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灭绝 日本人救灾中为世界做出最坏示范

2222 收藏 0 1194
导读:人性灭绝 日本人救灾中为世界做出最坏示范 医院全部医生丢下330名病人逃跑 其中14人已死亡 2011年3月19日电 据日本新闻网报道,日本福岛县大熊町的双叶医院,在地震以及海啸之前收到避难通知,14日再次收到核辐射危机通知后,医院所有工作人员立刻全员逃亡,留下所有患者在原地自生自灭。 报道称,三天后也就是16日自卫队找到他们的时候,一共还剩下330名病患,其中有128人是连路都不能走的重症病患,而医院相关人员一个也有看到。到17日,共有14人已经死亡。 日本人

人性灭绝 日本人救灾中为世界做出最坏示范

医院全部医生丢下330名病人逃跑 其中14人已死亡


2011年3月19日电 据日本新闻网报道,日本福岛县大熊町的双叶医院,在地震以及海啸之前收到避难通知,14日再次收到核辐射危机通知后,医院所有工作人员立刻全员逃亡,留下所有患者在原地自生自灭。


报道称,三天后也就是16日自卫队找到他们的时候,一共还剩下330名病患,其中有128人是连路都不能走的重症病患,而医院相关人员一个也有看到。到17日,共有14人已经死亡。


日本人利用震灾诈骗层出不穷




中新网2011年3月19日电 据“中央社”报道,日本地震发生后,传出利用募集救援基金名义进行诈骗、或乔装成电力或煤气公司职员进入民宅检修索费,及在网络上架设假红十字会网站募款等,利用震灾诈欺事件层出不穷。


据“每日新闻”今天报导,日本警察厅在网站上呼吁民众提防这类诈欺手法。警察厅指出,歹徒假冒实际存在的著名财团法人名义,发出要求捐款的传真,也有乔装成公寓管理业者,诳称“必须进行耐震断路器工程”等名义骗取现金案例。


此外,网络上也出现大量要求把善款汇至虚假团体账户的电邮。


在首都东京地区,警视厅生活安全部指出,震灾后假冒电力或煤气公司职员,进入民宅检查水电煤气后索取高额费用、或以筹募救援金名义传真至各家庭要求汇款的诈骗事件层出不穷,实际被骗走现金的案例也不少,警视厅呼吁民众提防这类诈骗事件。


警视厅生活安全部指出,乔装成东京电力公司职员的1名男子,16日上午造访东京都内1名70多岁老妇的住宅,声称进行震灾后检查,于确认断路器等后,要求支付1万日圆检查费。老妇付钱后,男子宣称“收据稍后会送达”即离去。


“产经新闻”报导,利用同样手法,也有人假冒东京煤气公司职员,进入民宅确认热水器电源等索费案例。


报导说,利用传真募集救援款项的诈欺事件也不少,手法是以“灾害紧急救援基金”等名称,假冒实际存在财团法人名义,把窜改汇款账户的传单传真至家户。


警视厅生活安全部指出,地震发生后一段时间,利用善心诈骗案例增加,是预料中的事,呼吁民众如果发现可疑情况,就近通报警方。


此外,在日本南部的福冈县内,从14日到17日发生多起以支持灾民名义,要求捐出贵重首饰等案例。福冈县警方指出,16日傍晚6时左右,一名20多岁男子访问大牟田市84岁老太太的住宅,出示带来的项链,声称“这是别人捐出来的物品,发生大震灾后希望能捐出值钱首饰”。


老太太不疑有他,随即交给男子2条项链。此外14日当天也有人打电话,要求丰前市1名80岁老妇捐出戒指,但遭她拒绝。福冈县警方呼吁民众,遇到可疑电话或来访者,立刻与亲人或警方连络。


