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盈西北 魂牵祁连 丝绸之路记行

yhntgb2020 收藏 0 0
导读:文章来源: 原文地址: 时光荏苒,岁月如箭,转眼间,西北归来已三月有余。也许是太多的震撼让我有无从下笔之感,也许是忙碌的工作让我找到了偷懒的借口,也许是一直未能梳理纷乱的思绪让一颗心趋于平静,也许是胆怯————————怕自己拙劣的语言无法尽展絲路风情之万一而给读者诸君留下茶余酒后的笑谈,所以一直没敢起笔。但那苍凉的羌笛,不朽的胡杨,大漠驼影、婀娜飞天、玉门杨柳、白雪祁连以及那夕阳下的阳关古道,却不停的在我的眼前耳边如幻影般盘旋流转,在夜深人静時,在午夜梦回时。   &nbs

文章来源:骑行之家

原文地址:http://www.qixing365.com/thread-28803-1-1.html

时光荏苒,岁月如箭,转眼间,西北归来已三月有余。也许是太多的震撼让我有无从下笔之感,也许是忙碌的工作让我找到了偷懒的借口,也许是一直未能梳理纷乱的思绪让一颗心趋于平静,也许是胆怯————————怕自己拙劣的语言无法尽展絲路风情之万一而给读者诸君留下茶余酒后的笑谈,所以一直没敢起笔。但那苍凉的羌笛,不朽的胡杨,大漠驼影、婀娜飞天、玉门杨柳、白雪祁连以及那夕阳下的阳关古道,却不停的在我的眼前耳边如幻影般盘旋流转,在夜深人静時,在午夜梦回时。

   

曾感怀于苍茫浩瀚、纵横捭阖的塞北,也游历过碧柳如丝、烟雨蒙蒙的江南,可无论是长白粗狂凌厉的风还是苏堤缠绵柔弱的雨,都不曾象这次西北之行那样带给我如此多的感动。短短十数天的行程,却让我无数次的双膝发软、双眼泪盈,时时有一种膜拜的冲动。我知道,我无法逃避,尽管我的拙笔只能浅浅的勾勒出我的心声,尽管我不能穿越那旌旗猎猎、号角雷鸣的时空,但我仍要将我的呐喊洒向西北,洒向天穹,那里,有我儿时的梦,那里,有我梦中的英雄。

   

几天前,华北地区降下了十年以来最大的一场雪,山城焦作一片银装素裹,整个城市好像迫不急待地跑步进入了冬天,湿冷的空气中流动着浓浓的冬日的气息。独立窗前,眼望远处的皑皑白雪,这一刻,我仿佛又看到了祁连的云、敦煌的风、康乐的雨、山丹的花,看到了玉门的烽烟、阳关的晚霞、敦煌的飞天、大漠的风沙。

     

注1、 沿路各个城市的历史以及奇妙的景观网上都有详尽的介绍,老来就不再赘述。本游记重在记录我們的經历和笔者的心情,见谅!

     

注2、 由于相机故障,焦作至敦煌段的相片数據丢失,见谅。感谢"德布罗意"提供的铁路沿线和月牙泉、鸣沙山的照片。

                           

                  

第一篇  在路上————————追着太阳西行         

一、7月10日:焦作,出发前。天气:晴,心情:多云。焦急中的激动,忙碌中的等待。

     

我们的爱车几天前已经先期发往了嘉峪关,大家的一颗颗心好像也随着远去了,变得骚动和渴盼。上午十點,已经整装待发的我们突然接到通知,原定的自行车票由于7.5事件的影响,已然无法拿到,急招大家到"军长"的茶社里共商对策。斗室中不仅弥漫着辛辣的烟雾,也弥漫着焦躁的情绪,大家已没有心情去品味那清茶的醇香,每得到一次否定的信息,这种焦躁就随着室外的温度开始上升,希望和失望交替,沮丧与期待并存。时近中午,大家带着一种悲壮(西北在我们的内心里是否就是悲壮的缩影呢?人未去,心已远,这一刻,我们是否已经传染上了西北情结呢?)达成共识:既然定好了目标,到达的方式有很多种,但第一步绝对是————————离开焦作。于是,除"小岭"锲而不舍继续联系票源外,其余人等打马回府、整鞍理辔,随时待命。哪怕是一站一站的挪,今天,我们也一定要出发。事实证明,正是由于我们的坚持,才使得这次丝路之行充满了更多的惊喜和感动。

