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3年5月间,驻守平津地区的国民党中央军和原东北军的于学忠部队根据与日本侵略军签署的所谓《何梅协定》,开始从华北撤离。而国民政府派驻北平的军分会委员长何应钦也以“河北交涉暂告结束”为由离开北平,令北平军分会办公厅主任鲍文樾代理其工作,亲日派的王克敏则代理“行政院驻平政务整理委员会”委员长。侵华日军以为有机可乘,遂开展了进一步分裂华北地区的阴谋。

此前,在日军特务机关长土肥原贤二的策划下,一批亲日分子,成立了所谓的华北“正义社”。在“正义社”的参加者中,白坚武的“表现”最为不遗余力。

网罗爪牙

本文所说的白坚武,北洋时期曾在吴佩孚处做过顾问,后受伪满军政部顾问大迫通贞及日本浪人组织“华北青年同盟会会长”志村正三的收买,加入“正义社”,后又和石友三组织“华北正义自治军”,并自封为“总司令”。

白坚武曾屡次出面劝说国民党河北省主席于学忠“独立”,遭到于的拒绝。后来,白坚武曾多次派人暗杀于学忠,竟买通于学忠的厨师在食物中下毒,但终被于发觉。

1933年5月间,于学忠部根据《何梅协定》,开始从华北撤离。见于学忠部队南撤,白坚武马上预谋在北平制造叛乱。

他的方案是:先派汉奸便衣队分批进入北平城内潜伏,再利用国民党派系间的不和,策动一部分国民党军队造反,内外呼应,夺下北平,然后发表“反蒋倒党”宣言,成立所谓“华北国自治政府”。

1935年4到6月间,白坚武提前派曹华扬、刘佩臣两支土匪队伍,化装后陆续进入北平,潜伏于东交民巷的日本兵营,又指派曾在张宗昌部任师长的李瑞清去收买驻北平周边的中国守军。

当时,北平有一个铁甲车大队,辖六个中队,第一、二、三、四中队分驻在琉璃河、南口、西直门及长辛店等地,第五、六中队和大队部驻丰台火车站。

这支部队原属东北军于学忠的五十一军,于学忠南撤后,由于铁甲车队不易移动,于就将指挥权交给北平军分会。铁甲车大队长曹耀章住在北平,大队部的事务多半由大队附邹立敬代为处理。

破绽百出

李瑞清到丰台后,找到第六中队队长段春泽进行活动,段春泽曾是石友三的旧部,在东北军中待遇不好,所以和李瑞清一拍即合。但李瑞清在收买大队附邹立敬时却被告发,随即被何应钦下令逮捕。

白坚武见事已败露,遂决定于6月27日(当天土肥原贤二在北平与秦德纯签订《秦土协定》)行动,并要党羽“暴动成功之翌晨,改换五色旗,迎逆总裁白坚武入城”。

6月27日晚8时许,日本特务中込富太郎、横尾直治,东北下野军人王铁相等率领日本浪人、便衣特务60多人从天津登上列车,向丰台火车站进发。

这个情况引起了天津车站警宪的注意。他们觉得本来夜间到丰台下车的中国人就很少,60多名日本人(便衣特务也伪装成日本人)一起去丰台,其中必有原因!所以当即通知了北平警宪。

列车11时许到丰台后,这60多人随即前往铁甲车队第六中队部,和段春泽接上了头。大队部副官刘崇基发现不妙,急忙打电话向北平的大队长曹耀章报告,但电话线已被掐断,他本人也随即被扣押。

仓促“起事”

段春泽派人占领车站及电话局,盗用东北军、西北军将领名义发出通电说“一切唯白公之命是从,誓不与逆党(即南京政府)共戴一天,所望父老军民同声响应”。

随后,他命手下缠上“正义自治军”臂章,驾驶两列铁甲车向北平永定门开去。

6月28日凌晨1时许,平津卫戍司令部参谋长刘家鸾接到北平市公安局长余晋和电话报告说,有一部分便衣匪徒占据了丰台车站,并与铁甲车队第六中队队长段春泽勾结,劫得该中队停驻丰台车站的铁甲车两列,向北平永定门方向开来。

此时,铁甲车大队长曹耀章也将消息报告了平津卫戍司令王树常。王克敏闻讯后急忙赶往王树常家中,由于高度近视,加上过于紧张,进门时他一头撞在门框上,把右眼碰伤。

王树常听到报告后马上宣布北平全城戒严,公安局所属保安队紧急出动。驻南城的保安四队队长王光禄首先带队赶到永定门外,将进城处一段铁道扒去。

北平城内的万福麟部和商震部协同警宪戒严,严密监视东交民巷使馆区,让潜伏的便衣队和日军毫无可乘之机。

北平市长袁良还打电话给住在东单日本旅馆扶桑馆内的土肥原,询问兵变是否和日军有关,土肥原只好回答说“无关”。

做鸟兽散

段春泽等人将铁甲车开到北平时,发现永定门附近的城墙上有部队严阵以待,前进道路也被封锁。

铁甲车共开了六炮,但由于指挥开炮的分队长不愿叛乱,没有给炮弹装引信头,所以炮弹没有爆炸,只砸坏了几间民房。

这时,北平的城防军队开始向叛军攻击,叛军略作抵抗后,又发现城内没有什么内应,就仓皇退却。

北平市当局听说铁甲车已向黄土坡车站退去,命令缪澂流、曹耀章带领部队前去追剿,又急调张家口的二十九军冯治安师来北平护卫,商震也派骑兵赶来助战。段春泽等人见状,在黄土坡站丢下铁甲车,四散逃命而去。

不久,这批叛军便被香河县、通县的地方保安队抓获。当夜,王树常命令将被捕的段春泽在北平陆军监狱中执行枪决,事件遂告平息。

在南京的何应钦接到报告后,下令通缉白坚武,说“如有抓获者,赏洋两万元,击毙证明者赏洋一万元”。

尚在天津等待“入城”的白坚武得到消息,急忙从塘沽登船逃往伪满洲国。

兵变被平息后,中方迅速公布了日本人策动并直接参与兵变的证据,驻北平的各国外交使节也纷纷指责日本。日本当局不得不下令将“华北青年同盟会”解散,并命志村正三归国。此外,日本华北驻屯军也出面表示“绝对否认此事与彼方有关”,并说对待这些叛乱分子,“可以痛剿,不必姑息”,但又辩称,据他们所知,叛乱首领名叫“白兴五”,非中方所说的“白坚武”。抗战爆发后,白坚武在冀南被抓获,并以通敌叛国罪被处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