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胖横行英格兰c2c之旅

cuixuliang 收藏 0 34
导读:文章来源: 原文地址: 出发前总是乱糟糟的! 其实原本的计划是全程自行车,先用两天沿NCN的HCW路线从纽卡到西海岸,再沿C2C路线回纽卡。但是預定YHA青年旅馆的时候才发现HCW路线上的Carlisle的YHA居然只从7月开始开放几个月。如果这一站不停一晚直接从上一站Once Brewed赶到下一站Cockermouth的话,连续的路程会太长了。那么纽卡到Carlisle的这段就下次再说好了。于是在原本计划的出发时刻奔了火车站买了一张纽卡到Carlisle的自行车票,票价12个胖子,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文章来源:骑行之家

原文地址:http://www.qixing365.com/thread-29339-1-1.html



小胖横行英格兰c2c之旅



出发前总是乱糟糟的!

其实原本的计划是全程自行车,先用两天沿NCN的HCW路线从纽卡到西海岸,再沿C2C路线回纽卡。但是預定YHA青年旅馆的时候才发现HCW路线上的Carlisle的YHA居然只从7月开始开放几个月。如果这一站不停一晚直接从上一站Once Brewed赶到下一站Cockermouth的话,连续的路程会太长了。那么纽卡到Carlisle的这段就下次再说好了。于是在原本计划的出发时刻奔了火车站买了一张纽卡到Carlisle的自行车票,票价12个胖子,也就跟在Carlisle的YHA住一晚价格相当呗。

那么,整个计划就是,先火车到Carlisle,然后沿海岸南下到Cockermouth,在海岸边的两个城市Workington和Whitehaven转一圈,再回到Cockermouth继而向东经过Keswick,Alston两站最后回到纽卡。

-------------以下是显摆---------------------

NCN:National Cycle Network,这是在各级正负的重视下,大家领道的关心下,业界同仁社团的共同努力下完成的一个道路体系,它選取路段连接成网络。这些路段选取的是各地的自行车行人专用通道、交通流量小的次级公路,(实在没有以上兩种的地段那就只好选用主要公路)。这些道路上都会设置NCN的路标(有时候是挂在一般的路标下面的蓝牌牌,有时候是立在路口的苏格兰银行赞助的里程表,有时候就是画在电线杆子上的表示NCN道路编号的红底白字的数字~还好没见在电线杆子上贴小广告的)。

HCW:Hadrian's Cycleway,沿着哈德良长城从纽卡通到西海岸的72号NCN道路。它经過的基本是古哈德良长城的沿线,穿过了英格兰北部,接近苏格兰边界。这条线路通过Cumberland郡和Northumberland郡,基本上是英格兰东西走向的最窄区域。HCW在到达西海岸后折向南,连接到c2c。

c2c :(长的就像个自行车骑行自行车的)。sea to sea,海到海,从西海岸的whitehaven一路通往东海岸的纽卡斯尔以及桑德兰(这两个城市位于Tyne河的一南一北),大致的走向是往东偏北的方向,主要道路是NCN的7,14和71号道路。c2c穿过的地区包括了英格兰北部Cumberland郡,Durham郡和Northumberland郡。其中的Cumberland郡拥有风景绝佳的湖区(lake district)

YHA:青年旅馆,建立的初衷就是为了给那些囊中羞澀又想旅游的年轻人提供住处。YHA(英格兰及威尔士地区)的会员年费是9磅,不过每住一个晚上相对没有會员资格的客人有三磅的折扣,所以住三个晚上就把年费省回来了~YHA的每晚价格大约在11磅到16磅之间,这是我自己知道的英国最便宜的旅店了。

-------------显摆完-----------------------

那么,带吃带喝带地图,锁窗锁橱锁电脑。轧泥轧土轧狗屎,看山看水看姑娘。



(NationalExpress的火车每辆车上有专门的位置停放非折叠自行车。一般购买自行车票的时候可以预定自行车车位。不过因为各家运营公司的规定不同,实际情况也不是完全一样。比如运行纽卡到Carlisle线路的这家公司采用的是"先到先得"的方式,也就是你到了看到位置空就可以带车上去。不过如果没有空的话可以等下一班车,因为纽卡到Carlisle线路的自行车票是当天有效的,可以上这个线路的任何一趟车。发车间隔大约是一小时,上不了这趟上下趟。不过因为后面从carlisle到Cockermouth有將近60mile也就是差不多100公里的路程,按照我的平均速度怎么也得10个钟头,所以当然要赶头一班车。结果上车一看,嘿,一共5个停车位置,咱正好赶上最后一个空的……)

