点打退堂鼓的意思,但自己准备了这么长时间,又给好朋友说了,也吃了送行酒,突然又不想去了,面子上也挂不住。再则,此行路上不可能天天阳光明睸,风和日丽,今天雨也不大,就当是一次拉练吧,这样一想,得了爷们,鸭子下水,走呀。七点半,街上人还不多,一来有雨,二来周六,三来天冷,睡眠正当时。县城不大,街上少了车辆,穿城而过,心里还有点洋洋得意,这说走就走的勇气,还是自我陶醉了一下。可是雨中骑行的感觉,却不怎么舒服。穿在身上的雨披透气性不怎么好,加上天有点冷,穿了件T裇,出城时速度有点过快,身上的汗开始透过骑行服向外蒸发又被雨披挡了回来,湿几几的,应了资深骑友的一句话:穿上雨衣的骑行,只是给自己一个安慰而已。远山在薄雨中都笼上了一层轻纱,山腰之上便是雾天共色,只有山脚下还透出一层深绿,早起农家的炊烟已经开始晃晃悠悠的飘了起来,公路边两头老牛专注的吃的青草,赶路的摩友骑的飞快,一脸茫然的向前走着。雨却还是不慌不忙的数着自己的心情,无视它抚慰下的那些慌张的行路人。一个人的骑行虽然孤单,倒也从容,没有跟团时的紧迫感。路很熟悉,风景也照旧,听着路边的鸟鸣声,按自己的节奏一个小时后到了隧道,这儿虽然来过多次,隧道不长,但在骑友眼里,却是一个很重要的节点,临川第一洞,路碑上写下了不少的豪言壮语,在此留影是必不可少的一环,也算是个开头。九点多穿过棋盘关隧道,结束了在陕西的骑行,开始川藏行程,在这儿,遇到了从川入陕的四个骑友,看来,我并不是早行的第一人。宁强与广元朝天山势相邻,水脉相通,鸡犬之声相闻,所以在语言、服饰、饮食,加之现在汉中地区建设了太多的川式农居,连农村清洁工程的部分内容都借鉴于四川,所以宁朝之间的界限并不明显,如果不是看路界,仅从山川地势,语言建筑,基本上分不出,只有过了广元,细心一点观察,也许会找出一点差别。过了朝天,108国道便和嘉陵江齐头而行。宝成铁路居北,108居南,两兄弟夹着嘉陵一路西下。高速公路时不时的在头顶盘旋,这是不是传说中的三陪呀?看着嘉陵江黄不拉几的江水,心情也混浊了起来,都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可这嘉陵水,也没富饶两岸呀!12点,到达广元,算了下,骑行5个小时,速度应该还是很快,老路到这。还是有90公里的样子,平时速度也到了近20了。十五年前来广元的时候,城区面积还不是多大,和汉中比还差一点,现在感觉比汉中大了许多,做为汉中人,还是有点点不服气的。呵呵。到了这儿,要补点正能量,找了家面馆,花了12元,还没怎么吃饱,才发现,广元的物价也不知不觉的涨了,不再是以前6元胀死人的时候了。原来计划到广元就休息,骑行第一天不能太累,再一个我的膝盖能不能支持心里还没底,但一看吃完饭才一点多,时间还早,就继续走。宝轮是108线必经之镇,15年前去的时候,感觉就是弹丸小镇,当年宝轮电站建设时期,到处都是灰不拉几的,东西也死贵,10年前去的时候,电站建设已经结束,建设人员一走,留下大量的空置建筑,物价也降了下来,集镇也没太大的变化。心想也就这样子了。再次路过时,看到清冽的白龙江,勾起了往日是回忆,走着走着,到了分岔路口,看到镇外立了一大块牌子,如照,心里还想,就这镇,还这么拽呀,抱着来了就看看的心情,看配不配得上外面的牌子,通个场吧。这一看,你妹呀,真的脱胎换骨了呀,镇的规模,镇民的精神状态,远非十多年前所见,场景就不写了,有机会了大家自己去看看,感觉对得起镇外立的那几个中省重点镇的牌子骑行到这儿,没见几个坡坡,也不累,强度基本上忽略。再说新剑阁,感受同宝轮,也是一脸惊讶,地震后的剑阁风景区可以说是毁于一旦,三年前陪一个长辈过来看的时候,基本上什么也见不到了,但现在是死地重生。四川人不经意展示出来的东西总能给人留下很深的印象:食,川菜名扬天下,建,周边省份都过来学习,观念,总是强过外地。都是山里人,为什么差距就这么大呢?当然,也不是说我们自己的地方不好,但为什么总是我们学他们?