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殊死突击战高平

武穆山河我神州 收藏 8 1183
导读:1979年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发起时,根据广州军区的指示,以第41军配属军区炮兵第1师1个炮兵团另2个炮兵营、军区独立坦克团1个营及若干技术兵种组成北集团,从广西念井、平孟方向出击,协同南集团第42军实施钳形合围,于3-5天内各个歼灭高平及其以北地区的越南守军。第41军担任军区的右翼突击集团,第一步以军主力沿念井、通农、高平方向直插班庄、扣屯地区,攻歼班庄地区守敌,构成对外正面,阻击外区越军增援,会同友邻部队,完成对高平地区越军的合围。同时以一部兵力向朔江和茶灵地区之敌进攻,从正面牵制高平的越军

1979年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发起时,根据广州军区的指示,以第41军配属军区炮兵第1师1个炮兵团另2个炮兵营、军区独立坦克团1个营及若干技术兵种组成北集团,从广西念井、平孟方向出击,协同南集团第42军实施钳形合围,于3-5天内各个歼灭高平及其以北地区的越南守军。第41军担任军区的右翼突击集团,第一步以军主力沿念井、通农、高平方向直插班庄、扣屯地区,攻歼班庄地区守敌,构成对外正面,阻击外区越军增援,会同友邻部队,完成对高平地区越军的合围。同时以一部兵力向朔江和茶灵地区之敌进攻,从正面牵制高平的越军主力;第二步在友邻部队协同下,围歼高平地区的越军,尔后由西向东卷击,各个歼灭茶灵、重庆地区之敌。与南集团第42军的战斗分界线是:沿广渊、高平、班庄的相连之线,线上各点除广渊外,均属第41军作战地域。

在率领第41军抵达广西中越边境后,军长张序登和政委刘占荣立即组织部队展开临战训练和政治思想动员,同时带领军机关人员秘密到边境前沿勘察地形、敌情,回来后又组织全军团以上干部和司政后有关人员开会,反复进行分析,研究制订作战方案。结合勘察结果和上级通报,认识到高平地区为典型的亚热带山岳丛林地貌,特别是北侧石山众多,群峰耸立,坡度陡峭,林草茂密,道路稀少,河溪纵横,雨多雾大。防守高平的越军主力是步兵346师,加上地方军和公安屯,正规军总兵力约1.5万人左右。另外,还有数量不详的武装民军配合作战。越军将防守的重点放在高平北面的朔江、茶灵和东面的复和方向,依托要点部署兵力,扼守主要交通线,形成了以永备工事和野战工事相结合的支撑点式环形防御,并有一定纵深。

根据广州军区的作战意图、通报和侦察到的当面敌情、地形,张序登、刘占荣和加强第41军指挥的广州军区副司令员欧致富等人确定了集中兵力,勇猛穿插,断敌后路,分割围歼,清剿残敌的作战方针。在具体部署上,左翼以123师368团配属4个炮兵营从龙邦向茶灵方向进攻,牵制越军346师,并进一步打通茶灵至高平公路;中路以122师配属军坦克团1个营从平孟、孟麻向朔江之敌实施正面进攻,一天之内歼灭朔江地区越军,尔后向安乐、河安方向推进;右翼为主要突击方向,集中主力121师、123师(欠368团)、军坦克团2个营及军区独立坦克团1个营,绕过越军346师的防御正面,沿念井、莫隆、通农实施穿插进攻。到达通农后,先头121师继续插向班庄,歼灭守敌,形成对外正面,其后跟进的123师转向安乐、河安、高平方向进攻,抢占扣屯,阻敌增援,最后协同南集团第42军合拢包围圈,全歼高平之敌。

