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旅行 西安到敦煌骑行记

norwof 收藏 0 14

文章来源:骑行之家

原文地址:http://www.qixing365.com/thread-29430-1-1.html



装备篇

    全部装备如下:

    一辆180元的二手捷安特(Giant),一辆100元的杂牌二手山地自行车,一辆75元的老破驴(骑了两年,出发前换了三轴和外胎);

梦想旅行 西安到敦煌骑行记

    我的坐骑,出发前刚花180元从二手市场买的捷安特(Giant)

    大背包3,帐篷1,睡袋3,运动眼镜3,GPS,自行车码表1,手电筒2;

    数码相机1,传统单反相机1,胶卷若干,电池及充电器;

    瑞士军刀,电排,水果刀,蜡烛,火柴,饭盒1,勺子3,文具若干(准备路上送给当地的小孩),明信片,邮票,日记本,防晒霜,垃圾袋,蚊香,雨衣3,绳子,针线;

    1L水壶6,脉动瓶子3;

    修车用品:小工具箱1个,补胎剂1盒,内胎2条,机油1瓶,自行车自行車刹车线3,打气筒1,气门芯,铁丝,橡胶手套;

    药品:主要为治中暑和拉肚子的药,感冒药,风油精,创可贴,酒精,纱布;

    FB用品:CD机,音箱,酒瓶;

    书本若干:地图册2(《中国公路交通地图》+一本详细的甘肃省地图),一本介绍甘肃的旅游书,《敦煌学》,六级单词书,两本专业学习用书(贼厚,死沉,号称在路上也将不忘学习);

    面巾纸,湿纸巾,换洗衣物,洗漱用品,食物一餐。

    一直以来对大西北有一种莫名的向往,去甘肃,去敦煌是早就有的想法,但由于前年的"非典"搁浅至今。这次放假,我们决定用一種另外的方式去实践自己的梦想,用一种另外的方式去见识更多的人、事以及风光。没有什么目标与意义,just

    on the road。

    7月初,我到达西安,彬和童还在考试中。准备的过程十分的繁琐,但我兴致勃勃的做着这些事情。慢慢的装备就齐了,梦也近了,心里面满满的快乐。

    2005年7月11日,晴熱,出发了。

    凌晨3点多,一地乱七八糟的东西终于被压缩进了三个大大的背包,定好闹钟赶紧睡觉。黑暗中,有些兴奋,有些惶恐,我们未知的旅程呵......

    7:30起床,装包,绑包。没想到把三个大包绑到后架上如此的费劲,折腾了几个钟头,包终于勉强"坐"稳当了。根据"最好的装备给最差的选手"的原则,我分到了那辆捷安特(Giant),而彬继续骑他的老破驴。

    11:30,一切就绪,彬、童和我全副武装,带着我们仅剩的2000元出发了,开始了三个小白的丝路之行。

    钟楼邮局盖邮戳的时候遇到两位自行车爱好者,武汉理工大学车协的,他们有12个人,准备两天后从西安出发,经青海湖到敦煌。到丝绸之路起点拍照留念,守门的大爷很和蔼,帮我们拍了合影。


    下午4点左右,我们顺着尘土飞扬的红光路出了西安城,接着上了108国道。G108很窄,只有两车道,不少路段绿树成荫,遮挡了大部分阳光,骑行其中还是比较舒服的。只是第一天上路,之前也基本没进行任何训练,骑起来磕磕绊绊的,还不时被擦身而过的大卡车吓一跳,第一天也当是适应性训练了。路上出现一次险情,我骑着骑着差點睡着了(前两晚睡太少了),直往路边的草丛冲去,幸亏及时清醒过來,自行车拼命晃了几下才稳住。

    6点多,经卢县进入周至,我们决定到31km外的周至县城过夜。天色渐渐暗了,一轮通红的落日把天空渲染得异常好看,但我们不能停下脚步。我们如同夸父追日般朝着夕阳的方向一路狂奔,又累又饿又渴,满脑子是周至的西瓜。为了提高速度,我们排成一列,轮流着领队前进。

    晚上9点,天几乎全黑了,胜利到达周至。第一天共骑行82.7km,用时约5小时40分,平均时速14.7km。

    在一家小旅馆住下,要了一个20元的三人间。周至县城看起来还可以,主要的街道、小广场和夜市晚上都挺热闹的,物价相对有点高。吃完饭冲了个凉水澡,撑着写完日记倒头便睡,腿很酸。

