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过红线“松绑”战车 安倍当心自己的脚

凌河漂流 收藏 0 135
导读:7月1日,安倍政权不顾国内外的强烈反对之声,铁心决定修改二战结束以来一直施行的日本和平宪法、解禁集体自卫权,日本战后以专守防卫为主的安保政策将发生前所未有的颠覆性重大变化。国际社会和世界各国普遍认为,日本当局此举不仅如同打开“潘多拉的盒子”,而更为重要的是,日本当局此举恰似玩火,亚太地区乃至整个世界将面临巨大的潜在威胁。那么,日本当局为何罔顾本国民意和国际舆论,执迷不悟地突破日本和平宪法的束缚,执意朝着参与战争甚至发动战争的一条不归路狂奔呢? 解禁集体自卫权并非安倍之流的一时心血来潮,而是有


7月1日,安倍政权不顾国内外的强烈反对之声,铁心决定修改二战结束以来一直施行的日本和平宪法、解禁集体自卫权,日本战后以专守防卫为主的安保政策将发生前所未有的颠覆性重大变化。国际社会和世界各国普遍认为,日本当局此举不仅如同打开“潘多拉的盒子”,而更为重要的是,日本当局此举恰似玩火,亚太地区乃至整个世界将面临巨大的潜在威胁。那么,日本当局为何罔顾本国民意和国际舆论,执迷不悟地突破日本和平宪法的束缚,执意朝着参与战争甚至发动战争的一条不归路狂奔呢?

解禁集体自卫权并非安倍之流的一时心血来潮,而是有着深刻的日本国内经济的、政治的深刻而复杂背景。

外交学院教授周永生认为,自泡沫经济破灭以后,日本经济最近20多年来一直处于萧条之中,始终难以摆脱于低谷徘徊的困境,在此经济背景下,部分日本国民希望出现强人政治和强力政府,因此日本右翼势力以为时机已到,一时间蠢蠢欲动,开始大行其道。这股右翼势力在日本经济恢复没有希望的情况下,妄图通过解禁日本集体自卫权,强化军事力量,利用拥有战争权等来影响和控制亚太局势。

解禁日本集体自卫权也是日本政坛右倾化的必然结果。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刘江永认为,日本国会力量对比发生结构性变化,安倍政权面临的阻力减小。冷战时期,日本国会出现过保守势力和革新势力相互制约的保革体制,自民党内要求修改宪法、行使集体自卫权的主张在国会内部受到在野党和自民党内部温和派的制约。但冷战结束后,日本执政党和在野党都是保守势力,右翼势力所受到的制约就大为减少。执政党自民党联合公明党,在众议院拥有绝对优势,参议院也过半数,安倍政权因此可以为所欲为。

刘江永表示,除此之外,日本政坛的理念、国内外政策也都向右翼势力的主张倾斜,最主要表现在历史观、战争观,以及日本是否走和平发展道路和遵守战后宪法等一系列问题上。在野党中过去的牵制势力社民党在国会已没有几个议员,日共议员也是微乎其微,而右翼组成的新的政党,如日本维新会,在2012年底的大选中,居然获得50多个议席。在这样的情况下,安倍政府推行的政策路线自然可以畅行无阻。

政界缺乏有效的牵制力量,日本广大民众也难以影响政策走向。在决定解禁日本集体自卫权前后,日本多地爆发示威抗议,民众高呼反战口号,更有男子甚至以自焚方式以表示与安倍政权上述举动的毫不妥协与决裂,但所有这些都丝毫未能影响安倍政权的一意孤行。

对此,刘江永认为,日本的政治体制决定了民众在政策决策中难起作用。日本民众的政治权利主要体现在国会、参众两院及地方选举的过程中,作为选民可发挥政治作用,一旦选举结束,相关决策就不是由日本人民决定。因而,有些日本选民抱怨说,选举时,他们是“上帝”;选完后,就成了“奴隶”。民众发出诉求,但并不足以改变日本当局的决策。

但解禁日本集体自卫权并不仅仅是单纯的日本内政。作为日本和平宪法的制定者,美国对日本的外交决策有着举足轻重的重大影响力,解禁之举离不开美国的默许甚至公开支持。周永生认为,面对中国的繁荣发展,美国政府意图通过日本的军事扩张以牵制中国,因此对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采取公然支持的政策。

“推动日本增强军事力量,为美国分担安全保障的责任,是美国一直以来的对日方针,从对冷战时的前苏联,到朝鲜,再到中国,莫不如此,”刘江永说。

在重新抬头的日本右翼势力如脱缰野马之际,安倍政权自恃可以操纵政坛,又有美国撑腰,罔顾民意,急欲摆脱战后体制之羁绊。这不仅事涉日本国家发展走向,也事关地区乃至全球安全环境。意欲搬石头砸人者,不妨先看看自己的脚是否已越过历史的“红线”,以免砸了自己的脚!届时,喊疼,或恐为时已晚,更无济于事!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