从事后来看,从广州军区到北集团的作战意图、作战方案从一开始就充满了盲目的乐观。从边境到高平,地图上的直线距离约40多公里,根据解放战争年代的大兵团作战经验用兵,计划部队当天就能穿插到位,3-5天可全部解决战斗。而实际上战区沿途山地纵横,丛林茂密,少数几条主要道路都在群山峡谷中蜿蜒穿行,实地距离要乘上2倍都不止。越军本土作战,熟悉地形,作战经验丰富,擅长拦路设伏和游击袭扰,初次交手一时无从把握其作战特点,按规定时限解决战斗本就非常困难。加上异国战场民情特殊,一旦后勤乏力则筹措给养困难,更是加大了作战难度。从作战方案本身来看,设计得非常精密,环环相扣,然而一旦有一个环节衔接不上,则整个方案就有落空的危险。如121师徒步向高平西侧班庄地区实施大纵深迂回,全程80公里,要求总攻发起后12 小时到位。即使在平地中运动,亦须每小时行军6.7公里才能按时到位。喜欢跑步的人都知道,无任何负担以每小时10公里的速度,跑6.7公里也需要40分钟。而穿插部队人均负重5、60斤,要翻山越岭,穿林过河,体力消耗巨大,持续运动能力受限,后勤给养又只能跟在后边以骡马运送,非常容易掉队,其困难之大可想而知;123师(欠368团)配属50余辆坦克和装甲车组成装甲步兵穿插梯队向高平以西以北推进,全程90公里,要求总攻发起后7小时到位。如在平地上,这个距离算不了什么。然而装甲车辆在山岳丛林地形上爬坡过河,本就受到很大限制,还不要说会遇到越军埋雷断路,设伏阻击,既要爬过去,也要打过去,7个小时实在是太紧张了。并且123师这一路从正面威胁高平的人马却只有2个步兵团,其中369团又是全军的预备队,本身会不会遭遇打成僵持都不好说,若还需动用预备队支援其他方向,则必会出现兵力不足的困难,削弱攻击力度;要求122师在一天之内歼灭朔江越军,迅速配合123师围逼高平,殊不知朔江号称“天险”,地形非常复杂,防守越军苦心经营,沿公路两侧设置了绵密防线,纵深十余公里,这岂是一天就能解决的战斗?一旦攻击时间迁延,既不能按时会同123师沿公路向河安、高平突击,又会加大123师受到朔江之敌侧翼威胁的危险;123师368团向茶灵方向进攻,拦路越军是号称“决战决胜”的677团和炮兵188团一部,368团兵力上不占优势,难以多路迂回,只能强攻硬打,完成打通公路任务的难度也是太大。综上可见,北集团任何一路攻击部队如中途遇阻,未能按预定计划进攻到位,就会陷入兵力分散,翼侧暴露,形不成攻击矛头,从而拖累全局作战。后来的实战证明,各种不利因素先后显现,纸上谈兵的危机全部暴露,各进攻方向都未能按计划完成任务。

指挥靠前,干部作风深入,是第41军的老传统。除派出军、师领导纷纷加强到各师、团指挥外,临战之前,张序登与欧致富、刘占荣带领机关人员也在念井开设了军指挥所,距离边境只有不到2公里,可以直接观察到前沿作战。

1979年2月16日夜,第41军各师的部分攻击分队已提前越境秘密接敌。121师362团率先向边境莫隆当面的越军发起夜袭,经过19个多小时战斗攻歼了莫隆地区守敌,歼敌284人,打开了一个正面宽6公里、纵深长7公里的口子,保障了军、师主力按时向敌纵深穿插。123师368团各营也越境偷袭攻占前沿的越军边防哨所和检查站,隐蔽占领了进攻出发地区。17日凌晨4时40分,第41军的军、师炮兵群向莫隆、朔江、茶灵方向的越军前沿及纵深各目标进行了20-23分钟炮火准备,同时工兵在越军设置的障碍区中开辟通路。5时,122师各团向朔江之敌发起进攻。6时开始,第41军工兵及加强部队共9个连和600余名民工,紧急前出抢修从119号界碑至越南莫隆的5公里急造军路,为装甲部队及运输车辆打开道路。7时,全线总攻开始,121师发起穿插,123师368团向边境前沿要点八达岭、八姑岭之敌发起猛攻。

123师(欠368团)向高平的装甲步兵穿插是北集团关键的突击方向,因从边境到莫隆的5公里距离没有公路相连,重装备难以行进,所以才要组织工兵、步兵和民工抢修道路。由于沿途怪石林立,地形复杂,筑路之中遇到了困难。军情如火,张序登在指挥所坐不住了,亲自前出到抢修现场,和施工人员一起想办法,加强了工程指挥,加快了施工进度,终于在5个小时内抢修出了一条5公里长的急造军路。17日12时15分,123师的装甲步兵梯队沿急造军路出境发起穿插。

