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来源:骑行之家

原文地址:http://www.qixing365.com/thread-29236-1-1.html



图们江自行车骑行 享受一个人的旅行


    徒步图们江是我向往多年的愿望,原先我只是从10万分之一测绘地图上制定从长白山北坡穿越山地寻找图们江源并顺流而下的路线,就在即将组队的时候,从边境不断传来朝鲜人越境给我边民造成财产损失和人身伤害的消息,于是此计划搁浅。后来我又萌生了一个新的想法,放弃山地穿越,骑自行车从图们江源头开始,走国防公路沿江而下。于是我把这条线路的零零碎碎信息搜集起來,穿连在一起,最后形成一个计划,计划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自行车骑行路线。此阶段位于长白山高海拔地区,属于无人区,也是最危险的地区,选择自行车和徒步方式就是让自己身心更深切地体验这种危险;第二阶段位于图们江中下游区域,那里人口多,交通发达,安全性高,在我体力消耗大,自行车状态不好的情况下,可选择弃自行车乘汽车顺流而下直达防川方式。计划总会有疏漏,意外的情况也常有发生,更多就看我运气和应变能力了。

多年来,每当我决定一个人出行,总会有一种酸酸的感觉,就像去流浪去漂泊去浪迹天涯,似乎我这一去就不知道会不会再回来。人真不知道下刻发生的事。大约我是不怕死的,我一直设想在自己死前,把自己安置在一个山洞里,或一个僻静之处,静静地让自己回归土地,但这些想法一直无法被社会接受。每一次独自远行,我都是从这样复杂的心情开始,直到融入大自然里身心才逐渐放开,这次也不例外。本来曾有朋友一同远行,但最终还是我一个人沉闷地出發了。



9月30日

长春至二道白河区间由于一些路段修路,汽车在颠簸中出乎意料地拖长到12个小时(通常9个小时)才于傍晚到达二道白河镇。住进一家旅店后就赶紧打探路线信息,虽然出行前我为防止出现意外拟定了应变措施,但仍希望按原计划顺利进行,所以有必要抓住任何机会更多的了解和掌握这条线路情况。在二道白河一家饭店吃饭时得知:二道白河到园池的路况很好,属于沙土路,园池至崇善路段也很好,最近还有人开车走过,听到这个消息我很高兴,这说明道路是通畅的,接下来我就开始盘算购买自行车的事了。至此,整个行程已曙光初现。

10月1日

清晨起床,我便开始在空旷的大街上寻找旧自行车,去年我在临江就是这样寻找的,今年有了经验,询问了几个人被拒绝后,很快在一家店铺看中了一辆旧的老款永久(forever)(forever)牌变速自行车,车主卖150元,不讲价,起初我还犹豫,后来考虑这个自行车有变速性能和减震装置对自行车骑行有利,一咬牙就买下了。我想最后能卖80元就可以了。吃过早饭,我把包绑在车后架上,开始向长白山北坡山門出发。这是条旅游线路,水泥路面,骑起来很轻松。当路面逐渐变成缓升时变速车就发挥了作用,这也是花150买下的价值所在。可是问题还是出现了,随着自行车骑行时间增加,逐渐感觉这辆自行车越来越沉重,自行车全身都是铁,不上装备单用手提车都感觉吃力,临行前又没来得及进行检修,自行车骑起来还哗啦哗啦地响,影响了速度。我的心理底线是如果自行车无法骑了,就扔掉它,背包徒步继续走,第一、第二天在外面露营,第三天就应该看见人家。

边走边拍照大约11点到达了北坡山门,今年十一天气好,来长白山旅游的人多。按我第二套方案一旦线路不通,我就进入北坡进行三坡穿越,秋季属于少雨无雷期,是穿越的好季节,这个穿越也一直在诱惑我,过去我穿三坡都是在夏季进行的。可眼前我最大的目标是完成对发源于长白山的图们江全流域的考察,因为另外两条河流我已经从头到尾基本都走过了。长白山共发育了三条河流,松花江、鸭绿江和图们江。松花江属于内河最后注入黑龙江。鸭绿江发源于长白山南坡,流经吉辽两省最后诸如黄海,图们江发源于长白山东北坡最后注入日本海。鸭绿江与图们江都是中朝两国界河。今年我终于有机會去实现我个人意义上的图们江考察了。我所谓的考察不同于专业人员进行的综合调研和专题科学考察,我只是对发源于长白山水系的源头和流域进行业余级别的地貌观察、风土人情了解,历史遗迹寻访,通过户外活动使整个考察过程增加惊险刺激情节。为了达到这个效果就要在某些路段冒险。多年来每当回顾那些有风险经历的历程还在后怕,但这些经历让也让我感到内心平衡。我不会无谓地去冒险,生命是最重要的,我能够用自己的智慧和户外经验保护自己。

山门前停着很多出租车,我跑过去向他们打听去圆池路况情况,他们见我要自行车骑行自行車去圆池,都摇头说中朝边境紧张,哨所已经封锁了通往园池的道路,再说哪个水泡子也不值得看。也有人劝我打车去圆池,说往返车费60元,也有人要到100元,还有人出300元,我没理会它们。继续打探圆池以后线路况路和安全情况,我一般不会对不可靠人员说出我的具体行程,有时说出一小段路线也是为了了解更多的信息,这是独自在外自我保护的必要措施。所以我把真正去向隐藏起来,只给他们园池一个目的地,而且还声称当天要返回二道白河镇。时间有限,我向司机挥挥手,在他们的注目下自行车骑行自行车离开景区。