Carlisle城是英格兰和苏格兰交界的地方,所以Carlisle被称为the border city "边城"。罗马统治时期因为摆不平北方彪悍的苏格兰人,罗马人修了条哈德良长城,从纽卡一直到西海岸(说是长城,实际的高度只有一人高~囧,象征性的长城一下。)另外这个发音是"卡莱尔",s不发音,还好我是在网上订车票,不然跟卖票的说去"卡利索"的话指不定把我賣到哪里去了。但就算是不发音后来发现我还是把它念错了,念成了"卡莱",要是那样跟卖票的说估计就买到去法国卡莱的火车票,那样倒是可以考虑骑回中国……

位于Carlisle以北的城堡。到底是边城,要塞一个接一个的。可惜要赶路,没时间进去看。不过从后来在Alston看到的小册子看,城堡里面有中世纪铠甲大战的表演……下次沿着HCW来看吧

Carlistle西面的一小块是属于苏格兰的,所以当到达Carlisle西面的海湾附近的时候实际已经是在苏格兰境内了。这条一眼看不到头的笔直的靠海道路在涨潮的时候会被海水淹没。路边的柱子会在水中标示路的走向。好多的牛啊羊啊马的就在兩边的草地里忙著吃饭。照片的右侧是北面,可以看到一点点海的影子。

还是在Carlisle以西,这里是Solway Coas Area鸟类保护区,有大片的草丛。鸟我是没太注意,倒是這几个大家伙很让人在意,又高又瘦的老远就看到它们了,神神秘秘的用铁丝网围著,还写了高压电危險勿近等等,不过倒是有成群的绵羊在它们脚边上吃饭也没见有什么异状。连地图上都画了一组X来表示它们(娜美:"X?宝藏啊!有宝藏啊 $_$"),当初看地图的时候以为是風力发电厂,现在看到了估计是长波电台一类的东西,反正不是指挥潜艇的就是指挥外星人的。它们太瘦了,在Google Earth上估计是看不到它们,但是却能看到它们投下的长长的影子~大致的坐标位置是 54 54 39.50 N,3 16 54.30 W

折向南会穿过很多的农场。不知道田里这一个个的是什么玩意儿,像个大南瓜。之前在Carlisle附近的田里也见到不过是白色的,当时还以为是艺术品,后来又见到很多次。难道是用来压麥田圈的磙子?

顺着海边公路向南骑了有4个英里(换算拿英里乘以1.6得到公里。因为得数是个要命的敏感词日期所以自己算吧。)到达Mary Port (哈利波特家的?),没进城,看到有往Cockermouth的路标就抛弃了NCN直接走公路了。其时已经走了50多英里,膝盖不对劲了。本来以前膝盖就有伤的,所以按理说有点反应是正常。呃,可问题是……疼的不是受过伤的那一条腿~~~~




今天的主题就是,拜访库玛船长大人当年出海的港口:Whitehaven。

发现了除了昨天那条怎么看都不像是通往旅店门口的路但确确实实是通往旅店门口的路的路之外的另一条确确实实是通往旅店门口的路,而且是只给行人和自行车走的路。桥下就是River Derwent,看上去水浅的要命但是流速非常快。库玛船长大人的第一艘小竹筏"白银爱美丽"号就是从这里出发的。

在Workington市中心,我有幸见到了猪蹄思想的伟大旗手,世界领道人之楷模,在繁忙的工作中抽空来到Workington检查工作的金太阳!

