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最后一批黄埔生

----访老兵陶涛

顾少俊

陶涛,淮安人,出生于1931年,爷爷是清朝举人,父亲毕业于上海暨南大学。淮安沦陷后,他们一家搬到淮安乡下。

在那炮火连天的岁月,偌大的中国,摆不下一张课桌。陶涛没有上过一天小学。小时候,在爷爷、父亲的悉心培育下,陶涛刻苦学习《四书》、《五经》、《唐诗》、《宋词》等,打下了很深的古文功底。

抗战胜利后,父亲到南京工作,陶涛也到南京念书。1948年,黄埔军校在南京招生。出于对名校的向往,在南京上学的陶涛也报了名。当时报考的学生特别多,但考生们的目的已和抗战前不一样了,有的为混口饭吃,有的为混个好前途,有的为将来能升官发财,等等不一。

天资聪敏的陶涛顺利通过各科考试,成了黄埔23期3总队的一名学生。

陶涛回忆说:“录取后的第二年,我们集中到成都学习。那时候,国民党快要垮台了,我们军校补给不足,伙食住处都很差,吃不饱,睡不好。平时训练很苦。

“紧张繁重的军事训练持续了好几个月。1949年11月,听说我们这一期学生要提前毕业,出川作战。

“当时中华人民共和国已成立,但军校对外面的消息封锁得很严,学校里只有几个主要负责人知道。再后来,蒋介石到学校训话时说,中共在北京成立了伪政权。我们才知道中国大地上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大得变化。

“我在军校上学期间,蒋介石两次到校训话,并在学校住宿。

“上军校前,我听说,蒋介石对军校学生很好,做了他的学生,他会处处护着你。他的好多学生很平庸,但这些学生一看到蒋介石就‘立正’,喊‘校长好!’他一高兴,就会提拔你。还听说,蒋介石对黄埔学生很信任,认为学生不会背叛他,就像儿子不会出卖老子一样。蒋介石最后一次训话是12月份。”

云南的卢汉公开反蒋。四川的刘文辉、邓锡侯等将领拒绝参加蒋介石召开的军事会议 ,蒋介石感到难以在成都立足。12月13日,蒋介石准备离开军校。成都军统负责人发现军校教官和一些可疑分子接触密切,建议蒋介石从军校后门悄悄走。蒋介石大怒,一句国骂脱口而出:“娘希匹!我一向在军校正门进出,让我走后门,岂有此理!”

“蒋介石离开成都后,不到半个月,我们学校西迁。西迁途中的一天,黄埔军校教育处处长李永中突然命令我们紧急集合开会,会场周围是荷枪实弹的哨兵。我们学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李永中表情严肃。他给我们讲了当前形势和他们已与中共谈成的协议,最后告诉我们,准备集体起义。军校另一个负责人肖平波补充说:‘愿起义的留下,愿回家的自便。’

12月25日,李永中正式宣布军校起义。李永中是四川人,毕业于黄埔3期。抗战期间曾任6战区干训团副教育长,1940年4月任中央军校通信科少将科长,1943年任中央军校补训第1总队总队长,1944年3月任中央军校教育处副处长兼高级教官,1948年12月任中央军校教育处长。解放后任南京军事学院教员。

抗战期间,无数黄埔学子为保卫蒋校长,不惜出生入死。黄埔学生是蒋介石最倚重的力量。“天子门生”的集体起义是蒋介石始料不及的。

起义以后,这批学员集中学习了八九个月。少数表现不积极的动员回乡,其他学员有的分到部队,有的参加成渝铁路的修建,还有的分到其他筑路的工程队。”陶涛因为文化水平高,曾在南京政治学院做过教员。后来,他到淮安师范教学,1989年被评为“全国优秀教师”。他70岁才从工作岗位上退下来,现在淮安安度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