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干净”国家怎样反腐?

平静之心 收藏 0 131
导读:在“国际透明组织”公布的《2013年贪腐印象指数》报告中,丹麦与新西兰以91分的高分并列第一,芬兰、瑞典、挪威、新加坡、瑞士、荷兰、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紧随其后。排名后3位的国家则分别是是索马里(8分)、朝鲜(8分)、阿富汗(8分)。 “前三甲”各有反腐“杀手锏” 。 这促成了丹麦的清廉,也让丹麦在今年联合国首次发布的“全球幸福指数”排名中,当选“最幸福国家”。 每年,丹麦都会花大量人力、物力培训丹麦企业,教它们如何应对腐败环境。年轻大学生一进入公务员系统,首先面对的就是接二连三的培训。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世界“最干净”国家怎样反腐?


不管在穷国还是在富国,腐败,这一人类社会几千年来的痼疾,始终是世人永恒不齿的话题总部设在德国柏林的“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组织,从1995年起,每年都通过“清廉指数”为世界各国的廉政状况打分。

在“国际透明组织”公布的《2013年贪腐印象指数》报告中,丹麦与新西兰以91分的高分并列第一,芬兰、瑞典、挪威、新加坡、瑞士、荷兰、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紧随其后。排名后3位的国家则分别是是索马里(8分)、朝鲜(8分)、阿富汗(8分)。

“前三甲”各有反腐“杀手锏”

“透明国际”将这3个“最干净”国家的成功,归因于“政府的政治意愿”、“立法机制对公务员的强力约束”和“公众行为对规则的重视”

英国《独立报》认为,广泛细致的规范、透明的公开制度、强大的舆论监督、高度法制化的控权制度和良好的廉政文化,是这3个国家共同的反腐经验,但具体到各国,又各有各的优势。

在丹麦,深入人心的廉政文化、平等的宗教传统和对防腐拒腐系统教育的重视,有效遏制和减少了人们对金钱的心理需求,使反腐变成一种理所当然的社会现象。这促成了丹麦的清廉,也让丹麦在今年联合国首次发布的“全球幸福指数”排名中,当选“最幸福国家”。

每年,丹麦都会花大量人力、物力培训丹麦企业,教它们如何应对腐败环境。年轻大学生一进入公务员系统,首先面对的就是接二连三的培训。如果琢磨着走后门或请客送礼,反而会让对方觉得人格受侮辱,让事情办不成,这是条不可逾越的道德底线。

上至皇亲国戚、下至平民百姓,丹麦人的收入差距并不太大,人人都可在网上查到皇室成员的财产预算和支出。就连皇宫,都只有外观朴素的四栋小楼,民众与车辆可以自由穿梭其间。

2008年11月,丹麦出台刑法修正案,明确将“向政府官员行贿和政府官员受贿为”视为犯罪,向外国官员行贿,同样是犯罪行为。同时,企业若出于商业目的为政府官员安排旅行、特殊服务以及赠送礼品,均属犯罪行为,即便对方拒绝,亦视为犯罪。这为丹麦的清廉提供了法律和制度上的保证。

高度健全而又保持较高独立性的司法体系,是新西兰保持清廉的“杀手锏”。上世纪80年代开始,新西兰就对政府管理体制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以配合经济领域的自由化和私有化。

1982年通过的《官方信息法》保证了政府作为的公开透明。1988年又通过了《国有部门法》,改革之后的公务员系统将很多职能转移或下放给半官方或民间机构,政府机关只扮演政策统筹和调控的角色,不涉足具体运作。这种“小政府、大社会”的架构,从根源上断绝了钱权交易和权力滥用的可能。1989年,新西兰又通过《公共财政法》,规定了高度透明和详细明确的预算制度。

而对芬兰来说,细化到琐碎、严格到苛刻的制度规定,是最好的“防腐剂”。

芬兰法律规定,任何公务员不得以任何借口接受他人赠送的任何礼物。即使是关系特殊的私交,礼物价值也不能超过25美元,且需上网申报。这样的规定同样适用于公务员“吃请”,一般来说,喝杯啤酒或吃个三明治应该没什么问题,但如果喝了葡萄酒,问题就大了,即使是白开水,也一定得数好了能喝几杯。

如果有人突破了这个“最低标准”,被人举报了,那就不但毁了名声、砸了饭碗,还会锒铛入狱,官员们因此绝不敢轻易触碰腐败这根“高压线”。

“鸡毛蒜皮”的小案让高官身败名裂

由于清廉观念深入人心,在这3个国家中,人们对腐败堪称“零容忍”。

丹麦“30年来最大宗的贿赂案”发生在2005年,移民官收受中国留学生贿赂,金额约1万美元。而另一次轰动性的腐败案则发生在2002年,时任哥本哈根市法鲁姆区区长因挪用公款用于个人吃喝,被判入狱。

