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家西南行

文章来源:骑行之家

原文地址:http://www.qixing365.com/thread-28913-1-1.html

归家西南行

前言

在计划自行车骑行自行车出行近一年后的上个月,终于实现了我的愿望。因为原就打算一人上路,所以虽然在网上找到的那位同伴不幾日就放弃了,而我任毫不犹豫地上路了。其间的艰难困苦只有经历的人才能体会。庆幸的是自己战胜了那炎炎烈日,曲折险峻的山路,以及那许多烦闷、枯燥、孤独的日子。当然了,祖国壮丽的河山也是我坚持不懈的动力。我很自豪的是在二十三个日夜里,自己从来没有打过退堂鼓,有的就是不断地蹬我脚下的自行车。

我终于安全、顺利地到了家,我相信,这次行动能够帮助我更了解自己。我将我的日记整理了一下贴出来,希望与大家共勉。在这里,我要感谢关心、帮助我的老师、师兄和同学们(因为害怕家人担心,事先没有告知家人),正是他们的帮助、鼓励、意见和建议才使我的出行能够取得成功。

下面我将我的旅途日记奉献给大家。

8月2号 星期一 晴 33度

虽然导师与我在进行了近十余次的谈话,但未能达成一致意见。我决定不辞而别。就在昨天,导师却带来一个手机让我同他能很好地联系而让我很感动。也许这一生已注定了我会有许多不幸,需要我忍耐和容忍,若不通过这次锻炼来提高一下自己的毅力,我担心我的承受力回大大折扣的。

今天是开始自己"长征"的第一天。虽然说已准備了几天,但仍觉得走得匆忙:一是未擦防晒油,害得到晚间自己都觉得对不起自己的胳膊和膝盖以上的大腿;二是自己纳闷了半天,才知并没有装上胶卷,害得大叫白白浪费类许多表情,真觉得不好意思。

八点半左右离开北航,到近十点半才走出永定门,到中午一点才到河北廊坊。吃过中午饭(网上自行车骑行自行车那人说一大碗面外加三个鸡蛋,到时我才知道是最难吃的一碗面:几乎没有盐,一点油珠都没有,还号称是廊坊市的信得过饭店)。最后买了两听健力宝,加了点盐,似乎那才是下午行动的体力。下午在豆张庄过一点(未到杨村)转到104国道,中途有座桥坏了,只有约500米,去绕了一个村子,进入河道,最累的是翻河道的两个河堤,500米竟走了约半小时。当然了,如果绕道103国道的话可能更糟,因为那会走人天津城后才能到如今的这个静海县。在豆张庄买了个一元钱的瓜,和瓜农聊的时候,他们竟不知几十公里外的武清县。这也许是上一辈人的失望之处吧。

到近七点半在静海(大邱庄所在)的新华书店找到一间15元钱的房。和龙老师通了电话,去洗了个热水澡。在该旅馆吃了份八元的苦瓜肉丝,挺不错的。在路上自己似乎有些恍忽的感觉,自己竟已踏上了归途。似乎这不是真实的。晚上给家里打了个扯谎电话,但愿他们能够原谅我。

从去年一直计划的如今的行程已经开始,感到既激动又很普通。我想人的追求就在于追求的过程,而其结果也许并不重要,即使它能给人带来欣喜与成就感。这次旅行,是对我近半年来不锻煉的体能的检验,也是给我烦闷心理带来一点生活的乐趣。成天生活在几乎三点一線的环境里大概近二十年了,自己越来越感到事物的意义正在消失,生命的意义和价值也让我感到迷惑。总之,我相信这次行动是有价值的。今天的行程:学校-->永定门(20KM)-->静海(149+2KM)。很不错,明天起早一点,路上觉得自己体能不错,打算骑194km到德州,如果不行的话,到沧州和德州之间的泊头市也行。好了,洗漱完毕,休息。

8月3号 星期二 晴 34度

今天共行了173公里,也许是自己体能体现的一天。在泊头(好象泊头小枣挺有名的),一位卖汽水的小女孩问我为什么想骑那么远(我告诉她我要到郑州〕。我一下愣住了,似乎原有的所有想法都那么苍白。也许体验生活、长点见识兼而有之吧。也是在泊头,向一位老乡要了点开水,被热情接待,很是感动。

早上七点半左右从静海出发,在离开天津的唐官屯被守交界的交警盘问了一番。他们的态度都很好。中午就到了沧州,经泊头、东光,到吴桥的这个粮食局招待所住下已是夜间八点了。和龙老师和师兄们联系后,近九点,出去吃了17串羊肉串,每串五毛,挺好。

下午在经过那一片七彩棉花地时,觉得很美,所以就慢慢地边走边欣赏,而导致了如今八点过才住下的结果。明天计划到济南,由于同学已不在了,也许到山大住下,后天去泰山。

对了,昨天忘了盖邮戳,今天顺路(路边的邮局)一下就盖了四个,真好!

8月4号 星期三 晴见少云 33度

早晨从吴桥出发,出山东,经德州、陵县,临邑,过济南黄河大桥入济南市,行程23+122公里。

凌晨在吴桥听到抽水,以为是在下雨,于是安然入睡,终于可以休息一天了!醒来时才知道已是七点过。从吴桥出发不几公里就是山东界。和那几个边界交警合了几张影,感觉不错。后来就一直骑,很讨厌的就是今天刮北方,所以无论向东南、南,还是西南总是很吃力,直到下午近五点,谢天谢地,风总算停了!

