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从中越南海之争看南海破局(二)

[/b]

[b]——南海破局点:越南

[/b]

一、南海破局点——越南

中国南海困局,破局点选定越南,突破越南,可定南海局势。南海争斗,涉及东盟四国:马来西亚、菲律宾、越南、文莱。为什么破局点选定越南?如下将做简要的分析(自己瞎编的,别当真):

(1)文莱

文莱——国小力弱,影响力小,容易受到外域大国势力的影响。对南海争斗,既不能成事,也乱不了事,只能随大势。

文莱(又称文莱伊斯兰教君主国),地处中国南海南岸。文莱国土面积5765平方公里,世界第172名,人口40.8万(2011数据),其中马来人占66.4%,华人占9%,其他民族占22.6%。文莱主张拥有南沙群岛——南通礁主权,但未驻军,为马来西亚实际控制,宣布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分割南沙海域3000平方公里。

文莱经济以出口原油和天然气为主,总产值几乎占整个国家国内生产总值50%。在东南亚,石油储量和产量仅次于印尼,居第2位。文莱军事实力较弱,现役军人7000人,其中陆军约4000人,海军700人,空军1300人。另有1000人的廓尔喀预备部队(尼泊尔雇佣军)以及4000人的皇家警察部队。

中国与文莱两国关系,整体来看比较和谐。两国在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多方面有深入的交流。其中,经贸方面,2010年中文贸易额10.3亿美元,中方从文进口的商品主要是原油,向文出口的商品主要为纺织品、建材和塑料制品等。

文莱作为一个伊斯兰君主国家,国土面积小、人口少、军事实力弱。文莱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之一,如何守住既得利益,过好眼前安稳日子,是文莱当前乃至今后所奉行的基本国策。“强权即公理”时代决定了国际政治仅仅是大国间的一个游戏,小国没有非凡的智慧(如以色列、新加坡),参与国际政治,最终也难避免成为大国利益交换的牺牲品。对于南海争端,文莱虽是参与方,主张权利,但因国小力弱,也只能跟随大流,随大势。

(2)马来西亚

马来西亚——主张南海部分权利,在东盟中也具有一定的影响力,是个可以成事的国家,可惜国际、国内时事局势的制约,国阵无人,缺少富有远见的政治家,对中马南海争端也只能立足当下,而不能展望未来。

马来西亚,简称大马,国土被南中国海分为西马和东马两部分。作为一个多民族国家,马来西亚总人口3000万(2014数据)其中马来人55%,华人24%,印度人7.3%,其他种族0.7%。

在中马南海争端中,马来西亚占据8个岛礁:弹丸岛、光星仔礁、南海礁、榆亚暗沙、簸箕礁、北康暗沙、南康暗沙、中康暗沙。虽然马来西亚名义上占据8个,可经常阻止中国海监船穿越榆亚暗沙、簸箕礁南巡,实际控制榆亚暗沙、簸箕礁以南许多岛礁和暗沙,如二角礁、浪口礁、线头礁、息波礁、南通礁、皇路礁等等。

中马两国虽有南海岛礁之争,但是马来西亚在岛礁争端中是最平和的一个国家。中马两国关系总体平静,在政治、经济、军事、人文等多个方面有深入的交流。在经贸方面,中国是马来西亚最大的贸易伙伴,马来西亚也连续6年成为中国在东盟国家中最大的贸易伙伴。在政治方面,2009年6月,纳吉布总理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两国签署了《中马战略性合作共同行动计划》。2013年10月,习近平主席对马来西亚进行国事访问,两国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

无论是马来西亚在东盟中的影响力,或是马来西亚主张的南海权利,还是中马两国战略伙伴关系,马来西亚都是一个比较理想的谈判对象。可惜马来西亚内政、外部的问题重叠,导致中马南海争端谈判现阶段几乎不可能实现。对于南海争端,马来西亚选择了观望,沉默,闷声采油发财,这既是马来西亚聪慧之处,也是无奈之举。对于南海争端,对于中马南海岛礁之争,马来西亚奉行维护南海和平,积极寻求以双边友好协商和谈判的方式解决有关争议。

影响中马南海谈判的主要因素有二:

第一,国内政治的影响。马来西亚实行君主立宪制(属于议会君主制),国家元首称为最高元首,而政府由国会下议院最大党或联盟所组成,政府首脑称首相,其政体是沿袭英国的西敏寺制度。