     

也许是上帝感于我们的執着和真诚,也许这本来就是他老人家给我们西北之行的第一个考验,也许是为了印證一句颇有哲理的格言:努力未必会有结果,但不努力一定不会有結果。下午三时许,好消息传来,经过不懈的努力,我们终于拿到了开往柳园的通行证。(这里对"小岭"同志口头表扬3分钟,掌声随意)

     

无庸赘述,大家一定也能够想象到送行场面的热烈,长途站前的广场上,彩旗飘飞,人头攒动,路人围观者众,一度阻塞了交通,对汽油们的热情相送,我们远行的每一个人的心中,都充满著惜别和感动之情,且不说鲜花、彩带和频频闪烁的镁光灯,博爱的汽油为了让我们远征沙漠不再干渴,还特地送来了矿泉水无数瓶,这哪里是水呀,分明是战友们的一片片真情。

     

晚上九点五十六分,T197次客车喘着粗气,缓缓驶离了郑州车站,经过了一天的焦灼、期盼、等待、欣喜和激动,每个人的心情都无法平静,豹子、途狼、军长、北山、金融、小岭和三张皮等几个好饮者顾不上安放好笨重的行李,匆匆摆好战场,开始推杯换盏、抒怀激情,老郭、老程和舒骑三位长者将随身物品一一妥放,拿出攻略,开始研讨下步行程,两名巾帼女将冰雪谣和飘飘手忙脚乱的往脸上抹着晚霜,而老来和德布洛意则透过玻璃,拼命地望着窗外那看不着的风景。虽然车厢里不时有肩挎微冲的乘警队列巡视经过(據列车员说,由于7.5事件,开往乌鲁木齐的火车上乘警的配备人数已由过去的3人增至20余人),但丝毫也没有影响大家的兴致,直到那沉沉的夜幕完全笼罩了旷野,笼罩了车厢,笼罩了每个人的眼帘时,我们才和着西行列车那节奏鲜明的铿锵声进入了梦乡,那晚,我梦到了阏氏山。

二、7月11日:车上,柳园,敦煌。天气:晴。心情:多云转晴,微风荡漾。

     

清晨,没有鸡啼,没有鸟鸣,也没有闹钟催醒,梦中的金戈还在挥动,铁马還在嘶鸣,远方的山巅才刚刚露出了一抹嫣红,大家就迫不及待的盥洗完毕,车窗上一下子挤满了贪婪的眼睛。西安已经远在身后,宝鸡、天水、陇西、定西,列车一路向西,车窗外不断变换着风景,车过兰州,西北那令人神迷的豪放和质朴就像一幅画轴般在我们眼前一一展开,南边的祁连山顶隐隐的反射着银色的雪光,北边的合黎山和龙首山仿佛就近在眼前,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裸露着身躯的红黄相间的土层,是连绵浑圆的植被稀疏的山岗,阳光透过云朵洒下斑驳的金黄,照射在莽原、戈壁和孤独的牧羊汉的身上,偶尔出现的几块绿地被飞驰的列车无情的甩在身后,大多数时间,你眼前就像是一幅凝固的画面,苍茫、辽远、原始、洪荒,只有一排排的电线杆在见证着文明,只有电线上歇足的小鸟在跃动着生命,一切是那么的雄浑、悲壮甚至无情。车厢的扩音器里响起了一个沧桑的声音,那是歌手刀郎在呼唤着他梦中的土地:遠方的人请教你来自哪里,你可曾听说过她的美丽,她带着我的心托付给流云,多年以前播洒在养我的土地﹍﹍。就在这一刻,我的泪水充盈了眼眶,一种突发而至的感动涌到我的心底,这就是我梦中的西北吗?我双眼直盯盯的看着窗外,车厢里的一切喧嚣都已离我远去,我的魂魄神游在眼前那片广袤的土地上,寻觅着一种声音、一种气息、一种让我无力自拔的诱惑,我,感到一种窒息。

