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行车骑行自行车去西藏

snakejian2008 收藏 0 3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文章来源:骑行之家

原文地址:http://www.qixing365.com/thread-28292-1-1.html



自行车骑行自行车去西藏


那年夏天,我和自行车爱好者小崔久经酝酿之后,决定骑自行车去西藏。

从北京出发前,我俩不惜血本购置了高档日产山地自行车,本打算到西藏后就卖掉,结果还未骑到格尔木,它就因伤"退休"了。

良将不可一日无宝马,无奈,我只得从商店里选了一辆结实的上海产28英寸加重车,只要能坚持到拉萨,沉点累点都无所谓,我叫它"大笨车"。

骑在广阔无垠的"世界屋脊"上,纯净美丽的风光让人陶醉,"大笨车"不是这儿响就是那儿响,正好为单调的自行车骑行伴奏。

那年全国闹水,青藏高原亦不例外,因无处可躲,我只能硬着头皮往前骑。雨水浸湿了自行车骑行帽,水珠在帽沿上打晃,老半天才"叭嗒、叭嗒"的掉下来。恐怕只有孤独的自行车骑行自行车人才能领略其中的韻味。

高原的天气变化多端。明明刚才还是艳阳高照,却突然就下起雨来。莫非是蕴藏山中的云雾精灵忍不住跑出来晒晒太阳?反正淋雨晒太阳的自行车骑行绝对是难得的享受。

一路上,经常遇到一些目光凶猛的狗瞪着我,俨然一副不可侵犯的"主人"风范,我只有谦让,乘它稍一疏忽,突然加速冲过去。开始还以为不过是遇上了脾气大的狗,可越往前骑,这情景出现的越发频繁。经历多了,开始有了经验,原来这些家伙也是很讲義气的,只要你眼里有它,对它尊重些、礼貌些,从它身边过时减速或干脆下车步行,再表现得友好一点,它便会跟大方地放你一马,高兴了甚至还可能行个注目礼。

在公路上自行车骑行,放眼望去总是一片无边的草原,偶尔路旁出现一处建筑便格外引人注目,令孤獨的自行车骑行自行车人感到人间的亲切。

在离开雁石坪不远就有这样一处看上去似乎荒废的建筑,我便停下车来走过去看个究竟。只见一块石碑上用藏、汉两种文字刻着"大唐古拉葬台",原来这就是一直让人感到非常神秘的藏式天葬台。

整个葬台由一座祭神小庙,一个香炉,一块石碑和一作台子组成。而台字几米见方,台子上有一柱子,柱子一条绳子垂下来,上面挂满了经幡。台子边是一堵约20米长、近2米高的矮墙,也是由写满经文的石头堆起来的。墙上零星放着几只牛角,也同样刻有经文,其中的内容以六字真言居多————————嗡嘛呢叭哞哄。

后来在那曲我又见到了一座天葬台,沿山腰横切开来,很有气势,正赶上几只秃鹫盘旋于蓝天白云间,与天葬台融为一体,给我一种阳剛之氣的感受。这座葬台很简单,最大的特点就是经幡多,而且只有一种颜色————————白,很北很白,在让光的照射下显得更加神秘。

早在出发前,就有自行车骑行自行车周游过全国的朋友警告我:唐古拉山口是个死亡点,一定要乘车才能过去。当年有一四川青年自行车骑行自行车过山口时不行了,类似的传说还有很多。我们一到唐古拉兵站就向官兵们打听唐古拉山口的事,官兵們郑重地劝我们还是搭汽车过去好,他们接待过不少自行车骑行自行车进藏的旅行爱好者,都是搭车過去的。

说是自行车骑行自行车进藏,自然无搭车的道理,我一定要去闯一闖这死亡关口。况且我当时的体能极佳,感觉也一直不错,正好趁机好好浏览一番唐古拉山的奇异风光。

一早就迫不及待上路了。茫茫天地间,一条大路向前不断延伸,通向天地交融的尽头……开始,还是远远地看到一片片雪山连绵,地与天相接,随著海拔越来越高,雪线也越来越近了,爬上一段很长的缓坡,感到很快就要与那白茫茫的一片融为一体了,可又总是差那么一点点,又总让人抱着一线希望向前、向前。

不知不觉间,我看到路边伫立著一座很显眼的石碑,上面醒目地刻有"唐古拉山口,海拔5231米"。也许是事先有了充分的准备,加上有关数据的科学指导,在过唐古拉山口时,我从精神到体能都已达到最佳状态,所以并没有想象中的艰难。

山口的风很大,前两天还下了场雪,温度与北京的数九寒天差不多,我把所有能穿的衣服都套上了,外面还加上了一件军用雨衣,是一名河北籍的士兵借给我的。

山口向西藏方向是一段缓坡,哇!总算又可以轻轻松松地欣赏高原风光了。海拔越来越低,温度越来越高,天空中转眼又露出了太阳,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那叫舒服!

闯过死亡点,自行车骑行更加轻快了。

路上看见几个牧民正在给马备鞍,我下车过去,刚把相机举起,那牧民立刻摆好姿势,手持缰绳,微笑着等待着我拍照,这是这一路上遇到的最友好的举动。

到那曲时,正赶上一年一度的赛马会。每年此时,都有不少骑手和商人从几百里外趕来,商人带里了各式各样的商品,搭起传统的藏式帐篷,顿时藏北高原出现了一座帐篷城,那热闹劲如同北京的春节庙会。

我不自觉地被这種气愤所感染,不停选购着自己喜爱的商品,不时地和摊主们讨价还价,结果连赛马都给耽误了,只赶上了个尾巴————————飞马拾哈达。

在那曲吃饭时,看见公路上有一自行车骑行自行车的旅行爱好者,这种装束在这里很显眼。我上前去看,一聊才知道他是我的台湾朋友陈俊成。

高原的紫外线把我们的面孔改变了很多。他说在五道梁时反应很重,吃什么吐什么。看到我的"大笨车",他觉得我自行车骑行自行车到此真不可思议。他习惯独来独往,提前半天就出发了,我没多久就追上了他,见他正在给一个人拍照,上前相互介绍后,知道那人叫余纯顺,正在徒步走全国。

我们不过是众多旅行爱好者当中的一部分,我们都在凭着各自的梦幻与努力去实现着自己的梦想,前方也许还会遇到更多的朋友。

远远地看到一排高大的绿色植物,着实让我兴奋了一阵,这是离开格尔木后第一次见到树。

这里就是闻名中外的羊八井地热发电厂。 厂长是北京支边来的。他建议我先去游个泳,好好洗洗,我很遗憾没有带泳裤来,他宽慰我:那里没有女人。

池水真烫,用手试了一下,马上就收回来了,慢慢来,权当洗个温泉浴了。正在兴头,抬头一看,来了个女人。她的T恤上印有北京大学,小崔一看忙指着我介绍:他也是北大的,世界真是太小了。

从羊八井到拉萨只有80公里,眼看就要到达目的地了,喜悦的心情难以掩饰。

前一段路是依山傍河,后一段是青稞田与村舍,我已进入农业区了。我不时下车走进藏胞的小篷子喝上一碗甜茶或一杯青稞酒,再聊上一会儿,很是惬意。

8月14日下午,历时35天,我终于抵达了向往已久的神秘古城————————拉薩。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