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行车独行爬秦岭

bruceyangkunyu 收藏 0 7
导读:文章来源: 原文地址: 这个月上旬与同伴去青海湖游玩,四人中只我有骑自行车的爱好,所以青海湖虽是自行车骑行的黄金路线,但没有安排自行车骑行计划. 青海回京的卧铺票很难买,最后决定提起两天走,先到西安转转,坐飞机回.我因走的匆忙(卧铺票下午的自行车上午才拿到手),证件带的不齐,无法登机,只能火车归. 因缘际会,正因为此才有了租自行车爬秦岭之举. 周日(12日)下午送走同伴们,上网找租自行车的地方,在biketo上发现了其授权的西安驿站:龙卷风自行车俱乐部.傍晚时分找到了俱乐部,见到了经理蒋超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文章来源:骑行之家

原文地址:http://www.qixing365.com/thread-29041-1-1.html


这个月上旬与同伴去青海湖游玩,四人中只我有骑自行车的爱好,所以青海湖虽是自行车骑行的黄金路线,但没有安排自行车骑行计划.


青海回京的卧铺票很难买,最后决定提起两天走,先到西安转转,坐飞机回.我因走的匆忙(卧铺票下午的自行车上午才拿到手),证件带的不齐,无法登机,只能火车归.

因缘际会,正因为此才有了租自行车爬秦岭之举.


周日(12日)下午送走同伴们,上网找租自行车的地方,在biketo上发现了其授权的西安驿站:龙卷风自行车俱乐部.傍晚时分找到了俱乐部,见到了经理蒋超,租了辆带货架的ATX680.

本想就在周边骑两天,寻寻古迹,爬爬白鹿原.蒋经理推荐的经典路线是G210国道的沣峪口,往上可以爬到秦岭顶的分水岭.


晚上在旅馆看地图制定了个自行车骑行计划:市区到分水岭不到100km,到宁陕也就200,如果状态好,一天有可能赶到.第二天可西转佛坪上G108,视情况搭车回西安.

13日晨又去了趟西郊的俱乐部,存放些杂物,探寻有无同行者,未果.

早点+购必备物,再找到南郊的G210国道,已过9:30,路标显示到宁陕188KM.

沣峪口前大平路,较脏乱似京顺路,无甚景致,骑的很无聊,大晴天日照也越来越强.车上配的自行车自行车码表轮距不准,估摸着速度也就20-22.

过沣峪口环岛后才进山,坡较缓,路沿沣峪河而上,一路上农家院,这个潭那个瀑的景区很多,几乎1KM一个,虽说人生地不熟,但看来也没啥可担心的.风景也确实不错,就是有污染,河边随处可见"由此下河收费"的标志,廁所旁常有"住宿免费使用"的牌子,有些煞!

天挺热,骑在车上还感觉有点风,一停就冒汗,爬的不是很快.被晒得有些头痛就在此休息,勉强吃了碗凉皮.

关石往上坡度明显变陡,过了鸡窝子开始最后一段盘山路.据说这段很陡,但骑着反感觉比下面还轻松些,有如爬京西的妙峰山过了涧沟,金顶在望也就来了精神.

16:55终于到秦岭顶,有点中暑的迹象,躺在观景亭里歇了半个多小时,终于上来拨游客,赶快请人给照了像.

在被晒得头晕脑涨接近极限时終于到顶:


自行车独行爬秦岭






不久进宁陕县界到广货街,问路警得知到宁陕还要爬两座大山!建议我往前走50里到江口就不要走了,两座山坡度都不低于秦岭,再走路上能住的地方就少了.

将近19:00赶到了江口镇.虽天还很亮,但还是住下了.

第二天:江口-月河粱-旬阳坝-平河粱-宁陕-两河-大河坝


早7:30出发,决定搭车尽快赶到宁陕.

老乡说有8:00的班车,按指点的方向出了镇也未见车站或候车的人群,趁着天气还凉爽往前骑吧.路上再截车.


秦岭不愧为我国气候的一条重要分水岭.

岭南山青水绿,郁郁葱葱,晨雾环绕山间,风景很是清秀.

