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手Jeff Lenosky专访:骑山地车已经成为人生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liuyinuolove 收藏 0 10
导读:文章来源: 原文地址: 如果你已经是车界22年来的指标性人物,其实你就不需要表现得友善。你不需要显得平易近人,你也绝对不需要在小孩的生日派对上,被昔日赛场上的对手打扰,说要跟你借一组轮子。但是Jeff Lenosky就是这样的人,这样的事也发生在他身上。他三十载的车界生涯,已经使他具有无可比拟与象征性的地位,这位捷安特厂队车手视“纽泽西”为他的家乡。他在Passaic出生,在Fairfield长大,两个都是纽泽西城市。现在他与结婚十六年的妻子Amy和三个小孩Jack(12)、Katie(10)

文章来源:骑行之家

原文地址:http://www.qixing365.com/thread-27451-1-1.html


如果你已经是车界22年来的指标性人物,其实你就不需要表现得友善。你不需要显得平易近人,你也绝对不需要在小孩的生日派对上,被昔日赛场上的对手打扰,说要跟你借一组轮子。但是Jeff Lenosky就是这样的人,这样的事也发生在他身上。他三十载的车界生涯,已经使他具有无可比拟与象征性的地位,这位捷安特厂队车手视“纽泽西”为他的家乡。他在Passaic出生,在Fairfield长大,两个都是纽泽西城市。现在他与结婚十六年的妻子Amy和三个小孩Jack(12)、Katie(10)、Max(3)同住在纽泽西的Sparta。Jeff近期也深度参与了有关东岸登山车系列影片《From Where We Stand》的制作,不但是片中车手也是影片推广者。这篇专访里Jeff讲到了关于他的山地车生涯与影片的拍摄。Jeff的经历已经是许多人的表率,包括我在内,这篇专访中你将会看见个中原因。

关于单车,你个人最早的记忆是什么?

我自己对骑车最早的记忆大概是在Fairfield成长的那段时间,大概是在25年前,那时BMX还不像现在一样那么普及。我有一台单车,然后在家里后院自己搭些跳台什么的,大概就是这样。后来有一天去大卖场,进到一家杂志摊,我看见BMX Action Magazine这本杂志,当时马上就中毒了。当时大概是13还是14岁吧?后来的几年,只要有机会拿到BMX的杂志,就会在下一期出刊前,尽可能地学完里面所有的招式。

什么时候你发现山地车将会是成为你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我从13、14岁开始骑BMX,后来到了16、17岁我已经将近190公分,差不多就是现在的身高。我的身高已经不太适合BMX,有点太高了。我有想到Tony Hawk也是个高个,大概也有180几公分,所以那我也去玩滑板好了,因为滑板对于身高并没有什么限制。

后来到了高中一年级,我滑板玩得很凶。在上大学之前,有个暑假我在一家车店打工,那时就是山地车开始受到大众注意的时候。对我来说,我还是比较喜欢BMX,但是山地车有比较大的轮子跟车架,实际上还是比较适合我的身材。

我买了第一台山地车,当时跟车店里其他人一起出去团骑。那些家伙都是传统的山地车骑士,而我却是个才17岁年轻气盛的小伙子。他们比较会去爬些硬底子的坡,我会跟他们去,但是我就是会去跳野餐桌之类的东西,这就跟玩滑板或是BMX是一样的意思。我会拉前轮降下落差,横摆飞过障碍。我会跟这些人去骑越野路线,但是在路上我就是会不安份地飞来飞去。

后来一起骑的这里面有个人是纽泽西州攀岩车冠军,他给了些建议说或许攀爬车的骑乘更接近我的风格。我根本就不知道有“攀爬车”这种骑乘方式存在,之前我只在梅西百货里看见Hans Rey在录影带中表演。那是他在加州为Swatch拍摄的影片。这个人Scott Steward,纽泽西州攀岩车冠军,就是将我引入门的人。

何时你的单车生涯开始起飞?