新西兰一位有望竞选总理的“重量级”内阁高官,则因为两瓶酒丢了乌纱帽。2010年2月5日,新西兰房屋部长希特利约朋友来家里共进晚餐,下班后路过超市买酒时,发现没带钱包。短暂犹豫后,他拿出了政府专用于公务招待的信用卡,刷了1000新西兰元(约合人民币5000元),买了两瓶酒。次日,他以“上次会议的餐费”名义,报销了此钱。

几天后,政府的审计员就从报销账单中发现了漏洞,将这一“重大发现”汇报上级,政府很快立案调查。被推到风口浪尖的希特利先退钱,后道歉,最后递交了辞呈,并等待法院的刑事判决。而百姓们,还为这一“特大案件”举行了大规模游行示威。

芬兰最近的一桩案子也发生在10年前,时任文化部长林登批准向一家高尔夫公司提供17万欧元的政府资助,而她和丈夫都拥有该公司股份,政府司法总监闻讯立即展开调查。事情曝光仅一周,林登便下了台。

腐败,不仅仅是一个历史性问题,同样也是当今世界的一个的现实性问题。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将腐败定性为与恐怖主义、气候变暖同等级别的“全球性威胁”,可见腐 败现象之世界性危害与普遍存在。

他还指出:“腐败减少机会,造成普遍的不平等。腐败损害人权和良政,抑制经济增长,扭曲市场。腐败加剧环境问题,助长危险废物非法倾弃和动植物非法贸易。但腐败并不是什么巨大的非人力量,而是产生于人为的决定,往往受贪婪驱使。幸运的是,人们有办法反击腐败。”

那么,国际社会及世界各国采取怎样的手段才能遏制住腐败的滋生与蔓延,还世界一片干净而透明的“蓝天”?

盘点世界各国反腐败“利剑”

俄罗斯:官员子女不能海外留学

俄罗斯的腐败行为可以用怵目惊心来形容。2011年,国际腐败监督组织“透明国际”年度清廉指数排名,俄罗斯在182个国家中排在第143位。

面对国内的腐败局面,2006年,普京曾经几次撤换贪污腐败的官员,创下一天撤掉17名腐败高官的纪录;2010年,有6000多名俄罗斯官员因为隐瞒自己的真实收入受到纪律处分;2011年上半年,有包括州长、副州长在内的2800多名官员因为腐败被免职。但这一切看似严厉的举措还是收效甚微。

据俄罗斯反贪组织2011年8月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俄罗斯官员贪腐金额总数已经占到GDP的50%,俄罗斯80%以上的官员有腐败行为。也就意味着,俄罗斯人民每创造1卢布的财富,就有半卢布被不良官员们以各种名义纳入自己的腰包。在这种状况下,俄罗斯正在研究出台史上最严厉的反腐新招。

据俄罗斯《生意人报》2012年8月19日报道称,俄罗斯国家杜马宪法立法委员会表示,禁止各级官员(包括总统、总理、内阁成员和各级议会的议员)及其配偶和未成年子女在国外拥有各类资产和账户,包括股票、有价证券、不动产或外国账户,离职官员3年内不得拥有国外资产,违者将被追究刑责。

若该法案最终通过,那么从2013年1月1日起,上述人员只有在他们的子女需要支付医药费或学费时才可以在外国银行开账户。2013年6月1日之前,现任官员必须将在国外的所有资产清理干净。如果违反这一法律就是刑事犯罪,可处以500万~1000万卢布(约合99万~198万美元)的罚款,最多可判5年徒刑,3年内不得任职。只有安全和情报部门工作人员例外,因为他们需要有国外资产来执行公务。

该法案被称为“最与世隔绝”的法案,官员除了不能有国外账户和不动产外,还将面临着不能和外国公民结婚、甚至连官员子女也将不能去海外留学。

法案起草者叶夫根尼•费奥多罗夫公开表示:“如果官员的妻子或丈夫是外籍人士,则意味着此人将没有资格担任职务,应当辞职。这将是对官员的新限制。现在,只有接触国家机密的官员不能与外国人结婚。”

不能有海外账户、不能有外国配偶、子女不能出国留学,“三不”政策是否可以真正阻断腐败的温床?还是要看法案若能通过后的实际效果。


新加坡:没钱也要申报

高昂的腐败成本,令新加坡官员们望而却步。

早在1990年,新加坡商业事务局前局长格林奈因两项“说谎罪”被判入狱3个月,并开除公职,永不录用。有媒体计算,他不仅失去了每月2万新元的职位津贴,同时被取消了50万新加坡元的公积金和30万新加坡元的退休金,腐败成本在当年就超过了80万新加坡元(约合400万元人民币)。

