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与伦比的美丽—冬季庐山之旅

文章来源:骑行之家

原文地址:http://www.qixing365.com/thread-28679-1-1.html



无与伦比的美丽—冬季庐山之旅


这个冬天很冷,连续几天的降雪让这个城市更加寒冷难挨。半个多月前就计划好去庐山,十九号的票,T291,武昌-九江,即使再冷,这个计划也不会变的。 景德镇骑乐无穷自行车爱好者论坛. _/ K" g- G0 t9


十八号考完试,一刻也闲不下来,接英,张罗好一切,准备第二天的旅行。

十九号调了五点半的闹钟,半个多月习惯早起,这个时间也就不算早了。武汉正下着鹅毛大雪,融了雪的路上又再一次被白雪覆盖。出门的时候有点小兴奋,虽然看了几天的雪,却没时间认真地欣赏过雪景,其实校園还是挺漂亮。只是接下来没多久我的相机掉进雪水了,镜头进水,对于这次旅行,相机成了背包里一個多余的东西,这个学期我真是一衰到底==#

火车晚点,早就已经习惯了,只是在起点站晚点的火车,还是第一次遇上。火车上的人不多,三个多小时的自行車程,过得还挺惬意。我和英的背包里,只装着零零星星的一些东西,相机,纸巾,雨伞,一本书,还有十几页关于庐山旅游的打印资料……临下车的时候听两位老人说这样的天气,庐山可能封山,之前在网上找不到确切的庐山是否封山的信息,听到老人家的话,自然有些失落。不过也另有打算,要是庐山去不成就去景德镇吧,终究是要找个可以玩的地方,即使是在计划之外的。我发觉自己越来越能够随意而安了。


到九江的时候正下着中雨,身上穿着最厚的衣服还是觉得凉飕飕的。刚出火车站就被一个出租车司机拦住了,对于这些揽客的人,我一向是不理会的,但还是向司机表明了我們要去庐山,目的是想打听一下庐山的信息。司机告知庐山北门已經封山了,但南门可以上去,并说要带我们去,车费一百。婉转地谢过司机,自己找汽车站去了。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才到了长途汽车站,都因为没有认真看资料,火车站对面的汽车站是没有车到星子县的,只有到海会镇,而我的计划是先去秀峰。


在开往星子的中巴车上睡了一觉,到星子的时候五点,天色已暗。我在踌躇着是直接去秀峰还是先找个旅店住下来,再去找银行取点钱(出门的时候学校的ATM机没钱了,两人身上加起来不到一百块)。看资料上说秀峰一个小时可以游完,看了看时间,在天黑之前玩完应该OK,但结果還是听英的决定先住下来。


星子县城很小,走几条路就算把县中心走完了,没什么可以逛的,找吃的地方几乎找不到。取好钱决定在从汽车站出来的那条秀峰大道住,那条路的旅店是最多的,也能找到饱腹的地方。挑了一家祥和旅社,标准间,有热水空调独卫,环境不错,就是那热水冷得凄凉。

二十号早上不到六点起床,早起一来是因为想逃秀峰门票,二来是这天的行程安排很紧。收拾好行李想出旅店,旅社还没开门,一眼望出去街上黑漆漆一大.片,连盏路灯也没有,只好回到屋里继续吹空调。二十分钟后听到开门的动静才出门,这时候天开始有点光亮了。路上还是冷清,雨还在下,好在有间吃早餐的小店开门了。很简陋的小店,老板娘自家的门面,进去的时候她在炸油条,给我们煮了两大碗米粉,很像家里的味道。


