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至老挝 560Km自行车之旅

看书一下 收藏 0 8
导读:文章来源: 原文地址:   在5位非常健康的女士的陪同下,沿着越南的中央海岸线,我开始了第一次自行车骑行自行车旅行度假:这是了解一个国家安静、亲密且令人愉快的方式,我决心再体验一次。问题是,我该怎么样劝说工作狂丈夫加入我。   我找到了完美诱饵:一个据宣传从泰国北部的清迈市到老挝琅勃拉邦650公里的10天旅途。琅勃拉邦现在是隔年制学生、流动的澳洲人以及逐渐变老的嬉皮士的目的地。由于我们经常在伦敦和纽约自行车骑行自行车,这个距离对我们来说,似乎很容易。不过,对于这个地区自上世纪70年代以

文章来源:骑行之家

原文地址:http://www.qixing365.com/thread-29376-1-1.html




泰国至老挝 560Km自行车之旅

在5位非常健康的女士的陪同下,沿着越南的中央海岸线,我开始了第一次自行车骑行自行车旅行度假:这是了解一个国家安静、亲密且令人愉快的方式,我决心再体验一次。问题是,我该怎么样劝说工作狂丈夫加入我。


我找到了完美诱饵:一个据宣传从泰国北部的清迈市到老挝琅勃拉邦650公里的10天旅途。琅勃拉邦现在是隔年制学生、流动的澳洲人以及逐渐变老的嬉皮士的目的地。由于我们经常在伦敦和纽约自行车骑行自行车,这个距离对我们来说,似乎很容易。不过,对于这个地区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几乎从未改变的令人晕眩的美,我们几乎毫无准备。


然而,我们的旅途却遭遇了可能最为糟糕的开端。两位在泰国加入我们的美国朋友在第二天早晨听说家里有人去世了,于是离开我们,返回了华盛顿。我们只好与新同伴一起自行车骑行自行车旅行:4个法国人和一个瑞士人,均是来自香港的舊识;还有一个身材魁梧的英国人,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他竟然是我以前的大学统计教授。旅行爱好者一般会独立向SpiceRoads预定,然后和素未相识的人一起旅行。我们这组人的年龄从50到66不等————————大腹便便和吃β-受体阻滞药的一代。


我们在清迈一家酒店的停车场集合,两位昵称为"Mr Tee"和"Mr Um"的导游准备测试我们,要求我们先绕着整个城市骑40公里。我们调整好崔克(Trek)(Trek)(Trek)混合动力自行车的自行车把和车座,将水瓶装满水,就离开了旅游中心,进入了乡村灿烂的阳光和浓重的湿气中。


第一天我们首先参观了清當岩洞(Chiang Dao caves),这里僅仅只有倒挂着的蝙蝠,不过至少让我们暂时离开了炎热。然后,我们的导游带领我们穿过了水稻田、高入云霄的石灰岩峭壁,之后转向了山地部落开辟的泥泞的道路。我们常常停下来补充食物;一辆跟随我们的行李搬运车会提供新鲜可口的菠萝和西瓜,凉水和装冰的面巾。


这种小憩几乎每个小时都有,通常是在远离布滿灰尘的公路的叶子花和忘忧树的荫凉下,在当地提供色彩盛宴(和厕所)的壮观的金黄色寺庙中。在傍晚时分,我们下了山,住进了一家泰式旅馆。我们享用了纯净的蔬菜汤、鱼、鸡和米饭。四周都是青蛙和蝉的叫声。


我们很快制定了规则。大多数早晨,我们都是在享用完富含碳水化合物的西式早餐后,于8点左右出发。我们给车打气、给车链上油,并且重新给水瓶灌水。对于那些骑不上坡或被接近40°C的高温弄得衰竭的人来说,与我们同行的装有空调的迷你客车是一個现成的选择。


但骑自行车旅行是一种无法抗拒的体验,是对精神和身体的双重挑战。没有汽车保护性的盔甲,微风和热气都可以被感觉到,食物和植物的气味混合在一起,最重要的是,你可以与当地人轻松地交流。我们的速度依地形或情绪的改变而改变,但却存在着一种节奏:腿在蹬车,思想在放松。


第三天,我们北行前往湄考河,摆在我们面前的是一段看似无比艰巨的旅途:长达115公里,还要跨越两座令人生畏的山丘。第一站是迷人的、被紫藤覆盖着的Tub Tao岩洞。洞里有一尊巨大的金色佛像,提升了这偏僻一隅的静谧之美。





.........................................................