下了景区水泥路,就上了林间沙土路,路况很好,秋季自行车骑行起来很爽。喧闹的人声逐渐远去,我没入了茫茫的原始林海中。现在海拔约1400米,我的右侧20公里就是长白山火山口,我几乎是沿等高线在长白山缓坡做大距离的横切。这段路有缓慢上坡,高海拔的森林的景色很美,空气中飘来寒气,从二道白河出来我穿着短袖衣服,现在不得不换上冲锋衣了。

远远又看见了岔路上的水泥路,水泥路一直通往山顶,路口被两道横木拦住还加了锁,看来这就是通往双峰和园池的路口了,路旁军营就是双峰哨所,几名全副武装的战士围過来,查验了我的证件并询问我的来意,当听说我要去园池后,一口拒绝,他们说园池很危险,上面常有持枪的朝鲜兵活动,他们建议我返回旅游区。我想战士们如果知道我要单人走边境线一定会阻止的,因为在这80公里路段几乎是无人区,什么危险都可能发生,主要危险来自朝鲜方面,原先担心黑熊、野豬的威胁此時已经不算什么了。

上不到双峰,我只好返回岔路口。这是三岔路口,一條通往长白山旅游区,一条通往双峰,第三条是通往崇善,我的目标就是崇善。三岔路口立着一个摄像头,应该是哨所观察道路情况设置的。我按路标直接进入通往崇善的路口。起初我还以为这里离边境很远,因为从十万等高线地图上看这里的確有段距离,但实际中却不然,当我自行车骑行了几公里后就发现右侧路边不断出现警示牌,提醒路人边境地区不得非法越过,同时也发现有涓细的水流流淌,顿时我开始紧张起来,意识到我就在边境附近,这段边境与朝鲜几乎陆路项链,没什么障碍,我觉得后背冷风寒寒,头皮发麻。这条林间路一望无际,有时我顾不得欣赏和拍照路边美丽的风景,就如逃命般一溜烟地往下跑,好在道路属于慢下坡,骑起来并不累,唯一就是硌屁股,但是也顾不得那些了,能尽快找到人家是最好的了,实在不行也只有在林中冒险露营。

林路漫长似乎永远没有尽头,一路上几乎没有汽车通过,在行至6公里附近迎面开来一辆巡逻军车,车内士兵用惊讶的眼睛看着我,估计他们从来没见过路上会有一个着装奇特独自骑自行车的人招摇过市,过去也有骑自行车走这条线路人,但那都是好几十人组成的队伍,没有我这样单枪匹马自行车骑行的。我也在偷着乐,那些对我威胁最大的朝鲜兵都做梦也不会想到我就这样大胆地从他们眼皮底下溜过去,当他们回过神来,我已经走远了。

路上偶尔有民用车辆急速驶过,汽车行驶速度很快,根本不敢停留,看出车内人也瞪大眼睛看我,也许他们会说:这家伙今晚肯定完了。又骑出几公里,忽见路边停着一輛黑色轿车,心中一喜,心想终于看见能对话的人了。停下车,他们惊奇地走过来,问我从哪里来,看着我带的装备称赞说这才是真正旅游呢。我问他们为什么在这里停留?他们指指路边一排水泥方柱说:这里是国界,下面那条小河是图们江的发源地。我说源头不是在园池吗?他们說那里上不去,这里冒出的水流就可以当作图们江源头了。过去这里还有块牌子写着图们江源头字样,现在边境紧张,怕游人在这里停留过久有危险就把牌子拿掉了。我让他们给我拍了两张照片后,他们就要离开了,离开前提醒我说:别在这里久留,对岸有朝鲜兵,你往前再走一段路就看见咱们的边防哨所了,晚上可以在那里住。我一听大喜,趕紧道谢,心想不用在外面露营了。

我越过象征边境线的一排水泥柱,來到21号界碑前,界碑一面用朝文写着朝鲜,一面用中文写着中国,越过界碑沿小路下到水边,这里就是人们说的图们江源头。所谓的源头是在灌木丛中的草甸子中露出一个几平方米的水面,水就从那里涌出来,涌出的水流冲断小路向下流去。据一些资料介绍图们江发源于长白山主峰东南部的园池。图们江以其涓涓细流穿越丛山峻岭 ,森林茂密,逐渐展宽注入日本海。其干流全长525公里。中朝界河段510公里。土字牌以下15公里为朝俄界河段。

从我带的地图看,海拔1300米以上中朝边境线连接三条道路,脚下的这条被水冲断的路就是其中一条,如果枯水期两岸的路是连在一起的,只不过对岸的路比较宽,向纵深而去。我实在不敢相信眼前这条一米多宽的很不起眼的水流就是图们江,图们江是两国分界线,对面那条路空无一人,隐藏在灌木林间。朝鲜境内静悄悄的,我抑制自己想一步就跨过这条小破水流的冲动,真是很简单,但此刻不行,倒不是在乎它是國境线,而是担心就隐藏在暗处观察我的朝鲜兵。于是我赶紧拍几张照片后,就回到公路上,跨上自行车没命地往前跑,边跑边回头看是否有人追来。后来证实这种担心有一定道理,水流边那条路通向一个朝鲜军队哨所,朝鲜境内旅游的人就是通过那条路来到水边朝拜图们江源头。

