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系母亲河 晋西骑行记

文章来源:骑行之家

原文地址:http://www.qixing365.com/thread-28608-1-1.html


情系母亲河 晋西骑行记


本来骑的的是晋陕大峡谷,不过回来想想,一头一尾都没去,只在峡谷中段勉强骑了两天,剩下的时间都是在晋西的山地里奔走,所以标题还是晋西骑行算了。

包括坐车一共9天,自行车码表坏了,里程根据记忆和感觉,只能参考:

D1 北京(动车)-太原(53)-古交

D2 古交(61)-娄烦(38)-岚县

D3 岚县(69)-兴县(20+)-黑峪口(黄河)(30-)-罗峪口(50-)-八堡

D4 八堡(15)-克虎(0)-佳县(5)-白云山(5)-佳县(35)-曲峪(35)-碛口

D5 碛口(15)-孟门(15)-军渡(0)-吴堡(16)-柳林(76)-石楼

D6 石楼(40-)-永和(58)-大宁

D7 大宁(55)-吉县(40)-壶口镇

D8 壶口镇(40)-吉县(汽车)-运城

D9 运城(汽车)-太原(汽车)-北京

D1 北京(动车)-太原(53)-古交

早上雨停了,今天是国庆,怕过不了长安街,做好了绕行5环的准备,结果提前两小时到西站,顺利登车。一路玩游戏,直到一个很长的隧道打断了我,这里是太行山,我要去太行山以西的地方--山西。

出了火车站,组装自行车;先去长途车站看了看,黄河边的一大堆目标都是早上才有车,那就开始骑吧,一直往西北,从兴县到黄河边。太原天气很好,就是尘土比较大,有些树叶黄了。

一路往西,结果一開始就走错了路,到了一个XX煤矿,头上都是传输带,所谓煤矿就是一个山,挖矿像挖石头那么简单,这里所有设施都属于企业的。参观完矿山,返回了去古交的正道,说实话,真没把这段路放在眼里,地图上短短的30公里,以为顺着汾河缓上,结果天黑了才到,第一天就走了夜路。几乎还没出太原就开始爬山,想想毕竟太原盆地嘛,结果这个山头不是一般的高,盘山路绕来绕去,太原不久就落到了脚下;看到座亭子,一般来说是到顶了,俯瞰太原,一座浮尘之上的城市。

亭子后居然是一路缓上,又走了10多公里才开始下坡,这时已天黑,路还好,就是污染稍大。放坡下去也不敢太快,到了古交已经7点半,汾河广场正在放今天的阅兵式。我对汾河的兴趣远比古交大,汾河是晋文化的发源地,纵贯山西南北,我走的这条线路就是沿着汾河及其支流。

D2 古交(61)-娄烦(38)-岚县

从古交出来,沿汾河逆流而上,一路喝着西北风,路况较好,就是污染重,大车一过就扬起黑色的灰尘;

路上很多狗,一般就是冲你叫,你靠近他们就退点,等你过去就追你,明显胆怯。在一段上坡时突然冲出来3只,他们仗着狗多示众,径直朝我过来,然后跟在车左右追。我拼命的蹬,还是感觉右腿一疼,裤子撕破,被咬了。我不知道怎样逃脱那三只狗的,下车检查伤势,小到几乎不用关心,不过我知道这一路都要受它影响,十分沮丧。

在一个地方拍堆滿落叶的山谷,

D3 嵐县(69)-兴县(20+)-黑峪口

在晨曦中出发,太阳暖暖的照在身上,这种感觉总是很好的。继续西北,继续喝西北风。岚县到兴县,路窄了些,左边没有黄色实线,要和大车抢路了。出门就看到座大山,从南向北望不到头,绕过去是绝不可能的,看来今天要爬山。