中午和昨天一样没有吃饭,最后觉得撑不住了(我的大白兔奶糖忘了多放一点在外面〕,在路上碰到的唯一一间副食店买了一碗方便面,这也许是我一下午的能量所在。当然,早上还买了两个西红柿和一个玉米棒子。

明天准备去泰安,观賞完岱庙再上山观日落,后天观日出后下山到曲阜,到兖州或济寧休息。

今天最不舒服的就是最后包了这间房。大城市的人再也没有小城市的人热情。晚上去"工农兵"排骨店吃了盘排骨,味道挺好,相信营养也不错。

济南城的丘陵我是完全体会到了。黄河大桥的气勢挺大的,但黃河的气势就差多了。

8月5号 星期四 晴转少云

今天从济南出发,还以为是真的52公里(地图上标的),其实至少66公里,并且到泰安骑到岱庙还需近半小時。大约下午三点开始游岱庙,从山脚开始上山大约是五点左右。很遗憾的是没有看到日落,也没能够看到黄河(上到南天門已是近八点),这也许是我出门后坚持的上山、下山必须步行而致。但愿明天的天气好,让我能够看到日出。

虽说从济南出发挺早,但却不知道其路况竟是这样,一下是坡一下是坎,再加上点北风,累得人实在够呛。似乎比前几天一百多公里更累。

岱庙中的宋柏的确很有气势,李斯的那几个小篆我虽然不识,但绝对价值不菲。天祝庙的關于东岳大帝的壁画很壮观,不幸的是我在东面照了一张東岳大帝出巡的壮景,转到西,我才知道那儿是不准拍照的,真对不起!

从红门起,经一天门、中天门到南天门。大概是在一天门过后,碰到一个高三刚毕业的学生--崔海峰。小伙子挺不错,于是两人互相鼓励,一同步行上山。可惜我体力消耗得的确太多,寄车时匆忙間忘了多带點大白兔。两人气喘吁吁地爬到山顶 就只能看到夕阳的一点余晖了。

爬到山顶,原計划租件军大衣就不用住店了,后才知不行,于是同崔一起住了间我们砍到27元的店。中间只敢喝一碗榨菜肉丝汤,那碗汤的成本绝对一元钱左右,却要价18。在东峰碰到几个讲广东话的刚入本科的学生。有一位自称碧霞的女孩,自号泰山老母(碧霞元君〕,要保佑我们平安很是感激。可惜山雾太重,绝对不可能见到他们的面孔。由于他们决定在山上呆上一晚,而我们又没有那毅力(明天下山我还有路要骑),我和崔就去住了店。山上很安静,只有那夜風。天上星光点点,山下的泰安市是灯光点点,都很美。

今天最恼火的是在爬山途中,一个卖2元一根黄瓜的当地人,他有一根小指大的自来水管,一直冲着黄瓜,我们想洗一下脸,五毛一人,崔先洗,又用矿泉水瓶接了一点,那人说一块五。我们怎么说也是如此。他说他什么人都见过,我觉得他是没有见过钱的人。

8月6号 星期五 多云转晴

早上很遗憾地没有看到日出,等到近七点钟雾仍很浓,并且间或有点小雨。吃过早饭开始下山,竟走了近四个小时。中间去了玉皇顶、经石峪。经石峪的环境很不错,有水有林,人又少(很多怕累的人都坐车上下故不会经过经石峪),所以是个绝好的去处。特别是大岩石上的那一千多近一米大的金刚经,不由让人感到古人的智慧 和伟大。

大约在十二点进入一家快餐店吃了顿快餐。很干净,价格又绝对合理:三个菜、两碗八宝粥,外加一扎啤酒,才12元钱。可能太累又吃得太快,加上心情不好,自行车骑行自行车刚出泰安,就觉得不對劲,赶紧骑回,在路旁找了这间军队招待所住下。昏昏地睡到晚上,吃了点饭又昏睡过去。

很不幸的是自己将钱存在邮局,而山东只有济南市才入了网,(南方的省才基本都入网了)。思前想后,绝对不能走回头路,那只有到河南了。顿时我觉得我的经费很紧张。必须尽快赶到郑州或开封(但愿开封也可以)。这也是我在吃了午饭后心情很不好的原因。甚至害得我连盖邮戳都懒得去了。

但愿明天自己身体会好!

