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黄山自行车骑行游记

文章来源:骑行之家

原文地址:http://www.qixing365.com/thread-28793-1-1.html



难忘的黄山自行车骑行游记



"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这句话令我对黄山早已神往已久,虽说杭州離黄山也还算近,但是几年来却一直没去成,一方面固然觉得反正这么近,随时都可以去,所以也就不用着急,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总感觉对黄山这样的旅游圣地,总得跟一般的旅游景点有所区别,比如什么时候去,怎么去,跟谁去都该有所讲究吧,否则对不起黄山也对不起自己,心里有这种怪怪的感觉,结果造成几年来始终没去成,感觉就好比吃一串葡萄,最好的那颗总有点舍不得吃掉的意思:)

很多人形容一件事遥不可及的时候总喜欢用"猴年马月"这个词,今年正好是猴年,那我就干脆在今年多去了却一些以前难了的心愿,于是在刚过完春节不久就决定在51节实现我的黄山之行,并且决定骑自行车独自一个人去。这个念头即成,马上去买了辆山地自行车在周末抽空先锻炼锻炼,要知道自从2002年在短短2,3个月之内被连续偷走4辆自行车之后,我已经有2年没自行车骑行自行车了,平時连上班都是坐车或者干脆走路去的。说是锻炼,也只是热热身而已,无非就是绕西湖几圈或者騎到近郊,一般骑个2,3个小时就结束了,只有一次骑到临安附近的青山湖还算是有点分量。

题外话說了这么多,该进入正题了。

5月1日

前一天晚上出去买东西折腾到1点才睡,一觉醒来发现天已经大亮,还好老天做美,前一天还让我担忧的阴雨天气已经结束,外面已经阳光灿烂,于是从容收拾行李,吃早餐,期间陆续收到几个朋友发来祝福**,在给自行车上了油之后正式出发,一看时间已经是8点半了。

试探性的骑了半个小时之后,开始全速前进,一口气骑到青山湖,肚子已经开始咕咕叫了,看看时间已经快11点了,于是停下来坐在桥上吃中饭,顺便还给栏杆上栩栩如生的石头狮子拍了个照,也算是行程途中的第一个见证。

很快过了臨安,看路牌上写着离昌化有50多公里,此处离杭州也刚好50公里左右,今天的目标是骑到浙皖边界的昱岭关,看地图上昌化离昱岭关也接近50公里,于是昌化就成了今天的一个重要里程碑。时过中午,烈日当头,我出游又从来不带遮阳帽,今天还穿的是短袖,手臂很快就晒红了,隐隐有灼热感,好几次额头的汗都流到眼睛里了,难受啊,仿佛回到了以前军训时在烈日下站军姿的日子。这段路骑起来明显比早上要吃力了,中途在一片竹林里整整休息了半个小时,原来计划3点骑到昌化,结果骑了半天没到,累得好几次都想停下来休息,终于还是忍住了,怕休息上癮,终于坚持到昌化再休息,一看时间已经4点了,买了个伊丽莎白瓜狼吞虎咽一番,舒服多了。在昌化还看到一条刚刚被汽车撞倒在地的狗,不停地抽搐着,眼神里满是无助的痛苦,隐隐有泪光,鲜红的血从嘴角汩汩流出,真是可怜,路过它以后忍不住回头再看了一眼,發现它的尾巴还在摇个不停,后面路过的几辆汽车都极力避开它绕道通行,前面的路上也曾看到一些被汽车压死的小鸟和蛇,不禁感叹生命是如此的脆弱。

过了昌化,道路明显变得差多了,跟杭州到昌化的一级公路比起来差了几个层次,还好已经到了黄昏,凉爽了不少,所以骑起来倒是舒服些了。途中在一个沙滩上小憩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很隱蔽的鸟巢,在一块大石头下面,旁边还有草丛遮掩,就是从边上走过也很难发现,我发现它也纯属意外,因為我过去洗脸的时候刚好有一只小鸟从地上飞起,于是顺着鸟飞起的地方仔细一找才发現的,想起泰戈尔的名句"天空没有翅膀的痕迹,而鸟儿已经飞过",不禁有些得意起来,要知道鸟巢里还有 5个鸟蛋呢,赶紧拿出相机拍了两张相片,想必刚才飞起的那只鸟是正在孵蛋的雌鸟了,于是故意走得远远的,躺在一块大石头休息一会,估计它该飞回去了,再走回去一看,快走到的时候鸟巢里果然又飞起一只鸟,这回可看得亲切,原来是一只白头翁,不禁在想我这个不速之客如此骚扰它,如果它有思想,它会想些什么,如果它有情绪,它又会有何感受?还好,我只是无意中打搅了它,并不想对它造成真正的威胁,比如把鸟蛋掏走甚至把它也抓住。