这一打起来,才发现实际战斗进程和预定作战方案的距离是如此天差地远。

总攻第一天就是关键当口,按计划122师要攻歼朔江越军;123师368团要攻占八达岭、八姑岭,箝制茶灵地区之敌;121师、123师都要穿插到位,切断原平、太原越军东进北援的通路,协同南集团对高平之敌形成合围。然而122师当天攻击连续受阻,右路365团在平孟方向没有进展,中路364团、左路366团只击破了越军的边境一线防御,推进了2-3公里,根本谈不上一天就解决朔江之敌。121师徒步向班庄长途穿插,先头的363团于当晚23时才赶到宗梅,全程只走了一半多,预定12小时插到指定位置已经泡汤。123师(欠368团)向扣屯装甲穿插,先遣队367团2营因大量坦克和步兵掉队,不得不于当晚停止在通农以北等待后续部队,预定7小时插到指定位置同样已无法实现。当天只有123师368团按计划攻占了八达岭和八姑岭,但因123师指挥所误判战场形势,命令368团又撤出了所攻占的阵地,致使该部功亏一篑。这样一来,形势就严峻了。张序登、欧致富等于18日凌晨调整部署,命令121师、123师连夜兼程前进;122师重新组织战斗,于18日继续向朔江攻击;根据广州军区前指的意图,为防茶灵方向的越军677团提前回撤拱卫高平,给南、北集团的穿插造成更大的困难,影响战役全局,命令123师368团在边境一线摆出进攻姿态,牵制当面越军,使其不敢倾力回援高平。

2月18日,122师经过总结经验和调整战术,加快了战斗进程,当天已逼近一号榕树山、长白山和墩张三岔路口。121师先头363团不顾一切夺路前进,于当晚插到了3号B公路,占领了841高地,第一个穿插到位。随后的师基本指挥所和362团进至天丰岭地域,最后边的361团刚刚通过宗梅。123师先遣队367团2营在沟里、扣旺、打兰接连遇到越军伏击,并与乘汽车的越军遭遇,双方展开激战。张序登根据广州军区前指的指示,命令先遣队在安乐地区抢占有利地形,抗击乘汽车的越军冲击。然而率领先遣队的123师前指错误理解了军命令,既没有认真分析敌情,也没有及时向军指挥所反映情况,就将先头分队回撤至龙万西侧地区组织防御,因而丧失了时间和既得战果。

18日这天出了不少事。121师361团原定随363团之后跟进,却在17日出境时绕了远路,搞得非常疲劳。18日凌晨过了通农以北的班丽后,因随队指挥的副师长误信传言,将部队停下,致使该团在途中停留了4个多小时。18日上午,361团通过通农县城后又因地图错误走错了路,再次绕路折返,结果落到了全师最后边。18日夜里通过宗梅吊桥时,361团后勤第二梯队被越军火力隔断,未能跟上。团主力也一路连遭越军袭击,随团的民工队伍中还混入了不少越军特工,杀害民工,扔掉伤员,造成了较大混乱。危急事态之下,361团采取非常手段清查队伍,加强对民工队伍的监控,加强对指挥所、通信等重要目标和人员的保护,并将抓获的越军特工就地灭口,震摄了越军特工的气焰。在与越军特工的斗智斗勇中,因政策掌握不够,发生了收缴民工武器、武装看管民工、捆绑和误杀民工的事情,造成了较严重的后果。121师预备指挥所当日率领362团3营及师后勤前梯队共700多人随主力后跟进,途中误走向安乐方向。夜里发现后沿原路返回,途经魁剥山谷时,遭到埋伏在两侧山上和混在队伍中的越军特工袭击,队伍大乱,失去指挥,先后伤亡300余人,多名领导牺牲,并且丢失了师后勤前梯队携带的全部弹药、给养、器材、药品,直接造成了121师随后的全师给养中断。123师随先遣队跟进的367团主力在过了通农后,连续多次误判方位,迷失方向,越走越远,未能跟上先遣队,直接削弱了这一方向的进攻力度。在当年的辽沈战役塔山阻击战后,367团荣获了“塔山英雄团”称号,361团荣获了“守备英雄团”称号,都是第41军中赫赫有名的英雄团队。然而这次自卫还击作战开始后,两个英雄团却多次发生失误,屡纵战机,惹得许世友非常恼怒,“熊样”、“奶奶样”的话都骂出来了。