最开始我是骑XC,在1993年我开始到处旅行,那也是我拿下第一个全国攀爬车冠军的一年。我想那年我蛮幸运的。攀爬车全国锦标赛会在不同的天然地形上举行,而要学习观察场地通常需要很多年,所以当时我表现的不是很好。在1993年,锦标赛在密西根Traverse市举行,障碍比较多是人造的。我比较在行豚跳或是飞跃大间隙,相对高技巧的动作比较不行,所以那次的比赛场地比较适合我,而我就拿下那年的全国冠军。

在1994、1995与后来的几年,我开始想骑山地车,做些土坡腾跃还有街车风格的骑乘。当时(跟现在比)这些玩法在山地车界都还没有被注意到。这些就只是我很爱做的一些事,结果变成我没像对手一样,花足够时间练习攀爬车。后来总是以亚军或季军收场。其实并没有在场上完全发挥出实力,因为总是在玩些其他想玩的骑法。到了1999年,我发现其实内心真的很想赢,必须专注在攀爬车上。所以后来几年我几乎只骑攀爬车。我偶尔会在板场或是土坡场晃晃,但是大多数时间还是在练攀爬车。在1999与2000年,我拿下连续两年攀爬车全国冠军。过去我习惯什么东西都骑,但在这几年过程中,好像有点倦怠,因为我只专注在攀爬车上。2000年那年我是Schwinn车手,那是他们破产的那年,突然间我的单车生涯来了一个转折点。我花了很大心力在攀爬车上,得到几个赞助商支持。后来跟捷安特合作,当时正是自由骑风格开始广受欢迎的时候。我第一次参加了New World Disorder系列影片的拍摄,那真是段有趣的时光。我开始察觉到随性自由的攀岩风格,与都市中的自由骑将是我能代言的形象。这些骑乘不光只是场上的竞赛,大家还想在影片里看见这些技巧的展现。

2001年我发现因为太忙着做攀爬车的示范展演、相片影片的拍摄,我根本没有时间参加攀爬车比赛。这就是我当初踏入自由骑领域的开端。从2001年到2009年,我专注在自由骑、土坡、街道骑乘的影片拍摄上。这些过程非常有趣,我还能小骑一点攀爬车,但不像以前一样那么大量。

在2009年二月,在一次跟Aaron Chase出去乱飞乱跳的过程中摔断了腿。折断腿骨之后,感觉好像从自由骑的颠峰掉落万丈深渊。老实跟你说,那大概是我职业生涯中最好的一次教训。我已经骑车骑了好久,很容易就获得大众的注意。我不曾把骑车想成理所当然的事,但直到这样的意外发生之后,才真的了解这件事能如此轻易地从我生命里被剥夺而去。那是我第一次出大意外,我几乎每天都在骑车,直到了折断腿骨那天,我才感觉到“现实”的存在。我开始想,或许我无法再骑车,或许不能再进行拍摄,或许无法再做技巧展示,无法再听见观众的掌声。听起来或许有点怪,在一群人面前展现骑车技巧,然后让他们对单车感到兴奋,实在是件很爽的事。这个意外绝对让我了解对单车的热爱,还有它在我的生命裡佔有多大的份量。意外之后我开始为期16周的复健课程。这是一段不短的时间不去碰单车。后来状况允许进行训练,但还是不能进行飞土坡这一类的事,只能做最轻的训练。在复健初期有很多时间都是在骑公路车。那是当时我唯一能骑的车,不会造成任何伤害却又可以重建肌肉强度。接下来是做些XC骑乘。他们说:“现在你可以骑回车上,重新建立体能状态。”之类的话,但就是不准我去飞土坡,所以我就只能去骑XC,想着我有多想去飞之类的事。后来真的能骑之后,有三分之一时间骑CX,三分之一骑攀岩,三分之一骑下坡。我会旅行到各地的全国性或地方性赛事,参加这三项比赛。复健的过程让我回想起,当初如何把各种不同的骑乘风格,融合到自己骑乘中的过程。即使我还不允许真的去土坡场飞,我还是能进行一些攀爬车的骑乘。我会抓着车出门,用野餐桌或是人行道落差玩些动作,保持骑乘简单但是却能有十足的乐趣。

所以从意外到复健这整件事,让我重新找到对于两件事的热情:林道与攀爬车的骑乘。从那时起,我将注意力放在骑乘上。有时我还是会出门骑骑街道,飞飞土坡,但大部分时间会拿来进行林道骑乘与攀爬车练习。

为何开始参加Enduro赛事?