日本网络钓鱼对策协会今天发出紧急通报,提醒大众留意网络上已出现乔装成日本红十字会的钓鱼网站。据该对策协会指出,日本红十字会已证实与此一网站毫无瓜葛。


可疑网站使用“JAPANESE RED CROSS SOCIETY”名称,且建构全英文网站,据信是以海外人士为对象意图诈骗救援款项。

日自卫队抛弃灾民抢先逃跑引发恐慌

“我很愤怒,因为被他们忽略、误导,现在市民们被抛弃在这里等死。”福岛县南相马市长樱井胜延17日在电话里如是说。他的声音意外地平静威严,出离愤怒的话语显得更有力量。


相信政府听命行事


据英国《每日邮报》18日报道,樱井说,海啸袭击南相马市后的几个小时,福岛核电站传出险情,他马上致电政府,询问市内7.1万民众是否需要疏散。南相马市距离福岛核电站约25公里。


“我不断打电话,想弄清楚情况,但得不到回复。”当樱井终于有机会与政府官员直接对话时,官员向他保证,没有必要疏散,也不用担心。樱井对此深信不疑,并且尽职地向市民转达了这个信息。


樱井说,政府的通知不断变化,让人无所适从。“12日,他们保证只有半径10公里范围内居民面临危险,轻描淡写的描述让人感觉情况并不严重。14日,范围扩大到半径20公里。但我们市距离核电站25公里,我们以为是安全的。15日,避难半径扩大到30公里,但政府要求我们留下。”


信息混乱何去何从


美国和韩国将避难半径扩大到80公里,但日本政府仍将避难范围维持在30公里,并且要求在福岛核电站半径20-30公里范围内的居民留在室内躲避。


美国核管理委员会(NRC)主委亚兹柯16日在国会听证会表示,日本核泄漏灾情比日本官方说法严重,美、日双方对灾情的评估落差甚大。日本民众不知该相信谁,在避难范围内的居民死守在家中,等候政府进一步指示,但几天来没有让他们撤离的消息,他们心急如焚,又不知如何是好。


17日,樱井不得不怀疑自己被欺骗了。此时觉悟也许太迟了。


疏散民众公然抗命


樱井称,市民发现自卫队员已经悄悄开始撤离,恐慌在南相马市爆发。樱井敦促民众尽快疏散避难。当天晚上,已经有过半数居民带着行李,想尽各种办法,离开这座城市,逃到距离福岛核电站更远的城市暂避。


“我很愤怒,因为被他们忽略,还被误导,结果现在市民们被抛弃在这里等死。


愤怒情绪正在上升


南相马市一名39岁的男性居民神情黯淡地说:“如果可以,我也想到其他地方去,可惜没有汽油,想走也走不了。许多熟人都已经走了。”


即使幸运逃离南相马,情况也不容乐观。民众可能会被安排在附近城市的临时避难所。截至17日,日本全国的避难人数有38万人,天寒地冻,缺吃少穿,避难所内的情况正在恶化。


此外,南相马市民众疏散的速度比别人慢了一步,此前几天他们受到的核辐射会对长期健康造成多大程度的伤害,可能需要数年时间才会逐渐显现。


现在在日本国内,愤怒和不满的情绪不断上升。政府的陈词滥调和信息不透明,民众的耐性已经接近极限。



1700灾民:早饭半根香蕉 午饭一瓶饮料 晚饭没着落


据华尔街日报网站报道,在位于日本东北部的石卷市,胜间小学的教室和体育馆内居住着1700名被疏散人员。周四,他们没吃上什么东西。早饭是半根香蕉,午饭是一瓶糊状体育饮料,而晚饭还没有着落。