为隐蔽战役意图,秘密穿插,121师和123师在穿插中长时间关闭电台,兼程前进。当部队停下来休息的时候,由于怕暴露目标,有时也不开设电台。因为一度得不到穿插部队的战报,广州军区前指和北集团指挥人员都焦急异常。当遇到敌情和请求指示的时候,两个师开设电台将情况上报,由于侦察不够,对当面地形、敌情掌握不明,己方各部的联络也时断时续,向上级报告的情况就无法做到全面,甚至还有错报,这就导致北集团和广州军区前指难以掌握穿插途中的具体情况和进展,也就不容易做出及时准确的判断。仗打成这个样子,张序登真是着了急了。他急于想让121师迅速和123师打通联系,尽快杀到高平北侧外围。19日凌晨的时候,张序登电令121师:以361团向东攻占那吕、班多、那别地区,保障367团两侧安全。然而此时361团尚落在全师最后,部队饥疲劳累,跑得稀稀拉拉,已然战斗力大减。再要翻越数个山脊走十多公里向367团靠拢,恐怕变数太多。据此121师建议,仍按原计划,全师尽快插到班庄、809高地指定位置,组织对内对外防御,然后视情况支援367团行动。在冷静地通盘考虑之后,张序登回电同意了121师的建议。

19日战事进入了白热化阶段。122师全力突击,右路365团拿下了一号榕树山和长白山,拔掉了越军在边境前沿的制高点;中路364团和左路366团扫清了孟麻正面至坂洋以北的越军,拦腰斩断了朔江越军沿166号公路设置的防御体系,并连夜西进,攻占波原,直逼朔江。121师主力则不顾饥饿疲惫,抬着伤员、烈士奋力翻越天丰岭,击破越军散兵拦阻,冲刺前进,于当日相继占领董赛、809高地、班庄南侧地区,终于插到了指定位置,随即组织起了对内对外防御。123师先遣队兵分两路,367团2营于当日凌晨沿田间小路向扣屯地区穿插,一路兼程,多次与阻击越军激战,于当夜突进至玛关西南无名高地附近;坦克分队则搭载部分步兵于天亮后继续走公路前进,在扣旺一带遭到了越军猛烈阻击,无法突破,与敌形成对峙。战局胶着,张序登焦急异常。本来广州军区前指有规定,军一级指挥所不得出境。但他再也等不了了,在征得了欧致富同意后,张序登和刘占荣率军前指于19日上午出境,进至通农以北的那排开设,欧致富继续留守念井的军基本指挥所。19日夜里,在809高地上的361团部队观察到,扣屯方向有很多汽车开着大灯沿公路向南行驶,判断是高平的越军在南逃。因为123师部队没能及时穿插到位控制扣屯通向太原的公路,放跑了高平的越南党政机关和部分越军,实在是令人非常遗憾的事。

2月20日,122师右路365团攻占了二号榕树山,各部随即转入搜剿残敌;中路364团在坦克支援下沿公路向朔江突击,由于两翼部队未能协同到位,以致主攻部队在朔江以东公路上连续遭到了越军两次火力伏击,伤亡近300人,前进受阻。121师362团攻占了班庄,因守敌852团主力已于前二日分批向高平方向撤退,121师在班庄扑了一个空,没能实现预定的歼敌目标。这时,121师已是全师断粮,伤员也无药医治。123师367团2营穿山过水,昼夜兼程,其先头于20日凌晨5时占领了扣屯西侧的312高地,此时亦是断粮缺弹,只能就地组织防御。123师侦察大队奉命向扣屯地区穿插与先遣队会合共同阻敌,途中全队失散分成了两部分,其中侦察2连于20日拂晓进至无道地区,突遭占据有利地形的越军伏击,伤亡很大,带队的副师长身负重伤。穿插扣屯的367团2营后续部队正巧从附近路过,闻讯后赶到出事地点救援,经过激战终于将侦察2连和副师长接应了出来,随后共同进至312高地与先头部队会合。此时367团主力仍然迷路辨不清方向,在安乐以北地区打转,耽误时间近50个小时,未能及时进入战场。123师师长王方珍率师基本指挥所和军预备队369团主力于20日中午进到扣兰地区,一面指挥369团协同坦克分队打通河安公路,一面命令367团主力兼程南下进入战斗。