     

列车在茫茫的戈壁上不知疲倦的奔驰,就像那执着的夸父,追赶着即将落下的太阳一路向西。武威、金昌、张掖、嘉峪关、疏勒河,一座座城市被甩在身后,虽然眼前是幾乎一成不变凝固的风景,但我仍然拼命地睁大着眼睛,如果有可能,我真想让火车就這样一直走下去,走过戈壁、走过沙漠、走过绿洲、翻过祁连、越过天山、穿过吐鲁番,一直带我走向那原始的、纯真的、生命的尽头。

22点52分,列车在晚点30分钟后徐徐驰入了柳园车站,我们将在这里转乘前来接站的旅游中巴前往敦煌(感谢豹子牛人,正是由于他前期的付出,才让我们得以顺利圆满的完成了敦煌古城的寻幽揽胜,口头表扬3分钟,掌声随意),虽然大家已经坐了整整25个小时的火车,但没有一个人表露出疲惫困乏之态。天色早已暗了下来,在一望无际的戈壁滩上,通往敦煌的公路就像是一条细线,仿佛随时就会被狂野的沙尘吹断,周遭一片漆黑,一片寂静,远方的天穹上也看不到星星闪烁的眼睛,我们好像行进在一个吞噬了声音、吞噬了光线、吞噬了时间的黑洞里,只有在自行自行车灯微弱的光照下,才能隐约看到一缕缕沙线像细流一样漫过路面,仿佛被这种环境所感染,大家都陷入了沉默。突然,在汽车行進的前方,在自行自行车灯昏黄的光晕里,一只小生灵进入了我们的视线,好像是抗议我们侵入了它的领地,它立在道路的中央,两只眼睛反射着莹红的光,直直的看着我们,直到车轮快要碾压到它的身体,才转过身去,箭一般的消逝在风沙弥漫的野刺从中。我们都看到了,那是一只银白色的沙漠之狐。据司机张师傅说,在这片戈壁上,經常会看到这种小生灵,但银白色的非常罕见,他也是只听别人说过,今天是第一次看到。这只银狐的出现,不仅驱散了刚才的寂静和沉默,也驱散了由于寂静和沉闷所带来的困倦。车厢里顿时热闹起来,大家伙七嘴八舌议论纷纷,推测着它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预兆,直到行程结束我们在举杯庆祝的时候,才定义这原本是一只幸运之狐,因为这以后我们的经历,完全可以用巧遇不断、惊喜连连来形容。

     

经過近三个小时的戈壁夜行,我们来到了举世闻名的敦煌古城。夜幕的笼罩下,古城静静的安睡着。沙漠风轻轻的吹拂着它古老又充满着生机的身躯,几千年来没有停息过,街旁的路灯注视着我们,明亮、平静、安详。就在鳴沙山、月牙泉景区的大门口,我们搭起了帐篷,像一群虔诚的朝圣者,匍匐在古城的怀抱中,感受着它千年不变的心跳,吮吸着大漠深处吹来的气息,按捺着激动难平的心绪,慢慢的进入了第一个西北梦,千年的敦煌此时此刻属于我们,我们此时此刻也属于这千年的敦煌。

第二篇   梦里敦煌————————千年的梵唱!

一、7月12日:月牙泉、鸣沙山,莫高窟。天气:晴。心情:清风吹拂,阳光灿烂。

     一夜难眠,在这传奇般的城市、传说中的美景前,我想,无论誰也难以安然入眠。凌晨,古城还在沉睡,我们已经醒来,天空呈现出淡淡的青色,晨星隐约的挂在天边。收拾好帐篷,整理好装备,已经有游客陆陆续续来到景区检票处前,等着先睹那鸣沙山日出的壮美景观。脚踩着松软的沙砾,我们开始向鸣沙山的顶端进發。山虽不高,但要登上山顶,可真不容易,虽无攀华山之惊险,亦如登泰山一样艰难!绵绵细沙,进一步,退半步,只好手脚并用往上爬。细细的沙粒在我们的踩踏下缓缓流淌,正在我们踩着前边游客的脚窝奋力向前的时候,忽然前方传来了惊喜的呼喊:"啊!月牙泉"。放眼望去,只见一汪如月牙般美丽、******般羞涩的清泉静静地躺在两个沙丘之间,泉边芦苇垂柳摇曳,湖中轻波漣漪荡漾。初升的朝阳把淡淡的金黄色的光芒洒在她的身上,真让人目眩神迷,疑似梦中。