天色不早,抓紧时间前进,道路变得更崎岖,路边的山变得更高,路上的自行车辆越来越少,到7点多的时候天色已经变黑,匆匆在溪边吃了晚饭,看看离昱岭关还有一段路,今天是农历十三,借助月光,骑到昱岭关应该是可行的,于是继续前进,不久天色就全黑了,由于今晚云层较多,月色比较黯淡,身上带的地图上连昱岭关都没标出,不禁有点担心,怕那边没有旅馆可住宿,不过心里又想一个两省交界的关隘总不至于如此,终于打定注意一定要骑到看看再说,实在没有旅馆就骑到安徽境内住宿。夜风习习,一个人在月光下自行车骑行自行车独行,这种经历可是從未有过,心中的感觉也比较复杂,疲惫中夹杂着几分新奇,兴奋,孤寂和一丝畏惧。夜色中路过村镇也难看到标志信息,想想昱岭关应该就在前头了,但是又迟迟不到,中途顺便向迎面走过的几个中学生模样的女孩问还有多远到昱岭关,没想到其中一个居然说要走到天亮才能到,其他几个在旁边笑个不停,没料到这帮孩子素质这么差,郁闷中加速前进,不久经过一个长长的上坡,两旁稀疏地散落着一些民房,下车推行,走了好久都没到头,想来应该就是昱岭了,找了个小饭店停下一问,这里果然就是昱岭,我已经快走到关口了,再过去就是安徽了,一看时间已经9点多了,赶紧叫了碗面来吃,吃完在旁边找个小旅店住下,价格便宜得很,10块钱一晚,当然不用说也可以知道简陋得很,空旷的一间大房子里面只有一张床,其他啥都没有,不过我已经无所谓了,能睡觉就够了,其它东西不再奢望,睡觉前洗脸的時候照镜子的時候吓了一跳,脸被晒得红红的,像关公一样,看来不带遮阳帽是个大的失误。今天骑了整整12个小时,也够累的了,一上床很快就入梦乡去了。

5月2日

一觉醒来,一看才5点多,外面雾朦朦的,洗漱一番,5点半就上路了。昨天骑了一天,今天腿已经开始酸痛了,背了一天的包肩膀也有些酸,于是就把背包放在后座上,然后自行车自行车把带子绑在腰上,这样好歹也轻松些。没走几百米,就到关口了,没想到居然这么简陋,整个关隘就像单拱的石拱桥那么长,停车爬上去看了一会,关隘的西面就是安徽了,看看两旁都是连绵的山,只有此处地势比较低,确实是个设置关卡的好地方。出了昱岭关,下面是一段长长的下坡路,一路轻松下行,几乎不费力气,很轻松就到安徽境内的三阳镇,顺便在那吃了早點,途中看到很多背着竹篓的采茶女,老的少的都有。今天的一个主要里程碑是歙县,从地图上算来离昱岭关 65公里,离三阳也就50公里,想来中午前到达应该没什么问题,没想到一出三阳就是一段长长的盘山公路,推着车走了半天,进入安徽境内以后,路况变得比昌化到昱岭关的那段还要差,不过沿途倒是可以欣赏到皖南那种白墙黑瓦的古朴民居,星星点点的村落点缀在青山绿水间,形成一副副天然图画。上午的阳光倒不是很强,不过我还是及早把短袖换成长袖的衬衫了。一路过杞梓里,霞坑,北岸,雄村,在快到雄村的一个上坡路上,还发现小峭壁上长着一大片红红的像草莓那样的野果的荆棘丛,正好又饥又渴,赶紧上去一阵猛摘,把颗大粒圆的哪些吃得差不多精光了才走,然后一口气骑到歙县,时间已经快

12点了,还没来得及好好看看就赶上一阵暴雨,还好只下了一会雨就停了,于是骑着车在歙县城里逛了逛。歙县是历史文化名城,古为徽州府所在地,是徽州文化的发祥地之一,感觉古色古香的,人文氣息比較浓厚,我推着车去了趟步行街,前两天睡眠不是很足,感觉有点困,就在步行街旁边的公園多坐了一会,再去吃中饭,吃完饭已经2点钟了,在歙县整整花了2个小时,歙县离黄山脚下的汤口镇还有70公里,该抓紧时间上路了。

