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跨中国 骑行路上的风沙与岁月

gujian200868 收藏 0 0
导读:文章来源: 原文地址:   行者   行者档案   姓名:刘宏达   性别:男   年龄:34岁   职业:曾经从事建材生意,后在拉萨开酒吧,现"宅"在家里炒股票。   阿达说自己是自行车旅行中的"前辈",他上路的时候甚至还没有数码相机,那时候拍到的照片保存到现在已经变黄变模糊。   2001年阿达花4个月时间从拉萨一直骑到了海南,2005年又在拉萨开了一家叫做"骑行者"的俱乐部,和朋友一起创办的自行车旅行网现有4万多用户,上面有着最精确的自由行数据,34岁的他至今未婚,并时刻准备着再次

文章来源:骑行之家

原文地址:http://www.qixing365.com/thread-29390-1-1.html




斜跨中国 骑行路上的风沙与岁月

行者

行者档案

姓名:刘宏达

性别:男

年龄:34岁

职业:曾经从事建材生意,后在拉萨开酒吧,现"宅"在家里炒股票。

阿达说自己是自行车旅行中的"前辈",他上路的时候甚至还没有数码相机,那时候拍到的照片保存到现在已经变黄变模糊。

2001年阿达花4个月时间从拉萨一直骑到了海南,2005年又在拉萨开了一家叫做"骑行者"的俱乐部,和朋友一起创办的自行车旅行网现有4万多用户,上面有着最精确的自由行数据,34岁的他至今未婚,并时刻准备着再次上路。


斜跨中国 骑行路上的风沙与岁月

骑行拉萨

经历

生意失败后,骑四个月斜跨中国

在阿达那张与港星陈豪有几分神似的面庞上,隐约地存留着这些年来路上的风沙与岁月在他生命中划下的痕迹。自从2001年仗着25岁的年轻与冲劲跨上自行车从拉萨出发,这条与自行车相伴的旅行路,他已断断续续地走了九年。

最先踏足西部土地时,阿达没有丝毫的浪漫因素。那时"西部大开发"刚刚如火如荼地展开。和许多前往西部的广东商人一样,刘宏达带着挖掘"西部大开发"第一桶金的憧憬,只身前往西部做起了建材生意。只可惜天不遂人愿,包括阿达在內的绝大部分前去西部"淘金"的商人都赔了本。带着对生意和人生的失望,阿达从西宁坐车进入了西藏。那里纯净的蓝天和白云将他心中的阴霾洗刷得一干二净,更将他心底年轻的冲动与理想重新唤醒。于是,阿达在当地买了一辆自行车,没想到这一骑就再也停不下来,从拉萨一直骑到了海南,耗时四个多月完成了斜跨中国的自行车之旅。第一次成功的自行车自助之旅大大增强了阿达的信心,激发了他再次上路的激情。2001年、2003年、2005年到2007年......这些时间里阿达一直在路上,在他最最熟悉的自行车车座上。


斜跨中国 骑行路上的风沙与岁月

累得像条狗

在西藏开酒吧,结交各种朋友

2005年至2007年在西藏的那段时间里,阿达开了一家名为"骑行者"的酒吧,以俱乐部的形式网罗天南地北各种各样的旅行爱好者。酒吧只能勉强维持经营,却能够为刘宏达自己和他人提供一个心灵交流和栖息的驿站。事实上,很多旅行爱好者都是在城市里遭遇了挫折,到了一个很美的与世无争的地方,就不想回去了,他们以各种方式混着。

"在这里,每个人都是旅客,来的目的就是和你聊天。轻松、純朴,而不市侩。"阿达微微勾起嘴角,"西藏是一个地球村。在这里停留,不是因为我喜欢西藏,而是因为我喜欢看形形色色的人。"

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一个美籍华人的一家给阿达留下了最为深刻的印象。那个美籍华人是一位专职地理摄影师,专门为《国家地理杂志》等报刊供稿。他经常开着自己的自行车载着11岁的女儿满西藏跑,不管什么无人区都照闯不误,吃和住就都在车上。到一个地方,他摄影,就让女儿做记录。因此女儿小小年纪就已经将自己亲自做的地理记录出了书,在美国还拥有了不少粉丝。而美籍华人在对女儿西方式的实践教育中,还夹杂着一项出乎阿达意料的要求:必须学会一样中国古典乐器—————— 为了让女儿将中国独特的气质延续下去。谈到这位美籍华人的教育,刘宏达显得感触良多:"他的教育模式是外籍华人的典型模式,让我认识了我们与他们的差距究竟在何处。"


