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人自行车自行车骑行揭秘巴丹吉林沙漠无人区的神话

norwof 收藏 0 65
导读:文章来源: 原文地址: 去年十月单位同事和我的同学分别去额济纳看胡杨林,他们的共同之处是,都组织两辆汽车,其中一辆是四轮驱动越野车.回来后对旅游景点的谈论轻描淡写,甚至说黑城红城就是些土堆,均对巴丹吉林沙漠的荒漠感到震惊。于是我萌生了单人自行车自行车骑行穿越的想法,时间使想法转化成信心,经过准备升成决心。今年8月12日乘车到海勃湾市。8.13————8.27,经阿拉善左旗---额济纳旗---中国酒泉卫星发射中心--阿拉善右旗,历时15天,自行车骑行12天,全程1250KM. 第一天,8.

文章来源:骑行之家

原文地址:http://www.qixing365.com/thread-28728-1-1.html



单人自行车自行车骑行揭秘巴丹吉林沙漠无人区的神话


去年十月单位同事和我的同学分别去额济纳看胡杨林,他们的共同之处是,都组织两辆汽车,其中一辆是四轮驱动越野车.回来后对旅游景点的谈论轻描淡写,甚至说黑城红城就是些土堆,均对巴丹吉林沙漠的荒漠感到震惊。于是我萌生了单人自行车自行车骑行穿越的想法,时间使想法转化成信心,经过准备升成决心。今年8月12日乘车到海勃湾市。8.13————8.27,经阿拉善左旗---额济纳旗---中国酒泉卫星发射中心--阿拉善右旗,历时15天,自行车骑行12天,全程1250KM.

第一天,8.13,海勃湾————宗别立,107KM.

清早出发,上110国道到乌达30KM,全线修路,汽车一过尘土飞扬。乌达吃早点,然后是贯穿全内蒙的大通道,路面很好,但要翻越贺兰山,全是上坡,侧顶风,北面偶尔能看到乌兰布和沙漠,10:00————18:00路面温度高于38ºC,最高达39.7ºC。休息时,摸自行车、衣服、包都是热的,只有摸到自己的皮肤才是凉的。晚上洗脸,满脸都是细盐粒。

一路无人,偶尔能看到一两间空房子,山上光秃秃的。中午终于发现一家小卖铺,只能吃方便面,店主很热情,说阿左旗的羊肉一斤卖到38块,一只羊养到53斤就能上千(活羊重量正好是带骨羊肉的两倍)。其实阿左旗的羊在沙地吃沙葱,个头长不大,羊肉非常有名,和贺兰山的羊不是一回事,和育肥羊更不是一回事。看来买羊肉和吃羊肉的人都不懂。溥仪写的《我的前半生》中宫廷菜谱提到,每天一只羊,只要阿左旗的羊,为此特派亲王达理扎亚到此管理。达理扎亚50年代是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副主席。

晚上赶到宗别立苏木(内蒙古的盟、旗、苏木、嘎查与内地的市、县、乡、村对应),一个部门一栋小楼,很气派,但没有商店饭馆旅馆,当地干部告诉我,4KM远的乌兰煤矿什么都有,发现两个年轻人骑一辆摩托尾随我,返回时碰了个照面,一聊天才知道,他们对我很好奇,也敬佩,要请我吃饭,吃了当地特色烩羊肉,喝啤酒。这里没见网吧,迪吧不少。

住宿10圆,条件可以,没有淋浴,只能用盆擦洗全身臭汗。



第二天,8.14,乌兰煤矿————贺兰山北寺,61KM.

过了宗别立算是贺兰山的后山了,风力大多了,变成正顶风,坡还不小,自行车骑行艰难,幸运的是发现一个加油站背后有一家小饭馆,吃到了中午饭。

黄昏时,看到贺兰山北寺的广告牌和山脚的景点,晚上能进去的话,住宿费和门票都可能省下。门卫好说话,进山后漆黑一片,曲曲拐拐七八公里,全凭手電。忽然听到动物的跑跳声,凭我的经验马上判断出,肯定是食草动物。后来打听,是趁黑下山到景点喝水的岩羊。景点里没有饭馆旅馆,有家小商店,吃到了最贵的方便面和火腿腸。

门口搭好了帐篷,巡逻回来的森林警察让我住他们的值班室,盛情难却。结果晚上开灯,进来不少飞虫,一关灯到处乱飞乱撞,开门又不走,睡袋薄后半夜很冷。不好意思占着值班室,早起收拾,一夜没怎么睡。到伙房吃早茶,热茶泡凉的手把肉和羊油炸的饼,这几个汉族警察非常适应牧区生活习惯。

第三天,8.15,贺兰山北寺---巴彦浩特,36KM.