打到这时,121师和123师367团2营已截断了通向原平的3号B公路,按原先的战役企图,应立即截断通向太原的3号A公路,协同南集团完成对高平越军的包围。因此张序登电令121师,以361团1个营前出扣屯,协同123师367团断敌退路。361团1营奉命前出执行任务,路上遭到越军袭击,营长、教导员均牺牲。后该营在副团长指挥下放慢速度搜索前进,到20日黄昏时离扣屯还有4、5公里。当时战场形势仍很严峻,121师各部都已断粮,伤亡失踪严重,人困马乏;122师两次攻击朔江受阻;123师367团2营困守扣屯西侧的312高地,367团主力未能到位,一时都难以加入主战场。而123师基本指挥所率369团1个多团兵力单独沿公路进攻,其时南有河安越军阻击,东有346师指挥所顽抗,北有朔江之敌未靖,西有魁剥沿线散敌袭扰,处于四战之地,兵力空虚,形势非常险恶。在这种情况下,广州军区前指电令第41军,命361团立即收拢部队,北上安乐配合123师围歼越军346师师部。张序登接电后也是非常无奈,121师的任务本就很重,经一路血战穿插已战力大减。现在既要阻击外区越军增援,又要协同123师围逼高平,再抽走他们的兵力,无异于釜底抽薪,严重影响该部任务的完成。但是北集团实在是兵力不足,连军预备队369团都拉上去了,在后方保障从念井到安乐40余公里运输线安全的只有几个边防营和民兵营了,真是捉襟见肘,拿不出更多的兵力了。战局关键时刻,不能犹豫,张序登只好向361团下达了任务。当时因该团指挥所和3个营分散各处,有的还联系不上,只能分别通知各营先后北上至安乐会合,前出扣屯的361团1营也接令返回北上。

2月21日,122师右路365团连夜夺取了重要制高点大黑石山,兵临朔江城西北地域;中路364团经调整战术后,再次组织突击,经过7个多小时激战终于攻占了朔江口南北侧高地,控制了一线天峡谷,攻至朔江城下;左路366团也打通了坂洋至坂涯段公路。121师361团各营分头北上安乐,一路连遭越军袭击,边打边走。团指挥所和直属队在进至栋替时遇袭,伤亡40多人,团长时光银牺牲。在各自为战中,全团没能会合在一起,团指挥所和1、2营撤到北朗东北侧的305高地组织防御,3营在北进安乐途中被打散,所属人员分别被122师、123师收拢。123师在367团主力赶到后,组织步坦协同向河安突击,于当日攻占了302、310高地。

21日是北集团方向战局转折的一天。122师攻击朔江大局已定;367团主力加入战斗后,123师向河安突击的力度也得到了加强;121师361团尽管未能按原计划北上安乐加入战斗,但其从河安公路西侧突如其来地插了一刀,已震撼了越军沿河安公路设置的防御体系,对整个战局颇有帮助。为尽快打通与123师的联系,张序登命令121师基本指挥所率362团主力向扣屯前进。该部于21日拂晓出动,强行通过了越军火力封锁区,于当晚攻占了班俊。当日,张序登亲自登上坦克指挥部队打通了魁剥公路,收拢了遇袭失散人员和伤员、烈士,并组织部队和民兵护路,保障了后方运输线的畅通。21日晚,张序登、刘占荣率军前指进至那民529高地开设,直接指挥123师向河安进攻。

2月22日,整个战局苦尽甘来。122师胜利攻占朔江,歼灭性打击了越军346师246团,歼敌2100余人,并继续肃清残敌,打通朔江通向安乐的公路。123师在炮火支援下发起猛烈攻击,相继拿下重要制高点304、315高地,于当晚攻占河安县城,打通了从念井经安乐到河安的公路。121师361团也派人北上安乐与军前指取得了联系,报告了该部的战斗情况。张序登得知121师全师断粮的困境后,心情非常沉重。他当即电令121师,在注意政策的情况下,可就地解决给养,保证部队吃饭。同时命一名副师长组织队伍运送粮弹南下,先后接济361团和121师主力,于23日打通了121师与后方中断了6天的运输线。根据广州军区前指命令,362团2营前出扣屯至纳隆桥北设伏,并炸毁纳隆桥。因上级通报不确,362团2营于22日凌晨途经扣屯时遭到越军火力袭击。在向前来支援的部队靠拢时,因组织不周密,再次遭到越军袭击,队伍被打散,伤亡失踪150余人。22日中午,121师基本指挥所率362团主力向扣屯方向靠拢,与123师367团2营取得了联络。随后两部统一组织防御,占领扣屯岔路口以南公路两侧制高点,控制了一段3号A公路,并准备继续向纳隆前出。至此,在朔江、河安、扣屯、班庄等地作战的北集团3个师已连成了一片。经过北集团各部对高平之敌的反复冲击,加上南集团已兵临高平城下,高平地区的越军主力突然就散了,已失去了踪迹。