66岁的足立稔说,尽管大多数日本人不会这么说,但这些绝对不够吃。

该报道称,在强地震和海啸发生一周后,日本灾区很大一部分地区仍没有等来救援。




日本寿星躲过海啸却被冻死


本报讯 据日本新闻网18日报道,没有电力,没有燃油供应,一位100岁的日本老人在逃过大海啸的袭击,却在寒冷的夜晚被冰冻夺去了生命。


宫崎县警方发表的消息说,位于该县气仙沼市一个中学避难所里,这位100岁的老太太在两天前的早晨没有醒来。她的身上只有一条薄薄的毛毯。当天夜里的气温是零下1摄氏度。


警方发表的消息说,这位老人是因为体温低下而去世的。换言之,是被冻死的。


到昨夜为止,已经有23名灾民在九死一生之后,却在避难所中死去。

日本避难所老人:“好冷啊 希望早日吃上热饭热菜”

地震发生已经进入第7天,但是灾区依然缺少燃油和药品,许多避难所一天每人只能供应2个饭团。











/

日本天皇微笑着呼吁人们要“活”下去--------------------------------------------------------------------------------------------------------------------



没人愿伸出援手 福岛居民被遗弃




男子在变成残骸的家园中嚎啕大哭,并一直喊着“对不起”,因无法将老母从海啸中救出而感到自责。(图/达志影像/美联社)



宫城县废墟上一名哭泣的女子



3月15日,宫城县石卷町,一座象征民主、自由的自由女神像默默的注视这一切。


美媒:许多灾民不相信有 10万兵力救援 因为半个救援人员都没看到


美国世界新闻网3月17日报道称,日本福岛核电厂周边灾民是这次震灾中最不幸的一个群体。这些灾民抱怨说,大家都害怕辐射,救难人员都不敢进入当地,没有人愿意伸出援手。


民众在家避难,没看到政府伸手救援。在福岛地区的灾民目前面临缺粮的状况,原因是没人愿意冒着被辐射的危险给他们送粮;灾民还没汽油,想开车逃离也走不了。另据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宫城县石卷市市政府职员等不到上级的指示,现场一片混乱。


有消息称,自卫队已动员10万兵力投入救灾,但石卷市一所小学校长说:“政府什么也没做,没看到半个人。”


该校已收容1000多名灾民,目前由校长与20多名教师负责照顾。福岛县南相马市市长樱井胜延抱怨:“政府要求我们不要外出,但是没送来任何东西。卡车司机不愿进来市内,怕被辐射感染。若政府说我们身在危险区内,就更应该照顾我们。”


对于灾民的指责日本政府的“失职”,美国《纽约时报》批评说,“这场灾难暴露了日本政府的无能。”


报道评论说,日本是亚洲最富有的国家,日本政府是全球最有组织和无所不在的政府之一。灾民领不到物资,日本的国家机器显然失灵了。

多名在日本灾区采访的外国记者,纷纷痛批日本救灾


这些记者参加过印尼海啸和中国汶川大地震的采访。


日本遭受海啸和地震,数十万灾民已经第七天仍处于等待救援中,一些灾民为能够在废墟中找到过期变质食品而泪流满面,因为他们渴望能够活下去,多家参与救援的外国救援队,补给也出现问题。


记者们特意提到中国救灾与日本救灾的区别,当中国发生大灾难时,中国领导人总是冲锋到第一线,现场指挥并解决问题,甚至流泪安慰灾民。但在日本,你看不到这些,日本首相、日本天皇仅仅是躲在官邸中发表些无用的言论和接见记者。东京市长更是说灾民是遭报应。日本官员的行为和中国官员比,记者们普遍认为日本官员缺乏人性和道德。


在仙台灾区,很少看见直升机,灾民在很长时间根本看不到救援人员、物质供应一天比一天糟糕,而一些灾民因为等待不来救援而死亡。


多名记者表示,在中国你可以看到各单位争相救人,红旗招展的壮观景象,飘扬的红旗给绝望的人带来希望,热情的志愿者无处不在。但在日本你看到的只是死一般的寂静和绝望。记者们认为日本救灾与其富裕国家的身份不符合,而东京等地未受灾地区的人们抢购食品,加剧了灾区的物质供应,证明日本社会缺乏社会公德心和极度自私。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