一路走到剑阁,会发现,这儿的民房修的比别的地方的要好些,平时我们看多了两层三间的,这儿三层的多了,虽然也住不完,但四川人可能喜欢多修点房,放在那看吧。门前停放的小车也多了起来,外面辛苦挣的钱,要花在面子上,也不懂将来是不是有孩子来住,可能在我们这,都是这样的吧。所以在这儿,看到的除了带孩子的老人,还有就是带孩子的妇女,青壮年是很少看到了。就是在家的人,一路看过去,大多都在打麻将或是在前往打麻将的路上。在城镇建设上,新建的集镇规划都很大,主街很宽,有超前意识,比如宝轮,如按地图上看,并不是多大的镇,但实地看,早修到地图标的区域之外了。地图上的一个大道就沿108而行,但什么也没有。还是旧样子,但沿河修了高标准的绕镇公路,规内面积很大,为后续发展留下了足够的空间。宝轮如此,赤化镇也是如此,宝轮属利州,仅是正科级建制吧,但镇的体量却很大。地震给宁强带来了巨大的变化,但和剑阁比,感觉还要追赶,剑阁追汉中,也许只是时间问题。穿过剑阁县城,时间也才四点多,雨是停了下来。可空气还是湿漉漉的,看了下到风景区还有九公里路,就又放腿前行,但现在开始上坡了,骑行也不会像前面那样轻松,如果顺利,可以在6点前到达21公里外的翠云廊再找地方住下,没想到出城不到一公里就开始大小上坡,夹着屁股走,速度也就上不去。路窄车还不少,从这到翠云廊都会是这样的上坡,两小时能到还是强手才行。这个时候膝盖开始有点隐痛出现,手掌压了一天,也开始有意见出现(没想到的是,到拉萨后,手掌都还痛,没好过)心里也就紧张了,好不容易到剑门关也已经快到6点了,就此住下。这儿住宿双人间50,(要讲价)能洗个澡,吃饭20元也就OK。就是洗澡用的是太阳能,供水不好,水也是冷热交替,身体差点的就放弃吧,到了这儿,吃饭还是品尝一下剑门关的豆腐吧,好不好,吃过后悔也无所谓,一个人,不要点多,一个菜就行。米饭放开吃。多吃点吧,体力消耗还是很大,不要怕吃多了。早上从宁强走时没记公里数,只是大概记得出城后在二道河见了一个1777KM的路界,一路沿108走,除在广元走了近路少不了5公里外,到剑门是1940KM的路界,应该是骑行160公里左右,但码表显示178,手机地图提示128,也不知道哪个对哪个错,路上骑行时间8个小时。膝盖,又开始隐痛,崩溃,难道,川藏就要这样子结束了?希望不要痛下去。上帝。 晚12时记宿剑门关窗外夜闻征妇泪,耳边渐消刀戈声。昔日边关万夫勇,如今尽做忠骨魂。促织声声催人老,雨打行客不觉早。雄鸡一声东欲晓,他乡却是故知少。今日行程:剑门关————————绵阳 全程150公里今日用时:14小时,早七点出发,晚9点到达。    分时如下:剑门——普安 7————10点 30公里;              普安——梓潼 10——5点 80公里              梓潼——绵阳 5――9点 40公里;                              9――11点,洗车一日四餐,大胃开始。早餐:剑门关豆浆油条4元一点半米粉一碗,五点梓潼混沌一碗,鸡蛋2个9元,晚上十点半斤水饺。到十一点,又饿了。总结今天的骑行:两个字,变态,三个字,真变态。具体一点就是:路,变态,人,变态。昨天给住店说好的让早上做饭,我六点半起来人家还睡的要让我叫门才开门,看来没这个指望。从剑门关出门就是上坡,又开始下雨,路也是迷迷茫茫的样子,好在不太长就到了集镇,一个地震让这全变了样,再也不是几年前的剑门关了,全仿古建筑,十分的精致。路也修好了,看着这面目一新的小镇,又开始感慨起来。不过一条长街上,早起的早餐店开的很少,快到路头了才发现一个小吃店,独一家开张,品种也还行,这是一定要吃的,要不然,哼哼,你就麻烦大了。正吃着,看到远处一小伙箭一样的骑了过来,我招手叫停了他,让他吃点再走,这也是一路骑来,同行见到的第一个骑友。心里多了点宽慰。小伙子很急促的样子,一边吃一边聊天时,本大叔一下子震精了:小伙子20多岁,两只眼睛在镜片后闪着光,个子高挑,精瘦,像立在那的几根没剥皮的干柴,脸上晒的黑不拉几,几棵半寸长的胡须胡乱的长在脸上,头发像毡片一样挂到了脖子边上,枯精枯精的穿一身汗浸过的户外服。