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排唐慧女儿卖淫的女犯家庭现状

开心老宝宝 收藏 108 18670
导读:因为秦星的官司,秦家已负债累累,甚至后来请不起律师。“妹妹秦星的案子已经7年了,往长沙、北京跑了很多趟,路费连同律师费,起码也花了二、三十万。这些钱都是借来的。”秦军说,到后来家里甚至请不起律师,好在有律师主动为他们提供法律援助。秦星比哥哥秦军小一岁。2006年,她伙同男友在永州零陵区经营起“柳情缘”。唐慧11岁的女儿乐乐,在当年10月3日被周军辉带至“柳情缘”后,正是交由秦星安排卖淫。直到当年12月30日,乐乐被家人找到并带离。经鉴定,乐乐患生殖器疱疹和创伤后应激障碍。图为秦星家人保存的秦星的

安排唐慧女儿卖淫的女犯家庭现状

因为秦星的官司,秦家已负债累累,甚至后来请不起律师。“妹妹秦星的案子已经7年了,往长沙、北京跑了很多趟,路费连同律师费,起码也花了二、三十万。这些钱都是借来的。”秦军说,到后来家里甚至请不起律师,好在有律师主动为他们提供法律援助。秦星比哥哥秦军小一岁。2006年,她伙同男友在永州零陵区经营起“柳情缘”。唐慧11岁的女儿乐乐,在当年10月3日被周军辉带至“柳情缘”后,正是交由秦星安排卖淫。直到当年12月30日,乐乐被家人找到并带离。经鉴定,乐乐患生殖器疱疹和创伤后应激障碍。图为秦星家人保存的秦星的照片。

安排唐慧女儿卖淫的女犯家庭现状

秦军的父亲秦顺元67岁,患有肾结石和支气管炎,每两年就要做一次手术排出肺部的积液;母亲邓美林则患有颈椎病。秦军妻子没有工作,只能在家带孩子。

安排唐慧女儿卖淫的女犯家庭现状

秦星的父母自顾自低头吃饭,极少言谈,屋内潮湿的空气更显沉闷。长达6年的反复诉讼,让秦家人疲惫不堪,也欠了二三十万的债务。

安排唐慧女儿卖淫的女犯家庭现状

2012年6月,湖南高院终审维持了永州中院以强迫卖淫罪、组织卖淫罪,判处秦星死刑的判决。秦顺元想去最高院反映情况,不想刚上火车就晕倒了,秦军只能接替父亲。7年里,他被卷入无休止的奔波,“可不跑跑不问问,又不行”。图为秦星的父亲秦顺元在厨房烧火。

安排唐慧女儿卖淫的女犯家庭现状

为了填补经济漏洞,除了打理自家的四、五亩土地,秦顺元每逢集市都会前往镇上跑三轮拉活。

安排唐慧女儿卖淫的女犯家庭现状

每逢集市,秦星的父亲都会开着三轮车去拉活挣钱,一上午可以挣50元。图为秦星的父亲秦顺元在整理三轮车上的板凳。

安排唐慧女儿卖淫的女犯家庭现状

秦星的母亲邓美林平日酿些米酒卖,农忙时还去帮人插秧。水田里一天的劳作,能挣八九十元。

安排唐慧女儿卖淫的女犯家庭现状

长达6年的反复诉讼,让秦家人疲惫不堪,也欠了二三十万的债务。秦星的嫂子、秦军的妻子一看见外人就会关门。

安排唐慧女儿卖淫的女犯家庭现状

2014年6月12日,“永州强制幼女卖淫案”死刑复核结果公布。最高院未核准周军辉、秦星死刑,案件将发回湖南高院重审。该案审理至今已逾6年,先后2度重审、4次判决。最高院“刀下留人”,究其本质,是对先前审判的适时纠偏。事发8年之后,该案引发的种种后果仍在发酵,而唐、周、秦三个家庭,无一幸免。

安排唐慧女儿卖淫的女犯家庭现状

2006年10月3日下午5时许,周军辉强行将受害人(唐慧11岁的女儿乐乐)带至被告人秦星、陈刚开设的“柳情缘休闲屋”卖淫。当晚10时许,秦星安排店内雇员带乐乐卖淫,收取100元费用。后秦星又安排乐乐在休闲屋二楼内卖淫两次,收取200元费用,后周军辉与秦星结算,领走了卖淫所得210元。当日周军辉和陈刚还打了试图反抗的乐乐。此后,在明知乐乐不满十四岁的情况下,秦星、陈刚仍逼迫其卖淫3个月,在此期间,乐乐还被刘润、兰小强、秦斌、蒋军军四人轮奸,直到2006年12月30日被其家人发现报警后得以解救。图为6月18日,湖南永州,唐慧在自己的花店里休息。她清楚,伴随着最高院死刑复核结果的下达,曾经帮助她的律师这次是否再伸援手,犹未可知。

