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文林等七名官员开除党籍 经查与他人通奸

fubingjie66 收藏 0 123
导读:新京报讯 (记者邢世伟 赵力 祝炳琨)昨日,中纪委网站一口气通报7名落马官员被开除党籍,5人涉“与他人通奸”。   冀文林余刚经查与他人通奸   这7人包括海南省原副省长冀文林,中央政法委办公室原副主任余刚,公安部警卫局原正师职参谋谈红,齐鲁工业大学原党委书记徐同文,武汉市新洲区委原书记王世益,宜昌市原副市长、党组成员郑兴华和湖北省鄂州葛店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原主任、党工委原书记陈伯才。   其中,冀文林、余刚、谈红3人的处分系由中纪委做出,另4人的处分则由4人所在省纪委做出。   中纪委网


新京报讯 (记者邢世伟 赵力 祝炳琨)昨日,中纪委网站一口气通报7名落马官员被开除党籍,5人涉“与他人通奸”。

冀文林余刚经查与他人通奸

这7人包括海南省原副省长冀文林,中央政法委办公室原副主任余刚,公安部警卫局原正师职参谋谈红,齐鲁工业大学原党委书记徐同文,武汉市新洲区委原书记王世益,宜昌市原副市长、党组成员郑兴华和湖北省鄂州葛店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原主任、党工委原书记陈伯才。

其中,冀文林、余刚、谈红3人的处分系由中纪委做出,另4人的处分则由4人所在省纪委做出。

中纪委网站的通报中,冀文林、余刚、徐同文、王世益和陈伯才5人都涉及“与他人通奸”。中纪委网站6月7日刊文解释:“通奸”指有配偶的一方与配偶以外的异性自愿发生性行为,属于违反社会主义道德的行为。

上述文章称,在我国的刑法及相关法律中,一般情况下,没有对通奸做出定罪的规定。但是在党纪中则有对通奸的惩戒规定:与他人通奸,造成不良影响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或者留党察看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党籍处分。“由此可见党纪与国法的关系。党纪严于国法,党员违法必先违纪。”

谈红曾任某领导警卫秘书

中纪委网站通报称,经查,冀文林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牟取利益,收受、索取巨额贿赂;与他人通奸。余刚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牟取利益,收受巨额贿赂;与他人通奸;谈红利用职务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为他人牟取利益,索取、收受巨额贿赂。冀文林、余刚被“双开”,谈红被开除党籍;三人涉嫌犯罪问题及线索移送司法机关。

据财新报道,昨日被宣布“双开”的海南省原副省长冀文林和中央政法委办公室原副主任余刚,与去年被宣布接受调查的四川省原副省长郭永祥及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原副总经理李华林,曾在不同阶段担任过同一领导的专职秘书。

据财新报道,公安部警卫局原正师职参谋谈红亦曾担任前述领导的警卫秘书。公开资料显示,公安部警卫局主要负责的警卫对象为党和国家领导人中的“四副两高”。

■ 人物

冀文林在海南:行事强势 爱讲圈子

没有大多数中年人特有的啤酒肚,一口浓重的内蒙古口音。这是冀文林给海南省官员留下的第一印象。

“欢迎会上,冀文林显得比较低调,话不多”,一位与会者记得冀文林酒量一般,但烟不离手。他说,会后大家普遍认为冀文林到海口也就是锻炼一下不会有太大的动作。

强势冀文林

有领导替企业打招呼,冀文林非但不给面子,还说“有企业动不动就说要把总部搬走,搬啊,我看能不能搬到天上去。”

2011年,冀文林当选海口市长后发生的两件事,让人立马体会到颇有特色的“冀式风格”。

第一件事源自海口电视台的一位记者对冀文林的一次采访。当时这位记者因听不懂冀文林的内蒙古口音,将其所述,与海口人民共同“见证”海口发展,在字幕上误写成“建设”,随后在电视台播出。有误的画面不足一秒,但也被冀文林发现。

据冀文林身边的人说,对此冀文林很生气,亲自打电话,从宣传部到电视台,最后电视台交上了对这名记者的处理报告,才算完事。

第二件事则是,冀文林开会睡觉。这次事件发生在海口市召开的一次市委市政府工作大会上,市长冀文林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后来,有些人私下问冀身边的人是怎么回事,被告知少议论,市长那天喝酒喝多了。

两件事过后,一些干部开始私下议论冀文林,说其不近人情,做事随性。

对于议论,冀文林并没过多在意,他把精力对准了拆违和拆迁。

冀文林主政海口时,恰逢国际旅游岛概念热炒,西海岸违建成风,参与者既有部分政府部门,也有一些强势企业。冀文林决定着手整治。当时有官员建议他不要太强硬,要综合考虑违建的历史成因,被他警告“要好好查查违建背后到底有什么利益链。”