D4 八堡(15)-克虎(0)-佳县(5)-白云山(5)-佳县(35)-曲峪(35)-碛口

八堡鎮出来,继续沿黄河而下,一小时后看到对面山顶密集的房屋,县城才有这种规模,我知道,佳县到了。

D5 吴堡(16)-柳林(76)-石楼

离开了吴堡,开始爬山,这里属于吕梁山腹地,山路弯弯曲曲,刚才还在头顶的吴堡县,不久又落到了脚下。山西东西向的路都是运煤专线,我又和大车挤在一起,这里正在修建高速,工地上坑坑洼洼,长长的自行车队把整条公路搞得沸沸扬扬,全是灰,甚至看不清对面的来车。这条路绝对属于噩梦级别,我甚至不敢拿出相机,怕脏了镜头。过了修路段情况才稍好,很快我就到了另一个县城,柳林。

几乎还没开始找,我就看到了防疫站的牌子,拿出药剂盒子,和岚县的一模一样,安心了,又延续了几天的命。现在该怎么走?要不是前面那段破路我肯定回头,走陕西段清涧方向;可是现在我还是继续往前走,去离石然后应该有路往南,这些路超出计划,没研究过这段地图。

在柳林刚出来,一个路牌让我停下来,去石楼76公里,现在2:36,而我知道的是这条路省道,看起来还可以;这里沟壑纵横,极度消耗体力;这条路整体应该缓下,否则黄河要倒着流了。

D6 石楼(40-)-永和(58)-大宁

经过昨晚反复思索,决定放弃永和关和乾坤湾。曾经去过长江第一湾,天气好能拍张好照片,其他并无特别之处;黄河九十九道弯我也走过几个了,没对乾坤湾报太大希望。而从永和过去回来要消耗一天的时间,今天已经第六天了,时间不够。

石楼出来,只有一个路牌,清涧44公里,问路得知,这条路过黃河的桥正在修,有个便桥能过;而半路岔道去永和。

D7 大宁(55)-吉县(40)-壺口镇

早上起来,毫无征兆的在下雨,地面湿透,本想今天辛苦点走壶口个来回,这下有点悬了,而这场雨也刷新了我的最差成绩。出了大宁县,就开始修路,前几天領会了黄土高原的上句"晴天一身汗",今天领会了下句,"雨天一身泥",薄薄的黄泥非常滑,很多地方都不敢骑,推着都要小心,汽车经过就停下来,不管他滑一下还是我滑一下后果都很严重。

D8 壶口镇(40)-吉县(汽车)-运城

一大早就去景区,没下雨了,不过能见度也不高。景区的人不断强调今天水多么多么大,只能去感受了,照片上灰白一片,和旁边几个摄影者聊天,他们也连连摇头。

从壶口出来,链条,自行车牙盘,自行车自行车刹车等都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要散架一样,下次长途一定要带链条油。路上一直考虑怎样回去,第8天了,峡谷的尾端禹闽口没时间去。其实这几天都在注意长途车,山西县于县之间都是中巴,后备箱很小,车顶能放东西,临汾到吉县也是这种车,吉县到太原的大客每天早上一班,我还不一定能挤上去。本来想现实点还是让我的自行车车受点苦,今天去临汾,结果在路上看到个运城的大客车,我狂追了一公里,在吉县它的终点站上了车。运城是原计划中的目的地,那里交通方便,我虽然绕了个大圈,要多出近百的路费,不过还是想赌赌运气。吉县到河津路段只能在大客车中度过,这是黄土高原到汾河平原的过渡地带,一路下坡,路边大片大片苹果挂满枝头。想起吉县午饭一个要和我"做生意"的司机,他的苹果快烂掉,让我在北京替他找下销路。今天是长假最后一天,卧铺车早就没了;去火车站也没有合适的自行车,只能在运城停一晚。

D9 运城(汽车)-太原(汽车)-北京

早上坐上了运城去太原的汽车,要补张票,那个管理人员态度强硬,我没有办法,除非不做汽车出运城,也许山西的自行车运动就是这样一点点被消磨掉。到了太原,让我吃惊的是动车票也卖完了,今天工作日票也这么紧。在火车站外找到两人,他们说有去北京的卧铺。最后实际上是太原-哈尔滨的长途,没装满人,而北京地带只過六环--这对我来说不是什么大事。当然,我的自行车经过一番讨价还价,还是多买了50元车票。晚上十点多,我被扔在了六环南大红门高速路口,想不到最后一天还要骑两小时,辛苦漂泊,总算回来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