因121师3个步兵团分散于扣屯、北朗东北侧和董赛地区,全师兵力分散,粮弹供应都很困难。121师两次向军前指建议,调在董赛的363团向扣屯靠拢。张序登等人考虑战局初定,不宜放开向原平方向的防御,因而未批准其建议。2月24日,363团派出接粮队前往班俊接运粮弹。行至吞片、扁亚之间时,突遭预先埋伏的越军火力强袭,队伍大乱,先后伤亡180余人,损失军马41匹。在吸取教训后,张序登批准了121师的请求,逐步将该师3个步兵团集中到扣屯组织防御。361团将3个步兵营收拢后,首先在军前指直接指挥下打了一仗。2月26日,在师、团炮火支援下,361团1营勇猛出击,攻占了寿强东侧的4个高地,歼敌60多人,终于一展“守备英雄团”的风采。其后361团南下归建。从2月26日至28日,121师各团先后进到扣屯集中,占领要点组织防御。

打下河安后,张序登的注意力转到了攻歼越军346师师部上。根据上级通报,该敌师部位于安乐东侧的那怀山区,这里还有一个大型通信站,周围地形复杂,工事坚固,有越军1个加强连及部分武装人员防守。因123师打得很疲劳,又比较分散,当时能用于发起攻击的只有367团、369团各1个多营兵力。为攻歼那怀地区之敌,张序登亲自来到123师基本指挥所,与王方珍师长等人筹划兵力,研究打法。因那怀之敌已陷入孤立无援之境,张序登和王方珍师长确定了一面攻击、多点突破的战术,力求稳进,争取以小的代价歼灭该敌。在他的派遣下,王方珍师长下到前沿的310高地部署作战行动,实施靠前指挥。24日这天,奉命归第41军指挥的武汉军区第54军160师已进至越南通农地区。张序登命令该师迅速进入战场,接替123师部队阵地,尔后向魁瓦、克马诺方向进攻,与162师合围歼灭克马诺地域的越军。

2月25日晚,367团1营奉命向敌通信站所在的那怀10号高地发起攻击。因越军火力密集,攻击一小时未能奏效,367团1营遂停止攻击,当晚就地转入防御。26日,367团1营再次向那怀发起攻击。因对越军的兵力、火力配置不了解,没有选择好突破点,攻击方向单一且多点分散,没有围住敌人,没有组织好步炮协同,投入预备队过晚并攻击方向失误,加上没有实施连续作战和夜战,虽歼敌55人,但未能取得决定性战果,敌师部和主力也乘夜逃走。27日,369团3营奉命接替367团1营的任务,在师炮兵群火力支援下,继续攻歼那怀守敌。在精心准备后,经一下午激战,胜利夺取那怀各阵地,攻占了越军346师师部指挥坑道,歼敌一部,并占领了大型通信站。从战场搜缴时发现的物品分析,敌师部人员离开的时间并不长。当时越军346师师长黄扁山大校战场失踪,一直没有下落,中方判断可能已将其击毙。多年以后有材料称,黄扁山并没有死,而是隐藏在战区深山内顽抗,直到中国军队撤走才出来。战后他被越南国防部免职,后来据说又当上了高平省军区司令。

至此,北集团方向的大规模战斗已基本结束。北集团部队奋勇穿插,血战强攻,相继攻占莫隆、通农、班庄、朔江、河安、扣屯诸要点,歼灭越军4000人左右。但由于穿插部队过于疲劳,粮弹俱缺,主攻方向兵力分散,进展迟缓,因而未能按时协同南集团合围高平,没有充分发挥主攻部队的威力,高平终被南集团抢先攻占。

北集团的160师和南集团的162师会同攻击克马诺地区,没有捕捉到越军主力。许世友和向仲华估计越军已经分散钻山了,为了扩大战果,更有力地打击敌人,他们决定集中南、北集团主力对高平地区的残余越军进行清剿。其中北集团负责清剿班庄、高平、茶灵、重庆一线以北地区之敌。第一步清剿茶灵、弄压、朔江、通马地域之敌,第二步向重庆方向搜索前进,寻歼重庆以东地区之敌。121师部署在扣屯附近地区,准备抗击太原方向来的越军援兵。不过,因为北集团各师兵力分散,一时形不成拳头,而茶灵、重庆方向的越军还在实施有组织的抵抗,北集团有些鞭长莫及。因此,根据战场实际,为加快清剿进程,广州军区前指相继抽调南集团的124师、126师、162师东进北上,后又将第20军58师投入进攻,先后攻占了原属北集团作战地域的茶灵、重庆等要点。北集团的主要任务转为守卫高平、守护公路及对高平以西以北地域的残敌实施清剿。