8月7号 星期六 晴转多云

很庆幸的是早上起来感觉良好,上路后也没有不适的感觉。今天基本完成了任务。从泰安出发过曲阜,到济宁,再向荷泽前进。住在济宁、荷泽之间的巨野县粮食局招待所,行程为150公里。

今天在路上买了个瓜,很难吃。晚上住店又买了一个就好多了。晚上出去吃了碗拉面,又买了两个煎饼,都还可以。只是这儿太吵、太热了。

看天气预报,明天郑州有雨,但愿在路上别遇到就好了。看卫星云图的趋势,以后遇上雨是必然的了。其实雨倒不怕,就怕刮风。我想,上坡和刮风是自行车骑行自行车的两大敌人。这我今天深有体会。

今天路过曲阜时未能去孔府、孔庙和孔林看看,很是遗憾(这就是钱的作用了)。但曲阜的路修得格外漂亮,又加上已是平原,早晨太陽出来又迟,骑在那儿,感觉很轻松。途经孔府家酒厂,其规模还很不错,很觉得不解的是那儿挂著"山东省保护企业",既然是企业,何来保护,何况该酒厂沾了那么多孔子的光。

明天计划到开封,或兰考。

8月8号 星期日 晴转少云

今天从山東巨野出发,途经荷泽、兰考,到达开封。行程200公里,真棒!可能也只有今天能行这么远了。以后的路再也没有全是平原的了。

今天最奢华的是住了这间50元的房。河南大学招待所只提供4、3、2人间房,而今天只有两人间才能洗澡。故忍痛住下。条件当然好多了。当然了,我一定也会休息得更好。

晚上吃了两碗八宝粥,一碗米粉,外加八串羊肉串。感觉挺不错。睡觉前看了世界杯乒乓球锦标赛,很棒!

明天计划到新密市。

8月9号 星期一 晴转多云

今天早晨赶早去了铁塔。应该说该塔是开封最重要的标志之一。塔高十三层,花了三元钱爬了上去,感觉和泰山十八盘差不多。塔內很狭窄,仅容一人通过,当爬到顶,透过那小小的开得很低窗我实在是难以找到开封美景。爬上再下来,是挺累的。由于在开封没有取到钱,决定不去相国寺(那里好象只有一个整木雕的千手观音漂亮,肯定不准照相)。

中午过就到了郑州,吃了一碗可口的羊肉烩面后(可能是餓的缘故〕,我将钱全部取出来。到农行、工商行、交通银行去办卡,通通不行,只有不了了之。由于这一耽误,近五点才从郑州出发去新密市,一出郑州城,才知到新密的路很可能象入川的路,比济南到泰安的路还差,路总是成波浪形的,一个波浪一公里,近半公里需要 步行,所以到七点半才到新密市。洗澡、吃饭、洗衣后已是十点过了。听那位卖开封米线的师傅说,登封县大约35公里。对了,这里的油炸羊肉串两块钱一个,特别大,连我都只能吃掉三个。

今天在开封出来后的中牟附近,看到官渡之战的古战场遗址。但却要向北骑一公里,后来考虑了一下,没有前去。

8月10号 星期二 晴

今天基本完成了任务。早晨从新密市出发到登封,中午开始游嵩山:去了嵩山书院、大法王寺,嵩岳寺塔、爬上少室山,最后去了少林寺,晚上七点过返回登封城。

登封城的确是个卫生城市,且消费不高,给人的感觉就是宁静和舒适。我住在老干部局招待所,走过一条街就能看到一条街的小吃,虽也是摆摊,却比看到的任何一个城市规整。街道很干净,大家也很珍惜。吃了碗沙锅面,才3.5元,又吃了十串羊肉串,感觉爽歪歪。唯一遗憾的是没有洗成热水澡。

去书院很顺利,公交车将唯一的乘客--我拉到书院。两棵将军柏给书院平添了几分古朴的气氛。后被两位三轮师傅游说去了大法王寺和嵩岳寺塔。法王寺很壮观,绝对可以同少林寺相媲美。并且目前还不收门票,寺院严格按照佛教来修的三重宝殿。我叩了六个头,三个给释迦,三個给地王。保佑我的父母都健康,家人平安,也愿能够平安、幸福。后被骗去10元钱,偷着去了嵩岳寺塔(好象是中国最古老的塔),偷拍了两张照片,赶紧溜掉(门票10元)。后經不起誘惑爬上了少室山顶,虽只有1400多米,却也花了我两个多小时的时间。感觉少室山有待开发。到泰山时虽认为那些古人乱写乱划似有些不该,但那些古人一定没有料到他们对未来的旅游業贡献不小,少室山的那些所谓手迹就少多了。我似乎只看到一处李白的诗。因为要征服三岳就必须爬到最高峰,到顶有一个女娲庙,拍了张照还被训了一顿,很是可笑。下得山来,直奔少林寺,正如网上那位同学所言:盛名之下,甘愿被宰。40元的门票,其中包括没有开门的一个电影院。少林寺的大雄宝殿还有点气勢,塔林中的人很多。少林寺的二祖立雪较之程门立雪更有过人之处,故特与此照了张相,以鼓勵我的斗志和毅力。

嵩山的老乡也很热心,至少我遇到的那位就不错。我还特地给他照了张相。明天计划到洛阳,但愿可以。

8月11号 星期三 晴

早上从登封出发,经龙门、关林到洛阳,冯君已在家等候多时了。

虽然只有上百公里的行程。由于山路占一半以上,并且有点风,因而到下午一點过才到达龙门石窟,两山夹着伊河,而就在西面山壁上,雕刻着中国四大石窟之一的龙门石窟。感觉石窟的文化气氛挺不错,很壮观、美丽。特别是在莲花洞,使我第一次真正看到体态娥娜飘飘的飞天,很美,可惜只能看到两个。保存得最完整的我看要算卢那舍佛了,他气势很雄伟,特别是他旁边的四金剛,肌肉衣纹清晰可见,对他我不禁赞叹不已,谁说中国古代没有研究过人体的肌肉和体态?當然了,林老先生说的绝大部分都是靠衣纹来衬托也是无可非议的。想想看,经历了一千多年的风吹雨打,而能够保存得如此完整,很是佩服。观赏完石窟,继续北行,下午四点左右到达关林,其内很宁静。东西厢房内的中国古代的墓碑和石刻,都很漂亮。