在美国攀爬车(竞赛)规模渐渐变小。可能去参加国家锦标赛,里面只有三、四个职业级选手。除了每年去Crankworx比赛之外,其他没有什么能激起我斗志的比赛。真的,唯一能够满足我竞赛欲的比赛就是Teva山地车竞赛里的双人速度攀爬赛(Speed Trials)。我会在那边出赛,这是每年都期待的一件事,并且会想要积极拿下胜利。我喜欢在赛前几个月的准备过程,可以好好训练,并决定最佳的装备设定。但是一年只有一次,想到没有更多类似的比赛就有点丧气。

当Enduro变得更受欢迎,我想这可能是个有意思的转换,因为我喜欢比赛。事实上并没有攀爬或是街道攀爬比赛,我又不事专业花式土坡车选手,所以没办法跟他们一样就去比土坡赛。为了要解决比赛的瘾头,Enduro似乎可以满足我的需要,这种比赛需要很多车辆设定的考量、调整装备、训练以及定下目标,这些都是将我领入Enduro领域的塬因。这个转换其实不是什么自然而然的事,其他很多选手很自然地从XC或是下坡转换过来,不像我是从攀爬车转换过来的。但是对我来说,这是一个走出去,将各种技巧风格综合发挥,给自己一个施展全力比赛的机会。

你的攀爬车底子,对于Enduro比赛或甚至一般林道骑乘让你有佔什么优势吗?

我想这样的底子让我在东岸的林道骑乘比较有利,因为那边的路线比较慢,比较需要技巧。要是说到比赛,我完全不觉得攀爬车的底子会有帮助。如果真的要提什么,有很多从攀岩车经历里累积的坏习惯,我必须一一去改掉。骑攀岩车,你会注意轮胎的落点,眼睛直直向下看。但要是在林道裡以30英里时速行进,视线就必须抬高,望向路线的远端。

只有一件事是骑攀爬车时享受的,我也在Enduro比赛中发现同样的感觉,那就是这些骑乘都不是需要被打分数的项目。也就是说不像土坡车那样,飞完之后有人在旁边给你分数。在攀爬车的世界里,你要么不是成功穿越障碍,要不就是落地失败,一翻两瞪眼。

这么多年来,对于维持一名职业运动员的身分,你感觉到困难吗?你觉得什么是维持单车生涯的关键?

我不知道。有时觉得这就像是种恩赐,注定要成为单车狂。如果我是个顽固的人,只骑攀爬车,那我现在大概也不会还是职业选手,你知道吗?我骑攀爬整整10年,感到有点倦怠。花了几年的时间退一步看看,还将部分注意力转到城市自由骑上,这让我重新找到对攀爬车的热爱。Enduro也是很棒的一件事,因为我也喜爱林道骑乘。我不知道耶,我总是想成为一个全方位的骑士,总是有单车强迫症。不管是公路车、山地车或是土坡车,我就是爱骑车。我想因为骑各种不同的车,让骑车这件事对我总有一种新鲜感。

你的职业生涯让你有机会四处旅行,甚至到了一些一般人不容易到达的地方。是什么因素让你想留在东岸,即便你有条件选择在世界上任何地方生活?