    7月12日,周至-眉县,受伤。

    早上好不容易爬起来已是8点了,做完每天艰难的必修课————绑包,快10点半,我们在周至邮局盖了邮戳赶紧上路。出周至县城也离开G108,上了G310。

    真是出师未捷身先死,骑了15km,童超车时,后架上的包挂住了我的手把,他没发觉继续往前骑,结果一扯两辆车都倒了。我也摔倒在地,左膝盖和左手肘擦破了皮。童的自行车自行车刹车也弄坏了,只好停下来休整。摔得还挺是地方,正好摔在周至青化乡杏园村村委会门前,门口有一片树荫,旁边竖着一块大大的"关爱女孩"的宣传画。

    修理完人、车,童为了赎罪,买回来一个大西瓜。我们用勺子挖着西瓜吃,就着出发时带的法国面包当午餐,看着国道上来来往往的自行车辆扬起的尘土,其乐也融融。

    下午3点,继续赶路,一会就出了周至进入眉县的地界(这下才算真正走出西安)。这一段国道基本都是柏油路,我们只能沿着路边狭小的黄土碎石路骑行,上坡挺多,所以速度一直提不上去。太阳很大,柏油路面都被晒化了,冒着油,黑亮黑亮的,脚踩在上面软软的,一边骑一边伴随着沥青散发出来的臭味。头被烤得有点疼,手臂看上去也和路面一样黑亮黑亮的泛着油光,觉得自己浑身都在冒烟也快融化掉了。不时停下来喝水,还吃了点仁丹以预防中暑。(晚上收拾东西时,发现包里的几根蜡烛都融化粘和在一起,成了一大块畸形的蜡饼)。

    7点多到达眉县县城,骑行50.7km,4小时8分,平均时速12km。

    在眉县老干部活动中心招待所住下。晚上又狂吃了一顿西瓜,一天下来三个人共吃了20斤西瓜,创历史记录:P

    PS:

    眉县推荐食宿:老干部活动中心招待所,在市政府旁边,挺干净,能洗澡,双人间30元。

    常家鸡汤刀削面,味道挺好,就餐环境不错。

    7月13日,眉县-宝鸡,"阳光照耀我的破衣裳"。

    5点半起床,8点出发。两天下来,我们发现,上午11点多的太阳都没有下午4点的毒,所以决定以后早一点出发,尽量利用上午的时光,中午一般休息避暑,差不多4点再赶路。上午的路况还可以,但上坡路有点多。西安到天水,海拔从400米上升到1100米,这一路的坡还有得爬。突然想起一句歌词:"阳光照耀我的破衣裳,流浪的道路上尘土飞扬。"

    出眉县经岐山县,中午到达宝鸡县,我们找了一处树荫停下来吃午餐。刚吃完太阳把我们的地盘占领了,我们挪到一户农户的墙根处午休。童拿出一本硕大的专业书,宣称要开始复习考研了,精神着实可嘉(说点后话,回到西安时,他只看完了那本书的前言)。

    下午4点半继续前进,依旧热气逼人。前面的道路出奇的差,大约是年久失修的缘故,许多路段都像被开膛破肚了一般,尽是黄土、碎石,十分的崎岖。用彬和童的话说,就是:"操,这也叫国道!"本来打算穿过宝鸡再寻地方过夜,谁知这样颠簸前行,到达宝鸡已是晚上8点了。

    宝鸡是我们此行的第一个大站。转了老半天,终于在汽车站附近找到一家比较便宜的小旅馆,双人间30元。

    童的自行自行車的变速器自行车前拨断了,到修车店换了个自行车前拨。

    这一天共骑行65.2km,5小时50分,平均时速11.1km。三天共骑了198km。


7月14日,宝鸡-坪頭镇,天降神人。

    由于我身体不舒服,我们没能实践"日出而作"的计划,歇息到12点才出发。小旅馆的老板是个常年开货车的司机,他好心地给我们指路。(后来才知道,他怕我们穿过太多的隧道危险,给我们指了一条远路,要翻过一座山才进入G310。走近路直接上G310的话能省两三个小时。)