晚上,冯君作东,去吃了开封第一楼的水煎包。晚上看了一会儿电视,李克龙。其间的有个情节是李安排要同一个卧底联系,而为了间接联系需安排另一人,而另一人还在别处,因而要找一个借口将其调回,为安排调回又需一系列的事。看来世上要完成任何事都需不厌其烦,我这次的行动又何尝不是这样。唯一遗憾之处是河南的门票都很贵,又不卖半票,还只卖通票。

8月12号 星期四 晴

清晨从洛阳出发,经新安、义马、渑池,到达三门峡市,入山西到平陆,行程共130公里。几乎近九成路是山路。往往要走上一、两公里到坡顶时再朝下冲出两公里,挺累。大概秦岭也是这样的吧。

黄昏到三门峡黄河大桥平生看到了最壮丽的日落--黄河落日圆。只有身临其境才能体 会到大自然的绚丽、醉人、可爱之处。晚上住在平陆宾馆,价格还可以。只是虽然该县城距离三门峽只三、四公里,但它位于另外一座山头,必须先冲到一个山沟底再推车到山顶,够累的。因而住下时天也完全黑了。

目前看到的最豪华的县城肯定要算离开洛阳的新安縣了。该县城各政府机关肯定协商的比较好,他们将基本上所有机关办公楼修在一个销平了顶的小山坡上。整个建筑风格严谨而不失气派:中间是县人民代表大会堂,两边是县委、党委,再两边是法院、检察院,后面是公安局、工商局之类。每个单位一栋大楼,肯定花了不少的民脂民膏。

晚上吃了一份明炉--小鸡蘑菇,味道不错,才15块钱。

对了,我隔壁住着父子两,也是自行车骑行自行车出来的,他们是从河南开始的。我跟他们搭话时,他们不冷不熱,可能是我未能介绍好自己吧。我不知到他们出来的目的是否同我一样。

明天打算过风陵渡黄河大桥到潼关。

8月13号 星期五 晴

也許是自己为了看风陵渡黄河大橋而选的路有问题,从平陆出發到风陵渡,从地图上来看绝对比从三门峡到潼關要近许多,可实际的距离却是差不多。后来才知道原来是盘山公路太多的缘故。黄土高原真有意思,上下都很陡,差不多是30度的路,可一到顶,绝对很平,简直就同华北平原一模一样。但它的单位还是太小了,上下差不多有一、两公里,而顶上也只有四、五公里。还是很累人的。

很顺利的在五点左右到达风陵渡黄河大桥。可惜太阳还老高老高,故只有照了张波光如镜的日照黄河。很不幸的是从风陵渡到潼关还有九公里,这九公里基本上是步行,又加上正在修路,全是小石子,一颠一颠的。到达县城天已全黑了,九公里的路竟然走了两个多小时,真是一大不幸。后来住进了宾馆,累得连泡的衣服都忘了洗。

今天还有一大遺憾是从平陆开始到风陵渡,路的两旁是苹果园,看着一个个诱人的苹果,饥肠辘辘的我真想偷两个来解解渴。很奇怪的是一百二十公里的路上竟没有一个在卖苹果,有的就仅是在那儿收苹果,想跟他們退几个,怎么说都不肯,很是气人。

明天到华山。

8月14号 星期六 晴

早晨起得比较晚,走了近一个小时翻过了人們常常说的那座潼关。后在中午就顺利到达华阴市,在民政招待所住下,吃过午饭买了上山的必备品后就开始睡觉。一直睡到晚上近十一点钟,在一四川老乡的小饭店吃过饭后,打了个摩的直奔华山。在途经华山的路上我才知道自己似乎又有一考虑不周之处。因为这里的招待所特别的多,听師傅说还比较便宜,要是住在这,就可以省去我从华阴出发的近一小时的自行车路了。

十一点半左右从玉泉院(单收门票)出发入华山,在路上遇到两位西安的学生,为安全起见,结伴而行。听说只有八公里的山路,走到后来觉得那距离似乎是垂直距离。过了回心石,山路突然变陡,千尺幢、百尺峡、老君犁沟、擦耳崖、上天梯、苍龙岭,一直感觉自己很多时候都是在垂直上升。在千尺幢才真正体会到为什么人们需要晚上上山:山道狭窄,只容一人上下,白天在下山的人的堵塞下,肯定是不容易上山的。一直到金锁关,山路才肯缓和一下。在苍龙岭就和先前遇到的学生走散了,独自一人,看到金锁关上那些永结同心的金锁,不禁很是怅然,从山下艰苦地爬到这里,同心爱的人稍息一下,锁上两把锁,那感觉肯定不错,我不禁很嫉妒哪些互相安慰的一对对。到了金锁关,离观日出的东峰已不远了,于是悠闲地边走边独自品位夜色中的华山。夜风很大, 并且才近三点,很多上山的游客已经开始打算休息了(据说这里的山风还不是很大),事实上,如果不拿手电的话,肯定会踩到躺在路边上的那些游客。回头看时,下面爬山的人流的手电构成了夜间华山独特的风景,特别那苍龙岭上的人流,构成了一条夜色中真正的苍龙,很是美丽。天很晴朗,银河都可清晰可見。