刚出米粉店就刚好赶上一辆开往秀峰的公车,一大清早车上就只有司机一个人,自行车成了我们的专车,十几分钟就到目的地了。网上的攻略都说到秀峰时只需让公车送到山脚下,然后给五块十块找个当地的村民带进去就行,可以免去秀峰五十块的门票。当时放眼四周想找个人,半个人影也没有。一来天还没全亮,二来下雨,三来这大冷天的。没办法了,只好直接走向秀峰大门。远处望去秀峰大门是关着的,心凉了半截,不至于这么衰吧。走近一看旁边有个小门是开着的,而且重要的是,没有人。兴奋得不得了赶紧溜进去,其实是明目张胆地走进去。进到秀峰的第一感觉就是很失望,这个传说中很漂亮的地方和想象中的差太多了,加上下雨和昏暗的天气,给秀峰蒙上了一层阴森可怕的阴影。说实话那时候感觉挺害怕,这没有一点旅游景区的样子,倒反像极了广西的山,普通的山。想想在这样的天气,两个人在空无一人的山里行走,周围还散发出一股冷清幽幽的气息,确实挺吓人。刚开始的一段路没什么好看的风景,走到龙潭时才有点眼前一亮的感觉。但这样的风景我也是不屑的,因為見过太多太美丽的山里风光,这个不算什么。到了龙潭才算是登秀峰的开始,只是那陡峭狭窄的路让我看了心里直发毛,地面很湿很滑,楼梯的的左侧就是深谷,于是没敢继续前行(如果有个男生在我就敢了,厚厚~)。秀峰就这样走马观花,到此结束。李白写的望庐山瀑布就是秀峰的瀑布,山上有个观瀑亭,可以看到黄崖瀑布和马尾瀑布,遗憾的是我都没有看到。这样的天气也不可能会有日照香炉生紫烟的情景。出秀峰的时候,门外的一间寺庙放着哀乐(新闻联播某国家领导人逝世时播的音乐),总之秀峰给我的印象是阴森森的。


我把希望寄托到了接下来的游程。從秀峰山下乘公车回县中心,搭中巴车到海会。到之前以为这里至少会像星子一样有小店有银行,到的时候又失望了,小镇似乎小到用视线范围就看得完,街上落魄得什么也没有。攻略上都说海会镇很多妇女会缠着游客,要求收取十几二十块钱带他们從三叠泉过庐山的关卡。望了望四周,路口有不少的士,但这样倒票的人没看到。在车站对面的超市买了些干粮,顺便向老板娘打听了一下。老板娘说因为下雨,這些人都不出来了,而且最近没有生意,不过她告诉我这种時候山上没有领导,只有一些守门的老头,可以跟他们说说不要门票,塞个五十块钱就可以过去了。到這个时候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包了辆摩的到三叠泉门口。正在门口观望是不是也可以溜进去的时候,一辆面包车跟上來探出一个头问我们是不是要上山,可以带我们上去,收费两百。然后滔滔不绝地跟我们说这个价钱很值了,庐山门票一百八。我心想你忽悠谁啊,鬼都知道现在淡季的票价才135,加上学生票,就算正规买票也就一百块,还用得着要你带吗?于是在争执的时候本来门口紧闭的售票处门口開了,出来几个人。三叠泉的门票是免不了的,因为这个景区分海会管,票價51。网上说没有学生票,但我们表明了我们是學生,能不能买学生票,软磨硬泡之后售票的阿姨给我们八折优惠,两张77,还告诉我们山上很滑,没有草鞋上不去。转身从屋里拿出一双草鞋,然后把扫地的老大爷叫来继续找草鞋,总共找出三双,其中还有两双是用过的。两双鞋十三块,因为这鞋不是拿来卖的,是大爺自己上山的时候用的。看老大爷也怪可怜的,价钱方面就不说什么了。那位刚说要带我们上山的,虽然我们不同意,他还是厚着脸皮带上草鞋跟着我們了,然后把价钱降到一百五。后面还补充了一句我们能给多少就给多少。我觉得价钱还是高太多了,别人的攻略里说的都是一个人二三十,但什么话也没说,默认让他跟着上山了。

