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远骑多远

蓝东虹 收藏 0 9
导读:文章来源: 原文地址: 今天在浙江日报上看到一篇汽油的文章,觉得很有意思,所以立即从网上下载了该文。 有多远骑多远 ————骑行者陈宏敏 本报記者 章新民   本报记者 章新民   在一个烦嚣的时代,梦想的动力来自哪里?   2009年末,在杭州良友车队的年会上,我碰到了传说中的骑行者————陈宏敏。   陈宏敏告诉我,下一站是台湾环岛行,再下一站是骑到漠河,然后是穿行美国......他见我疑虑的目光解释说:不是吹牛,是理想。一个56岁的人的理想。   怀揣着理想,2009年7月20日陈宏

文章来源:骑行之家

原文地址:http://www.qixing365.com/thread-32181-1-1.html


有多远骑多远

今天在浙江日报上看到一篇汽油的文章,觉得很有意思,所以立即从网上下载了该文。

有多远骑多远

————骑行者陈宏敏

本报記者 章新民

本报记者 章新民

在一个烦嚣的时代,梦想的动力来自哪里?

2009年末,在杭州良友车队的年会上,我碰到了传说中的骑行者————陈宏敏。

陈宏敏告诉我,下一站是台湾环岛行,再下一站是骑到漠河,然后是穿行美国......他见我疑虑的目光解释说:不是吹牛,是理想。一个56岁的人的理想。

怀揣着理想,2009年7月20日陈宏敏只身从云南大理出发沿滇藏线骑向拉萨。如果途中不出意外,他要翻越8个海拔超过4000米的山口,其中米拉山口是5200米。全程2000公里。

"听说过通麦天险吗?滇藏线上的鬼门关。"陈宏敏告诉我,一边是湍急雅鲁藏布江,一边是7782米的南迦巴瓦峰。滚落的石头没有任何先兆。从滇藏线进藏的汽油每年有近三千人,只有5%的人是骑进去的。其余的都在通麦改乘汽车了。

就在陈宏敏到通麦天险的前几天,一个贵州汽油掉入了雅鲁藏布江里,连尸体都没找到。他们的领队在博文中是这样写的:"拉萨之行在遗憾和无奈、坚持和放弃、快乐和痛苦、美丽和危险中结束了。我只想告诉所有的进藏汽油,滇藏线不只是异常艰难,更是异常危险!那个大一学生,在波密不愿意和我们搭车,和西华大学的几个学生一起骑行,没想到悲剧就这样发生了,警方和家长都认定我们没过错。他离开我们队也电话告诉过他父亲,我们非常难过,没有再继续骑行的心情,故全部搭车到了拉萨!"

这个消息让陈宏敏犹豫过。"骑"还是"乘"?如同选择生存还是死亡。出发前他给进藏假设过几种结果,其中之一就是葬身西藏。"那就死在通麦吧!"骑上那辆自行车,陈宏敏又闯过了一关。

缺氧、寒冷、饥饿、孤独、极度疲惫,还有思念......理想之路上从来都是荆棘险途。陈宏敏有准备。但是,在宗松的小旅馆里,陈宏敏度过了一生中最难熬的一夜。他喝了二锅头又喝了不少水。睡前藏民告诉他,天黑后尽量不要外出。藏民家的藏獒晚上不拴的,如果晚上方便,藏獒是寻着声音出手的。天!漫漫长夜陈宏敏几次想起来方便,想到那只眼睛发红的藏獒只能憋着......直到东方红。

迎来的是西藏美丽的早晨。陈宏敏的感受是:拉萨之行在坚持和放弃、快乐和痛苦、美丽和危险中开始了。

时间往前推移到2008年10月。陈宏敏在环浙骑行中摔倒,自行车手把戳穿了腹部。肠子溃烂后排泄靠外挂。所有的人都在担心这个外挂袋会不会终身"享用"。陈宏敏却担心外挂袋要影响他的西藏之行。医生说:绝对不行。夫人阻止的办法是藏起了他的护照(陈宏敏进藏后要去尼泊尔)。他说,十五岁時的理想你可以去改变,但过了五十岁理想是一种意志了。

时间再往前推移到2008年3月。

陈宏敏只身骑行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柬埔寨、越南、老挝六国,他不懂英语,更不会泰语或越语。但他会说"浩阿有"(英语:你好)、"乃司土米特有"(英语:很高兴认识你)、"三可司"(英语:感谢)。

新加坡入关检查非常严格,随身入境只可以带一盒香烟,一旦查出多带以走私论处。可当你长时间一个人独处的时候烟是唯一的伴侣。陈宏敏带着两条中华烟准备铤而走险,对自己说:"我像做投机倒把的吗?一看就是良民。"陈宏敏穿着骑行服,驮着自行车,胸前印有五星红旗。

海关工作人员对每个人都翻箱倒柜的,陈宏敏手上冒汗安慰着自己:最多把烟扔进垃圾筒里。当海关人员看到陈宏敏的骑行服和自行车,竟然用中文友好地说:"中国人?自行车旅游?""也司,也司!"陈宏敏用"英语"激动地说。 "请过关吧,您不用检查了。"陈宏敏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真想抱起那哥们亲几下。

在马来西亚遇到一个开旅社的华人朋友,他说:"我旅馆接待过很多欧美、日本的自行车旅游者,今天终于看到一个中国人骑着自行车来到我店里。你的住宿费免了。"东南亚的汉文化给了陈宏敏很大的帮助,但是东南亚炎热的天气并不卖账。湿热气候让他全身发出湿症,大腿内侧磨破了皮肉,屁股也烂了。这一切在陈宏敏的征程中都只不过是小插曲。

4个月后,2008年7月20日,骑行者陈宏敏骑行一万多公里途经东南亚6国和云南、广西、广东、福建回到了杭州。

现在,當陈宏敏伫立在布达拉宫前回忆这一切时,他感慨地说:我活着,并梦想成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