由于第二天打算观赏那心目中壮丽的日出,肯定需要一个很好的位子,故打算露宿东峰。上得观日台来,上面已有了幾堆人。先是靠了一棵树躺下,后觉得位子不佳(树在靠中的位子),就移到悬崖边,找了个石缝躺下。周围的人都是军大衣裹身,而我还是短裤、短袖,好在包里還有几张报纸,的确保暖!

在开始的几公里山路上,总能听见涓涓的山泉,很是轻快。山都需要有水来衬托,看看北京的山,爬一次就会知道下一次更没意思。

8月15号 星期日 晴

多亏了昨天(其实是今天)將躺的位子移到了这石缝里(绝对是最好的几个位子之一),也就迷糊了一会儿,就被乱哄哄的人群吵醒,原来东峰的这个观日台上全是人了,山风仍就很大,间或还有一点山雾朦胧的華山这时也开始显露她的容姿。人越来越多,躺下的我不得不坐起来,不然我前面就会坐人了。听不耐烦的我边上号称自己是旅游大家的人的牢骚,太阳应该在五点四十出来。可惜那时天上只有一带渲染过的彩雾。又过了几分钟,那几个人不耐烦地走了。其实这时我已被华山壮丽的景观深深感动了,因为坐在悬崖边的缘故,故可以完全体会到在地质学的眼光中所谓的华山是一块石头的深刻内涵,"无限风光在险境"的说法只有身临其境才能真正体会。山风仍很大,没有了报纸的保温,我真希望太阳快点出来给我加点温。六点过五分,英雄终于肯露面了:先只是羞涩的一点,后就越来越大胆,当她完全展示给东峰上翘首期盼的 这群生灵时,安静的大家全都骚动起来,"美,的确太美了!简直同在三门峡黄河大桥上看到的一样的美",我这个大老爷们也只能用我能想象到的最美的词汇来表示我对她的崇拜。

在东峰上感受了太阳的温暖后,下峰就是云梯,95度的形状,很多人困在中间,因为有昨天上去看日出的人想下来,而下面的人想上去,看着混亂的场面,走为上策。绕到真正的东峰,看到一个四周绝壁的亭子,太美了,后来才知道那是陈抟和赵匡胤下棋之处,通过鹞子翻身到达。鹞子翻身较昨天走过的肯定險多了,可能有点攀岩的意思:手拉着钢链,脚踩着岩石上的脚窝,但感觉还比较安全。有一个中年妇女想下去,家人不让,最后是家人在她腰上捆了一根保险繩,后觉得他们那不是很必要。在下棋亭,认识了两个西安的小伙,后认为比较值得。其中有个曾来过,跟着他,我们走近路经中峰到了南峰,中间去了长空栈道。天下最险之山的最险当然有过人之处,扶着铁链,踩在两根一阵山风好象都能吹走的木板上,下面就是万丈深渊,心旷神怡是绝对不能完全概括的。我真正体会到完全轻松后自己与这鬼斧神工的景象融合的快乐与幸福,后来去了西峰,虽是传说,但劈山救母的沉香却仍令我很感动。

归途中顺便去了北峰,在虽低了近一千米,可那百看不厌的风景仍是那么的迷人。在网上的朋友说夜间是由于看不见路险而不觉得,白天下山时就会腿肚战栗。但有了长空栈道的锻炼,自我觉得绝无此感。一路小跑下得山来,已是下午两点,以为躺一會就起來吃晚饭,可醒来才知道已是夜間十點半,匆忙出去吃了点东西,又再躺下。感觉华山近一天绝对比近两百公里路要累得多。

明天计划到西安。

8月16号 星期一 晴

从华阴出发,经临潼,参观了秦始皇兵马俑,经灞桥入西安,最后住在西北大学招待所,行程大概150公里。

一出华阴市,路由于翻越丘陵的缘故并不是想象中的平地,间或的一点坡也害得我出了几身臭汗。经渭南市,下午两点左右到达骊山,将车寄在一个部队的大门,开始我向望已久的秦俑之行。乘1路车折腾了几下到达秦俑博物馆。一入馆,顿时被那庞大、威严的阵势深深震撼了。一号坑是按秦皇生前的左、中、右、前、后五只部队排列,秦俑整齐、肃穆,给人一种气吞山河的氣概。秦俑是黄土烧制,原坑用棚很好地隔绝了风、水的质础坑的后半部分,零落地有很多秦俑的残肢,我想那一定是挖掘时不小心所至。这也是考古学家的难决之处吧:不挖吧,不能将久远的文化介绍给世人;挖吧,肯定会毁坏许多可能是完好的东西。二号坑和三号坑的气势就小多了。在二号坑的展示厅,仔细看了秦俑的结构,感觉还比较粗糙,我这似乎是吹毛求疵了。