马来西亚注册政党有40多个,多年来一直由14个政党组成的国民阵线联合执政(国民阵线主要三大党:马来民族统一机构、马来西亚华人公会、马来西亚印度人国大党)。主要反对党:回教党、民主行动党、人民公正党。

以巫统(马来民族统一机构)为首的执政党联盟国民阵线(简称“国阵”)长期执政,在2004年3月,第11届全国大选中,国阵创下历届大选最好战绩,赢得219个国会议席中的199席和505个州议席中的452席。05、06年,马来西亚政局继续保持稳定,国阵执政基础稳固。2009年4月3日,马来民族统一机构新任主席纳吉布宣誓就任马来西亚总理。

以巫统为首的国民阵线,虽然在马来西亚长期执政,但是也面临着许多国际、国内问题,如执政无能,国内腐败严重,经济增长乏力等等,特别是马来人优先的政策饱受其他民族的非议。马来西亚国民对国阵的容忍度越来越低,在1999年第10届全国大选中,国阵虽继续保持国会三分之二以上议席,但在马来人中支持率有所下降;反对党回教党(现称伊斯兰党)势力上升,在吉兰丹和登嘉楼两州执政。在2008年3月,第12届全国大选中,上演政治大海啸,反对党即人民公正党、民主行动党及伊斯兰党一举攻陷5个州属(槟城、霹雳、雪兰莪、吉兰丹和吉打),同时也拿下82个国会议席,粉碎国阵多年来的2/3大多数议席优势。

以欧美文明建立的现代一人一票民主选举政府(以下称西式民主政治)的民主模式下,如果没有一个具有绝对实力的、政治魅力的政治家领导下的,具有绝对优势的执政党带领下,很难做出有利于国家、民族、世界的长远战略。放眼全球,政客居多,政治家难寻。西式民主政治走到今天,已经成为政客的沃土,毒害任何一个有可能出现的政治家,这也是西式一人一票民主选举政治的时代新问题。西式民主模式既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完美,连欧美政治学者都承认西方民主模式在新时代出现了众多难以解决的新问题,当然也没有某些人所描述的那么不堪。没有完美的政治模式,也没有完全无一是处的政治结构。无论是西式民主政治,中国的精英民主政治,还是阿拉伯的强人政治等等,任何一种政治模式,都是在历史中形成,符合各国实际,同时在国际沟通、交流中,在时代变迁中,不断的互相学习、改进,与时俱进。

西式民主政治中普遍存在着两种类型的党派:执政党和反对党。反对党的存在是以反对执政党而存在。通俗的说,凡是执政党主张的,反对党都反对,无论对与错,为反对而反对。以凸显反对党的独立性,以示选民反对党与执政党的差异所在。

任何一个政党都有自己的利益诉求,在打着实现人民利益的诉求中,夹杂着党派利益,党内的党员利益,这本是正常的人类利益追求,可是一旦走向极致,特别是在西式民主政治的反对党中,将利益仅仅归结为党派利益,个人利益,就可能出现众多的问题。以人民的名义,鼓动民众抗争,这在不成熟的西式民主政治模式中表现得十分明显,这也是硬生生嫁接的西式民主模式典型特征。无论是泰国的黄衫军和红衫军对峙街头,我国台湾的国民党和民进党围绕“两岸服贸协议”而发生的“太阳花运动”,还是埃及穆尔西的伊斯兰宗教政治VS强人政治,塞西军人政治VS民选政府等等,将政党利益凌驾于国家利益之上,打着为国的旗号,人民的名义抗争。西式民主政治中,为反对而反对,反对党和执政党之间的党争政治,无视国家利益、民族利益和世界利益,唯有个人利益,党派利益的利益格局,造就了当前西式民主政治的短视、短利现状。

西式民主政治的困境在国家间的领土问题争端上,表现得尤为明显。在西式民主模式下,解决国家间领土争端是政党的禁区、雷区,一旦涉及,轻则身败名裂,执政党轮替,重则危及生命。全球各个主权国家,围绕着领土、领海的争端很多(东盟并非铁板一块,泰国与柬埔寨的柏威夏寺领土之争,马来西亚、印尼、越南、文莱、菲律宾之间南海领土、领海之争等等),解决起来,异常困难,即使是双方有好协商,签订公平协议,可是在反对党的反对中,在国民强烈要求政府强势的需求中,都有可能成为执政党,成为领导人的“滑铁卢”。