啊~伟大的太阳啊,请用您那耀眼的,曾经照耀过华兹华斯的阳光也感染我吧

经过一翻莫名其妙的折腾之后(虽然被金太阳感染,但因为自身修养的不足,学习的不够扎实,再一次犯下了"把太阳的方向当成了北面"的低级路线错误,在国际友人善意指引说"你到了那儿往左拐就对了"的情况下固执的认为是对方讲错了,结果在Workington城外绕了一个多小时又不得不绕回去),抵达Whitehaven。"白色天堂",地面确实有很多白色的……

说起来Whitehaven在英国历史上也曾经是相当辉煌的,那时它是繼纽卡斯爾,桑德兰之后的第三大造船基地(对不起,我记不得具体是什么年代的事情了)不过现在的Whithehaven也跟英國很多曾经的工业基地一样出于凋敝状态,只有在博物馆和老码头能看到它们曾经是何等荣耀。

------------以下是无聊八卦------------------------

关于Whitehaven,这里曾经发生过"英国本土遭到美国海军入侵"的事件:John Paul Jones (米海军之父)在独立战爭期间带着军舰到这里(他本人原本就是这里開始的航海生涯)发动了一场偷袭~按照網上的一些讲法这场偷袭相当搞:John本想偷袭Whitehaven,结果风向不好军舰被吹往爱尔兰方向。正好得到情报有艘英国军舰正停在爱尔兰某港,于是John准备顺路偷袭一下英国军艦。他想采用的偷袭方式是————————呃————————跳帮————————囧,估计是刚刚組建的美国海军确实需要些装备,就想玩海盗式直接跳到对方船上去把人家的抢了来。

跳帮可是个技术活,第一条就是船得设法靠上对方的船,这还得注意是"靠上",不是撞上~所以得有个人,就叫他司锚好了,负责在准确的时机把锚扔下海好让船正好停在对方边儿上。结果到了地方,因为天太黑(John自己的回忆是因为这位司锚先生喝醉了),总之这锚扔的不是时候,没靠成,没办法,赶紧的把锚链砍了拔腿赶路,船抢不抢不要紧,保命是大。正好这时候风向又变了,于是John又回到先前的计划,奔着Whitehaven来了。

Whitehaven港里停了有大大小小200到400艘木船,John就打算用火攻(又是风向又是火的,整个一英版赤壁,啊不,"白堂"),他带了两艘小艇15个人偷偷摸上岸,先把岸上的大炮给堵了免得它们捣亂,然后准备放火。就这时候发现不对了:两条小船上的油灯都没有油了!(喂我说,明明是要火攻结果火种都不准备好也太没诚意了吧)

没办法,John派了一队人去打劫镇子上的小酒馆好弄些火种来。结果打劫的人为了在酒馆喝几杯耽误了时间(喂我说,派他們打劫哪里不好打劫酒馆?)。總之打劫的人回来了天也快亮了。于是大家集中力量抓紧时间想把港里的一艘运煤船弄着了,这样大火就可以连带把周围的船都烧了。偏偏又凑巧了,一个水手脚下一滑摔落水,声音惊动了住在岸边的人家,于是纵火企图被发现,小镇响起了火警,大堆人马冲進港口,两台救火车对着一通猛灌,美国人只好通过我昨天路过的那个海湾撤往苏格兰……

到了苏格兰的John还是不死心,决定绑架苏格兰公爵(Earl of Selkirk),指望以此交换被英军俘虏的美国水手。结果发现公爵他,他,他不啦他他……

他没在家!

一脸囧相的John说那既然没在家,我们就到别的地方找找看有什么值得打的仗,震震海军的威风吧。结果手下这帮油子们不干了,说难得来一趟爵爷府,怎么也得带点纪念品才行啊。一个个摩拳擦掌的这说话可就要动手拆房子了。John就下令:带走公爵家的一套印着家族纹章的银餐具,别的什么也不准碰。于是一干人等就这样离开了。

(以上翻译自低俗无聊不和谐的喂鸡百科)

---------------八卦结束----------------------




前天一天的累得够呛。膝盖还是泛着疼,不过如果踩自行车自行车脚踏时候避免向下的踩踏只靠前后以及向上勾的话感觉会好上一点。早知道就装个自行车锁了。要命的是眼睛,昨天晚上到了YHA之后发现双眼血红的,突然想到是给太阳晒伤了!今天一天没敢摘墨镜。所以看到拍出来的照片就纳闷了怎么跟自己当时看到的實际比,照片上都明亮了许多。