离开这个所谓的图们江源头我想尽快赶到哨所,我相信哨所正如游人跟我说的就在附近,也许就在前面一个弯道旁。想到这心情开始放松,途中经常停车拍照片,随着远离图们江源头,图们江河道由源头一米多宽增加到5-6米宽度,这段河道很像鸭绿江上游的样子。忽然心情又紧张起来,游人称哨所距离很近,怎么我骑了这么长时间还不见哨所的踪影呢?加快速度又骑了几公里还是不见哨所,这是心有些慌起来,难道是哪几个游人骗我?不会啊,或许哨所在某个路旁岔道深处被错过了?天色渐晚,我不得不考慮夜晚露营的问题。此刻冷汗又出来了,顾不上屁股疼再加快骑自行车自行车行速度。在一个转弯处,忽然发现江对岸树丛中升起几缕淡蓝色炊烟,仔细看林中有一排排灰色的房子。這里不像民居,很可能是朝鲜军营,我更加加快了速度,根据经验,如果有朝鲜军营,那么我们的哨所也应该在附近。转过山湾,忽听见狗叫声,隐约我看见河岸我方一侧露出一座别墅般小楼房,楼房外面有院墙,几条狗栏在路上冲我一边狂叫一边跑来,路边一个全副武装的士兵听见声音也向我走来,此刻我哪里还怕狗啊,终于见到亲人了,一阵欢喜,心里的石头算落地了。士兵喝住狗,先检查我的证件,当确认身份后语气和缓了,他问我来干什么?我说我是利用十一假期来旅游的。我问士兵今晚能不能住在兵营内,士兵赶紧摇头说:那可不行,这是军事禁区。我说我带帐蓬住在哨所的外面,士兵说,也不行,住在外面不安全。士兵说要不你继续往下游走,走得越远越安全,下游有个林场,那里有宾馆。我问距离多远?他说,大约有8公里吧,我一听觉得不行,骑一天车太累了,天也快黑了,而且他说得8公里是不是可靠?士兵又说要么你住在我们隔壁那个小楼里吧,我顺他手指的方向一看,50米外的树丛间有一栋红瓦二层小楼,他说那楼里住着林场的民工。我一想也不错,就谢过战士,奔小楼去了。我们在说话的时候,我看见对岸有个朝鲜军官一边走动一边向我们这里张望,估计他被我们的交谈声音吸引了,因为很少有这样的对话。

小楼内有几个农民工,其中一个负责人确认哨所已经核实了我的身份后便和我交谈起来,当我提出在这里住一晚的要求时,他热情地答应了。原来负責人是榆树人跟我算是老乡了,他在这里承包一个森林防火道维护工作,已经干一夏天了,他媳妇在这里负责后勤联络并给大家做饭。夫妇倆热情地请我吃饭,说都是大锅饭,出门在外不嫌弃的话就对付吃吧。我把我带的一些食品掏出来留给了他们,吃饭其间我问負责人这里距离下个林场有多远?他说大约15-6公里吧。你看,他与士兵说的距离就不一样,如果在白天我还可以自行车骑行自行车下去,大不了多跑一段,现在黑灯瞎火的又是边境線我可不敢。饭后他们安排我住在一个空房间里,这个房间没有床,地上有个草甸子。我就把铝膜防寒垫铺在草垫子上,打开我的羽绒睡袋。我打开地图发现这个哨所原来就是龙口山哨所,龙口山哨所是80公里中段的一个重要军事哨卡。

山区太阳一落山,就有冷气袭来,走出门外,四周漆黑,只有图们江水不知疲倦地哗哗流淌,哨所的狗有一声没一声的叫几下。我无心闲逛就早早地躺下了。隔壁的民工们在噼啪的打着扑克。躺下我就睡着了,夜里还热出了汗。夜里除了听到两次汽车驶过的声音在就是戈壁哨所内狗的几声叫声了。后来听民工讲夜间过的汽车是军队装甲巡逻车,原先我还纳闷夜间怎么还会有民用车辆通过呢?即使是军车巡逻我也有点驚讶。



10月2日

清晨,暗红色的曙光从窗户照进房间里,我一翻身就起来了,我要出去拍日出。山区的早晨很凉,横在小楼前的国防公路空旷筆直,一个人影也没有,除了圖们江哗哗流水声就只有哨所的几只小狗警惕地在路上跑来跑去,偶尔还面对朝鲜狂叫几声,小狗一看见我出来,又架势凶凶地一边叫一边冲我跑来。巡逻士兵把他们喝了回去,这时一个级别高的军人走过来,再次要求查看我的证件和询问我来的原因,当他看了我的全部证件后,确认我的确不是冒充的,就跟我聊了几句,然后给我敬军礼回去了。我想哨所间和巡逻车肯定沟通了发现我一个人的奇怪行为信息,若不是我货真价实,早就被看管起来了。话说回来,假如换成军衔,我应该是团职干部吧。在哨所门前的图们江上有个类似木板桥的地方,木板桥从中间断开,双方不能往来。听民工介绍,金日成在这里钓过鱼,大家习惯叫钓鱼台,河道两邊修建的木板桥今天看来并非是桥,而是供游人瞻仰河道中间一块大石头的看台,据说二十世纪六十至七十年代,金日成就坐在这块石头上一边钓鱼一边思考,最后提出了朝鲜国家精神支柱:"主体思想"。