眼前的这座山从山下看就非常漂亮,白雪皑皑,还被一层雾气笼罩,带这一点神秘。又是一个没有人的景点,整座山都是我们两个人的。因为有那个導游在,就完全不害怕了,虽然前面的路究竟有多艰险无从得知。從这点看,让一个人带路还是有必要的。进山后对这个导游的印象有所改观,他总是很主动地帮我们提东西,還嘱咐我们注意安全。山下的台阶已经有积雪了,只是雪不是很厚,走路还比较轻松。走一段路就不得不穿草鞋了,我把草鞋的绳用力一拉,扯断了。导游把自己皮鞋的鞋带接下来帮我系上,让我小小地感动了一下,还找到两根棍子给我们当拐杖。庆幸的是这个时候雨停了,减轻了不少爬山的困难。越往上走树上的雪积得越厚,台阶上的雪也由山下的半雪半水的状态变成了厚实的雪。沿途经过几座桥和几潭水,我相信一年四季的山,冬季的风景是最美丽的。山中寒气逼人,但爬山的劳累倒不觉得寒冷,反倒觉得有些热。我被雪景完全震撼了,爬过不少的山,但却是第一次看到山中的雪景,雾凇晶莹剔透地挂在树枝上,说不出的美丽。才走了一段路,就已经深深陶醉了。在自习室里呼吸了半个多月污濁的空气,此刻却在享受山里清新的氧气,心旷神怡。


三个人一步一个脚印往上爬,终于來到了三叠泉风景区最为壮观的地方,就是三疊泉。虽然山中的很多水都已冻结成冰,但瀑布还在流动着。磅礴的气势丝毫不减,从山上倾泻而下。瀑布周围是白茫茫的积雪,景象尤为壮观。词穷了,還是看照片吧。到这个地方我已经无悔了,即使要付给导游昂贵的费用。李白当年之所以写的是秀峰的瀑布,是因为他没有发现这个地方。人们都说不到三叠泉就等于没到过庐山,看到眼前的风景,心里想的就是两个字:无憾。


继续前行的路更加艰难,路很陡峭。台阶上已经不是单纯的积雪的,而是冻结成的僵硬的冰。每走一步台階,首先要用木棍使劲地往冰里戳一下,然后腳再往地上用力一踏把冰跺碎,才能移动另一只脚,否则随时都有滑下山的危险。路途的艰难还不止这些,沿途有许多被风刮到的树木,我们必须钻过或是跨过这些路障才有可能前进。在这些时候越觉得导游牛人帮了我们不少的忙。山上有两道关卡,到第一个屋子的时候在里面休息了会,烤了会火,似乎很久不知道温暖是什么感觉了,感受到温度的时候眼泪差点没掉下来。屋子里面住着一位老大爷,常年看守这个地方。庐山风景区无论春夏秋冬都会有人把守,往往用的是年迈的老人,因为需要付的工资比较低,想起来那些老人怪可怜,长时间孤零零地呆在这个冰冷的地方。

导游牛人说把我们送到最后一道关卡的时候就下山了,放我们自己走,还告诉我们过了關卡很快就到平地了,走一段路就是牯岭镇。就是这句话一直让我保持兴奋的状态,想想我们马上就可以征服这座山,从三叠泉翻过庐山去了,不可思议。


在临近关卡的地方付了钱,掏遍了身上只掏出122块,英身上有五块,一共给了导游127。(现在想起来我们真老实,他明明说能给多少就给多少的,我们还把所有的钱都给他了)。这个价钱我估计是他收过的最高的导游费了,他自己说过他还从来没有在这样的天气爬过山,庐山也十几年来没有这么厚的积雪。也就算了,当作是沿途的辛苦費吧,何况一路上他对我们非常照顾。到最后一个关卡的时候,本来说让我们自己上去的,结果他还是跟上来送了我们一段,毕竟那段路还比较危险,(我估计是因为他收太多钱了,觉得我们太老实,不忍心)。于是导游牛人把我们送到了坐缆车的地方。