     

曾观赏过泰山的日出,也攀登过黄山的极顶,那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到现在仍记忆犹新。可驻足在这高不过百米的鸣沙山上,却讓我产生一种羽化成仙的幻觉。站在山顶极目远眺,鸣沙山像一條巨龙,绵延40余公里,横卧在敦煌城南。如刀削般的沙脊在晨光的映照下勾勒出一道迷人的曲线,那一道道沙峰像金子一样灿黄,绸缎一样柔软,少女一样娴静,又如大海中的金色波浪,气势磅礴,汹涌澎湃。细看那山坡上的沙浪如轻波荡漾的涟漪,时而湍急,时而潺缓,时而萦回涡旋,真是迭宕有致,妙趣横生。而那映照着蓝天碧日的一泓清泉,就像依偎在情人怀抱中的少女,美丽、恬静、安然。这一刻,你仿佛已置身于仙境,尘世所有的纷争、名利、忧烦,都被远远地抛在了天边,留下的只有感动,感动这鬼斧神工的大自然。

感于月牙泉神秘的美丽,感于鸣沙山日出的壮观,老来和北山兴之所致,将鞋子脱下,挂在胸前,光着双脚从山顶滑沙而下,细细的柔沙像温泉的凝脂抚摸着我们的肌肤,那种惬意,竟让我情盡忘形,不慎将手中的相机与鸣沙相拥,不仅没能在此留下几幅佳作,更导致存储数据受损,还要清洗相机,以致从焦作出发到参观莫高窟结束中的照片全部丢失,遗憾至甚。这也给我敲响了警钟,无论怎么样得意,千万不可忘形。此处照片由汽油"德布罗意"提供,再次致谢!

     

因为要尽快修理好宝贝的相机,老来没敢在美丽的月牙泉前过多留恋,中午,也没能和大家一起品尝敦煌著名的驴肉黄面。幸亏在飞天广场的旁边有一家佳能相机维修店,当师傅说能够将相机修好时,老来的心里才有了一丝侥幸和安然,否则,此行岂不留下一个天大的遗憾。

午后的太阳热辣辣的挂在天空,就像西北人的性格,直爽、热情,不带一丝虚伪。在驱车前往莫高窟的路上,车内的静谧和车外的热浪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此时,每个人的心中也许都怀着一种朝圣般的虔诚。记得第一次看到飞天的形象,还是在20多年前西安电影制片厂拍摄的彩色宽银幕艺术片《丝路花雨》上,那婀娜多姿的舞蹈,优美动听的音乐,栩栩如生的人物,跌宕起伏的情节和瑰丽如画的异域风情,以雄伟深邃的敦煌文化、美轮美奂的敦煌壁画为背景,把一个传说中的佛国故事,演绎成悲欢离合的人间传奇,曾感动了中国,感动了世界,更让我们这一代人对敦煌这片神秘的土地心驰神往。今天,我们就要来到这传說中的地方,亲眼看到那飘逸的飞天反弹琵琶的英姿,看到那集建筑、雕塑、绘画三位一体的古丝绸之路上、茫茫戈壁沙漠中那颗璀璨的艺术明珠,看到那栈道蜿蜒曲折、洞窟鳞次栉比、铁马风铎悬响、楼閣巍峨兀立的莫高窟了,心情既兴奋又胆怯,惴惴不安,小心翼翼,战战兢兢,生怕亵渎了这片神圣的净土,亵渎了心中的神灵。

   

景区的管理十分的规范,采取了非常科学的文物保护措施,每20人为一个参观小组,导游的讲解通过无线耳麦清晰的传送到每位游客的耳边,详尽、明了、亲切。

     

