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军工同学回忆徐才厚:怎么混成如此下场

xingye1986 收藏 2 9773
导读:昨晚央视公开宣布党中央的决定:原军委副主席徐才厚上将因为贪腐被开除党籍。一年来关于他的“网络谣言”被证明是真的。中国网络立即掀起新一轮冲击波。如此高官轰然倒掉,的确令人震惊。 我一草民当然衷心拥护习主席打老虎打苍蝇的决策。但作为徐才厚的哈军工老同学,不免深感意外、痛心和惋惜。 记得1963年8月,我们大连市14位考上哈军工的高中毕业生一起上火车,大连8中的徐才厚就和我坐在一起。黑黑瘦瘦的,说话还有点腼腆。开学后,我们都分在电子工程系,不是一个班,但常在一起上大课。我经常在路上碰到他,两个大连

昨晚央视公开宣布党中央的决定:原军委副主席徐才厚上将因为贪腐被开除党籍。一年来关于他的“网络谣言”被证明是真的。中国网络立即掀起新一轮冲击波。如此高官轰然倒掉,的确令人震惊。 我一草民当然衷心拥护习主席打老虎打苍蝇的决策。但作为徐才厚的哈军工老同学,不免深感意外、痛心和惋惜。

记得1963年8月,我们大连市14位考上哈军工的高中毕业生一起上火车,大连8中的徐才厚就和我坐在一起。黑黑瘦瘦的,说话还有点腼腆。开学后,我们都分在电子工程系,不是一个班,但常在一起上大课。我经常在路上碰到他,两个大连老乡自然要聊聊天。我知道他在大学五年是个老实巴交的学生,连班干部都不是,几乎回忆不出他有什么突出的才华。

四清运动后回到学院,一次在大操场见面,他知道我入党了,曾表示,自己入不了党,挺郁闷的。文革乱世,他基本逍遥,没有参加任何过激的活动。到黑龙江的北大荒39军鹤立农场“接受再教育”的一年三个月,他的表现也不错。

1970年春重新分配,我们在鹤立农场互相道别,他是全学生营约十多个到沈阳军区参军的同学之一,他出身工人家庭,属于根红苗正,政治可靠。我们都羡慕他们能重穿军装,毕竟那个时代我们对从军是很向往的。

我分在中科院科研所搞科研,徐才厚在部队多年是个基层干部,听说一直谨慎小心,是个听话低调的本分干部。但1980年代初军队大力提拔知识分子出身的主官,他本来要转业回大连,一下子机遇临头,命运把他圈进高升的那一拨人中。后来,他的仕途顺风顺水,从长春进北京后,直看得我们眼花缭乱。20年来官越作越大,最后当了上将,军委副主席,乖乖哟,成为哈军工同学里非红二代的寒门子弟在军方地位最高的人。我们曾为他高兴,以他为荣,也期望他能为我军的现代化建设做出自己的贡献。

然而世事难料,人生多变。现在徐才厚已经呜呼归天,盖棺定论竟是个大贪官!历史和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他的人生是一种值得我们认真反思的悲剧人生。

昨晚天气燥热,辗转反侧睡不着,我在内心里向已经下了地狱的徐才厚大声喊道:才厚老同学,你怎么混成如此下场呀?你怎么如此糊涂昏聩呀?你要那么多的钱和房子干什么!一日三餐,一张三尺床,人生足矣!生不带来死不带走,这个浅显道理你难道不明白? 陈毅元帅有诗曰:“手莫伸,伸手必被捉。党与人民在监督,万目睽睽难逃脱。”高级干部们应该读过的呀。

我在想,一个人变坏是有个过程的,不能说他一开始就是坏人。徐才厚要是个坏蛋,怎么会一路绿灯地嗖嗖嗖提拔上去?

在香港的老同学刘苏民告诉过我,徐才厚的家刚搬到北京的时候,苏民去看他,发现家里只有电风扇,大夏天热得流汗,苏民说,我从香港给你发一台空调吧,徐才厚吓得直摆手:“不行不行,首长家里都没有装空调呢,我哪敢!”说明他当时的心态,还比较谨慎,考虑到自律问题。

军队的腐败年深日久,积重难返,这是国人公开的秘密。有人说,身在江湖,身不由己。不随行就市就会被逆淘汰。我以为不全对,关键是自己的人格操守是否过得硬。在制度性腐败的大环境里能否坚守自珍,出污泥而不染。徐才厚缺少大德大智,目光短浅,学问不够,浸润在一片马屁颂歌的深院机关里,与奸贼佞人为朋,必然日趋堕落。他的身败名裂自然是咎由自取,俗话说,脚下的泡是自己碾的。但是多年来,他的上级都干什么去了?军队高层机关的纪检干部干什么去了?那些车载斗量的反腐规章制度、红头文件都是废纸吗?谁对他监督或警告过? 好的体制能把坏人改造成好人,糟的体制会让好人变成坏人。回顾建国以来数不清的政治运动,特别是文革,白面书生变成杀人凶手,文弱女孩变成悍女泼妇,中国人的血液里始终存在义和拳和红卫兵的基因,有合适的温度就会发酵爆炸。贪官们也一样,如果有严格的法纪和真正的民主监督机制威慑他们,把权力关在笼子里,他们或许不敢肆无忌惮,避免滑下深渊。反贪的关键是治本而非治标,政治体制的深化改革是唯一出路。

徐才厚或许只算个中等个头儿的老虎吧,我相信有比他还大的老虎,能不能擒拿?大家拭目以待吧。

1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