☆  夜猫dvp   回复:







泰国至老挝 560Km自行车之旅


琅勃拉邦古城


从岩洞出发,车下的路成了乡间小径,沿途有许多小村庄。路边很快出现了水稻田,摊在架上、正在被风干的烟叶,以及散落田间、将被用作燃料的玉米壳。当我们快到达Mae Salak镇边上的怀昆度假村(Huai Khum Resort)时,迎来了一段又长又陡的上坡路。但到达顶峰的喜悦,以及顺坡而下、来到媚考河边美轮美奂的栖息地的畅快感受,令人难忘。


翌日早上,我们放弃了一段15公里的偏僻车道,转而打算去泰缅边境看看。Mr Tee欣然答应带我们去。很快,我们已置身于一片空旷冷清之中,村庄越来越少,当地人都很好奇地打量我们。不幸的是,由于不加限制地采取了刀耕火种的农业 政策,所到之处,风景被笼罩于一片阴霾之下,空气中隐隐飘来刺鼻的气味,我们不安地感到胸部有些不适。


在泰国最北部的Mae Sae镇,有许多五彩缤纷的热闹市场,但最令我们印象深刻的,是在那里看到了缅甸————————一个封闭得出了名的国家。从我们午餐的位置,可以俯视宏伟的湄公河,朝一个方向看是缅甸,令一个方向是老挝。


我们在清莱(Chiang Rai)酒店住了一夜,第二天便沿着湄公河,穿过柚木树林,经过水牛群,来到了边境小镇清孔(Chiang Khong)。泰国前总理他信•西瓦那(Thaksin Shinawatra)在该镇颇受欢迎。我们寄宿的那家旅馆的经营者是一名妇女,她一边悄悄地告诉我们自己是如何狂热地支持他信,就好像是在透露一个不可 告人的阴谋一般,一边向我们展示了自己年轻时的许多照片。我们仿佛置身于《日落大道》(Sunset Boulevard)中的某个场景。旅馆看上去非常漂亮,但房里的床铺吱吱作响,节能灯裸露着灯泡,壁橱里还栖息着不少蜜峰,让人感到许多不适。


我们渡过湄公河来到边境另一侧的老挝,眼前的景象立刻截然不同。过境手续引起了小小的混乱。我们的导游Mr Lo是苗族人,总是乐呵呵的,骑车的样子和穿着打扮都不像是个专业自行车手,倒像是个洛杉矶街头的年轻人。他的腿不长,却把车蹬得飞快,脑袋刚好落在车把 上面,也没戴保护头盔。再配以松垮垮的假名牌短裤和印着"Pmua"字样的帽兜衫,整个视觉效果浑然天成。


第六天,大家坐上马达船,在湄公河上度过了5个小时的闲暇时光。那天的导游是名党员,也是我们在老挝见到的共产党的唯一迹象。他把我们唤来唤去,还不时发表 一些诋毁泰国的言论。旅途最糟糕的部分是前往一个山村部落参观,他忙着把廉价的糖分给那里的小孩吃,我们则被火炉一样的热浪弄得缩头缩脑,尴尬不已。一路 还看到了像是从《鲁滨逊漂流记》中走出来的简易发电装置,以及戴着眼罩用小刀戳鱼或空手抓饭吃的小男孩。我们登上山,亲眼目睹了老挝的乡村生活。那里的人口来自多达23个民族,这令我们诧异。上山的路不难应付,一路骑下山也很让人愉快。下山后就到了勐腊 (Oudomxay),我们在当地一家洞穴形状的中国酒店享受了一顿美味的午餐。餐厅能容纳200人,厨房的架子上摆满了中国瓷器,但却全无西式餐刀的踪影。


安睡一夜后,我们迎来了最有挑战性的一天:翻越1000米的中央高地。我们决定搭货车穿越崎岖的山地,这一带到处可见美国人打击越共的"秘密战争"留下的轰 炸痕迹。过了这一带,我们又重新骑上自行车,沿着下坡路滑行了800米,一路颇为惊险。我丈夫没注意到路面上的一个洞,人随即飞出了车把,擦破了皮,肋骨 也受了伤。


离终点只有24公里了。我们连人带车渡船来到了千佛洞(Pak Ou caves)。这是个石灰岩洞,里面放着各式各样的佛像。午饭后,我们取回车,登上了前往琅勃拉邦(Luang Prabang)的最后一段旅程。这段路颇为拥挤,在卡车和自行车间穿梭而行,令人身心疲倦。


琅勃拉邦古城曾是法国殖民地,到达这座破败却弥漫着异国风情的城市,令我们产生了难以抑制的成就感。根据Mr Tee带有卫星导航功能的腕表,我们共骑车走了560公里。我们在当地的许多法式餐厅————————价格也很法式————————中挑选了一家,享受了一顿告别晚餐,自此正式回 到了21世纪。

来自:FT中文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