本来哨所一般是不允许人在这里停留或拍照的,但哨所对我很关照,允许我在这里溜达拍照。对岸静悄悄,朝鲜兵还没起床吧,昨晚那个走动的朝鲜军官也不见了。一會民工们起来了,他们陆续地到江边洗脸刷牙,我悄悄地问民工你们不害怕吗?不是说朝鲜兵和朝鲜边民经常过来骚扰吗?民工说咋不害怕,我们每次出去干活都有哨所的士兵跟随。

离开民工我就在周边林中自由活动。龙口山哨所依山面水而建,国防公路就在门前通过,公路前面是林地和林中的图们江,哨所后山有风力发电设备,白天哨所有1-2公里的安全辐射区域,到了夜晚可能就压缩到500米。我始终保持在安全区域内活动。就在我随意在林间穿行时,忽然发现一些低矮小灌木上结着许多蓝色果子,这不是蓝靛果吗!我在长白山南坡看见过一人多高的蓝靛果树,这里却只有一尺多高,我蹲下身子摘这些被霜打过的果子吃,这样的果子很甜,除了蓝靛果四周还有很多圆圆的蓝莓果,蓝莓是生长在地球上的最古老的水果之一,距今大约有13,000年历史了,蓝莓富含维生素D、钙、磷、铁,尤其含有抗癌元素硒,。蓝靛果也名声不菲,是熊瞎子最喜欢吃的果实,也叫黑瞎子果,蓝靛果富含糖类、有机酸、矿物质、维生素多种元素,具有滋补药要用功效。这个季节吃到野生果子不容易,我疯狂地摘果子吃,不一会舌头就是蓝色的了。

无意中发现一条通向江边的小路,小路被草虚掩着,但看出踩得很实,既然有路就一定有路的道理,我顺着小路向江边走去,来到江边眼前一亮,江对岸的岸边有一块空地,中间有个白色的横墙,墙上画着金日成和群眾的画,白墙前面是几个很高的柱子,我猜想这里也一定是金日成当年活动遗跡。看对岸也没人,拍了几张照片后就返回驻地。这是民工们已经陆续出去干活了,只有负责人的媳妇在家。她乐呵呵的给我端出了饭菜,并说:他们还留一个林蛙给你吃呢。

吃过饭后我告別了她,自行車骑行自行车继续前行。按照民工们的指点,到达广坪林场大约有16公里的路程。天气很早,我也不着急。不过在逐渐远离哨所后,那种担心又浮上来,路上仍然空荡蕩,林中还是静悄悄。我的右侧始终是哗哗流淌的江水,与其说江水不如说是条河流,江与河的概念不一样,定义图们江应该是指下游至入海口一段。那里江面宽阔。同样是边境河流,图们江与鸭绿江都是发源于长白山,都是中朝界河,但是不同的是,鸭绿江的源头在海拔2000多米上的苔原地带,往下他切出一个峡谷---鸭绿江峡谷,走出峡谷就是约60公里的8-9米宽的河床;图们江发源于海拔1300米附近的园池,一直在辽阔的山地顺地势向下流淌,只有在广坪以下才在一个很宽阔的河谷间流动。崇善以上地区由于河床浅,河道窄,很利于非法越境,我行走在缺乏天然屏障的图们江岸边可想而知心里的压力多大了。

经过漫长自行车骑行,大约上午十点我发现路边有人影在动,近前一看,原来是两个佩戴护林防火袖标的朝鲜族妇女。上前一打听,广坪果然就在前面。龙口山哨兵说到广坪7-8公里,民工说的18公里,我看大约有22公里。差距很大。幸亏昨天傍晚没听哨兵的话直奔过来,否则不但累个要命,还要被迫在林中露营。

广坪有几栋排列整齐的民房,东侧是行政管理区,设有邊防派出所、军事检查站和林场行政部门。这里有个岔路口,两条岔道都到达崇善镇,左边是民用道路,需要翻过海发1130米的罗山岭到達崇善镇;右边是沿江国防公路。我直奔国防公路而去,经过军事检查站门前时,忽然里面传来一声吆喝,接着就跑出几个全副武装的士兵。我赶紧站下,他们围过来,首先检查我的证件,然后询问我干什么来了。当他们知道要走这段边防路时,坚决不允许。他们说:第一这里不安全,你一个人更不安全,第二前方道路有塌方。这时一个级别高的军官慢慢走过来,他仔细看了我的证件后转换了语气,认真听了我沿江走的想法,他笑了笑对我说,一般我们不允许走这条线路的,今天就特批你走吧,军官强调说: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另一个小战士说:幸好是白天,要是夜晚绝对不会让你过去的。战士们的担心不是没有原因的。据掌握,几年来不仅崇善一地,沿鸭绿江、图们江中朝邊境多次发生朝鲜对我走私、贩毒、偷渡等犯罪行为,还有由朝鲜兵越境引发的恶性抢劫杀人案件,多次打死打伤中国边民和边防战士,我边防部队也抓获过非法越境的朝鲜警备队人员并缴获了枪支弹药。2006年1月16日驻守中朝边界的解放军湖南籍战士李亮,凌晨在追捕数名偷越国境持械抢劫的朝鲜军人时被朝鲜军人射杀了。

