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男人亲手把自己美满幸福的家庭毁了

那天是周末。下了班,阿桃被女友一块叫了出去,陪同一位叫阿陈的老板吃饭。吃饭的地方离公司比较远,做了好多站的地铁才来到。这是一个郊外的度假山庄。因为是周末,来这里度假的人很多。这位阿陈老板早已订好房间,他们来到只是对号入座,就美美的吃上一顿当地河里的鲜鱼。吃饭的时候阿陈老板逐个敬酒,高兴得不得了,据说他近日做生意又挣了一笔大钱,今天坐在一块吃饭的都是他的一些酒肉朋友和红颜知己。陈老板很慷慨大方,说话幽默风趣,这个优点比起他的外貌来说更胜一筹,更容易赢得女性的欢心。阿桃和其他的女友,也不失礼貌的拿着酒杯过去回敬这位阿陈老板。阿陈老板尽管平时的酒量很大,但是,今天要应付那么多的靓女回敬实在是招架不住了。在敬酒的过程当中,阿陈老板在众人当中,一眼看中了阿桃的美色,被她的容貌、身段和淡淡的娇羞所吸引,借敬酒的机会,他近距离色色地观察了阿桃的表现,更是被她的一举一动所倾倒,被她身上的那股纯洁的只有姑娘姑娘身体上才会散发出来的体香熏迷了头脑。他和阿桃姑娘多喝了两杯,这个举动有些例外。但是当时没有人注意到这个细节,都以为是高兴之处尽人所能都不见怪了。吃完饭接着唱歌。房间老板都已经开好,唱累了男女各回各的房间休息睡觉。那天晚上,阿桃的女友硬是要叫阿桃一起把已经醉得差不多的阿陈老板送回去。把阿陈老板送到房间以后,阿陈老板就没有再让她们两个出来。阿桃就是在那个晚上,把自己姑娘的贞操献给了这位阿陈老板。

不久,这位陈老板和他湖南的老婆和女儿分居了。他长期在当地做生意,就这样阿桃顺理成章的成了他新的女友和老婆。两年以后,阿桃为他生了一男一女两个儿女。这位已经变成了她丈夫的阿陈老板生意还算顺利,他经营的酒店、煤矿和其他贸易依然有不少的盈利,他在当地给她和他们的两个儿女,买了一套两百平方米的商品房,买了一辆x6宝马,每天她开着宝马进出送小孩上学校,一路都招引了许多羡慕的眼光。现在她不用去上班,给别人打工,辛辛苦苦挣那么一丁点的生活费。自己待在家里做全职太太生儿育女辅助丈夫挣钱养家。照理这已是一出十分幸福美满的家庭生活了。但是,每一个家庭同样是有一本难念的经。一起共同生活了几年,儿女也慢慢的长大读书了,家庭各方面的开支也有增无减,在家乡自己丈夫的生意也不是百分之百的挣钱,生意场上嘛,总是有亏有赢,赢得时候或许能够支撑一年半载或者更长的时间,亏的时候那就没个准或许一下倒下或许支撑不了多久。况且在共同生活以后,阿桃才知道阿陈是一个嗜赌如命的赌徒。他每天都要和他那一群的酒肉朋友,名为玩麻将实为聚众赌博,赌大赌小十分上瘾,为此他们经常吵架,还多次负气次分居。他稍有收敛,但过几天又旧瘾复发,不上赌桌就像要他的命一样。后来吵架的时候,他干脆说:要我放弃赌博,你还不如要了我的命!为了两个读书的儿女,为了在他这里能够拿到生活费,她不得不忍气吞声,对他的行为睁一眼闭一只眼,任由他长期在外面胡来。终于有一天,她的老公把自己的酒店矿山都输掉了,紧接着又输掉了她居住的这个房子和宝马车。那天他看着自己的丈夫,失魂落魄的在柜子里翻找着房屋和车子的证件。她一个人坐在那里,默默的流泪,不说一句话。

她带着儿女回到自己的河南老家。她和我的老婆是同是河南老乡,两个人的小孩同在一个幼儿园和小学,他们就是这样认识的。那天,我老婆接到她从河南打来的电话,要求我们看在朋友的份上,无论如何也要帮她这个忙救救她这个家庭。原来他们在河南有一笔工程款,打赢了官司收不到钱。我的老婆跟我说了这件事,我觉得朋友有难应该伸出援手,就同意帮他一把。我们托了一些关系,这件事情本来就是他们有理,果然很快就把钱收回来了。他老婆拿回这笔钱,经过慎重考虑还是把钱交到她丈夫的手里。她希望她的老公振作起来,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把自己的经验和智慧用在商场上而不是赌场上。她的老公接过老婆递过来的钱,一把泪一把涕信誓旦旦的发誓一定要好好的做生意,把钱挣回来好好的养活他们一家子。

几个月以后,阿桃又给我老婆打来电话,我以为会接到什么喜讯,肯定是她老公大发了,一定要请我们一家子去吃饭旅游。没想到是阿桃的救命电话。她在电话里说。她的老公在外地赌输了钱被人家打得很重,现在在医院抢,他们连治疗住院的费用都交不起,求求我的老婆帮帮她的忙,救她老公一命。患难之交见真情。本来他们这个事情和我们没有一点关系,我们也可以视而不见,甚至一口回绝,因为我们曾经帮过他的忙,给过他很多的忠告,他就是不听,当着耳边风,再次发生这种事情,就不应该去理睬他,就是要给他走入绝境,吸取教训。但是,我的老婆经不住阿桃的一再哀求,还是要求我和她看在她和阿姚朋友一场姐妹相称,二个儿女又是同学的份上,马上赶过去看看他们,帮助帮助他们。我们说走就走,赶到机场买票登机。两个小时以后,赶到了他们那里。我老婆为他们交了医院抢救治疗的全部费用,我在病房守着他足足三天三夜没睡觉啊。第四天早上他终于苏醒过来。我感到十分的高兴,也感到十分的庆幸。高兴的是他已经转危为安,脱离了危险期,庆幸的是他没有死,那两个可怜的儿女又有了自己的父亲,他们这个家庭还是一个完整的家庭。那天晚上,我和他推心置腹地谈了一个晚上,我十分严肃地对他说:不管你愿不愿意听,今晚借这个机会,我还得给你说一说,我们大家都是个大男人,都在外面闯世界,论经济实力和个人本事,我比你强不到哪里去,你身上的很多缺点在我身上也有,但是有一点你千不该万不该,你不该用幸福美满的家庭去赌,你不该用家庭的未来孩子们的前程去赌,你更不该用妻儿们的依靠你的性命去赌……一个温馨和睦的家庭,一个令人羡慕尊重的家庭,一个同时也给别人带来快乐的家庭,就这样好生生的毁在你的手上!你就是死了一百遍,也不足以赎回你对这个家庭造成的巨大痛苦。我们这些男人都是干什么的?都应该是为自己的妻儿老小谋幸福的。可是,你一而再再而三都给他们带来了些什么呢?你给他们带来的是痛苦,是灾难,是一生的噩梦!扪心自问,你还配做一个男人吗?因为太激动,我一口气说了一大段,他背过身去,一声不吭,也不知道他是真听进去了,还是没听到, 我转过去看了他一眼,只见他那双呆滞的眼睛泪泪的流出了后悔的泪水……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