在反腐机制上,新加坡建立了公务员的终身财产申报制。与此同时,新加坡设立的贪污调查局,拥有警方调查的所有权力。在执行重大任务时,该局可动用武力搜查任何地方、任何账目。公务员被发现有贪腐行为,将面临最高10万新加坡元的罚款、最高7年徒刑的处罚。

一位在新加坡从事法律工作的人士笑言:“从成为公务员开始到离职,公务员几乎时刻被监控着。”每名公务员在初次上任及以后的每年7月,都必须重新申报财产情况。

除了个人的不动产、银行存款、法律允许的股票、债券投资等,一定价值的珠宝首饰、家用设备、古玩等也要申报。此外,还需申报配偶等家庭成员的财产状况。

更加严格的是,不仅有钱要报告,没钱也要及时向上级汇报。每名公务员在初任公职时,都需要签署一份声明书,声明他没有财务方面的困境。如果一名公务员未担保的债务超过其3个月的薪资,或者面临破产程序时,要立即告知所在部门的常务秘书长。公务员如果真的陷入财务困境,就可能会面临革职的纪律处分。

“如果有财务困难,大家可能就会觉得他经受诱惑的能力比较弱。”上述人士表示,即使眼下没有贪污受贿行为,但未来可能会为了摆脱困境而收取好处。

新加坡还明确规定,公职人员不得收受礼品:因为退休而要接受下级所赠的礼品必须申报,且所受礼品不得超过50美元;如果接受属下人员的款待活动,则必须报告款待的时间和地点,款待活动必须适度,不能超过款待者每人月工资的2%。

美国:礼品不能超过20美元

在美国政府多达350万雇员的庞大行政部门序列中,编制不足75名的美国政府道德办公室(OGE)是一个微型部级单位。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不大的机构,却在美国政府的廉政建设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其一年一度的联邦行政官员财产审核,更是被视为对官员的廉政测试,通过与否,决定着官员去留。

根据1978年《监察长法案》,联邦政府行政部门都设有监察长一职,对本部门的职员有调查权和建议权,联邦调查局(FBI)则有权调查任何公务员涉嫌腐败的案件。

美国公开财产申报制度针对的是政府“政治任命”的官员,相当于我国担任厅、局级职务以上的官员。民众可以在网上看到政府高级官员的财产申报内容。秘密财产申报则针对联邦行政部门中职务不高、但处于关键岗位且涉及许多独立决策过程的雇员,如涉及设备采购、许可证发放等工作岗位的人员。他们的财产情况虽不需像“政治任命”的高级官员那样在网络上公开,但OGE会对这些人的财产申报情况进行严格审核,以预防潜在的利益冲突。

美国政府内部还有一项《行政部门雇员道德行为准则》,对行政部门雇员在工作中可能产生的利益冲突,如与企业打交道、上下级之间送礼、第二职业等进行了详细的限制和说明。《行为准则》规定,雇员每次从同一渠道接受对方主动提供的、总市场价值不超过20美元礼品。

越南:总书记在家门口接待上访者

早在2005年,越共中央内政部公开的腐败问题问卷调查结果就显示,有92.8%的公务员、83.7%的普通群众和92.1%的企业干部认为“腐败现象业已成为当前最严重的问题”。

2007年3月13日,越南贸易部前副部长梅文桑因涉嫌巨额受贿罪出庭受审。当天,越南政府总理阮晋勇签署颁布了一项法令,要求国会代表与政府高级官员必须申报并公布个人财产。

该法令要求,越南国会代表与政府官员公布收入、房地产、海外资产、账户以及其他个人财物,如车辆、价值超过3100美元的证券。法令除了适用于越南国会代表与候补代表、高级警官与军官外,国家、省、县级政府、国有企业所有副处级以上的干部也在此法令的审查范围之内。

越南每届国会代表选举出来之后,越共机关报都会公布代表名单,并在每个人的名字后面注明家庭住址,甚至越共总书记等最高领导的家庭住址也会公布出来。

曾经有人问过越南总书记农孟德,他的家庭住址公布出去之后,有没有老百姓去找他。农孟德回答,他说有一些老百姓去敲他家的门,对他说他们对地方官员已经失去信任了,就只是对农孟德还有一些希望。看到这些反映问题的老百姓太穷,农孟德会自己掏腰包给他们买回去的车票。

另外,越南的国会一年开两次,每次一个月。在开会的时候,国会代表会当面对各部长的工作提出质问,而且这一过程要通过电视进行全国的现场直播。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部长坦言,“压力非常大,因为有些代表的提问可谓毫无道理,但是也不能发火,要保持微笑,因为电视台正在直播。”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并不代表网站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目的在于传递信息。

责任编辑:Camille Li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