根据广州军区前指的作战意图,张序登、欧致富调整部署,决定以121师对扣屯地区之敌实施清剿,并监视太原方向的越军;122师以365团担任平孟至那郊段的护路任务及对朔江地区残敌进行清剿,师主力继续打通坂涯至安乐的两条公路;123师除留部分兵力驻守那怀、河安诸阵地外,367团、369团主力进入河安以北、河广东南、茶灵以西的大片石山地区清剿残敌;龙邦方向的123师368团再次攻击八达岭、八姑岭,清剿该地域残敌,并向茶灵以北推进;160师主力继续清剿魁瓦、魁况、克马诺地区之敌,并以一部守护安乐至高平公路。

从2月26日起,开始了高平战役第二阶段的大规模清剿战斗。北集团各部采取分片包干,拉网合围,分进合击,先围后剿,小群多路,搜堵结合,夜伏昼搜,明走暗伏等战术手段,逐山逐洞、逐村逐沟、逐水逐林,不留空隙地对高平以西以北广大地域进行搜剿。其中121师至3月5日前,对扣屯周围地区进行了413个排次、33个连次的清剿,共击毙越军413人;122师在朔江至高平以北地区的清剿护路战斗中歼敌500余人;123师对河安以北、河广东南、茶灵以西地域反复搜剿,歼敌600余人;123师368团再次攻占八达岭、八姑岭,并前出至茶灵附近清剿,歼敌300余人;160师在寻歼越军346师指挥所的战斗中歼敌300余人,后在守卫高平及对高平以西以北地域的清剿护路战斗中又歼敌500余人。

3月5日,中国政府宣布从越南开始撤军。总参指示东西两线各部队,从3月6日起,交替掩护,边剿边撤。因东线高平战场情况特殊,清剿作战可以适当延长一些时间,确定将残敌肃清。为加快清剿战斗进程,3月6日,广州军区前指命令第50军150师从水口关方向出境,归第41军指挥在高平以西地区执行任务。根据北集团各师已担负的任务,张序登命令150师以1个步兵团沿3号B公路西进,在朗登地区组织防御;师主力在朗登以北地区担任搜索清剿任务。要求150师于7天时间内,在高平以西的波列、朗登、通农、玛班等约280余平方公里地域内完成清剿残敌、搜剿越军仓库物资、查找友军失散人员和烈士遗体的任务。

在中国政府宣布从越南撤军后,进至纳隆以南地区的越军海兴省队183团猖狂起来,一面向高平一带的中国军队阵地实施远程炮击,一面派出部分兵力进至纳隆以北布防,向121师防御阵地步步逼近,并叫嚣“要紧紧咬住中国兵!”为歼灭越军有生力量,粉碎其进逼企图,张序登命令121师负责歼灭纳隆地区的进犯之敌。