上午就到了巴彦浩特,这里是阿拉善盟和阿拉善左旗政府所在地,环绕水库修建,转一圈很费时间。因为是产地,奇石广场很繁华;眼镜店很多,都卖水晶石眼镜,很便宜,我花40圆买了一副400度的远视镜。

下午准備向额济纳进发,一出城,狂风大作,等两个小时无果。没休息好不舒服,找旅店住下,睡足了明天再走。6点睡着,4点被吵醒,原来门口是早市,蔬菜批发,吃了早饭,擦黑就出发了。

第四天,8.16,巴彦浩特————都尔勒吉,136KM.

今天还好,风不大,坡不大,多云天气,不那么热。下午三点赶到察哈尔(当地人叫金三角)吃午饭。直到天黑不见村鎮,路上全是拉煤车,自行自行车灯排成几十里的长龙很壮观。奇怪这一带没听说有煤矿,却都向煤城乌达方向拉煤。10点终于发现一家牧户,出于安全就在他对面扎帐露营,吃自带干粮。第二天发现是一家饭馆旅馆。旁边是废弃厂房,帐篷布被风吹得响了一夜。

由于禁牧,巴彦浩特北边的草很高,8月了,去年的黄草阻碍今年的绿草正常生长,不符合草原生态的自然规律,显然是资源浪费,还容易发生草原火灾。应适度放牧。



第五天,8.17,都尔勒吉————乌力吉,139KM.

中午赶到巴彦诺日公吃饭,晚10点到乌力吉,8点开始下小雨。

乌力吉苏木设有边防检查站,以后便是边防公路了,直到额济纳就是那有名的350公里无人区。对外国人不开放,国人有身份证就行。听说有两名法国汽油骑入,被武警车拉出。过去中苏关系紧张,在蒙古国陈兵百万,双方都有20公里无人区,因此得名。改革开放,中苏关系和解,这条路通了公交,大大缩短了巴彦浩特和额济纳间的距离,方便了交通。其它无人区均迁入牧民,但这一段,由于荒漠化,地下水位下降,只能打出深水井,对于牧民无水草少,无法迁入,因此出名。

吃完饭找到旅馆,找不到服务员,很费事,其实她就在一个房间睡觉,怎么叫不出来。进了房间,找相机充电器耗去不少时间,洗漱后,2:00随着雨声渐大入睡。第二天早上还下,10:00雨停才起。

有人说,她(他)到哪儿哪儿下雨,我不想占那么大地方。这里的人说,11年没下雨了。我每到沙漠必下雨,而且是整天整夜的下大雨,05.05穿越毛烏苏沙漠把我浇得够呛。

第六天,8.18,下雨,喝酒,休整,0KM。

起得晚,早饭午饭并在一起吃。买好食物,灌上水,到饭馆后院找了个装5斤醋的塑料桶,洗干净备用。原计划巴彦浩特到乌力吉280公里两天走完,乌力吉到额济纳350公里也两天走完。时间越长,驮食品和水越多,负担越重。危险也越大,这里最可怕的是风,无风高温,顶大风走不动也会出事。但每天140公里起早贪黑,175公里难以实现,准备两天半走完。

刚要出发,两个人过来聊天,一个是李老板,一个是搞公安的王书记。没说几句就要请我吃饭,我说刚吃完,说再吃点,坐一坐。一坐下,说要请的是晚饭,要我别走了,住宿他们管。四点喝到八点,菜肉很丰盛。他们喝的很凶,我也喝多了,落了个早睡早起。

席间,王书记说,他们常测路面温度,高达60度,额济纳到过75度,你一个人骑恐怕不行。见我执迷不悟,说一定要做到三点:

1.保持手机有电,中午吃饭时,也要充电。信號没问题。

2.发现身体不适,立即打电话。在一张空白收据上写了报警电话號码。

3.不要离开公路太远。

另外得知,策克口岸西北70公里处,蒙古国境内发现大露天煤矿,德国人开采,主要卖给中国。煤质不好,要在乌达洗煤。后来听一司机说,跑一趟700公里挣300块钱,所以拉煤车络绎不断。正在修额济纳到临河的铁路,每50公里一站,必打深水井,计划09.11通车。我幸庆出来及时,以后哪儿还有什么无人区。中国煤老板的事听说不少,蒙古国沒有能力开采可以等一等,技术可以合作,经营权不能放弃,蒙古国政府急功近利,必遭后人唾骂。



第七天,8.19,乌力吉————呼和宝西格,116KM.