说实话,我并不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也不具备真正欣赏窟中那些精美雕塑和壁画的能力,莫高窟对于我,更多的只是一个符号。好像来到这里,就圓了我一个梦,还了一个愿一样。导游手中的电筒光在黑暗的洞窟中划过一道道弧线配合着娓娓的讲解把一段段历史展现在我们面前,但昏暗的光线,压抑的空间,拥挤趔趄的脚步和匆匆而逝的经典,却让我无法将记忆连贯,直到走出最后一个观赏的洞窟,被迎面炙热的阳光刺痛了双眼,才感觉到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深深的吸上一口气,把刚才的那种懵懂、惶然、梦境一样的感觉驱散。

景区大门的外边,是一条已经干涸的河床。岸边,几座存放高僧灵骨的白塔立在哪里,似乎还在守护着这片佛们圣地。只有一座塔孤零零地站在它们的对面,塔身的颜色也显得陈旧斑驳,透着一种说不出的凄凉、孤寂。据说,那就是发现了藏经洞的王道士的归宿地。对这个众说纷纭、褒贬不一的王道士,我不敢妄加评论,但看着那座孤独的塔冢,内心却有一种莫名的酸楚,即使置身于强烈的阳光下也会有一丝寒冷的战栗。正是由于他的发现,敦煌和莫高窟得以名扬天下,并促生了一种文化,也由于这个发现,他成了敦煌的罪人,以至于老来疯癫,身居佛家圣地而无法成佛,只留下一具骸骨孤独地仰望着他那用出卖经书古籍换来的银子修缮的高大庄严的佛阁。

敦煌城不大,但非常干净,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如阳光一样温煦的笑容,让我们感到非常的轻松、从容。取回了修好的相机,心里一块大石落了地,老板很实在,没有出现担心的那种宰客的现象,让我第一次体会到了西北人的厚道。布衣和小嶺找到了一家干凈价廉的农家旅社,以后的这几天,我们就有了一个根据地了。简单的梳洗一番,赶走了一天的忙碌和燥热,大家开始四散开来,到古城的各个角落去近距离感受敦煌的真实。已经是下午6点多了,太阳还是火辣辣的挂在天上,据旅社老板讲,在这个季节,要到晚上将近10点钟,太阳才会不甘心地收起它的光焰,慢慢的落向西方。漫步在敦煌城内,好像游客比当地人还多。沙洲市场内,一个个小摊点摆放的非常规范整齐,没有见到抢客拉客的现象,几个管理员不停地巡视着,时不时弯下腰去,将游人丢在地上的碎物捡起,一片祥和。我和飘飘品尝了当地几种小吃,又在市场买了黄瓜、西红柿等蔬果为明天的游览做准备。回到旅社,才知道大家都心照不宣的选择了相近的路线,购买了相同的物品。

9点45分,太阳开始落山,坐在小院子的果树下,泡上香茶,点上香烟,宽松的拖鞋释放了双脚的酸乏,回忆起从出发到现在三天来的经历,大家笑声不断,谈兴不绝。豹子拿出路书,开始安排明日的行程。我渴盼着明天的太阳升起,我知道,那一定又是一段让人难以忘却的经历。

二、7月13日:雅丹地质公园、西千佛洞。天气:晴。心情:有云,思绪万千。

   

6点,太阳还未起床,天色已经微亮,借着晨光找遍了附近的街巷,没有见到一处早点摊,有两家开门的小饭店售卖的都是拉面,多么怀念焦作的豆浆油条啊。好不容易找到一家买包子的小店,大家一拥而上,抢一样将做好的包子一扫而光。

   

