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次去饭店吃饭,我哥们儿中途去厕所,回来以后神神秘秘的对我们说:“这家饭店的生意真好,连厕所里面都摆去两桌人在吃饭。”我们都很奇怪的时候,一伙人手里举起雪花的空瓶瓶,揪起我哥们儿就要打,我们当然不敢了,问他们;“他有没惹你们打他干嘛?”那伙带头人就火了:打他干什么?我们吃饭吃得好好的,可这家家伙跑到我们放家里撒了泡尿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