实际到了这时还在猶豫要不要c2c。不行的话明天就去Mary Port买张火车票回纽卡算了。想来想去还是等第二天早上再看吧,如果感觉不好的话再说。

~下面是广告时间~

Cockermouth 的YHA平时都只有 一个 员工。是的,一个,这儿有两个大房间供客人住,却只有一个员工打理一切。我住的这两天管事儿的基本都是经理一个人,这位老先生把花白的头发留得顶长的,扎成一条小辫子挂在脑袋后面。

这间YHA里面到处是些给你感觉背后会有点内容的东西,很多的照片,大堆的书,大本的员工自己编纂的本地区介绍,还有专门一本介绍周边自行车维修点(YHA员工以顾客身份亲身前去修车的经历),外加各处小挂件小装饰什么的有的没的。旅店就应该是让来看风景的人看累了踏踏实实睡觉的地方,它倒自己成了风景,引得人不想睡觉只想把它里里外外转个透,完全是个不称职的旅店嘛。

厨房的窗户边上放了一只募捐箱,外加一只望远镜,旁边贴的说明是这是用来观察红松鼠的(英国本地受保护物种),窗外正对的大树上有个喂食箱,"募捐的钱就可以给松树们买它们喜欢吃的坚果,而不是老是花生。" 另外还挂了一个记录表格,客人们如果发现红松鼠就可以记录下观察报告。

最让我意外的是,这家YHA的员工完全是志愿者,他们在這里的服务是没有一分錢报酬的。第二天又来了另一个志愿者,是带着爸妈旅游顺便来住一晚的。她同时也是地区考古发掘組织还有鸟类保护组织的志愿者~~

难道这间YHA就是英国版的万事屋?

(实際YHA在英国是一个注册的慈善机构,9磅年费是用来支持那些因为地处边远而游人少至的YHA小旅店的运營。而这些边远小旅店估计多半也是靠志愿者才能维持下去的,不然按照英国最低工资标准,光支付人工成本就够他们受的了。怎么说呢,高工资确实是个好事,不过也把这些本来就没什么生意的部门逼到死角去了。幸而有了这些志愿者,我想他们就是"守护着值得守护的东西"的人吧。)

~广告完了,这个广告是没有一分钱报酬的~

新的一天

Cockermouth拜拜了您那。奔Keswick去也!

Keswick外的自行车道,今天是沿着它去看个景,明天出发去Alston也会从这里走。

这边上是个火车站,铁路已经拆了变成自行车道~英国似乎有很多这样的铁路废弃改成行人通道的。


没睡好。居然迷迷糊糊給吵醒了好几次才反应过来是窗子晃动的声音,去厕所弄了一张没用过的纸卡在支子眼给它固定上。早上起来一看,外面在下大雨。 天啦這是我最不愿意要的事情了。因为今天的路虽然只有40多个英里大約六十多公里吧,但是一路是上坡,要从海拔50米左右的Keswick上升到海拔300米的Alston。这倒不是最要紧的,问题是在到达Alston之前要翻过一个海拔近600米的山头~這种鬼天气可真有点头疼,让人心里没底啊。




2009-6-25 05:56

虽然急着想赶路,但是当初订Keswick这间YHA的時候看到有早餐选项,就一起选了,所以就在餐厅等到7点多以后开饭。是自助餐啊,我倒是有心想扶墙而入扶墙而出的把饭钱吃回来,不过就怕耽誤时间太长。算了,我就多喝两杯茶好解解困吧。

于是我就这么一边看着斜对面我猜可能是来自日本的美女(因为让我想起了福原爱),一边研究这个左叉右刀的英式早餐到底怎么弄才好。

(喂我说,你要研究英式早餐也应该是看左前方的英国老太太怎么吃才算有诚意吧!)

吃到一半突然餐厅门一开,伴随着一阵凌乱的脚步声整个餐厅喧闹起来:一整个党卫军中队的饥饿的小学生如同洪水猛兽涌进来了~不过他们也就找空位子坐的时候吵了一阵子,然后就差不多安安生生的坐下。老师叫一组一组的去柜台前面拿厨师已经倒好的饮料。我这才意识到刚才在柜台那里排了一堆的已经倒好饮料的杯子敢情不是为我准备的啊~于是我扭捏的趁着去加餐的时候把桌上的杯子悄悄送到回收处去了。

(喂我说,客人自己倒果汁的杯子跟小学生们的杯子都是一样的啊你扭捏个什么劲儿啊你!)