近六点,入灞桥到达西安市,先就听说了西安大、小皮院的小吃有名,故直奔而去,全是回民居住区,转了半天,天快黑时,还没能找到一间招待所,于是出城,奔离得最近的西北大學。匆匆洗漱后,自行车骑行自行车入城吃小吃,一碗沙锅米线、几串羊肉串、一碗甜稀饭、一碗涝糟鸡蛋,撑得肚皮圆圆满身是汉回到住处。

今天不如意的是在到兵马俑的路上,在1路车上被一人提前一站骗下,去了秦始皇什么馆。被一个看似善良、口蜜腹剑的所谓免费导游骗上了一個面的。在路上得知我的情况,小伙子司机很友好,将我免费带到了我想去的地方,很是感激。

8月17号 星期二 晴

今天在西安呆了一天,一是为了小吃,二是西安还有很多地方没去,三是就要开始最艰苦的旅程了,需要休息一下。

懒洋洋的起床后,自行车騎行自行车入城,吃了一碗泡麻花,一元钱的糯米糕和一碗粥就开始找寻隐藏在城中的清真大寺,转过几条小巷,终于到了安静、肃穆的穆斯林朝圣之处。该寺在国内是除去新疆清真大寺外最具规模的,故需先一睹为快。游客很少,只碰到几个只能以hello打招呼的。该寺修建得很雅致而不失气派。共分五进,木牌坊、省心楼、凤凰(phoenix)(phoenix)亭、石牌坊,最后是可容4000圣子同时朝圣的大厅。整座建筑有一种独特的风韵和魅力。

出清真大寺,奔西安历史博物馆。该馆是中国第一座现代化博物馆,也是我参观的最有特色的博物馆。该馆将西安的文化、历史按照时间顺序一一呈现给游人。从半坡文化,西周到秦、汉,再经过一系列的过渡到中国文化的极顶--唐,在宋元明清,关中这块富饶的土地当然也有其特色之处。展示的几乎都是出土的真品,说明也特别清楚,中英文对照,很明白。

出历史博物馆,就到了西安的象征--大雁塔。我想,也许正是因为它是西安的象征的缘故,而对它还有一点景仰。事实上,我觉得它较开封铁塔气势都要差一些,可惜铁塔没有一个唐僧来住一住!

出大雁塔,去了一家看似老字号的葫芦头泡馍馆,也许是饿了的缘故,感觉很好吃。下午四点又回到住处,累得躺下就迷糊了。晚上醒来,去贾三家去吃了两笼灌汤包,绝对和开封第一楼的灌汤包不相上下。

吃玩了一天,感觉也很累。明天计划去周至,后天就要翻秦岭了。

8月18号 星期三 晴

早上早起去了城墙,感觉很壮觀,城墙顶上都是十多米宽,想想看,有现代化工具的今人看来都是浩大的工程而古人可都是靠肩和手。在墙上迎着煦煦的暖风,感觉很不错。喏大的城墙只有我一人,就象去嵩山书院一样,自己感到很豪华。特别让我感到西安具有文化氣氛的是:当我漫步在城墙顶上时,飘来几丝器乐声。凑近墙垛 一看,原来是城墙下有一堆人,其中有几个会乐器的,有手风琴、口琴、二胡、沙锤,音乐一响,一个中年或稍微上点年紀的妇女就开始唱起来,也许是秦腔吧,旁边就围了许多座在小板凳上上了點年纪的人,当然也有如我一样的年轻人。我深深被这民乐吸引住了。常常在乐器节奏加快,唱的人高昂激动时,旁观的人似乎有了共鸣,纷纷叫起好来。我真正感受到了一种中原文化的氛围。

后来去吃了一碗豆腐脑、一碗油茶、一个烧饼、一碗涼皮,就兴冲冲地直奔碑林。从南大门还是吵嚷嚷的都市气氛,一拐弯,进入到碑林的一条小街,气氛顿时一变。这条街几乎全是卖书画和文房四宝的,碑林給人一种先声夺人的气韵。进入碑林,真正让人感受到古代书法艺术给人带来的美感。碑林一共有七个展厅,前四个是最具有特色。第一个厅是十三经;第二个厅是唐以前的碑刻,如记载景教的传入历史;第三个展厅陈列的全是绝活:如多宝塔、玄秘塔之类,以及张旭、怀素等的仅有的手迹;第四个展厅是北宋及以后的作品,碑林中的人就在那儿现拓现卖,价格也是有点高,刚拓下的一幅至少要一百五。生财的确有道!其余几个展厅名气就小多了。碑林 中的西厢房中还很漂亮的是历代石刻。

出碑林朝北,就到了老孙家,买了两個馍,细细掰开,等了半響才有人将它端进去。感覺一般,似乎还没有大雁塔旁的那家葫芦头泡馍味道鲜,也许是我早上吃的太多的缘故吧。老孙家的楼修得比较漂亮,里面挂满了所谓的名人來吃同 他们的合影。总的印象是味道不如名气诱人。

后来退房时,那个固执的蛮不讲理的小姐坚决要多收我15元钱,因为我退房时已经超过12点,但她为何不想想我前天是六点过才来住的房,为何不半价,热水澡也从来没有洗过。我心里骂骂咧咧地离开了西安,直奔75公里外的周至。到周至的路虽然是平的,但有风,并且出城不远就开始修路,我感觉最心疼的还是我的自行车。

早早到了周至在镇东饭店住下,这里的服務小姐的态度真好,可惜吃的不舒服。

明天计划翻越秦岭到佛坪。

8月19号 星期四 小雨,阴转晴

今天最大的胜利是翻越了秦岭!