我谢过后,跨上车就跑,担心他们變卦。后来我在很多地图上都没有查到这条广坪至崇善的边防路线,只有在军用地图上才标示出来,难怪边防戰士禁止走国防线路了。这段国防线路依江而建,道路平缓,很少有大坡,民用道路要翻山过岭走盘山路,我要把这辆铁车和装备推上大岭非累坏了不可。

感觉这段江路与去年骑鸭绿江很相似,只是心情不一样了,今年比较有压力。人們回忆往事有两种态度,一是怀念过去,二是不堪回首。现在我的心情是怀念。

这段沿江路的确有危险,有多处塌方落石,一些路段幾乎被堵塞了;的确有来自朝鲜方面的危险。江对岸的朝鲜居民房子多起来,也看见三三两两的朝鲜兵,有一次一個朝鲜军人居然冲我大声喊叫,这种声音在寂静的河谷里异常的可怕,我不搭理他们,头也不回,加速向前骑去。在一个盘路下坡时,我忽然发现自行车自行车自行车自行车刹车没了,为了控制车速我赶紧用登山鞋与地面磨察,由于是下坡,减速效果不大,危险在增加,我迅速跳下车,惯性地推车跟着跑了十几步,自行车经过剧烈摆动终于停下了,万幸我没摔倒受伤。正是这次险情让我下决心卖掉自行车。经过近80公里山路的长途自行车骑行,自行车的性能越来越不好,继续下去會有更多的危险。我争取在崇善就把自行车卖掉,至于下步行程要视情况或者乘汽车,或者再买一辆性能好的自行车。

进入崇善镇,原先的兴奋消失了,本来我打算住在崇善镇里,可是镇内饭店寥寥无几,找个开业的都费劲,有两家也是烧烤店。此刻我非常想喝可乐,于是在一个冷清的小店里买了两瓶可乐,我看卖店老板挺和善,就想以80元的价格把自行车卖给她,经过一番讨价最后以60元成交。在二道白河150元买的自行车,原想卖80元,现在只好卖60元,够一小段路费了。镇上有一辆待发去和龙的客车,我决定离开崇善坐汽车去和龍。跟司机聊天时才知道,这一带正在施工修路路况很不好,自行车和汽车都难走。车长说,你明年再来就可以在水泥路面自行车骑行自行车了。

汽车在颠簸中逐渐远离了崇善镇,翻过几座大山后驶上了现代化的水泥路面。进入和龙已是傍晚时分,我在客运站附近一家已投入使用但未开业的宾馆住下。然后找饭店逛和龙夜市。和龙商场关门很晚,最让我奇怪的是,還有一条烧烤街,各种串的霓虹灯闪烁和烤肉的香味很诱惑人。逛商场时看见有韩国商品专柜,转来转去想买点什么。



10月3日

早上从和龙出发,经过延吉转车,于下午2点到达图们市。在火车站附近旅店住下后拿起相机直奔著名的图们江大桥去了。几经辗转来到了图们江边,这时的图们江已不是上游那条流经地表一条浅浅的河流了,而名副其实是一条宽阔奔涌的大江。图们口岸是我国对朝鲜的第二大陆路口岸,口岸对面是朝鲜南阳口岸。游人可以花20元钱走上图门大桥中界线我方一侧游览,体验一下临界朝鲜的那种感觉,这种感觉对于那些身居内地的人来说值得去体验,对于我经常在边境晃荡就无所谓了。这时候桥上一阵骚动,原来有一个连的中国新征入伍士兵列队走上了大橋,他们在大桥中界线转个弯就返回了,主要也是感受边境线,也许有人以后就要在这里站岗了。士兵刚下去不久,从朝鲜开来几辆加长大卡车,卡车缓缓驶过中界線,进入我国境内,卡车上满满地装载着铁锭,据说朝鲜一侧有个很大的铁矿。大桥附近有很多旅游商品小店,大多推销俄罗斯、朝鲜商品,咋看很是吸引人,进入商店后发现其实真正的外国货并不多,大多都是国内仿造品,所以说在这里不要听信他们说的,大部分都是假货。

图們市是个比较安静的边境城市,朝鲜族人很多,图们的夜晚没有和龙热闹,也许和龙比图们城市小的關系,城市小热闹点比较突出。图们也有串街,好像朝鲜族人很喜欢吃烧烤,前几年我在抚松和松江河一带遇见的"砸地摊"就是指晚餐后再去吃烧烤。独自一个人没有兴趣吃这吃那,逛一会儿后就回旅店休息了。