“公平”是一个尺度很大,内心丈量空间很宽的词语,不同的个体,对协议是否公平有不同的理解:“赚了”、“吃亏”、“还行”等等,如是就有了不同的意见表达方式。此种国与国之间的领土纠葛,一旦发生在西式民主模式中,反对党打开天文放大镜,全方位扫描协议的每一个角落,鸡蛋中都可以挑出骨头,最终在党派的辩论中,在国民的争执中,公平与否已经成为一个淡忘的话题,而“毛丝线”小的领土损失也会被无限的放大,最终都会给民众留下执政党无能,问题执政党的印象,而彻底丧失继续执政的可能。

举个大家都知道的事例说明下:

巴以领土争端数十年,五次中东战争,无论是参战的阿拉伯国家,还是以色列,死伤众多。巴以领土争斗有开始,而看不到结束。

拉宾(以色列工党内的“鹰爪鸽派”),起身于军队,历经数次阿以战争。见证了残酷的战争,明白了军事问题解决不了领土争端问题。只有谈判,才是唯一的解决路径。

拉宾以出色的军事能力和政治魅力赢得了以色列人民、国内各个党派的认可。1992年再次出任总理后,拉宾着手与阿拉伯谈判解决领土争端,以领土换和平。1993年9月13日以巴和平协议签署,可是拉宾却被激进以色列人评价为“拉宾是犹太民族的叛徒!”。1995年11月4日,他在特拉维夫参加一个10万人的和平集会,遭一名以色列极端右翼分子的枪杀,经抢救无效身亡,终年73岁。

由此可见,在西式民主政治模式中,领土谈判的艰巨。领土谈判是一个政治家的测试纸,不仅需要勇气和谋略,还需要承担难以承受的压力,甚至是生命的风险。无论是反对党的死缠烂打,或是党内的质疑,还是部分国民的不认可等等,领土争端问题的解决,其难度可想而知。以巫统为首的国民阵线虽然近些年来在马来西亚的政党选举中,屡屡获胜,可是时刻面临选举失败的风险,国阵的政治资本不足以承担领土谈判的争议性后果。国际时事政治的发展,美国搅乱世界,马来西亚也不是一片平静的土地,国内暗潮运动,反对党虽未能执政,但是已经形成气候,势力不断扩张。马来西亚国民对国阵也有诸多的不满,“哪怕天天吃肉,也会吃腻味,也想尝尝蔬菜的味道”,马来西亚人民何尝不是,换换执政党的口味。国阵没有天才的政治家,马来西亚首相纳吉布属于守成型,开拓不足。所以,国内政治的裹挟,马来西亚,国阵,既没有勇气,也没有胆量与中国协商谈判南海争端。

第二、域外力量的影响。马来西亚在东盟中是一个具有一定影响力的国家,可是放眼全球,特别是在大国时代政治格局中,马来西亚的政治抉择更多的受国外政治的影响,受到域外势力的制约。当代全球政治,就是大国政治,大国主宰着全球秩序与规则,玩弄全球。南海争端中,无论是第一集团,还是第二集团,各个大国都有不同的利益诉求,各有各自的政治图谋。这就决定了南海争端不仅是中国和菲、越、马、文的争端,它牵涉全球政治,是全球大国的角力场,有实力国家都想玩玩南海争端,在其中分一杯羹。

马来西亚即使出现了一位富有远见的政治家,想同中国谈判,美、欧、日、澳等国家都会想办法搅和,把事情搅黄。这和中国国内做事的风格是一样的,想做成一件事,即使付出百分百的努力,也不一定能够成功,可是要想搅乱一件事,只需出百分之一的力气足以,国际政治也是如此。

马来西亚是否会迎合欧、美、日等国的政治需求,挑战中国,把南海水搅浑?答案是否定的。马来西亚既没有这个必要,当然也没有这个实力和勇气。中马无论是政治、经济、军事,还是人文等等多个领域,深度交织一起,中国对马来西亚的影响力与欧美相比半斤八两。马来西亚拥有众多的华人,无论是国阵执政党中的马来西亚华人公会,还是反对党中的华人联合的民主行动党等等,中国对马来西亚的国内政局的影响力同样很强。马来华人或马来华人政党,始终对中国怀有一种同根同源的感情。对于中马南海争端,马来华人既不会支持中国,但是也极力反对国内党派与欧美同流危害中国,这种源于同源的感情,体现在党派竞争中,就是选票。当今中国不会再次输出“红色革命”(这个让东盟各国深感恐惧),但是马来西亚也阻止不了中国对马来华人输出“感情”。

