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郴州市跟全国很多城市一样,正在为了创所谓的全国文明城市而努力奋斗,欲穷五年之力创”文“成功,并拿出了末位罚款几十万的杀手锏来提升两区一园的工作积极性,希望通过资料、图相、指标来助推政府的文明行政、市民的文素养、城市的文明风尚。

但文明城市真能靠资料的堆砌、罚款的督促、指标的评价创出来吗?我看未必!

全国文明城市不管是那个方面来看都是一个伪命题,因为各地有各地的风俗、习惯、文化沉淀,怎么能凭几百个所谓的指标就能确定一个城市就比另一个城市文明?况且有的城市崇尚武术,其必间相互切磋,友谊打斗在所难勉;有的城市追求宁静,邻居朋友老死不相往来,邻里隔膜加深。这两个城市谁能说孰文明与不文明?所以说,创建文明城市本来就是有些无聊的人没事闲得不行了想出来的招,目的就是为了满足内心那种“座山观虎斗”的自虐心。

这种自虐心从此次作为首善之地北京暴雨造成37人死亡的事件中可以看得出来,这些政策制定者只关注于表相的文明,却不会在意内心的肮脏,只关注于表面的繁华,却不会在意地底下的奉献,只关注于暖风薰人的陶醉,却不会在意洪水溺人的悲痛…… 这种追求的最终目的,导致的只有一种短视、无知和自以为是的虚荣。

在这种自以为是的虚荣心蛊惑这下,各级各部门如没有灵魂的机器一般无休无止、摇尾乞怜地贯彻着所谓的精神与决策,以自欺欺人的涂拭、自我标谤的夸张践行着所谓的文明。没有文明创造文明、没有文化挖掘文化成为“创文”体制下的一种先行先试的口号,于是潘金莲成了城市文明大使,西门庆闺房成了文化的标志,还有更多的诸如秦桧、严蒿等老一辈无耻阶级投机家成了各个城市、各个地方文明、文化的代言人,更多搔首弄姿、*露肚的明星阶级钻营家成了各个城市、各个地方文明事业的先行者。

文明是一种态度,文化是一种底蕴,文明是在文化薰淘下一种自觉的外在表现形式。没有文化的支撑,文明只能是一种表相的谦谦礼让,其内心永远狼子野心。正如美国的文明一样,再如何标榜其为了世界的民主和自由,再如何把自由女神的衣服脱到更少,但由于没有悠久文人的支撑,其骨子里永远是弱肉强食、强者为王的动物本性。君不见相对来说原来比较幸福富有的伊位克、利比亚、阿富汗在美国大兵入侵后成了暴力不断、恐怖滋生的凶地,原来和平相处、幸福和谐的古文明人之一的印弟安人被美国逼成了潜居深林、蜗居一隅的原始部落,原来和谐共荣的亚洲让美国掀风点火成了四分五裂、人人自危的险境……

所以说,没有文化去创建文明,只能是欺上瞒下的伎俩,只能是政绩第一的表演,对于这座城市以及城市的市民都是好看不好用的累赘。那么,究竟什么是我们需要的文明呢?

文明,字面理解就是文化与明朗、清明 组合词。作为一城之主,以一方之官,其首要的是保证政策明朗、政治清明,然后尊重当地之风俗,兴当地之文化,树当地之礼仪,致使此地文明开化、文化繁荣,最终保“强者无法通过彪悍的欺凌,弱者无须通过可怜的乞求,富者不求攀附的保障,穷者不靠偷盗的侥幸”,如此而来,其文明自生,文化自在,又何需热衷于“创”耶!

金字塔不是一夜建成的,同样文明之城也不是短时间就能创造的。不管北京的决策者制定怎样的指标,如果他们在无法保证北京人们下雨安全的情况下,是没有任何资格来评价各地文明程度的,正如美国不能用自由女神的脱衣秀来评价伊斯装兰人民的裹头巾一样,既没有思想的高地,也没有文明的注解。

阿呆所以说,文明城市不是“创”出来的,而是养出的来,正如养身修性一样,作为地方政府既要限止自己的欲望,也得苦思生命的真谛,既要保全历史的存留,也要树立文明的典范,既要立足自我的修为,也要坚持长远的谋划!

可让阿呆苦闷的是,如果再这样瞎折腾,我估计我们所有的城市文明也会象雅玛文明、楼兰文明一样在短时间消失殆尽,到时只留下”胡杨迎风泣、黄沙漫空舞。何处寻文明,只听沙呜咽”的失落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