到我对面坐下的是两个小萝莉,其中一个还真挺漂亮的~~唉~~英国不知道哪条丧尽天良的法律规定的給未成年人拍照必须征得监護人同意……

不过你以为一条法律就吓住我了?

笑话!

只不过我的手机还在房间里充电啊啊啊………………

老天啊,你这又是美女又是萝莉的还给我整这么大个雨,你是成心的不想让我离开Keswick啊!!!

观音啊,你以为你邀请了黎山老母,普贤,文殊来假扮美女,教师,小萝莉我就走不动路了?

笑话!

你起码得帮我把Alston YHA预定的今天的房钱要回来我才考虑嘛!

俺老猪走也!

冒着大雨沿着昨天的旧铁路出发了。

早上8点30左右离开的Keswick,这大约28英里(45公里左右)的路给走了有7个钟头~~都是给这雨闹的,外加爬坡推车推的,以及在Penrith想找个又能停车又能吃饭的饭店没找到给白白绕的。

是的,找停车的地方找的。自行车不好停?是啊,我又想要吃便宜的,又想要能从窗户看到自行车的地方,鬼地方市中心路窄的我都不好意思靠边停自行车,还尽是斜坡,连个锁自行车的自行自行自行车自行车架都找不见~溜溜找一圈没找到(小饭店倒是有,门口一大斜坡,我可不乐意吃着吃着小白它自个儿走了),现在想想也不知道是Penrith别扭还是我的大脑给雨水冻得别扭了(不知道大家雨天是怎么解决头顶保暖的?我下次考虑弄个塑料袋套头盔上)~~总之是一口热的没吃上,心说忍忍吧到后面别的镇子再说吧。

就这倒霉雨天冷的够呛,裤子还不防水,早就冰冷的贴在腿上了~昨儿还在暗笑Keswick防水装一条街呢,今儿傻了吧~所以说卖东西的都是有道理的,要不怎么日租房都到大学城扎堆儿呢,明显是确确实实有這个需求哇。唉,一招没算到结果就这样,自讨苦吃。

好在这时候这个小镇子Langwathby出现了。超小的一个镇子,不过看到地图上有火车站我高兴坏了,有火车站说不定就有熱食店~果然,有咖啡馆。




2009-6-25 05:56

冲进去,一口气要了一杯茶,一杯热巧克力,一杯咖啡。女招待一边记一边看的一愣一愣的,然后去了厨房,不多会儿大胖子厨师由打厨房里奔出来了,以无比崇敬的语调向我请教一个深奥的问题并且毕恭毕敬的等候我的答复。我想这个问题对他来说可能真的是个困扰,因为在他这么多年的生活经验之中似乎找不到非常合理的解释来解答他的困惑,他急切的需要我的东方人的智慧来为他解除这煩恼。

"对不起,想跟您请教个事儿"

我的灰色的脑细胞已经准备好接受任何问题。我甚至在考虑要用什么样的口吻回答他的问题才能不让这位委托人感到他自己在智慧上的不足。對于我,荷克立·波罗来说,世界上不存在什么完美的犯罪,再高明的狐狸也不可能在这样一只优秀的猎犬面前隐藏自己。

"请说吧"我请这位委托人不要紧张,只管把他的疑问说出来。

这大胖子再次将信将疑的看了看我,好像要确认,我确实是那位声名显赫的侦探。终于,他不再怀疑,用比较镇定的语调说出了他的疑惑:

"这么多确实是为您一个人点的?"