121师经过精心准备,先后对纳隆以北地区的越军实施了三次出击。第一次是3月6日,121师抽调出2个加强步兵营,在4个炮兵营火力支援下,对纳隆西北侧地区之敌突然出击。越军遭到中国军队猛烈打击,阵地被打得一片狼藉,残敌只好向后溃逃。因为越军撤得快,加上地形复杂,步炮协同不好,出击部队未能对越军形成包围,只歼敌一部。越军将尸体和伤员很快拖走,出击部队仅在阵地上发现了很多血迹和来不及拖走的一具尸体。当时从电台侦听中得知,越军电台两次呼叫,要了10台卡车向后拖运尸体和伤员;第二次是3月9日,121师统一组织各团,出动了3个加强步兵营,在150师449团配合下,事先不进行炮火准备,利用晨雾秘密接敌,突然对纳隆以北地区越军发起攻击。越军被打得措手不及,当天防御即崩溃。121师各部第二天继续实施搜剿,并派出工兵炸毁了纳隆桥,后在炮兵火力掩护下撤回了原阵地。两天战斗中共毙俘越军308人,缴获武器装备和弹药物资一批;第三次是3月12日,121师再次派出1个步兵营随带2个炮兵营前观,协同友邻团,前出到纳隆北侧清理战场。正好遇到越军2个炮兵连支援1个步兵连的反扑。军、师炮兵群在前观指引下,对反扑之敌实施了多次急促射,压制了越军炮兵并大量杀伤了敌步兵,支援出击部队歼灭越军300多人,打了一个漂亮仗。经过三次主动出击,121师重创了越军183团,打掉了其叫嚣尾追中国军队的气焰,对掩护部队回撤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根据广州军区前指的指示,高平地区部队的回撤时间定在3月14日左右,于15日全部撤回国境内集结。并强调部队要严密组织,严防越军沿途袭扰伏击和尾追。张序登、欧致富依令部署,命令121师担任从高平、茶灵至龙邦一线的回撤掩护任务,160师、123师从此方向回撤;122师担任从高平、河安至朔江、平孟一线的回撤掩护任务,150师从此方向回撤。命令中要求各师加强后卫,组织好交替掩护后撤。同时明确区分了任务,重点保护好部队回撤的道路、桥梁、要点,派部队昼夜守护,并组织工兵分队做好部队回撤后的炸桥准备,防敌尾追,确保各部队交替掩护,逐次转移,顺利撤出战场返回国内。然而,位于战场最西侧配属给第41军指挥的150师却在回撤时出了问题。

在准备回撤时,150师领导层发生了分歧。师长认为从安全角度考虑,应按来时的原路回撤;第50军驻师工作组却要求走小路沿天丰岭山区回撤,边回撤边作战,锻炼一下部队。当时回撤方案经第41军上报到了广州军区前指,前指首长经研究后批示按原路回撤。不料150师机要部门却没有及时将前指的批复电报译出来,结果军驻师工作组的回撤方案得到了通过,150师3个步兵团分路走山区向北边清剿边回撤。结果最外围走天丰岭山区回撤的150师448团在那嘎、朗庄地区接连遭到越军袭击,被敌人紧紧咬住。因军驻师工作组决策失误,处置不当,448团某些部队轻敌麻痹,行军队形和组织防御时都犯了兵家大忌,战斗力不强,遇到敌人突然袭击时难以组织起有效的抵抗,加上某些干部在遇到敌情时惊慌失措,组织涣散,未能起到应有的指挥作用,导致448团先后7个连队被围失散,共失散542人(其中被俘219人),丢失各种枪支407支。当时缘于撤军回国的复杂因素,军、师虽组织了部队准备回援448团,却最终未能实施。天丰兵败,从此成为了那场战争里中国军人心中最大的痛。

为了等待448团的失散官兵,广州军区前指又下令将高平方向部队的撤军完毕时限向后推迟了一天。张序登、欧致富、刘占荣等人统一组织完成了各项回撤准备工作,首先命令各部非战斗人员于3月13日撤回国内,然后战斗部队本着先炮兵,后步兵,先负有第一线防御任务的部队,后纵深配置的部队和担任掩护部队,以及先配属部队,后本部队的原则,交替掩护,依次撤离战场。在撤离前,将控制区内的越南军政设施和沿路桥梁全部破坏炸毁。因448团遇袭示警,为保障一线部队安全回撤,张序登亲自赶到扣屯的121师指挥所,与该师师长、政委一起研究了回撤的具体部署。在军区和北集团的有力组织下,3月14日,160师全部由龙邦回撤入境。15日,123师主力经龙邦回撤入境。16日,121师和123师368团全部从龙邦撤回国内,122师和150师全部从平孟回撤入境。至3月16日晚,北集团所有部队回撤入境完毕。

在1979对越自卫还击战中,张序登指挥北集团部队出境作战28天,打进越南境内100公里,纵横战区1000余平方公里,配合友邻部队攻占了越北省会高平,英勇顽强,打满全场,胜利完成了中央军委和广州军区赋予的作战任务。战斗中重创了越军346师,大部歼灭和部分歼灭地方军852团、183团、通农县独立营、河广县独立1营、河广县独立2营、原平县大队、特工20营和布盖、朔江、让涌、茶灵公安屯等部及武装民军一部,共歼灭越军8353人,其中毙敌6802人,伤敌1140人,俘敌411人,缴获武器弹药和各种军需物资一大批。北集团部队战斗伤亡6000人左右,敌我伤亡比为1.37:1。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