安排唐慧女儿卖淫的女犯家庭现状

自2006年,唐慧为女儿的遭遇到处上访,期间屡受不公正对待,被抓被打。2008年6月6日,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当事人秦星、周军辉死刑。其余当事人陈刚被判处无期徒刑,刘润、蒋军军、兰小强等人分别被判处无期徒刑、有期徒刑16年、15年。事件发生6年后,2012年6月5日,湖南省高院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但双方都不满判决结果:被告认为量刑过重,唐慧则认为在该案立案和审理期间,当地有公安民警存在渎职行为,要求法院对主要犯罪嫌疑人判处死刑,对渎职民警严肃处理,并要求相应赔偿。因此,双方都在上访。2012年8月湖南省永州市公安局零陵分局以唐慧在法院办公楼滞留15天并要求法院判处7被告人死刑、在有关机关门口阻车堵门等行为“扰乱社会秩序”为由,对唐慧处以“劳动教养1年6个月”。唐慧被劳动教养的消息被公布后,却引来舆论的一片哗然。2012年8月8日,湖南省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受理唐慧对劳动教养案的复议,后被依法撤销。图为唐慧在自己的花店打理花草。

安排唐慧女儿卖淫的女犯家庭现状

“他们还能不能帮我,我不知道。”唐慧说,目前也没有人明确说要代理她的诉讼。甚至有曾经帮过她的律师打来电话说,很多原本支持她的“法学家”,现在都不支持她了。“他们有更高的理想,我没有。我只是一个受害者的母亲。”唐慧回应说。这间位于零陵区约20平米的花店,是她在两年前与朋友合伙开起来的。花店顾客不多,偶尔卖个几百元。总有些开业的顾客在买完花篮之后问有没有鞭炮。于是唐慧又在隔壁开起一间鞭炮店,逢年过节,销量还算不错。

安排唐慧女儿卖淫的女犯家庭现状

相比过去,唐慧已自觉不如当初那般洒脱,“以前一门心思打官司,想走哪就走了,现在毕竟有生意要做”。无论怎样,案件重审已成定局,始终有个问题无法回避:万一没有律师肯代理诉讼呢?“我没想过,也不想想那么远的事。”唐慧顿了一下,又补了一句,“我相信会有律师理解我的”。

安排唐慧女儿卖淫的女犯家庭现状

逢年过节,鞭炮店的生意还是不错。图为唐慧在自己的鞭炮店向顾客销售鞭炮。

安排唐慧女儿卖淫的女犯家庭现状

周军辉的母亲周金花曾经是村里令人羡慕的人。如今,她只是一个舍不得服用15元一盒止疼药的健忘症患者、一个罪犯的母亲。6年前,周军辉在该案首次判决时被判死刑,周金花闻讯昏倒,从此落下了头痛的毛病,记忆锐减。周金花常常孤零零地站在自家门口。

安排唐慧女儿卖淫的女犯家庭现状

说起家庭因儿子周军辉的官司而引发的改变,周军辉的母亲眼含热泪。那段时间,周金花一下瘦了20斤。周军伟(周军辉哥哥)扶着她去法院,她神情恍惚,差点当街摔倒。

安排唐慧女儿卖淫的女犯家庭现状

自从周军辉首次判决被判死刑之后,周军辉的母亲周金花就昏倒了,从此就得了头痛病,不仅很多事都想不起来了,还需要每天吃药。她的卧室床前的柜子上堆着四种药,分别被用来治疗胃痛、关节炎、头痛和头痛。

安排唐慧女儿卖淫的女犯家庭现状

为缓解头痛,她每天都会服用两次4元一盒的廉价止疼药。实在难忍时,她才舍得动用所谓“昂贵”药品。而这种药,每盒售价不超15元。

安排唐慧女儿卖淫的女犯家庭现状

周军辉的家甚至没有自来水,平日用水需要到三四百米外的井里挑水。

安排唐慧女儿卖淫的女犯家庭现状

周军辉的家里只有父母居住,偌大的房间显得空档而孤独。

1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6楼lenew

我同情秦周两家的老人,但我支持秦周两人的死刑判决!

当你们用有血的钱心安理得,那么吐血的钱就不要拿出来搏同情,

这个家庭和那个可怜的女孩哪个更无辜?做了,就要担责。害人者必须死!

3楼楚雨

这种没有人性的家伙还要留着干什么,害人害己。

孩子的管教是一点,但那些垃圾更恨人,对未成年儿童下手,死了活该,值得同情吗?可恨!

10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