自行车上用塑料布蒙住后架,驮包上溅起不少泥浆。成都人,以前骑过川藏线,这次是辞职从滇藏进,藏青出,全程6000多公里,走到这已经是第56天,昨天一天从勉县新铺到剑门关,200多公里呀,我切,怎一个强字了得。今天要在5点前赶到绵阳,他一帮朋友在等他。一边吃一边聊,听他说青藏线几百公里的无人烟的骑行中的经历。小伙子叫陶拥军,一路下来,每天骑行都在180公里左右,太强大了。服服服,在这些人面前,我们才叫浮云。吃完早餐再行,小伙子说要赶路,挥手告别,再说人年轻,又经历了56天的拉练,一身全是筋骨肉,跟在背后不到一分钟,就再也没见到背影。而我的变态之行就此开始。剑门关到普安至梓潼全程110公里,70公里都是心电图路,过了梓潼才进入平路,这一段在百里翠云廊穿行,美死眼睛累死腿,挤烂鸡蛋挤爆菊。一路至少四个大的起伏,速下之后就是慢上,很磨人,下第一个大坡时,心里还乐,下的好爽,没一分钟心里开始叫苦,有多长的下坡就有多长的上坡,果然,在1968界点的长下之后就开始长上,我的神哦,太阳当头照呀,看一看路边护栏上的留言吧,亮点都在这儿,一切都在不言中,最变态的是过了武连镇的新桥后,看不到头的长坡,短下长上,速度就五六公里的样子。小买店也不多,一路上喝了六瓶水,走到后来,一看到坡,我就笑了,知道尽头还远在天边。路虽然难行,不过本大叔一路没有推车,从早上七点到中午三点,才走了不到100公里,心里也不着急,只要到梓潼,什么时候到都行,便把一部分心思花在了一路的风景里。翠云廊的风景在路上,现在在主景区已经进行了大开发,从旁边又新开通了一条油路,老路中的十来公里圈进了风景区,一路的郁郁葱葱自不必说,远处的七十二峰还是那样的沉默,看风花雪月,人聚人散。想当初,张飞做下这么大的绿化工程,放在现在,得个全国五一劳动奖应该没什么问题,政治上他老人家已经风光了,军事上也还有建树,对环保和旅游的贡献也无出其左右的吧。最惊讶的还是在大练钢铁的年代,没被全部用来烧铁,留下这点遗产,就是后人至高无上的功劳了。这里,还是要向保护这些历史的人们致以后人的敬意的。在这一路骑行,可以用残酷来形容,就是爆菊,也值得了。对于上坡,大叔语录:不怕缓而长,就怕陡而短。骑行这一段,就当是川藏前的拉练。但对于我来说,却没有再试一次的欲望。不过这一段路况还是很好,不会让人特别的难受。累了,晚安。                                          9.月8日 23.30分 补记一下: 临近梓潼的路经过新建,再加上一点小缓坡,骑起来十分的舒服,来自梓潼的骑友们在这条路上进行着拉练,给人一种亲切感,到达一个弯道,梓潼就静静地等在哪儿。四点钟,到达城区。以前在班车上路过这里,对这也没有什么印象,本想绕城而过,可还是好奇害死猫,右转走了进去,中心广场也不远,百十米就到,一个U字型的广场,面积比不上汉中的中心广场,种的花花草草,空地上在做活动,围观的人也不少。周边的建筑不是很高大,但还精致。在广场边找了家小吃店坐着等饭,饭店里有两个小年轻一边吃在一边秀恩爱,你喂我一口我喂你一口的引来四周的眼光。行色悠闲的路人享受着周末的阳光。店门外带着孩子的老人正专心的守着孙子在吧便便,把人那个郁闷。计划是哪黑哪歇,吃完饭也才四点半。梓潼到绵阳四十来公里,一级路,以为好走,心想最迟七点前应该能到,就又起身上路。哪才想,也许已经走了一百多公里,身体有点疲倦,看起来是平路的一级路,走起来却没有速度,直到九点才进入绵阳城边,经过近四个小时骑行,再也不想动了。就近找了家住下,肚子也饿了,就去找了家水饺馆,点了半斤羊肉水饺,这是一路上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一日四餐,也是唯一一次骑到九点。不过这半斤水饺却让第二天的我开始拉肚子,再以后吃东西,就十分小心了。骑重要,吃更重要,最重要的是不要拉肚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