受域外势力的影响,马来西亚既没有胆略和中国谈判,也没有勇气搅和南海。唯一能做的就是主张南海权利,占据南海岛礁,驱逐中国巡海的公务船,与中国保持一种低烈度的,可控的争端,为将来南海问题分肥时,获取马来西亚的利益的最大化。

其实马来西亚越早与中国谈判,马来西亚的价值越大,获得的利益也就越大,越往后,利益越小。这就好比国内建设新区,鼓励搬迁,这是一个不容改变的大势,越早搬迁,越能从政府那里获得好价码。可惜的是国内政局、国际时局,马来西亚的国力等等因素,决定了马来西亚只能选择最实际,最安全的方案,等待最终的谈判。

(3)菲律宾

菲律宾——一个地球弃儿。菲律宾的一生就是一个不断寻找“干爹”的一生,是一个甘愿为狗,看家护院的一生。对菲律宾,地球正义守护者——美国都很无语,一个奇葩的国度。对于中菲南海争端,菲律宾时刻注视着主子美国的态度,所以菲律宾绝没有狗胆与中国谈判。反而是不断的犬吠,搅浑南中国海。无奈的事,面对美国豢养的南海“土狗”,短期内,中国不能使用打狗棍,只能任其狂犬。

六百年前,菲律宾土人受邀进京觐见(明永乐皇帝朱棣的时期,1417年,苏禄群岛上的三位国王东王巴都葛叭哈喇、西王麻哈喇葛麻丁、峒王巴都葛叭喇卜率领家眷一行340人组成友好使团,前往中国进行友好访问)天朝上国一行,中华帝国的博大精深震撼了土人菲律宾的先祖,也让菲律宾先祖深感菲律宾土人的差距,特别是人种的差距,自此菲律宾走上了一条“傍干爹”,改良人种的道路,一路走来,不离不弃。

最先投入菲律宾眼帘的是中华帝国,无奈朱棣对菲律宾尔等小国,不感兴趣,一睹天颜,感受皇恩已是万般的福气。

1565年,西班牙侵占菲律宾,统治菲300多年。西班牙人“无私”的成了菲律宾土著改良人种的,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菲律宾土人,第一次有机会接触到愿意帮助他的强人,一个肯牺牲自己,改良菲律宾土著的“伟大国家”。300年的人种改良,菲律宾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可是菲律宾土人的本质依旧没变,土人与佣人的结合奠定了近代菲律宾政治的基本格局。

1898年,美西战争爆发,西班牙战败,签署“巴黎和约”,美国接收菲律宾。菲律宾迎来了第二次改良人种的良机。近50年的美帝管理,给菲律宾留下了万千种子,土人与佣人的结合体,开启了智慧,第一次开始有了人类智慧。

1942年——1945年,菲律宾又被日本所占据,好色成性的日本军人,再次免费成为菲律宾改良人种的工具,给菲律宾留下了为数不少的日本种子。

二战后,菲律宾重新被美国所接管,直到1946年,菲律宾独立,可是依旧紧紧的依附美国。遍布菲律宾国内的,大大小小的美国军事基地,是美军的播种温床,也是菲律宾免费的人种改良工具。仅仅天使城的克拉克基地,就给菲律宾留下了5万多名美国种子。

菲律宾曾经有过短暂的民族觉醒,改良后的土著菲律宾第一次对美国说不,想脱离美爷的庇护,独立自主。1991年,菲律宾参议院通过《反对延长在菲美军事基地协定的决议》,收回美国驻菲律宾的苏比克海军基地和克拉克空军基地。可惜土著和菲佣的本质不变,觉醒也是昙花一现。在阿罗约执政时期,菲律宾企图走一条紧贴美国,顾及其他大国感情,全面发展的路径,可惜阿罗约也毁于菲律宾腐败的国内政治。进入阿基诺三世,菲律宾土人与佣人结合的本质再次呈现,彻底回归美爷的庇护,甘愿充当美国的南海看门狗。