出歙县,很快到达徽州,往北沿205国道前进,此時是一天中最热的时间,路边又没什么树可以遮阳,感觉特别闷热,而且205国道还没有普通的公路好,路面狹窄且有不少坑坑洼洼,路上车也不多,想找个休息的地方都难,一直骑到潜口附近的丰北干渠,总算有个陰凉的地方可以坐坐,旁边刚好有几个修路的农民,看我拿着地图在看,自行车上又挂着杭州的牌照,很热情的过来跟我聊天,几个人轮流过来聊,既有三四十的壮年,也有五六十的老农,一个勁的告诉我去黄山还有多远,前面有很长的一段盘山公路,什么岔口要特别小心之类的,纯朴热情之心实让我感动。谢过他们之后,继续前进,果然很快就迎来一段恶梦一般的几公里长的盘山公路,公路下面是丰乐水库,推着车走走歇歇,差不多花了2个多小时才走出这段盘山公路到达洽舍,此时天色开始慢慢变黑,从潜口到洽舍的這20公里是此行中走得最辛苦的一段,剩下的35公里虽然也有不少上坡,但是比起那段来说还是轻松多了,路上还经常能闻到淡淡的茶香。快到杨村的途中顺便跑到公路边的溪里泡了泡脚,此时月亮已经升起,光着膀子,坐在石头上任凭晚风吹拂,一边赏月,非常舒服,可惜还要赶路,否则就下去游泳了。过了杨村,只有区区18公里了,由于刚才休息比较充分,该一鼓作气做最后的冲刺了,此時还陆续收到朋友发过来问候行程的**,更加精神振奋,一口气全速前进,终于在9点多一点的时候骑到目的地湯口镇,今天在路上差不多花了16个小时。到汤口之后,赶紧吃晚飯,找旅店,顺便还参加了一个专门组织散客的旅行社,名叫星火旅行社,准备明天4点出发跟团旅游,由于时间太紧,忙完这些都11点了,这个晚上只能睡4个多小时了,疑惑自己明天是否还有体力登黄山,不过疑惑归疑惑,我得抓紧时间睡觉以补充体力,还好,入睡依然很快。

5月3日

4点整,随团出发,沿着盘山公路蜿蜒前进,5点钟到达云谷寺,那里早已聚集了很多游客,同一个旅行社的游客都带着同样的遮陽帽,我们戴的是红色的帽子,看上去火红的一片,颇有星火燎原之势,听完导游的路线安排计划,我就决定自己行动。进了山门,感觉有些冷,赶紧穿上毛衣,开始往白鹅岭前进。骑了两天车,怕自己体力不支,有意控制上山的速度,混在人群中一路慢行。走半小时就开始冒汗了,脱掉毛衣,稍微歇息几分钟,此时天色渐亮,不过路边也没什么风景值得看,自己感觉登山的状态还算不错,于是开始发力,6点多到达入神亭,买了些黄瓜,西红柿补充体力。此时天已经大亮,眼前的风景也开始变好,一路边走边欣赏,随身带的望远镜正好派上用场。独行的好处是自由,可是少了导游的讲解,有些景点过去了也不知到叫什么名,有什么来历,不过这样也好,看到的风景,感觉到的美都是自己原始的体验,好比阅读没有注解的原著,真正原滋原味。登了2个半小时后,终于在7点半的时候抵达白鹅岭了,一看说明,海拔1770米,可惜雾已经越來越大,一切都很朦胧,预感今天的天气不妙。

在白鹅岭休息了半个小时,开始向西行走,一路经过北海,西海,排云亭,走马雾里看花一般,啥風景都没看到,就那棵团结松还有点印象,听一个不知什么旅行社的导游说什么有56个枝桠,象征我们国家的56个少数民族云云。如果没有路边的这些松树,我看不出这段路上的风景和杭州公园里的风景有什么大的区别,當然这都是拜大霧所赐。过了排云亭,开始往飞来石方向行进。还没到一半老天就开始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花5块钱买的塑料雨披开始派上用场了。接近飞来石的时候,总算发现了不错的風景,深不见底的峭壁里大雾弥漫,时不时狂风又将雾吹散,有如幻境一般,看云海今天是没希望了,还好云雾本是一家,看看雾海也不错。到飞来石的时候,雨不但没停,还越下越起劲,害的我在這居然呆了个把小时,只是为了拍几张照片,独游最不爽的就是拍照太麻烦了,总不能拍一堆风景照回去吧,下着大雨找人拍照也很为难,孤零零的倚在飞来石上一边避雨一边等人,因为不想带着雨披拍照,带的雨伞在这种地方又不能用,等了半天好不容易等到一个,结果没想到他竟是日本人,言语不通,还好他一看就明白我的意思,爽快的幫我拍了几张,没等我想清楚用什么语言致谢他就走开了。雨越下越大,裤脚尽湿,干脆挽起裤脚向光明顶迈去,到达光明顶的时候已经11点了,那里人爆多,黑压压的一大片,想找个避避风雨的地方都难,只好四周稍微瞄几眼就走人,边走边吃些食物,此时上身倒是裹得严实,毛衣已经重新穿上,外面再套个雨披,把旅行社发的遮阳帽也用上了,雨伞也打了起来,只是腿和脚比较冷,鞋子也湿透了,感觉里面水汪汪的,恨不得脱下来光脚走路。