接下来的十分钟,也许我一辈子都忘不了。导游牛人在这個地方真的要往回走了,然后叫我们走缆车的轨道过去。天啊,走轨道?下面是万丈深渊啊,轨道的中间还是空的,两边都是积雪,虽然相对于爬台阶是平坦许多,但是却也是相当危险,掉下去事尸骨都找不到。我相信他说的轨道的另一头就是平地,可也实在太恐怖了,望过去双腿直颤抖,这条轨道大概有两三千米长。我当时就觉得走这条路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但要是走台阶的路嘛,也要再走大约两三个小时的时间,路比之前的都要陡,因为海拔高,积雪也更加厚,路障也非常多,能不能过去是个未知数。我感觉得前所未有的恐惧,想想要是走这条路,走到一半突然路不通,我们两个女孩子就这样被困在山中,没有人知道我们在那里……突然感到死亡离我们很近。而且这個时候去爬庐山是我的决定,是我做出的这个疯狂的决定,万一真出了什么意外,我对不起太多的人了。就在导游牛人系回他的鞋带的那几分钟,我想了很多,彷徨失措,突然觉得我顿时失去了很多,头脑也空白了,只剩下恐惧。两条路都是不通的,过去都是死路。但是又很不甘心往回走,毕竟好不容易爬上来了,还付了钱的,只要翻过去就是庐山风景区了,另一片美丽的风景。跟导游表明了我们不敢走轨道,导游牛人无可奈何又试着带我们走了一段台阶路。走了几步我就已经感觉到路的艰难了,而且还滑了一跤。没几分钟前面已经没路了,完全被积雪和倒下的树木覆盖,看不出哪里是路。这下死心了,这条路完全不通。已经没有任何选择了,唯一的选择就是跟着到导游下山。导游牛人这时候笑了,一方面佩服我们的勇气,另一方面也说我们傻气。我相信面前的两条路,导游也不敢走,他只是想把我们这两个包袱甩掉罢了,因为我们在问他手机号的时候他拒绝了,因为别过之后我们的危险就可以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了。


决定下山,这是唯一一条路。我真庆幸当时选对了这条路,否则现在我早就没命了。在没有任何专业登山设备的情况下,如果继续前行,那相当于送死。导游也无可奈何,又带着我们两个拖油瓶按原路下山。都知道一般情况下山比上山容易的多,但在当时积雪很厚的情况下,下山比上山困难得多,一滑下去,拉都拉不住。经历了之前的恐懼,我越来越觉得安全是最重要的,于是下山的时候每一步都非常小心谨慎,虽然也滑了不少下,毕竟没出什么大状况。安全抵达山下,还比预计的时间少很多。一路下来导游牛人一个劲地佩服我们的勇气,当然我們也很佩服自己(厚厚~自恋一下)。在半山腰的时候碰到了我们三个以外的人,联通的人过来抢修山上被雪破坏的电线,这天气赶到深山里来工作,精神可嘉呀,立马对联通刮目相看。

到山下的時候,导游牛人就不管我们,自己先走了(尤其是看到我从口袋的角落里掏出了五十块钱之后)。其实看到那五十块钱的时候自己感动得不得了,之前是打算翻过山到牯岭镇再取钱的,下山的时候还在为怎么回去懊恼。我们从三疊泉门口走回镇上(其实也没走多长时间,倒是心疼了之前上来的打的费)。回到镇上的时候正好赶上最后一班开往九江的中巴。

经历了这一天,不知道为什么,庐山那边的一线风景就不打算去了,也许是因为这天的经历太惊心动魄了。我觉得这一生有过这么一次刻苦铭心的经历就足够了,而且之前计划来庐山,其实就是想看看山中的雪景。至于庐山的一线风景,即使很美丽,但比起这一天的经历,也許会显得逊色很多。

到九江的时候还在下雨,天色已晚。在火车站打听了第二天最早回汉的火车,就被一个看起来和蔼可亲实際上非常有心眼的老太太忽悠到她的家庭旅馆去住了一晚上。二十一号中午踏上火车,结束旅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