最讓我好奇的是在图们市中心商业街交汇处耸立一座白塔,仔细看原来是苏军纪念碑。苏军纪念碑在东北已形成一种文化,东北许多城市里都有苏军纪念碑,苏军纪念碑与中国的烈士纪念碑不同,中国烈士纪念碑千篇一律都是方柱形。而苏军纪念碑各有特色,根据战役,兵种和特定事件有针对性建立。长春苏军纪念碑是架飞机,哈尔滨是两个手举國徽的苏军战士,沈阳是辆苏军坦克,大连是个苏军戰士。图们这座苏军纪念碑比较简单,碑体白色,高10余米,碑座上镶嵌着的一块铜匾上面用俄文镌刻着:"光荣属于那些把日本侵略者驱逐出图们城战斗中,英勇奋战的红军战士,1945年8月17日"。



10月4日

今天计划到达本次行程的终点站珲春市,图们到珲春虽不通铁路但公路发达,有高速公路和一级公路,客运发车15分钟一辆。买票时偶然听说图们至珲春间的凉水镇有座被炸断的跨江大桥很值得一看,当时我以为是抗美援朝时美国飞机炸断的,既然交通方便又在去珲春的线路上就决定去探访那座"断桥"。

凉水镇依凉水村而来。凉水村历史悠久,可追溯到明朝永乐年。现在凉水镇行政区人口中68%是朝鲜族,基本上是清朝末期和解放前从朝鲜和韩国来的移民后裔。进入凉水村就看见很多朝鲜族人居住的稻草和泥土结构的房子,房顶用稻草覆盖,被绳子拢住,时间久了,稻草呈黑色,墙壁用泥土垒砌,外墙面粉刷成白色,远看就是鲜明的黑白色对比,与朝鲜族黑白服装很相似。一位小朋友还热情地打开房门让我看他家内设,一进门落地半尺,狭窄的地面有炉灶和朝鲜大锅,最醒目的就是与地面提高半尺的大炕,炕面按照东北传统先糊纸,再在纸上精细刷上清油,清油受热影响变成光亮的橙色。炕里面立着一个60年代的木质储藏柜,电视机摆在一边。这就是一个普通朝鲜族人家了。但是令我惊奇的是这家人居然不是朝鲜族也不是汉族,而是遥远的蒙古族人。他们远道投亲而来,买下了朝鲜族人的房子,按照朝鲜族人生活习惯生活着。蒙古族人怎么会来到这里?听说这一带还居住些蒙古族人。这个疑问也许从一段历史可以找到答案吧。距离图们市70多公里远磨盘村曾经是东夏国都城所在地。七百多年前东夏国遭到强大的蒙古军队进攻。虽顽强抵抗了19年,但最终还是以覆灭告终。胜利后的一些蒙古人認为,水草丰美,气候宜人的图们江区域比风寒干燥的大漠更加适合居住,于是一些蒙古人留了下来。

穿过凉水村寻找去江边断桥的道路,有一次去询问一个院子中的两个妇女,她们摇晃着手似乎表示不懂我的问话,我站立一会,有一辆手扶拖拉机开来,我大声向司机问路,司机面孔冷峻地摇头,似乎也表示听不懂我的话,我的第一反应是莫非他们是朝鲜偷渡来的边民?一般说土生土长的朝鲜族人都会听懂汉族人话,除非他们不愿意与我说话。

没问清路,不敢贸然前行,这时过来两个青年人,尽管满口朝鲜族口音,但是他们很热情地告诉我怎么樣去断桥的路线。我沿着他们指的方向走上了江边的国防公路,国防公路建在大堤上,沿江都是庄稼地,看朝鲜方面的庄稼长势也很好,那里很少有人活动,不像中国这边有人在收割。秋天的太阳很暖和,这里的纬度要比长春低,气温相对要高,我背负的大包时常招来农田里农民观看。

远远看见一座残缺的断桥横在江面上,這是座跨江公路桥,桥中心被炸断,桥体钢梁扎进水里,几座桥墩孤零零地伫立在江水中。在桥头一块破损的简介上得知,断桥并非美国人炸的,而是建桥人自己炸的。原来日本人为了把中国东北的资源通过朝鲜运回日本,在图们江上建了数座公路桥和铁路桥,凉水桥就是其中之一。1945年8月9日凌晨,苏联红军在长达5000多公里的战线上,从东、西、北三个方向对东北三省的日军发起了强大的攻擊。日军全线溃败,向朝鲜撤退,日军为了阻止苏联红军的追击,除保留了几座供日军撤退桥梁外,就将其余的炸斷。转眼半个世纪过去了,二战也已成为历史。断桥仿佛还停留在1945年。警示中国人不应该忘记那段历史。如今,凉水镇政府投资在断桥修建旅游设施,估计明年就要花钱上断桥了。断桥的确是个好景点,江对岸就是朝鲜的稳城郡,所以这座桥被称作:稳城大桥或稳城断桥。站在断桥上,扶栏东眺,可清晰看见朝鲜稳城郡城区及朝鲜著名的王在山革命事迹地纪念塔,王在山是朝鲜勞动党第一次党代表大会所在地,纪念意义重大。