途经鳌鱼峰,百步云梯那段路的时候,人山人海排成一条长蛇阵,走得像蜗牛一样,迈一步就得停一会,看风景的心情都没了,这样走了个把小时,总算走出这个是非之地。看到往莲花峰的路上一个人都没有,旁边一个显著的牌子上写着雨雪天不得上山的告示,路口有两个人并排站着,以为是在这拦路的警察,心里犹豫了一下,还是低着头往莲花峰走去,心想大不了被拦住再退回,小心地往上走了几步,他们没吭声,赶紧迈开大步继续前进,心中如释重负一般,一口气登上莲花峰,路上几乎没遇到什么游人,非常的清静,这里不再有游人的嘈杂声,只有风吹松树发出的呼呼声,有如天籁一般。在峰顶上停留了一会,刚好还有游人上来,赶紧请他帮忙拍照留念,好歹这里是黄山的最高峰,不留个影太可惜了。从莲花峰下山的途中还看到一个肥肥的松鼠,可惜来不及给它拍下来。

一下莲花峰,人又开始多起来了,行进速度明显放慢,好不容易走到玉屏楼,见到那棵大家再熟悉不过的迎客松,雨却还是下个没完没了,人又多得一塌糊涂,也就没那个耐心再找人帮我拍照,直接下山准备去登最险峻的天都峰,过小心坡的时候看对面的風景实在是美,不怕麻烦地在雨中停步,躲在角落里掏出相机拍了几张风景照,旁边路过的好多游人都似乎在好奇的看着我,脸上大多是一副疲态。还沒到天都峰脚下的时候,远远就看到了上山的路已经被拦得结结实实,看来今天终于还是無缘领略天都峰的险峻了,向往已久的鲫鱼背只能留在脑海中继续想象了,心中感到极不爽。虽说以前听说天都峰已经封掉,不过昨晚吃饭的时候我还专门问了饭店的老板,他明明说已经开封了的,郁闷中开始真正的下山,下山这段路走得颇有些不耐烦,毕竟从出发到现在已经有10个多小时了,体力消耗巨大,何况上山的时候还有满心的期待,现在可没什么期待了,没完没了的雨让我的鞋子简直成了水库,途中有好几处溪水都漫过了路面,沿途的众多小瀑布根本无法让我驻足欣赏,我只想赶紧下山,躲到被窝里美美的睡一觉再说。拖着疲惫的两条腿走啊走,终于在接近4点的时候走到慈光阁,搭车回旅馆休息。

5月4日

终于睡了美美的一觉,起床的時候发现天已经放晴,想想老天真是喜欢拿我开玩笑,昨天登山的时候雨下个不停,今天倒天气这么好。出发前给此行定的最高目标是骑到黄山,再登山,然后再骑回去,現在已经觉得没什么意义了,加上连续运动了3天,大小腿都酸得厉害,尤其是下楼的时候,更是酸得要命,于是还是决定搭车回杭州算了。在旅店老板的帮助下,很快搭上了汤口到屯溪的自行车,准备到屯溪再转车,汤口到杭州的自行车本来就很少,可以带自行车的就更别说了。还好,今天一路比较顺利,到了屯溪后,很快就找了一辆可以搭自行车的临时中巴车,赶在晚饭前回到了杭州。只是有两件事不爽,其一是前面连续两天没带遮阳帽顶着烈日自行车骑行自行车,今天脸上已经开始掉皮,手臂也有此迹象,这应该是此行最大的教训,还有一件就是发现原来汤口到屯溪还有另一条相对平坦不少的公路,这倒是很出乎我的意料,当时我只是依照地图选了一条最近的路,从歙县经徽州沿205国道前进的,可没想到原来反向绕到屯溪,再经过休宁再前往汤口会轻松些,毕竟这边没什么盘山公路,从节省体力的角度看来,哪怕远20公里还是很劃算的。只是自己也并不感到有什么后悔,反而还觉得享受了探索的乐趣,何况艰辛的历程已经成为过去,现在回味起来反而是蛮不错的。

呵呵,写下這篇游记感觉也很不轻松,不知哪天信息技术发达了,脑子里想到的东西可以一下子输出来就好了。


出处:新浪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