早上吃了两个馍夹粉蒸肉,味道还可以。一过周至的马召就是山了。在入山前,想到最近今天都要在山间度过,真的是有点发怵。特别令人无奈的是离開周至31公里处塌方了,我只有在那儿等了两个半小時。下午一点过才又开始上路,要知道,今天最艰巨的任务是在后面的秦岭,那是在93公里处(秦岭顶)。于是狂奔向秦岭,也是因为塌方的缘故,路上的自行车辆很少。可惜在70公里过一点就只有步行了。全是上坡路,一直走到七点半左右才到山顶。恰好有一对夫妻在那儿玩,于是顺利地请他们帮我照了张相,不然又只有照我的自行车了。然后朝40公里外的佛坪冲去。在冲下秦岭,距离佛坪18公里的龙草坪(乡)听了一位长者的话,在周至县林業局在该乡的林业站住下。因为这时天已经全黑了。十块钱的房间,里面什么都没有,更不要说要洗澡了,蚊子特别的多。今天开销才20多一点。

虽然早听说秦岭的可怕,今天一试,也不过如此。说实在的,开始的几十公里路由于全在山脚下绕,所以并不见得多累。骑人群山中,感觉很清爽。秦岭的顶上气温很低,冲下山后把我的手几乎都冻僵了。山中的风景很美。

明天计划到漢中。

8月20号 星期五 阴转晴

今天早起行至18公里处的佛坪,吃了两碗小吃,一碗连渣豆腐,一碗蒸面皮。带了两個烧饼开始了今天剩下的160公里行程,其中还有一个当地人称为小秦岭的山。出佛坪大概20公里就只有步行了,多亏了小秦岭上的那个穿山隧道,节約了我至少一个小时。后来的山路有上有下,行至离洋县20来公里处就是汉中平原了。汉中平原不是很宽,自行车骑行自行车在中间可以明显感觉得到,因为左右都可以看到远处的山。行驶在略带一点坡的平整公路上,很有一种在川内自行车骑行自行车的感觉,何况他们说的已是近似的川话。六点半左右到达汉中,在新闻中心招待所住下,只20块钱,条件绝对舒服,是我住过的价格性能比最高的招待所。小姐们特别热心,借给我衣架还介绍我到一品小吃店去吃晚饭,使我心情特别舒畅。在小吃店吃了一碗粉蒸肉、一小碗鸡肉,还吃了一碗醋汤面,那汤我都喝了,味道和家中调的几乎一模一样。

今天终于买到了大白兔糖。在北京买的快要吃完了。明天几乎到宁强,130公里左右。就要入大巴山了!

8月21号 星期六 晴见多云

早晨从汉中出发,经勉县,翻了我认为的第三道秦岭,进入宁强县才五点半过一点,比较利害。早上七点半起床,吃了早点,沿头天看的路线奔15公里外的褒河,盖了汉中的邮戳。褒河到勉县开始的路不宽,感觉較危险,好在过往行人多,所以车也不敢开得太快,到勉县才11点左右,继续前行,到两点左右碰到我认为的第三道秦岭,大约走了六、七公里极陡的山路才到山顶,热坏了,多亏了昨天的一斤糖,增加了我一些热量。到宁强县碰到一位好心的大叔,西北农大毕业的,如今内退开了饭店,吃了两碗米饭,一份回锅肉,一份青菜,早早在隔壁的招待所住下。招待所中的设备一般,但同昨天的相比,还是偏高一点。

明天计划早起,先到广元,再到剑阁,大约是180公里,可能有很大一部分是山路。

8月22号 星期日 晴

今天也比较顺利地完成了近190公里的计划距离,虽然是有些危险(因为不得已走了一个多小时的夜路),到达剑阁已是夜间九点多。洗漱完毕,吃过晚饭,上床睡觉时已临近子夜,累坏了。

早上六點过一点就起床,乘着晨雾开始了今天的归途。从宁強县到七盘关好象只有四十来公里,但由于修路(在陕西境内只要自行车骑行自行车,每天都会碰到一段在修路!!),走到近十点才到七盘关。要到七盘关的几十里路是完全在半山腰,既不像秦岭那一段路在山脚,又不是在翻山,只是悬在半山腰上,还是很危险的。到七盘关就开始 了今天最爽的似乎,七盘关到广元全是高速公路,是让自行车都上的那种高速公路。六十来公路的路就没有推几次车,车闸绝对可以不用,那感觉似乎不是航行在山中,由于是高速公路,故很多山都是隧道帮助。途经的一个地名是朝天区朝天乡朝天村,感觉比较累赘,为何它不干脆命名为朝天的三次方得了。将到广元的,经过千佛崖,感觉很美,同龙门石窟几乎没有什么区别,而这里的門票只要五块钱。只在路边照了两张照就过去了。