    顶着大中午的太阳前行,下午3点,来到山腰的一个小镇边。小商店门前的水泥空地上,聚集了卖水果、凉皮和打麻将、闲聊的人们。我们停下来,把草席(刚在宝鸡添置的新装备,防潮垫的民工版)往空地上一铺,童买来一个西瓜,彬从包里拿出早上买的馍,坐下来开始午餐,一副占山为王的自得。

    5点,我们翻过一座小山。山虽然不大,但都是沙土路,上坡非常的费劲。山顶风光倒是很不错,傍晚的阳光照着对面的青山、梯田、民居,有种世外桃源的错觉。

   下了山眼前只有一条道,路面十分平整,两边都有护栏,来往车辆开得飞快,怎么看怎么像高速公路,其中一个方向还挂着块警示牌"只通行汽车"。一问路边的居民,他们都一口咬定那就是去天水的G310。于是,我们小心翼翼地沿着路边的白线往前骑。越走心里越没底,太阳开始西斜了,路面很安静,偶尔有卡车从身旁呼啸而过,看不到出口和尽头。

   就在我们彷徨无助,心生怯意之际,后面不远處冒出两个头来,近了一看,是同道中人!两位50多岁的大叔戴着头盔,两辆捷安特(Giant)Ark后挂着自行车驮包,衣服背后印着两行字"自行车环保西部行,西安-拉卜楞寺"。他们的装备让我们眼前一亮,油然而生信任感。打过招呼,他们肯定地说:"就是这条路,没错。"跟着两位大叔前进,脚底下也不那么晃悠了。后来才知道,那条路就是G310,是地方政府贷款修筑的,向过来的自行车辆收费,因此路况好得直逼高速。

    下坡时,一位大叔看着彬老破驴上的老式吊刹,好奇地问:"这是你自己做的吗?"路遇此行的第一条隧道————李家山隧道,两位大叔二话不说便冲了进去,我们未及细想也跟着前行。一进隧道才发现形势不妙,隧道长不见底(出来一算,至少有两公里),亮着昏黄的小灯,两边是两个台阶。我们紧紧贴着台阶边缘往前骑,大货车的声音一直响徹整个隧道,仿佛拥有吞没一切的力量,很难分清它到底离我们有多近。有几段路甚至没有灯,完全看不见脚下的路,稍远处的东西影影绰绰的,像在梦里一般。车辆依然不停地呼啸而过。我的冷汗刷的一下全冒出来了,呼吸紧张,只能死死地攥住车把,凭着感觉骑直线,生怕碰到台阶摔倒或是骑得太*外被汽车刮倒。双腿机械化的运动著,过了很久很久,前方依然黑不隆咚,两位大叔早把我们甩得远远的。彬停下来挂上手电筒,借着这么点微弱的光,我们战战兢兢地前进。好不容易出了隧道,如临大赦。凉风一吹,突然觉得自己牛逼哄哄的。

    跟着两位大叔继续赶路,天黑时到达宝鸡陈仓区坪头镇,在一农家过夜,每人3块钱。那户农家的大厅里晾着花椒,一进门是一股呛人的味道。把自行车放好,我们到小镇上吃烤肉,算是为童庆祝生日。回来聽说有一位大叔感冒了,在卫生院打吊针,便去医院看望他。

    夜深了,我们坐在农户门前的台阶上聊天。远离了西安,远离了喧嚣的城市,天空明净如洗,繁星点点。

    卧室的窗户正好对着厕所,不时传来一股臭味,蚊子也很多,我们躲进睡袋里过了一夜。

    7月15日,坪头-吴柴,夜行山路。

    受两位大叔的感召,我们前一天晚上睡觉前把两个包先绑好。早上5点半不到起床,连脸都没洗,把剩下的一个包绑上。大叔打算在坪头镇休息两天再去甘南,我们和他们告别后立即出发。

    路况很好,都是前一天让我们惊疑不定的那种准高速公路,我们沿着延绵不断的盘山公路缓慢地向上爬行。左边是青山,右边山崖下是浊浪翻滚的渭河,风光无限。交通挺繁忙的,许多大货车、大卡车来来往往。大概是过隧道练出来了,现在大车擦身而过时,我都安之若素,车头不怎么摇晃了。上午10点多,到达省界,"驶出三秦平安大道,带上陕西人民祝福"的标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