而民宅散落山间谷旁,屋顶均呈歇山状,昭示着雨水的丰沛.那褐檐白墙又有些江南民居的味道.

能看到如此美景也不虚此行了,慢骑饱赏,很是惬意.

前行到了月河粱下.上粱不久,见到班车,招手却不停,原来是辆中巴而车上已坐满了人.看来搭车是没希望了那就骑吧.


沿途问了几个老乡,说少的是30里说多的50到顶,不敢再问了.

心想坚持到宁陕一定要搭车去佛坪了,否则行程至少要三天了!


但因没吃早饭很没状态,坡度向上也越来越陡,急转弯很多.

又上爬约半小时,已開始张口喘粗气了,这时上来辆农机車,是沿途卖菜的一对夫妻,问了问,说还有15里到顶.

要求搭车,女的说车上都是菜,怕被压了,要10元.还价5元,女的不干,男的同意.





自行车独行爬秦岭


上面的山路都是很急的转弯坡也很陡,三马子喷着黑烟緩慢的爬了约10分钟,自己正在暗自庆幸搭上了车,月河粱顶却到了.


下车-拍照-整理-下山,见到里程桩一估算,搭车最多也就是3公里!骑上来虽要费把子力气,但20分钟内怎么也能骑到顶了,真后悔破了身!

貌似还把擦汗的毛巾落在车上了,下粱到了个小村还真追上菜车,一问毛巾果然在落在车上了被他们收了,谢过两位继续前行.


不久到了旬阳坝镇,肚子已开始抗议了(本计划是搭车到宁陕吃的),随便吃了碗面充饥,却探得不好的消息:

1.前面的平河粱虽没月河粱坡陡,但上粱路更长些,这段时间只有过路的中巴车,搭车的人很多,带自行车上去机会不大.

2.我计划的那条从宁陕的两河想西到佛坪的近路半月前被洪水冲毁了,路已断,过不去!

想要去佛坪只能走宁陕-石泉-西乡绕到洋县,一看地图,至少要多走150KM,我的天呀!


怎么办?原路回返,非我所愿.思考再三,干脆前行到宁陕再说,起码在县城里搭车方便!

主意已定,心也不急了,吃饱了歇足了,慢悠悠的上爬平河粱:







自行车独行爬秦岭


终于到了大河坝镇,正值黄昏,街上那叫一个脏乱!

或是因修高速或是因前面路断的缘故,外来人口暴增,旅店全住满了人,急的我差点住进"美发"屋!

沿着主街转了两圈才住下,10元还较干净,就是洗不了澡,去鎮上唯一一家淋浴房去冲洗,要5元水还是温的!


本日行程估计又是120KM左右,680车上的自行车自行车码表轮距不准,昨天从西安小寨-秦岭顶,才显示里程45.45,懒的调,一路只当时钟用了.

第三天:大河坝-三河口-帽(?)儿粱顶-G108-西岔河-佛坪-周至

昨晚询问一镇政府公务员得知确切路况:到佛坪的路被水毁约7KM,摩托车走不了,但人可勉强通过,如此走到G108约25-30KM,如走在建的高速路也可以,但要绕个圈远许多.


既然人能走,我和自行车也就没问题,大不了扛呗.决定走那条水毁路!

路见有人从对面而来,问询得知是从三河口过来的,放心了.肯定走的通了.

问这条河的名字,答曰子午河.煞是兴奋,联想此地已属汉中,难道我是在走古子午谷不成?

给北京发信,调侃说我或许能找到孔明北伐时遗留在此的木牛流马呢!

佛坪汽车站下午只有南去汉中的自行车,北上只有等过路车.拦了两辆但车上人挺多,看我带车都没停.

看来只能搭便车了.在县城里转了半天终于找到了一辆回周至的货车,讲好10元到山顶隧道口,就是车要过一小时才走,等吧.


佛坪上到秦岭隧道约35KM,与两位司机牛人天南海北的乱侃,最后他们竟说直接给我搭到周至不用加钱.

我开始还不乐意,心想我怎么也得骑着车好好看看G108沿线的秦岭风光呀,而且是下坡也不费力!