一个街头的弃儿,一个不断改良人种的国家,一个四处找爹的国家,这就是现实的菲律宾。当狗做彻底,可耻无底线。1898西班牙爹被美爹给赶走,1942年——1945又迎来了日本爹,菲律宾就是一个爹一个爹的换,来一只军队,占据菲律宾,那就是菲律宾的爹。

1945年,日本爹被美国爹赶走,美国重回菲律宾。菲律宾再一次用热烈的掌声欢迎美爹载誉归来。可是美爹给菲律宾的感觉不一样了,为什么了?原因在于,二战后,美国新收了一批小兄弟,干儿子。兄弟、儿孙太多了,对菲律宾的感情自然就变化了。无论是欧洲的英国、美洲的加拿大小兄弟,还是亚洲的干儿子,日本、韩国等等,一句话,美国不缺兄弟,不缺儿子。菲律宾想当儿子,资格不够,无奈之下,菲律宾主动降格成了美国的干孙子。

菲律宾没有认回干爹,可是傍了一个干爷爷。虽然隔代有点疏远,可是好歹是有了靠山。菲律宾对待干爷爷,那可是死心塌地,忠心耿耿。美国干爷兵,在菲律宾为非作歹,肆意强奸菲律宾女性,抢夺菲律宾的财产。可是菲律宾却倍感高兴,说明菲律宾还不是一无是处,对美爷还是有价值的。这就是我们所见到的菲律宾,一个矢志不渝的想改良人种的土著国家,一个满世界找爹的国家,一个死心塌地跟随美爷的国家。无立场,无利益,为了依附强者,做强者填房丫头,在所不惜。

所以菲律宾绝对不会和中国谈判南海争端。他干爷爷不点头,菲拥就是一只关在家门口的狗。狗声多大,那得看狗领会主人的脸色,看干爷的吼声,主人喂养的骨头。

(4)越南

越南——一个共产党执政的国家,对越共而言,越南最大的利益就是越共的利益。

越南占据着南海29个岛礁:鸿庥岛、南子岛、敦谦沙洲、毕生礁、景宏岛、中礁、南威岛、安波沙洲、柏礁、北礁、西礁、无卫礁、日积礁、大现礁、东礁、六门礁、南华礁、舶蓝礁、奈罗礁、鬼喊礁、琼礁、蓬勃堡礁、广雅礁、万安滩、西卫礁、李淮滩、人骏礁。在中越南海争端中,越南是野心最大,上串下跳最欢实的国家。越南不仅主张南中国所有权利,而是还主张西沙群岛权利,惦记不忘永兴岛。由此可见越南对中国海洋权益的狼子野心。

南海争端中,越南占据岛礁最多,主张权利最广,跳的最欢实,最重要的是越南是越共一党执政,在东盟十国中,越共的军力尚可用,这些都决定了中国南海破局点选定越南。

南海争端数十年来,面对越共的上蹿下跳,中国困于国内政治和实力,以及国际时局的制约,对越南的跳槽小丑,无良计可施。可是“时”、“势”风云变化,中国终于熬来了破局的时机。此时、此势中国已经把住了越共的命门,中国可以直接拿越共在越南的执政权作为谈判的筹码,逼迫越共走到中国为其准备的谈判桌,在中国的拟定的协议书上签字画押,一举定南海。

当下中国有太多的手段与力量肢解越南、肢解越共。无论是中国单独肢解,或是与美、俄利益分享,合作肢解等等,越南如今就是一只待宰的猴子。对中国而言,越南堪用,越军堪用,如果越共冥顽不灵,坚定抵抗中国,拒绝南海协议,中国只能选择取消越共在越南的主演资格。相反越共如果签署协议,投靠中国,纳投名状,越南将可以傍上中国的腾飞,傲视东盟。当然中国也可以要越南纳投名状,VS菲律宾,打一场代理人战争,平定南海局势,稳定亚洲。

为什么说中国掌握了越共的命门,有足够的筹码,逼越共签署协议。

将会在从中越南海之争看南海破局(三),南海破局的“时”、“势”机遇中详细的分析。

本人学哲学,目前作的是民族生态伦理。文中所述,非我专业,仅仅是本人写论文闲暇时胡思乱想,如有不妥、错误的地方,还请多多包容,多多体谅。本人不擅于与人争论、辩论,故对任何评语,不予回复,还请谅解。谢谢大家!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