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陵川-河南新乡 骑行穿越记

龙族的铁血卫士刀 收藏 0 14
导读:文章来源: 原文地址:     又是一个清新的早晨,7點30从夺火出发,汽油们向南过夺火超限检测站后右转抵庙洼村。出庙洼左行,一片茫茫苍苍的景象展现在眼前。远山平缓起伏,近处的庄稼地里,有的玉米还在顽强站立,如即将退伍的老兵,穿着洗得发白的军装,仍在坚守最后一班岗位,有的已成排躺在地上,如解甲的荣军,身上仍散发着战士的气息。上行至坡顶后下滑至军寨村,出村后道分两向,右行至关爷庙,左行通望洛。 汽油们合影     从军寨至望洛,一路风光无限,晨阳饱蘸水浓

文章来源:骑行之家

原文地址:http://www.qixing365.com/thread-32232-1-1.html


    又是一个清新的早晨,7點30从夺火出发,汽油们向南过夺火超限检测站后右转抵庙洼村。出庙洼左行,一片茫茫苍苍的景象展现在眼前。远山平缓起伏,近处的庄稼地里,有的玉米还在顽强站立,如即将退伍的老兵,穿着洗得发白的军装,仍在坚守最后一班岗位,有的已成排躺在地上,如解甲的荣军,身上仍散发着战士的气息。上行至坡顶后下滑至军寨村,出村后道分两向,右行至关爷庙,左行通望洛。

山西陵川-河南新乡 骑行穿越记

汽油们合影

    从军寨至望洛,一路风光无限,晨阳饱蘸水浓墨重彩,在远山近岭的画布上尽兴涂抹,描就了一幅明妍而又丰实的太行醉秋图。没有春花的轻快,更多了一份沉郁,路边的红叶,如血如火,夺目耀眼,直逼人心。如果说春日的花朵像姑娘美丽的容颜,流露出青春的气息,那么晚秋的红叶则如节操坚贞的壮士,奉献的是生命的壮烈与辉煌。上高崖,临危涧,过长桥,翻大坡,远山如海,自行车似舟,无尽的黄花红叶、苍松翠柏像奔涌不断的浪花,从身边掠过,冲击着我们,洗刷着我们。山西陵川-河南新乡 骑行穿越记

骑行路上

    望洛村头有古庙一处。庙院内立石碑两通,碑首一题万善,一题同归。万善碑刻"重修古庙三教堂碑文",落款日期为大清宣统二年。同归碑刻捐资者村社及人名,村社有鱼池社、军寨社、庙洼社、凤仙社等。望洛过后是四里口,四里口村头一株古树,树干粗大,数人不能合抱。出四里口村,如直行顺水泥路可至赤土坡。如右转沿土石道是去老坟沟、陪嫁妆庄的线路。山西陵川-河南新乡 骑行穿越记

汽油们骑行休整

    刚才我们所经过的庙洼、军寨、望洛以及前方我们不准备去的赤土坡等地名都与一个传说有关。相传过去某个时候牛队将山西的一处庙宇驮至河南,牛队撒尿的地方叫尿洼,后演变为庙洼。牛队驻寨休息的地方起名为圈寨,后改为军寨。牛队找不到路的地方称作忘路,后称作望洛。牛队饥饿难忍、吃土果裹腹之处取名吃土坡,后变为赤土坡......

    通向老坟沟村的路基本上沿电线杆方向走,路宽可过马车及拖拉机,切记不要下主道走岔路。第一个路口不能左折,第二个路口万勿右行。如在第一个路口左行就会渐至山下密林中,是一条走不通的伐林路。老坟沟村极小,似只有一两户人家,村东一株高松极为显眼,村北有一小水坑。从四里口到老坟沟再到陪嫁庄村,道路漫长且难行,有的驴友将其称为搓板路,实际上远比搓板崎岖,因为不少路段尖石翘立,坑洼深陷,再加上下坡的角度极大,稍微不小心就会摔倒受伤。


    陪嫁妆村是一个有意思的地名,也与一个传說有关。相传蛰居青龙峡的青龙白天化身英俊小伙,夜间积善行雨,后与附近一姑娘结婚。老丈人为感谢青龙,将这一处山林作为陪嫁送与青龙。陪嫁妆村又称裴家庄,与青龙峡景区的东门相通,门口并无设售票处,可自由出入。因时间关系,我们没有在景区过多停留,顺盘山公路长驱直下,过峰林峡,抵穆家寨。这一路也是极为漫长,由于基本上不需要发力,神情都变为有些麻木疲惫了,有的汽油不得不时而刹闸停下,以提醒自己集中注意力。


    下山后过焦作马村区、修武,到处烟尘滚滚,遮天蔽日。在获嘉吃羊杂后夜色已近,路边的地里又是火光闪闪,浓烈的秸杆烟气刺鼻冲肺。在加速逃躲中,山中的美景依稀又在腦海中浮现。


    :自行车部落 » 河南(豫) » 豫新乡自行车部落 » 山西陵川夺火-军寨-望洛-四里口-老肥沟-陪嫁妆-焦作-修武-获嘉-新乡骑行穿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