后来有领导替企业打招呼,冀文林非但不给面子,还在拆违部署大会上强调“政府不能让企业绑架,有企业动不动就说要把总部搬走,搬啊,我看能不能搬到天上去。”随后,拆迁加速进行,冀文林的强势作风由此奠定。

“冀文林的风格是说一不二”,一知情人士说,“2012年中,冀文林在海口某区视察,走到一栋大楼前忽然停下,沉默一段时间后扭身对陪同的区领导说‘这栋给我拆掉’,而后离开”。

看重圈子

冀文林与石油系统的多重交集,被石油帮蒋洁敏、李华林等接纳入圈子中。

在海口,冀文林有两个显著的标签,第一是强势,第二则是讲圈子。

冀文林很看重圈子,也喜欢把与自己交往的人分进不同的圈子,区别对待。冀文林身边的人说,就连常年与其接触的记者,他也会根据是否是央媒,是否是党员区分对待。达到前两者标准的可以进冀文林的办公室,不达标的一律在办公室旁边的小房间接待。

冀文林的这种习惯,在其老家内蒙古凉城也有流传。冀家熟识的一位人士说,“冀文林不认亲,他在北京当官时,一些亲戚乃至姐夫去找他办事,无一答应。”

与之截然相反的,冀文林本人对其从政生涯里秘书圈中朋友的热情。

比如,在冀文林主导海南昌江核电项目中,与其老上级郭永祥私交甚好的四川明星电缆股份有限公司成为该项目的中标企业。

对于同样来自秘书圈的昆仑能源董事长李华林,冀文林也是多次主动帮助。

2012年,冀文林将李华林辖下的昆仑能源引进海口公交车市场,并一次性为昆仑能源规划加油气站55个。昆仑能源出资2.5个亿为海口投资环保公交,与海口公交联营。

这是一步双赢的好棋。分析人士称,对昆仑能源来讲,此前昆仑在整个海南的加油(气)站才两个,冀文林的出手,让李华林的业绩斐然,并打开了海南市场。对冀文林来说,这一项目成为其政府工作报告中的重点成绩,他反复强调这一项目对“低碳海口,绿色海口”进行了有力保障。

石油系统一位资深人士说,冀文林的秘书身份以及与石油系统的多重交集,为他后来的发展形成了一个圈层。冀文林虽没有在石油系统任职,但被石油帮蒋洁敏、李华林等接纳入圈子中。

“石油帮”惯常使用的手法是通过石油项目输送帮助树立政绩,蒋洁敏、李华林等先后在四川和海南投资重大石油项目,为冀文林的地方工作增色不少。

冀文林身边的工作人员说,冀文林来海口的头两年不但政绩斐然,自身状态也逐步调整得很好。

被查前变化很大

一厅级干部向其汇报工作“冀省长向您汇报个情况”,冀文林听后忙握住对方的手表示“叫我文林。”

“刚来海口时,副省级领导和他打招呼都不理”,另一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说,后来,比他级别低的官员当众不买他账,冀文林都不生气。

据该官员回忆,2012年中,冀文林曾率队前往文昌市协调海口与文昌两地之间修建铺前大桥一事。会前冀文林希望海口市规划局向对方表明,若跨海大桥的一些桥墩不落在海里,而是落在海口辖内的北港岛上,将对整个东海岸的风景有一定破坏。

会上规划局官员向对方市领导表明了这一想法,并声称此方案经过专家论证。让大家没想到的是,海口方面的建议让文昌的领导发了脾气。

“文昌的领导指着规划局官员说‘狗屁专家,你在海口做的那些事我不清楚吗?你敢说你们海口的规划都是科学的吗?’”与会的一位工作人员说,文昌的领导嚷了大概七八分钟,眼看着海口规划局官员离席,随后也独自离开会场。其后,文昌的其他官员出来打圆场,希望冀文林不要太介意。“冀文林一直在笑,说没事,等你们领导回来继续商量。”同样参加了这次会议的一位记者说,十来分钟后文昌的领导回来。冀文林就像啥也没发生一样和对方谈笑风生。

2013年冀文林当选海南省副省长,其间依旧低调。与其往来密切的人士称,此时冀文林基本属于闭门谢客状态,偶尔会和秘书还有司机去看个电影。

另据媒体报道,冀文林当选副省长后曾有一厅级干部向其汇报工作说,“冀省长向您汇报个情况”,冀文林听后忙握住对方的手表示“叫我文林。”

2013年12月23日,冀文林以副省长的身份会晤了一位外宾。此前,四川省原原副省长郭永祥、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原副总经理李华林、国务院原国资委主任、党委副书记蒋洁敏等冀文林的“圈内老友”均陆续因涉嫌违纪被查。

马年大年初一,冀文林返回内蒙古凉城老家,一天后离开。在其亲属印象中,冀文林没有任何异常。2014年2月14日,海南省纪委召开有关廉政建设的会议,冀文林出席并与参会人员讨论反腐问题,4天后,中纪委发布消息称,海南省副省长冀文林涉嫌严重违纪正在接受组织调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