离开断桥,我走上302国道搭车到达珲春。珲春是我仰慕已久的地方,这次旅行有很多谜底需要在这里揭开。珲春在清政府时期是一个重要的边陲小镇,此后一直冷寂落后,很长时间是军事禁区。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联合国经济组织开发计划署宣布:将筹集300亿美元用10到20年时间,在中国、朝鲜、俄罗斯交界的图们江三角洲约1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兴建一个多国技术合作开发区,形成全球物流中心,其规模将达到香港、鹿特丹或新加坡的水平。第二年中国国务院批准珲春为进一步对外开放的边境城市,同时批准设立琿春边境经济合作区。从此珲春名声大振,火了起来,全国各地深谋远虑和不明真相的投资人脑袋一热把钱就扔到了珲春,甚至也有国际资金投入。那些年珲春一直是吉林省对外宣傳的一个热点。但是不久人们发现其实这是一个泡沫。原来俄罗斯和朝鲜终于想明白了,所謂联合国开发其实最大的收益人不是俄罗斯也不是朝鲜而是中国,他们认为中国不仅获得经济利益还有潜在的战略意图在里面,两国达成默契就是不给中国日本海出海口。于是联合国的开发行动实际上就剩下中国人自己忽悠自己了。

但是近年来,珲春热似乎又开始升温。我用了三个小时游览珲春的主要街道、一些商场包括外贸交易场所,珲春把自己定位为"新兴边境开放城市"。从城市的商业活动可以可看出珲春就如同一个放大了的县级农贸市场。市内交通混乱,人流拥擠,櫛次鳞比的杂货铺,明显看出这是一个缺乏认真设计和规划的"新兴边境开放城市",远不如黑龙江省绥芬河市在对俄贸易上的认真态度。我在一个商场里面见到一排排挂白布门帘的小隔断,隔断面积只有几平米,但很神秘,经打听,原来这是专门对俄贸易的场所,只允许俄罗斯人进入,我尝试的问一位站在门口无所事事的女老板,是否允许我进去看看,女老板憨憨一笑说:进来吧。掀开门帘一看,原来小隔断四壁挂着服装,其服装除了低档货就是假货。我的消费水平并不高,但没有一件我看中的。女老板说俄罗斯人就喜欢这些东西。离开小隔断,纵眼看,走廊里冷冷清清,别说大鼻子连小鼻子影子也没有,可见如此销售破烂货的外貿市场有回头客吗?。珲春在城市建设上给人无序扩张的感觉,城市混乱,大兴土木,明显缺乏建设国际都市的远景规划,如此看要么地方政府追求政绩,要么对所谓的开发自己都缺乏信心。但是支撑这热火朝天的大摊子是什么?城市的基础产业和利润点在哪里?难道就是靠忽悠来的大筆大笔资金投入?倒是满街賣建材和室内装饰材料店铺很火,工地越多,这样的店铺也越多。有人乐观地把珲春比喻成中国的鸡嘴,似乎雄鸡一唱天下白了,但是如果出海口打不开,鸡嘴张不开,这里就是死角,就看不到香港、鹿特丹及新加坡的影子。我更感觉没有出海口的珲春就是一个大泡泡。而唯一给珲春带来人气和收益的倒是旅游。慕名一眼看三国的各地游人给这块土地带来不少生機。实话说,珲春是个好地方,濒临日本海气候宜人,这里有山有水有悠久的历史,还有吸引人的中俄、中朝国境线。

  

10月5日

今天去防川。一大早我就把房退了,并把装备寄存给前台。去防川一定要乘出租车,现在是"十?一"末期,去防川的包车价降到120元。为了降低成本我决定与别人合租车,我挨家宾馆和旅店寻找去防川的游人,几经周折找到一个南方人小S,我俩每人60元,这已经不错了。

去防川的途中,我犯了个低级错误,我一脱口就说小S是广东人或广西人,甚至还可能是福建人,小S冲我一笑,说:你真聪明。司机崇拜地问我:你咋听出来的呢?我得意地说,我走南闯北了,听出个口音还是小意思。后来在延吉火车站又遇见了小S,但他旁边多了两个女孩,其中一个女孩也让我猜他们是哪里人。我不假思索地说,广东、广西或者福建人。她们哧哧地笑了,不回我话,我莫名其妙起来。一会那女孩转向我认真地说:我们是上海人。啊?我一惊,仔细回味他們的口音,果然是江浙沪一带的口音,我在苏州生活过2年,听惯了吴侬方言。可我竟然胡说八道他们是广东人,咋想出来的。甚至还说是福建人,尽管天气凉,汗也流出来了?。

珲春到防川75公里的距离是在一条窄的地带进行,历史上就这么决定的,左边是俄罗斯,右边是中朝界河图们江,图们江宽阔浩瀚,头也不回直奔日本海而去,这一带中朝人口居住密集,珲春通往防川的路况很好,往来车辆很多,没有上游那样恐惧紧张,虽然也有朝鲜人非法越境事件,但大多发生在冬季江面封冻后。司机说他就拉过三个人,其中一男一女士朝鲜人,另一人是中国朝鲜族人。很多朝鲜人越境是无法忍受国内的贫困生活,一些年轻女子过来给中国农民当黑老婆,另一些则想通过中国去韩国。这几年边境管理加强了,那些黑老婆被遣送回朝鲜,但是仍有一部分人隐藏在中国边境朝鲜族聚居区内。我每次进出长白山地区都会遇见边防战士和警察检查过往人员身份证,现在很多地方使用便携电脑查验身份证,通过快速网上查询,很快确定身份证真假。回想当年,前苏联架设铁丝网,开松土带也是为了防止貧困的中国人逃过去。如今中国生活好了,中国人带着大笔的资金合法过境去投资,去工作,去旅游。