广元到剑阁的路就没有先前的如意了,推车走的时候明显增多,山路也变得越来越险,要到剑门时路变到最险。过剑门关,首先过的是鬼门关,其次才是剑门关。两者的地形基本一致:两道山崖,中间一道门。其险也难怪,因为如今仅余的一点蜀道就是在剑门。走到剑门关时,已经是近六点了,无暇下來吃一碗剑门豆腐,就继续 前行。到汉阳时天就黑了,幸运的是明天是七月半,今晚的天气在四川中算是出奇的晴朗,故路一直可辨,快到劍阁时,一辆汽车的自行自行自行车灯照到一块路牌,上面写的司机注意车闸,下面七公里都是下坡。我跟在一辆吊车后门,很安全的下到了剑阁。

晚上胃口出奇的好,饭店师傅以为我是跑生意的,也不很吃惊。

明天就是最困难的一天,去76公里外的梓桐。

8月23号 星期一 晴

今天是我体会最深的一天,雖然才76公里的行程,但大概近一变的路需要推着车,并且路的坡度绝对能赶上潼关,所以下午五点半才到梓桐。因为在前天遇到那位好心的大叔后就对今天的路有了充分的准备。事实上有过之而无不及。刚刚爬上了心中认为的最高峰,才认为总算可以歇一会儿了,可山路一转,原来前面还有一座更高的山。四川的路我认为修得最不成功之处就是这种真正的一道一道地翻山,为何不像入秦岭一样在山脚下绕山就行?走到武连,行程将近一半,在双桥歇息,觉得该补充一下热量和营养。在一间颇干净的饭店吃了一斤麻辣味的大蒜鲢鱼,味道肯定正宗。如果又是四川开始的这种吃法,我相信就会象酸菜鱼一样全国流行的。

休息后开始下午的行程,下午相对轻松一些。在路旁摘了些花椒,不时闻闻,真的不错。梓桐是属于长江上游综合治理范围,故植的树很多,景色也很美。在五点冲下最后一座山,终于到了梓桐。最不如意(也许是自我第一次真正客观评價自己能力)的是还以为可以当天骑到52公里的绵阳,等骑出七公里遇到第一个山坡,突然腿没劲了,自己阿Q似的说了句"大丈夫能屈能伸",第一次骑了回头车,很是不爽!阁到梓桐的柏油马路在烈日下都开始流了,最怕车打滑,更不愿下来推车上坡。养路工人将许多小石子倒在路中,以便货车的完全,这可累坏了我的自行车了。

明天就能到家了,真好!

8月24号 星期二 晴转多云

今天胜利地回到了家!从梓桐骑了五十多公里的水泥路到达绵阳,在绵阳四处搜寻才最终盖到一个邮戳。入川以后,只有在广元没有盖到,其余所有经过的县城都盖了一个,很有成就感。

中午从绵阳出发,到德阳金山后,拐人小道,走近路向家里骑去。到下午四点见着家人。开始只見到父亲,他没有怀疑我会有自行车骑行自行车举动,只是奇怪我为何皮肤如此之黑和我的自行车是从那儿借来的。回到家,姐姐说她见过这车(先前我给家中寄了张我自行车骑行自行车去 沟桥的留影),我只有招认了。大家很惊奇,姐和妹当然是称赞我了,父亲先是说了几句担 心的话,最后也是很称赞我。

回到家里,首先是无法描述的轻松和自在,当然还有同家人说不完的话,同父亲天南海北地神侃到子夜一点,母亲说父亲还要上班而打住。在家里,没有了大城市的喧嚣和污染,觉得每次呼吸的空气都那么清新。夏日里的昆虫在嘈杂地演奏着一曲宁静的小夜曲,我也应该休息了。

后记

生平第一次将自己筹划变为现实,其成功带来的喜悦当然是无与言表,就象痛苦的人一样希望大家都能帮助分享。所以就将我归途的所见、所思贴出来奉献给大家,可惜我的照片可能要建好我的主页后才能奉献给大家。

这二十三天的归途,我途经河北、山东、河南、山西、陕西、四川,用我的双脚征服了东岳、中岳和西岳,穿过华北平原,翻越秦岭、大巴山脉,去了沿途的旅游景点,真正体会到祖国壮丽山川的美丽,沿途还感受了渊源流长的华夏文化,也体会到人的善良、正直和虚伪。"行万里路,读万卷书",相信走过的人们都会真正体会到的。

二十三个炎炎夏日下的归途终于平静地结束了,二千五百公里的行程也一圈圈地滚到了头。一切依旧如初,有的仅有那黝黑的四肢和一颗曾经怿动,如今如一弘秋水般安静、乐观的心。在匆忙的人生旅途上,我能够真正把握一次的命运,用极普通的方式来体验一下我的擁有,而在体验同时我也更理解了我自己。相信朋友你如果有机会也肯定会行动的,我不过是比你早走了一步,采用的方式比较特别罷了,你说哪,朋友?其实,我们的整个人生,又何尝不是一件充满艰辛的归途;生活的每一个普通的日子,又何尝不是一天计划的航程。只不过它的悠远、它的普通,而使得我们不觉察。我们只要把握住每一天,用乐观、平静的眼光去审视我们从事的事,生命就是灿烂多彩的。这是我最后的话,也是我最大的体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