昨夜谈兴太浓,大家休息的都很晚。上的自行车来,还没有开出市区,车厢里就有微微的鼾声响起。自行车在寂静的路上奔驰,才刚刚离开古城,周围的景观已经大变。视线所及之处,没有任何的遮挡,在慢慢升起的阳光的照射下,一片片时而黝黑、时而浑黄的土地在车旁飞速掠过。渐渐的,就只有一种颜色呈现在你的面前,那是一种黑黄相间如瓦砾般的暗青色,无边无际。道路向着天边延伸,看不到尽头,四周漫无生气,只有汽车的影子在初升阳光的照射下像甲虫般的移动。这就是戈壁吗?曾經无数次的想象过它的样子,但当它真正来到面前的时候,却恍如梦中一般,那么辽远,那么空旷,看不到生命的迹象。它不像沙漠,沙漠中还有隐隐的驼铃,有沙丘的倒影,有沙脊的曲线,虽感苍凉,却很深邃,连绵平滑温柔得如同女人胴体的沙丘,从那个角度看都是一幅美丽的画卷。而这里,只有折磨眼睛,疲惫视线的一片死寂,没有生命的旷野笼罩着一种黛青的色彩,静谧得使人如同置身于金星、火星的表面。又像是混沌初开的上古时期文明还未出现时的那种原始和苍凉,只有那比它的广袤还要寬广的蓝天和无所事事纯白的云朵还有那高傲的鹰在陪伴着点綴着它的寂寞。置身其中,你才会真正的感受到自己的渺小。直至我们来到新修筑的一个用来出售玉门关游览門票的关口时,汇聚的几辆自行车才使得这无垠的荒漠有了一些生气。就在这个关口前的土地上,我第一次看到了刚剛种上去,樹坑里还隐隐有些水迹的胡杨树苗,这是我一路上除了几颗一闪而逝的骆驼刺外看到的唯一的象征着生命的绿色。

公路在戈壁滩上延伸,你几乎很难走错路。戈壁静静地躺在那里,无风的日子,显得那么宁静安详,又是那么的真诚、坦白。它坦然的裸露着青色的身躯,与远处雪峰那云雾缭绕、时隐时现的羞涩形成了鲜明的对照,能够坚强地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性格一定会像它一样奔放、热情、豪爽,胸怀一定会像它一样敞亮、宽阔、坦荡。旷野上很难见到草,间或有几株矮小的黄绿色植物不是紧贴在地面就是躲藏于埝坑里,顶着骄阳顽强地生存着,没有一点自惭形秽的样子,那是一种叫做骆驼刺的植物。几株骆驼刺在阳光下蜷伏着,虽然显得弱小、孤零,成不了什么"气候",但它们却是这戈壁滩上鲜见的风景,点缀着了无生命迹象的原野。骆驼刺生命力之强是难以想象的。据地质学家探测,戈壁滩下面由数十甚至几百米的沙石砾构成,由于长年的干旱,基本上是不长什么植物的,所以,零零落落点缀着的几株骆驼刺,更为戈壁滩增添了几份萧瑟。

   

敦煌雅丹地质公园距市区185公里,像一座中世纪的古城堡一样矗立在古疏勒河干涸的河床上。《辞海》解释,"雅丹"系维吾尔语,原义為具有陡壁的土丘,是干燥地区的一种风蚀地貌,是沙漠中强大的定向风的吹蚀和流水的侵蚀造成的。雅丹地貌的壮丽、雄浑、怪异和神奇,不亲临其境,无法领略。雅丹在世界上许多的干旱地區都可以找到,包括突厥斯坦荒漠和莫哈韦荒漠。据记载,中国的雅丹地貌面积约2万多平方公里,主要分布在青海柴达木盆地西北部,疏勒河中下游和罗布泊周围。敦煌雅丹地貌占地面积最大,造型千奇百怪,巧夺天工,是最具有观赏价值的雅丹地貌群落。敦煌雅丹地貌,土质坚硬,呈浅红色。东西长约15公里,南北宽约2公里,与青色的戈壁滩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格外引人注目。白天,远远望去,沙漠幻景犹如烟波浩渺的大海,整个"雅丹城"恍若飘浮其中。再走近些,只见城中丘峰林立,形态各异,一座座土丘峰峦突兀耸立,就像是一幢幢"建筑"高低错落,鳞次栉比,有的象大楼,有的象教堂,有的象清真寺,有的象蒙古包;甚至連北京的天坛、西藏的布达拉宫、埃及的金字塔和狮身人面像等世界著名的建筑都可以在这里找到它的缩影。大漠雄狮、丝路驼队、破浪远航、中流砥柱……,一件件"雕塑作品"布局有序、造型奇特、形象生动,惟妙惟肖。置身其中,宛若进入了建筑艺術的展览馆,让人目不暇接。它是大自然鬼斧神工,奇妙无穷的天然杰作。据说在傍晚蜃景隐去,整个"雅丹魔鬼城"笼罩在夕阳余辉下,金碧辉煌中更显几分神秘,几分肃穆。夜幕降临后,狂风呼啸,雅丹城又会陷入恐怖的气氛中,令人毛骨悚然。这个时候进入雅丹,遇到风吹,鬼声森森,夜行转而不出,据当地人说,晚上在魔鬼城可以听到沙场征战的声音,那是古代将士,阴魂不屈,从沙山底传出厮杀呐喊声。所以当地人们俗称雅丹为"魔鬼城"。很遗憾,我们是白天进入的雅丹,由于游人较多,大家圍着导游不停地进行咨询,咔嚓咔嚓的相机快门声不绝于耳,所以没能听到那震人心魄的呐喊。