斜跨中国 骑行路上的风沙与岁月

雪地扎营

为了快乐,不定义失败与成功

现年34岁的刘宏达依旧准备将这样的生活循环延续——————找個远离俗世的幽静角落待上几年,然后再回到城市挣点钱。"我知道这是理想化,但我就是不愿意改。"刘宏达认为他们的行为事实上代表了当代一部分年轻人的理念和文化,并且这类人会越来越多。当被问到他认为自己算是成功还是失败时,刘宏达笑着说:"我从来不去定义成功失败,因为把成功失败的标签贴到自己身上,你就不快乐了。"


斜跨中国 骑行路上的风沙与岁月

涉水

旅途见闻

吃了一棵有房子那么大的油菜花

在路上,风餐露宿、颠沛流离、饥渴交加都是常事。自行车自助之旅的驴友们在天气晴朗的夜晚就在自带的帐篷里面度过;一旦天公不作美下起雨来,顶多也就在路边寻一座被人遗弃的废旧空房子,暫时有瓦遮头即可安睡。在挺进雅鲁藏布大峡谷的那次旅行中,四周都是危机四伏的塌方区,阿达徒步翻过了十几座山,听着大江轰隆隆的水声自己却没有一滴水可喝。晚上在悬崖边行走,因为手电筒的电池只撑了一个多小时,只好在漆黑的夜色中靠着手和脚的感觉摸索着前进。不过阿达表示,路上的环境已经比他想象中的情景要好了许多。在2001年冬天的自行车之旅中,一路上纯朴的乡民都十分热情,根本不用阿达他们开口便主动上前嘘寒问暖,争相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除了乡民供给的食品,路边的山珍野蔌也成为了他们独特的风味食物。雅鲁藏布大峡谷之旅中,一次车队携带的食物不够。恰恰这时有人发现了路边一棵"一座房子那么大"的野油菜花,大家便欣喜地扯下它的叶子,和带着的猪肉罐头一起炖了火锅,供一队人整整吃了一天。

两次与死亡擦肩而过

路上缺衣少食的困苦常人已难以忍受,更可怕的是突如其來的风险意外难以预料。这九年的行旅中,阿達也曾有过两次与死亡擦肩而过的经历。

一次车队行进在贵州兴义崭新的柏油马路上,阿达乘着下坡兴奋地加快了车速。怎知前方拐弯处突现一圈被大石块围起的区域,他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被抛在空中,旋转一圈后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整整十多分钟,刘宏达尽管脑袋清醒,却趴在地上丝毫没法动弹。就在这时,他远远地看到了前方有一辆汽车正快速向这边驶来,冷汗瞬间冒了出来。那种眼睁睁地看着危险临近却无法反应的惶恐感让刘宏达毕生难忘。幸好他最终赶在自行车未到来之前爬了起来,侥幸逃过一劫。第二次是在拉萨的冰天雪地中,车队就在巨大的冰块上前进着。由于缺乏在冰面上骑行自行车的安全知识,阿達一捏自行车自行车刹车,自行车就像保龄球般地滑了出去。好在他的自行车把挂在身上,增大了摩擦阻力,自行车最后在悬崖的边沿停了下来。看着两旁一百多米深的悬崖峭壁,阿达后怕得寒毛倒竖。

自行车自助之旅危险系数较大,因此队员的家人大多数都不会同意他们从事这项活动。"所以我们出发前一般都只輕描淡写地告诉家人要去哪里玩,行程的具体细节能瞒就瞒。"刘宏达的话语里透着几分无奈。

旅行感悟

1 骑自行车旅行真的很累,可"累"就是旅行中一项要体会的内容。而且身体上再怎么累都不算真的累,心累才是真累。自行车旅行的风霜苦难劳累的是身体,而城市生活中的勾心斗角、蝇营狗苟劳累的则是心灵,我宁愿选择通过身体的跋涉颠簸来获得心灵的解放。

2 我不选择景点,选择的是旅伴。因为有好的旅伴,才有好的风景。

3 像我们这样的"驴友"其实并不值得宣扬,我们很自私,旅行是对现实的逃避,是在想方设法地找一种让自己更加愉悦的生活方式。

骑行经验

1 在组团人数方面,阿达也有自己的坚持,通常不超过五个。"因为人数一多,自然会形成几个不同的小团体,但在大团中行动又拖泥带水。这样还不如干脆一点,只组小团。"

2 出行人必须预先多了解必要安全知识,但更要注重在行程中积累经验,培养反应能力。举个例子,如果前面的路窄得仅容一辆车通过,你就要合理判断自己骑行的速度和大车的速度,该让的时候就让一下,不然很容易被大车挤下悬崖。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