"是的。因为我快冷死了"我不假思索的就解决了这个连苏格兰场的警探们都感到束手无策的问题。

喝足了三碗,上得岗来,见地图上左手有一岔道,通往一处神秘所在,注曰"Long Meg Stone Circle"。心想,此处离那阿尔斯屯虽有十五里,但天色尚早,此神秘所在又不过百余步之遥,方才在岗下店中,已然缓暖过来,何必着急赶路,不妨去看看小景。如此便调转车头,向这岔路而来。入内不过几百步,路峰一转,来到一片开阔地。只听一阵风响,但见那绿草丛中,赫然横竖卧着数块大石,各个是吊睛白额。匆匆看过,旋又回头奔阿尔斯屯去了。这正是,顶风冒雨阿屯路,柳暗花明石头圈~欲知后事怎么样,啪~(茶杯拍碎了一个),且往下拖。

(我原以为经过海拔624米Hartside Summit时是c2c的最高点,后来仔细看地图原来公路并没有从624那个点过,而是从旁边绕过的,这个我估计当时只顾着赶在变天之前逃往Alston,没注意了。c2c上的最高点是在下一天的Alston到纽卡的路段上)

从Hartside Summit到Alston的大约六个英里(约十公里)完完全全都是下坡!对于爬了一整天坡的人來说,没有更好的事情了。不过因为是公路,而且是车不少的公路,我又没办法把手机固定在头盔上,所以这十公里没有影像资料~从将近600米下到300米的地方,咻~~~~ 難怪Cockermouth的经理说这个地方有个朋友是反过来走的,结果他骑了好久的让人崩溃的上坡然后突然是一个陡得不能再陡的下坡……

这是我通过的最快的一个十公里了吧

进入Alston!

果然他们是有阴谋的,Alston的YHA又是藏在一个隐秘的角落里。结果是一个骑自行车的小萝莉带我去的。

早安Alston。

YHA的门厅往外望,右边的小迷你Bus以及拖车是蓝切斯特一个中学雇的,这个班的修学旅行就是骑着山地自行车完成c2c,并且拍成一个纪录片~(不过还好他们不是全程骑,而且不用把行李什么的挂上自行車,大概也不担心迷路的问题。不然我这虚长他们10岁也就未免太虚了哇,好歹给大叔我留了点面子)

皇家空军的狂风战斗机也在天上玩快速躲猫猫。每次他们从头顶上穿过我都想拍下来的就是没那个运气~话说他们飞的是真够低。昨天在Keswick就已经见到了两次狂风一次大力神,今天又是好几次的狂风,似乎还有一次是阿尔法教练机不过不确定。

Alston这个镇子实在是太小了,转个遍恐怕只要十几分钟的事情。多呆一天完全是因为担心膝盖給昨天的雨水激灵的别撑不住到纽卡的六十多英里。




于是想骑到附近的Garrigill去看看,那是Alston南面的一个小镇子,c2c在过了Hartside Summit后不久分成两道,分别经过Alston和Garrigill。再四英里之后会在Nenthead镇子再合为一路。一不留神跑到Garrigill边上的Pennine Way上去了。其实是想再去一次Hartside Summit结果走错了路。Pennine Way爬到一半还在想怎么还不见A686的影子(A686通Alston,我以为这条Pennine Way可以也绕到A686的)。Pennine Way看样子应该是登山的人才走的路,我把自行车推上去真是神经病了。实际上Pennine Way非常长,要是我没有终于停下来看了眼地图,就不知道得错到什么地方去了,因为在我的c2c地图上,它直接给连到地图边界以外去了~

不去好了。刚看到的时候真是吓了一跳,赶**手机。拍完没有半分钟它就不见了)

回来的路上又下起了冰雹。那个砸的哟~路上看到很多自行车爱好者从对面Alston方向骑过来。其中甚至有两个年岁不小的老太太,一样顶风冒雨的推上山坡。我跟她们打招呼,得到的回应似乎是俄语……还是我的耳朵也给冻得别扭了?

买给自己的纪念品:Alston YHA的纪念衫~(纪念衫收入是捐赠给NCN推动组织的)

上面是Alston周围三个方向上的NCN路线,即北面的哈德良(也就是我第一天骑的那段),南面的c2c(正式的c2c标的是经过Alston南面的garrigill,Alston这一段岔路算可选路线)以及一条往北去的"Pennine"(NCN68号)

事實再次证明了,照片拍的帅不帅,不在于你看不看镜头

Alston,拜拜了您那。

最后一天,从Alston返回纽卡。心里的感觉是那么高那么远那么难的都过来了,这剩下的路一下子变得索然无味起来。感觉自己像是燃烧完剩下的渣~~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