我们是在上午10点左右进入雅丹城的,头顶太阳高照,身边怪影重重,天空明亮异常,洁净的叫人失望,因为它不留下任何可以产生幻想的余地,天上和地下都是一团火,一片静寂,具有野蛮和可怖的威严,叫人有一种恐惧般的战栗。这里已经是罗布泊的边缘,往西不到一百里就进入新疆境内了。就在孔雀石景点的前边,几颗不朽的胡杨出现在我们眼前,它们虽然已经失去了生命,但却摧毁不了它们的精神。那坚韧的枝条奋力地指向蓝天,努力地证明着不屈的斗志,呵,这戈壁上的精灵,活着,一千年不死;死了,一千年不倒;倒下,一千年不朽;这个延续了一亿三千五百万年历史的树种,用它的存在向大自然和我们人类展示了一种生命的坚强。此刻,我想起了彭加木,那个有着像戈壁一样宽阔胸怀,有着骆驼一样坚韧性格,有着胡杨一样坚强精神的科学家。29年前,这颗璀璨的科学之星陨落在这片宽广的土地上,直到现在他仍像一个传奇在戈壁沙漠间广为流传。人们都说他已经变成了沙漠之魂,我想,能够安息在这片他苦苦探索为之奋斗的土地上,也许是对他最大的安慰,谁能说头顶那片飘动的云朵不是他的英灵在巡视着这片他鐘爱的土地呢?

西千佛洞,是敦煌境内的另一个著名的石窟,因位于敦隍之西、鸣沙山之西、莫高窟之西并开凿在党河河谷西岸的悬崖峭壁上而命名。它的始创年代应早于莫高窟,至少应與莫高窟属同时代建造。

沿峭壁拾阶而下,还未到底,就看到两辆自行车满载着装备停放在窟前的石碑旁,一种他乡遇故知的亲切油然而生。原来是一对四川成都的小夫妻利用假期的时间游历西北从此路过,自行车骑行已经近一个月了,他们下一步要翻越祁连去朝圣梦中的青海湖。赞叹之余,几句珍重带着我们的祝福陪着他们踏上了征程,愿他们一路顺风。正是:"莫说前路无知己,天下汽油一家亲"呀。

西千佛洞规模虽小,但风光綺丽,环境幽雅。当你从烈日炎炎、热浪蒸腾的戈壁滩来到洞窟脚下,一棵百年老柳树盘根错节,郁郁葱葱,浓荫蔽日,像把巨伞,遮在你的头顶,使你顿感凉风扑面,清凉爽快。這里白杨参天,松柏苍翠,桃红柳绿,鸟语花香,如同世外桃源。洞窟前边的党河古道虽已干涸,但有一条晶莹清澈的涓涓小溪,叮叮咚咚,在窟前缠绵而去,好像为古老的石窟弹奏着美妙的乐曲。不禁使人飘然欲醉,心旷神怡。

经过了将近一天的行程,大家都比较疲累,所以我们就没有进入洞窟参观,但此时能遇到這一方胜境,着实让人欣喜莫名。掬一捧清凉的溪水,一股甘甜未饮先醉,直入心扉,卧坐在老柳绿荫下的长椅上,沐浴着来自天外的仙风,那种飘飘羽化的感觉,如临仙境,不用口念弥陀,菩提已在心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