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如有众口难调之处,望众坛友轻轻拍砖。

谈起我朝的经济,先要从解放前开始,记得亮剑里说过咱守着小鬼子的交通线,喝着酒就把事办了,咱还真怕小鬼子呆不长,还有去给宪兵队长拜寿,因为边区票进城不好使,最后不得已拿的20响喝着酒把寿拜了,这里的交通线和边区票对应的是啥,物资呗,打仗不就是打这个嘛,为啥鬼子把我近海封了,为了水路的安全和物资的流转(材料回岛,枪弹回来),为啥国军要死守滇缅公路,还是物资的问题,小鬼子为啥伪造咱的边区票(边区票不好伪造,因为纸张是草纸,根据地独创),还是物资问题,至于鬼子的鬼子纸和光头的金圆券,那更是牛仔国的师傅,谁说我朝不懂经济,至于说到盛唐时期,那牛仔和鬼子能上的了台面吗?

解放后,众所周知,为了经济我们的陈毅元帅去了上海,但是由于朝鲜战争和帝国主义的封锁,我国不得不实行计划经济,即粮本布票自行车票各种票经济,因为物资匮乏啊,要么去国外买(封锁了,援助也是杯水车薪),要么自己生产,需要粮食棉花,农民兄弟,新疆生产建设兵团,需要各种矿,李四光和一大群地质工作者去了大西北大西南,需要石油,铁人王进喜,同时为了创造一个安全的环境,便有了钱学森的回国,两弹一星的成功,当时我们付出了什么样的努力,去看看毛主席吃的是什么,睡衣有多少补丁就知道了。

到了上世纪80年代,由于内外部环境得到了很大的改善,我们的经济总师小平同志收回了群众手中的粮本布票,施行了改革开放,开始进行市场经济的探索,极大的解放了生产力,当然,探索的道路往往不是一帆风顺的,经过了2代领导人的不断努力,我们国家加入了WTO,也完成了从社会主义公有制到以公有制为主体混合所有制并存的过度,即所谓的经济转型,在此过程中,出现了一些新的名词,例如下海、深圳速度、皮包公司、万元户、炒股、下岗再就业。。。。。。。,至于以公有制为主体混合所有制并存的经济体系的优越性,问问那些剪不动羊毛的就知道了。

以胡总为代表的第四代领导集体开始以来,我朝几乎把买卖运作到世界个每一个角落了,就是传说中的made in china,这无疑是我朝经济的巨大成就,商品畅通无阻的流通极大的满足了各方面的需求,供求关系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我朝的经济总量和货币总量是相辅相成的,在世界贸易中强调贸易和收支平衡的重要性,即我的一斤白糖和你的一斤水果价值是相当的,说白了就是公平买卖,以物易物的升级版,货币起到一个价值计量的辅助作用,这样是符合我朝利益的,当然,符合我朝利益,就不符合那些白吃白喝当霸王的国家利益了。

以下是如有雷同纯属巧合篇,某国的门罗主义加上一战二战卖物资换黄金,以及对人才的重视,成就了一个强大的经济军事体,通过两强互掐,成为了一超独霸的国家,无人能敌了这时候,他想的就是如何搜刮世界了,因为布雷顿森林的原因,米刀是可以和黄金兑换的,和别的货币实行固定汇率,也就是说这时候的米刀是信用货币,各国都把他当成储备货币,因为越战的原因,凭空制造出来的米刀买了很多战争物资,也就是老百姓说的二锅头对了白开水,这问题已被高卢鸡家的戴将军给整大发了,强烈要求把手头的米刀换成黄金拉回来,不知道为啥,全世界的人民都纷纷效仿,发生了传说中的挤兑潮,搞的米刀被迫与黄金脱钩,也就是经济崩了,好处是家里还有军事资源,加之石油的重要性越来越大,某国挥师中东,把米刀和石油绑在了一起,延续至今,也算是救了米刀吧,这个时候,军事力量就成了米刀的后盾,君不见11个航公群满世界转悠,某国说是为了世界和平,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是嗤之以鼻了。

下面说说东北亚,南X国,鬼子,秃子,他们后面是谁不用我说了,都是经济的棋子,以前经济好的时候,和全世界打交道,某国在后面剪羊毛,随着我朝的崛起,用他们嘴里的话就是我朝是他们的第X大贸易伙伴国,通俗一点讲,白天和我朝做买卖,晚上就把利润上缴了,前几年南X国居然闹出来白菜不够吃的问题,在我朝这不是笑话嘛,鬼子呢,以前接触过,吃牛肉火锅的时候,就差把盘子扔进去了,等社长先捞,秒秒钟后就成了清汤锅了,这都是真事,为啥呢,农民手中有选票,是不能得罪的,秃子就不揭短了,两岸一家亲,这三个地方都属于岛国(三胖再上,你懂的),几乎无资源,只能做对外贸易,目前还形成了三家在高附加值领域互相竞争的关系,而且对我朝的经贸中保持了顺差(从我朝赚了好多米刀),时间久了手里的小钱钱就被某国盯上了,东北亚各国搞经济各取所需本应该很和睦的,为啥搞的这样不信任,谁在浑水摸鱼,坛友们知道门道了吧(某桑娃就不提了,再闹腾边缘化滴干活),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放着实惠不要,跟某国一起去踢屁屁,不吃不喝了?东北亚这种生态不应该变天?

东南亚很简单,重要的农产品和原材料产地,我朝的后院,人民币国际化的试验田,郑和下西洋的时候,好些国家还不存在呢,我外交部说一句自古以来,你还想干啥?啥?还想到这里来踢屁屁?你黑观海的前辈们没搞东南亚剪羊毛运动?以为都忘了?我朝后院,不是你来了聒噪一下,大家都听你的时候了。

非洲,很多国家说是我朝全天候的朋友,这是最好的褒奖,以前的黑奴贸易,掠夺性贸易,让这个非洲大陆积弱积贫,现在改善了很多,坦赞铁路,援建的医院,学校,修铁路桥梁等基础设施建设,这都是实实在在的东西,2006年中非合作论坛建立时,数十位非洲国家元首齐齐抵京,这面子是人家给的,也是自己努力来的。

至于欧洲,就不多说了,前段时间黑观海去波兰下飞机的时候,好像没有红地毯,没有鲜花,稀稀拉拉3个人迎接的,而且还说,波兰的战斗机打不过普京的,需要买更好的灰机,当然,钱是不能少的,黑观海就没有脸红的时候过?欧洲最近发生的事摆在那里,坛子里自有公论。

听闻某国日子又不好过了,政府要关门看世界杯了?迫不及待想剪羊毛了吧,听说南X国正在向组织靠拢,估计不想再让老百姓的黄金捐给政府了吧,东北亚的经济圈,为啥要用大洋彼岸的米刀呢?当然,这个过程会很曲折的,也不要被表象蒙蔽了,我想提一点,麦道夫干过的事,迟早会重演,雷曼兄弟的倒闭会不会重演呢?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