到苏宏圖吃午饭加水,这次正好黄昏在397公里处,有一家牧民开的饭馆旅馆住下。

得知最近有些牧民在路边盖房开店,挣拉煤司机的钱,也采奇石和苁蓉。用水靠汽车拉。路边总有人家,只要贴路边必是营业性的,相邻两家最远52公里。特意准备的空桶没开张。

第八天,8.20,397---555,158KM.

发现一个新建火车站离公路很近,过去看看。民工刚吃完午饭,剩下的半锅面条送给我。估计晚上要露营,开始研究桥洞,到了晚上没碰到。新建车站不错,可惜铁路离公路越来越远,时间差造成距离差,要是从乌力吉中午出发,什么都好找。晚上一辆超速超载车超我,开过中线,对面的自行车被迫躲避减速,见到我大喊:"这么晚还骑,不要命了!"谁说不要,趕紧下路搭帐,什么也碰不上,碰上个里程碑是555。

比上次风小多了,搭好帐蓬一转身,居然刮走了,追了几十米,形状特殊,脚到手够不着。故意摔上去,才没把家丢了。

早晨严重腹泻,浑身无力。昨天热起来了,超过40ºC,好在两个小时左右,把司机扔的好多半瓶水捡起来,往身上浇,黄昏时捡准备洗手洗脸用。虽然饮水紧张,好象没有误用,不知怎么回事。

几个北京人开自驾车停下说,,不要在路边搭,最坏的是人。他们在山坡后面搭的。他们什么都怕还去新疆,我不怕,不怕人抢,不怕车声吵,更不怕碰上野兽。狼爱吃谁吃谁,反正不吃我。就怕跑肚,赶紧吃药,每次带用不上,早过期了,效力不错,中午止住了。



第九天,8.21,555————达来呼布镇,61KM.

或许是体弱无力,或许是剩下的路不远了。骑得慢,却有了意外发现,凡是拧紧口的饮料瓶都被风沙自然灌满了细沙,凡开口的都被灌多半瓶,沙面有固定的曲线。手套的手指里也能灌得满满的,翻过来看,是只脏手套。说明风沙能洗涤油污油渍。车胎也比水洗都干净。

中午在雅干见一美女,30岁左右,带个五六岁的男孩子,开小饭馆,只卖蒙古包子。有的美女见了,我可以坦若自然,伶牙俐齿,而有的美女,甚至不很美,能使我心慌,看她和她说话有犯罪感。這个不算年轻,当地女厨打扮,对我的杀伤力最大。已有汽油做过描述:很漂亮,典型蒙古人高颧骨、高鼻梁、大大的眼睛、皮肤特别的白,有点象俄罗斯女人,但还是象典型的蒙古人:就是蒙古人皮膚没有象她那么白的;如果大家有机会来,到"雅干饭店"看看就知道了!她修长的身材像俄罗斯女人,但还是像典型的蒙古国女人。我去时已过夏天,皮肤不那么白了,不仅透出健康美、劳动美,更加妩媚动人。回来后,常闪出一个念头,再去一趟,若她愿意,就带她私奔。

或许是肚子不舒服想吃素的,或许是紧张,去了一家江西人开的饭馆,老板说他当过兵,仇视当地人,我说你家乡養活不了你才到此谋生,应有感恩的心才对。问我图什么?搞清楚后他说,你不喜名不好利,看样子对女人也不感兴趣,不如自杀。一说到腐败,火冒三丈,说现在多么好,有点腐败很正常。不容讨论,大喊大叫,还声称要告我。其实他都清楚,我没说什么。是正统还是偏激?是因为以前当过兵?乌力吉的李老板也当过兵,和他截然不同。我看是因为他把转业费都投到这几家中最讲究的速建排房,愈干利薄,欲罢不能。期盼早早收回投资,离开此地心切,心理变态。是不是所有商人和既得利益着都希望越安定越腐败越好。一天居然有四个意外。

三天来顺风顺坡,越低越热,胡杨林高达42.5ºC。第五个意外是才发现我的抗暑能力和聪明,太热了觉得该加衣服,后来明白,能防止热量侵入和水分蒸发。脱光了很快会被烤干。在罗布泊找到余纯顺的遗体就是赤裸的。出事的人是否缺乏逆向思维能力,亦未可知。

到了达来呼布镇找一家能淋浴的旅馆,10圆。房间在楼上,问自行车怎么办?说锁好没事。包呢?答曰也没事。我不按是否值钱,按是否要用取了些东西。结果自行车和包在大路边放了一晚上、一上午没事。其实这里大多是外地人,民工不少,甘肃人居多。他们到了这纯洁的地方心静了。这也和不管什么人,及时地向初来咋到的人宣传这里风气好,不无关系。

洗漱完给在中国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工作的同学打电话,通知他我来了,是活的。因为他从不相信我能骑来。这个意外不是给我的。马上用短信发身份证号,办通行证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