司机为了证明我们120元花得不冤,把车停在路边一个简易哨所前,司机说他跟这里的官兵熟悉,可以象征性的让我们过境进入俄罗斯。所谓的哨所只是两个依托铁丝网搭建的简易板房,板房没有军营那么干净整洁,几个年轻人虽然穿军装但是没有佩戴军衔,更没有全副武装。司机跟他们搭茬,看来那些人都认识司机。这里的铁丝网是中俄边境,铁丝网上有一道门,似乎白天这个门一直开着,进入这道门,理论上就进入了俄罗斯。我跨过门,看见有一小块菜地,菜地旁也有一个简易房子,估计也是中國人建的,菜地临近一个很大的泡子,泡子边搭建简易钓魚台子,我站在钓鱼台上拍了些照片就退回了,因为我发现有两个年轻人一直在看我。

很快我们就到达了防川。这里注定要发展成一个旅游观光景点,现在又在大兴土木,修缮望海楼、扩建停车场。旁边有一道铁丝网門,一条水泥路通过铁门延伸去,有2辆车进入铁门向水泥路尽头驶去,我们见无人看管,也跨进铁门顺着水泥路走去,水泥路左侧是三道铁丝网,里面是俄罗斯;右侧是林地斜坡,濒临图们江,大约走了15分钟,路的尽头是一个高高的瞭望塔,这里是中国东部边境的极点,那两辆车返回了,忽然一个战士跑过来问:谁让你们进来的?不知道这里不许进入吗?我赶紧套近乎说,我大老远从长春来就是想看看土字碑,要是方便就允许看一眼。战士往我们后面瞅瞅,见只有我们几个,主动说,我是农安人,都是老乡就看看吧。土字碑被封在铁丝网门内,别说看,普通人从15分钟外的铁门都进不来,天上掉下来个老乡真幸运。老乡不允许我们靠近土字碑,我们只能距离土字碑10几米远的地方观看。据资料说:土字碑高1.2米,宽0.45米,厚0.22米,正面刻有"土字碑"字样,"土"字在满语里是路止的意思。就是说清中央政权只能管辖到这里了。土字碑朝俄一面刻有俄文"T"字样。土字碑旁边还立着一个花里胡哨的俄罗斯的界碑。

说起土字碑我们一定要记住一个人,他就是清朝左副督御使吴大澂。吴大澂最重要的功绩就是1886年发现根据《中俄瑷珲条约》土字牌本应立于距图们江入海口20华里的地方,而当时却立在45华里地方(有两种说法,一是说被沙俄偷偷移到了45华里的沙草峰上;二是说负责立界碑的几个清兵由于喝醉了酒,把界碑抬到防川的洋馆坪之后,再也懒得往前走半步,土字牌就被立在了洋馆坪)。吴大澂带人经过仔细勘查,发现土字碑的确立错了地方,于是上报朝廷,同时向沙俄拒理力争,最后沙俄同意将土字碑向日本海方向移了15华里,就是现在的地方,此一移动为国家收回了百余里领土。

看完土字碑,我们返回登上了望海楼,以往见过一眼望三国的照片和照片中那座俄朝铁路大桥,今天身临其境感触很深,曾经这里都是中国领土,可是《中俄爱辉条约》《中俄北京条約》割去了我东北40多万平方公里土地,把我国与日本海通道挤到一个狭小的地域,尽管如此中国渔民还可以出日本海捕鱼。1938年7月,日本军队因张鼓峰战役被苏联远东军打败,苏军趁机在防川洋官坪一带将其控制区向前推进至图们江边,仅给我国留了一条通往防川的小道。日军又把防川一带划为禁区,强行把居民迁走,使这里变成无人区,同时在防川附近的图们江上立桩堵江,封锁图们江航道,从此,中国利用图们江航道的出海活动被迫中止。尽管历史上签订的条约是不平等的,但是现实继承了历史,俄朝两国怎么可能把这么重要的战略要地拱手退还给中国呢?

我觉得望海楼名字叫得非常准确,如今,我们也只能站在这里望一眼雾气茫茫的日本海,如果借用军用30倍望远镜可以穿透15公里异国领土看见日本海岸边的海浪,大海让我们内心充满希望和悲伤。曾经中国的领土被挤压到现在这个样子,唯一一条出海之路被切断,横在我们眼前的是一条横贯朝俄图们江铁路大桥。历史让我们在这里止步了,现实決不允许中国从这里出去,据说当年胡总书记到此眼望着日本海一言不发。我们还能说什么呢?转回头去,那是我沿图们江走来的路,那条路曲曲折折穿林越壑终于延伸到这里,这里是终点,终点是个静态的概念,经济发展即使从这里出不去也总会选择其他方向,人也不能走到这里就投江自尽吧,无论出行前的答案是否已经得出,太阳照样从日本海方向升起,依照自己的轨迹在西边落去,地球还在转,不见不散仅是人们聚合的一种情感,见了会怎样?散了又会怎样?适而止步,这是土字碑旁边的哨兵告戒我们的。有时候我们需要放弃,不得不放弃,那个开端也许已经隐涵了今天的坎坷。天蓝蓝,海蓝蓝,出海口在哪里?出路在哪里?

至此我已经把发源于长白山的三条河流都走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