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谁还会记起遥远的当年那第一次喜欢的女孩?

兴我中华诛尽诸夷 收藏 7 6291
导读:谁还会记起遥远的当年那第一次喜欢的女孩?

那是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 那时候我才十八岁

当年的我 跟着表哥一起在厨房工作

有一天 突然发现外面的服务员里多了个小姑娘 谈不上什么漂亮 只是多看了几眼

晚上不忙的时候就靠在大冰箱上和洗碗工阿姨闲聊 顺便还可以留意自己的工作岗位

这时 那姑娘端着收来的杯盘进来了

阿姨对我说 小峻 人家小姑娘刚来 你拿点吃的给人家呀

我说 我怎么知道她喜欢吃什么

阿姨说 那你挑好的给她拿呀

我就拿了个烤鸡腿给她了 她还不好意思要 这时候正好广播里通知我有客人要菜

等我回过头 看到那姑娘在往垃圾桶里扔骨头 哇 我吃了一惊 那么大的一个鸡腿啊 吃的好快啊 其实 我的菜是预备好的 有人点单就直接拿给隔壁水吧就妥了 也就一分钟的事情吧

此后 我就常常隔着明档大玻璃注意那姑娘 隔壁水吧的一个哥们逗我 喜欢上人家了? 我说 她叫什么名字啊 哥们说 她叫张蕾 新来的

有一天 我早班 14点下班 知道她15点下班 就在那里等着 她看到我 问 换了衣服怎么不回家啊 我说 想等妳一起走 她说 我15点下班

我们一起过的轮渡 这时候 她说 我有点饿了 想吃点东西 我说 想吃什么呢 边上正有个点心店 她说 吃馄饨 我说 行啊 那就吃馄饨好了

这时候出麻烦了 我的钱包他妈的不见了 靠 原来我穿的是我表哥的衬衣 我和我哥两个人共用一个更衣箱 下班的时候太兴奋了 穿了我哥的衣服 大了一号都没感觉到 更别提皮夹了 那时候轮渡的工作人员都面熟的 我们这种老月票党一般是点个头就过去了 几乎不用出示月票的

糗哦

第二天去上班 我哥问我怎么样了 我说 什么怎么样啊 我哥一笑 别装了 你和那张蕾处的怎么样了呀 我说关你什么事啊 我哥大笑 你把我衬衣都穿走了 连钱包都不带 看来是不会怎么样了

卧槽

现在该说最后一段了

那晚 我一个人当班到24点打烊 在23点半的时候我已经把所有的收尾工作都做好了

端着问水吧同事要来的冰咖啡 我就晃悠出去了 要去收银台打个招呼 让她们别卖我这里的单了 我已经收工了 东门收银台的姐姐说好后 我又趴到了北门的收银台 想和姐姐聊几句 突然看见那张蕾和一个小伙子从我身边过去 推开了玻璃门 嗯? 今天她早班啊 怎么回事 那么晚还出现在店里? 我跟出去了 就看到她和那男的跳过马路边的栏杆 坐上俩出租车往西面去了

卧槽 原来人家有男朋友啊 我他妈的白起劲了 艹 一进门 收银员姐姐咯咯的在笑 我也不管她笑什么 说了句 我下班了 就上楼去换衣服了

进了轮渡站的时候 已经开始下小雨了 渡轮上人也不太多 毕竟深夜了

我靠在到达对岸后要开的铁门那儿吸烟 感觉有人用雨伞柄捅我肩膀 我以为是哪个同事呢 就反手挡了下 回头看到竟然是张蕾 咦!!!奇了怪了啊 10分钟前明明白白的亲眼看见她和别人坐车走了 怎么会那么快出现在渡轮上? 我也不理他 自顾自的到船头去了 又点上支烟 又有人来拍我肩膀 我以为还是她 想回头和她说说话的 可是 居然是我哥 卧槽 你怎么在船上? 你不是早班下班的吗? 我哥说 下班后在附近饭店帮朋友顶班 刚下班 去店里想和我一起走的 值班室说我刚走 所以就追到渡轮上来了 哦 原来如此 我哥问 看见那女孩找你说话了 你怎么不理人家 我说 人家有男朋友的 我不必再费劲了 我哥说 那说话还是可以的嘛 我说 我没心情

后来 发现那女孩已经很多天没来上班了 隔壁水吧那哥们说她请了病假

休息的时候抽烟 那哥们说 那晚的事情我知道了 当班的领班告诉我的 我现在告诉你 那不是张蕾的男朋友 那是她表弟 哥们帮我搞到了她家电话号码 那年月 普通人根本没有大哥大 连拷机都刚开始流行 我打过几次电话过去 都没联系到她本人

后来就木有了 她也没再来上过班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