二位告知:路窄坡陡谷深,很不安全.且到了秦岭北还有个黑河粱要爬,我自己走天黑前到周至不大可能.

听从了他们的建议,自愿帮他们付了过隧道的5元钱.


真的感谢二位牛人,北下秦岭的路确是有些险,虽感觉没G210那边的坡陡,但下去的路紧贴黑河深谷,路又窄,两辆大货错车就几乎占满车了车道,自行车下溜肯定不能快放,且第一天刚自行车骑行时由于不适应租的自行车的制动(前后力不一致)摔了一跤,左臂不能太用力,自己溜真的不知要下到什么时候才能出山.

下山时遇到三天来唯一的两位自行车爱好者,正在上爬,祝二位好运!

出山到马召附近,司机到家了.等我快骑到周至,往西安发的自行车又没有了.赶到东关外的等车点,许久也没见一辆过路的班車.

天已近黄昏,看来怎么也赶不上今晚从西安回北京的火车了,索性就在此地再歇一宿吧.

16日早晨,吃过早点,在周至城里转了转,看了八檐(缘?)塔和城隍庙后,沿G108东行约70KM回到西安.


大平路但骑的颇不爽,沿途要穿的村镇太多了,且每个都热闹非凡,占路堵路严重:

唯一有趣的是过了涝镇,超了辆28车,随后他就在后面一直紧追.

不久我停车照相,他超过后速度就放慢了,等我再超越他,他又开始紧追僅相距2m以内.

哈,那就飙会儿吧!

提速,感觉已上了30多,如此骑了6km多,那老哥竟仍然紧追在后!我是有点气喘了,只好变前2后7的提高自行车自行车踏频坚持着,又几km过去了,他猛的超越了我,我赶紧追上一问,果不其然,乃是邮递员出身!刚聊几句,老哥一句走好就在路口拐弯了.

也好,如仍与他以30+的速度飙下去,估计我最多再坚持5KM就会P掉了.


路上遇到丰镐遗址,拐进去寻了半天,只见遥远处有土堆状物,拍照:


问过路的小朋友,那只是个砖厂而矣!在地表之上啥遗迹也没有.

中午回到了龙卷风俱乐部,蒋超帮我联系车票,但他的朋友只能买到明晚的,今天必须走.说好三天后到京,今天已是第四天了还在西安,家里已经很着急了,无论怎么样也要争取乘晚上的火车走.


龙卷风在西二环边的土門,离丝绸之路群雕像很近,下午顺便自行车骑行自行车去看了看,又向北去未央区转了转汉长安城遗址,还存在的地方都很分散,路也破,倒很适合自行车骑行自行车去看.





找到了未央宫,桂宫苑(据说是选妃子的地方,据说倭人爱来看),石渠阁等遗址,仅余土堆或地基而已.

又在当地人的指点下去找武则天出家的地方,颇费了一番周折才找到了感应寺小学,学生放假,只隔着栅栏门看到了一间仿古的小屋.问看门老人,老人说因破败严重,国家前年重新给翻修了.有點失望.

但老人说当年武氏与和尚(印象里是薛怀玉?)私通时和尚进寺的密道还存在,只不过现在被学校当作化粪池了,权作一笑吧!

旁晚还了自行车,赶到火车站,到京的各次车连站票都不卖了.

还好有趟20:43东去的空调直快还有硬座票,买到郑州.到了京广线车就多了.

约凌晨4:00到郑州,巧的很,有趟1.5小时后进站的临客还有硬座票到北京!

在车站网吧泡了一个多小时后上车,车是从遵义发出的临客,虽一路的晚点但是空调车,昏睡了一路,约17:00到西站,顺利得出奇!


感觉只要是自行车骑行自行车去游玩,旅途总是有好运气!


感谢西安龙卷风提供的自行车!感谢蒋超经理对路线的推荐!得以成行这趟自己计划外的自行车骑行,且是穿越了北方的一条重要气候分水岭从黄河流域到了长江流域,意外的收获,很是欣慰!


自行车独行爬秦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