前面讲过,要认真骑攀爬车,东岸大概是最适合的地方。我当初开始比攀爬车时,大概所有的高手都是来自东岸。在这边有很好的训练环境,地方性比赛的水准就已经跟全国性比赛差不多。跟这些选手一起比赛意味着,你无法轻易地赢得地方性比赛的胜利,因为这些人就是会拿下全国性冠军的那些人。所以我觉得这是个理想的定居地,因为这里的攀爬车圈就是对味,还有很多高技巧性的地形。对于城市自由骑,跟世界其他角落比起来,这里有许多容易到达的大城市。在西岸或是其他地方,就是没有这些优势。

到现在我已经当了22年的职业山地车选手,我可选择任何地方生活,但这个选择是很多因素的结果。我真的很喜欢住在东岸。如果我只在这边骑车,我认为这将无法让我成为全方位的骑士,只因为这里的地形只适合特定的骑乘风格,就是慢速更慢带有更高技巧性的骑乘,跟加州或是科罗拉多州比较起来的话。但是这边对要学习高速骑乘来说是相对容易的,比跟在又是乱石又是树根的地形上简单得多。在我经历了22年的车手生涯之后,还让我了解另一件事,就是“骑车”对我真的、真的很重要。但不光是单单骑车地点好,除此之外,这边的生活风格及文化也很吸引我。你可以到很棒的地点骑车,却不需要生活在鸟不生蛋的偏远小镇。这里让我可以很自在地稍稍与车拉开距离,进到纽约市做些其他的事。

我们假设有个人从外地来,有机会到东岸骑车一个星期,现在向你询问一些意见。你会建议他去哪里及如何渡过这一周?

要如何渡过这最棒的一周,这取决于你位在东岸的哪个位置。我个人是处在东岸中部,在五个小时的车程之内,如果你真的很想去试不同的路线,你将可以见识到丰富的地形变化,这是在美国其他地方所办不到的事。在五个小时之内,你可以玩到超级崎岖充满石块的路面,像是在Mountain Creek登山车公园里,或是你可以上去Highland,那边场地比较有整过。你可以去Kingdom林道、达拉威或是White Clay,这些地方的路线都是超级顺又流畅。你可以进行很多不同的骑乘方式。你可以去宾州或是阿帕拉契中部,那边尽是大山大水,你可以进行一些长征型的骑乘。其他地方,你可能就只能进行某种特定的骑乘方式。但是在东岸,如果你有个几天去耗,你可玩到各种不同的东西。这实在是很赞,你知道吗?你可体验各种风格的骑乘,只需要在周遭区域就能混合练习各种不同的技巧,并且可以轻易地在这些地方间移动。

参与From Where We Stand这样的影片计划,对你有什么意义?

我想这是要提升东岸地区山地车社群受到重视的程度。我想大多数人不会把山地车联想到东岸。要讲到山地车,大家都会想到科罗拉多或是加州,因为那边有的是大山。但事实上,在东岸的骑车风气非常棒,但只有资深的爱好者知道,我想如果能让一般的骑士察觉到这点,也是很酷的一件事。

如果你去看世界杯的赛程,唯一在美国举行的下坡分站,就是在东岸的Windham(纽约州)。我想这是因为这边有最具挑战性的地形。即便到了加拿大,世界杯下坡分站还是在东岸(Mont Sainte Anne)。这边有崎岖的地形,我想当地认真骑车的人就会了解我在说什么。但是一般般的骑士可能就不知道。所以参与这个计划,亲身向山地车社群表现,说这边真的有很棒的骑乘环境,有很棒的车手,不输国内其他地方的风景,都让我感觉非常酷。

你在单车生涯中学到什么东西是你会传给下一辈车手的?

首先就是勇于尝试还有尽量保持多方位骑乘。在我看来,那些历史中最好的选手,通通都是全方位的车手。我可以说出一大堆我敬重车手的名字,他们都不是只专攻某一项风格的车手,他们有办法骑在各种地形上。所以重点是尽量去尝试,尽量增加自己各种不同的技巧。在你已经熟悉或是骑过的路线上,变换用不同的技巧去解决它,对你只会有益无害。这就是我主张的。

你还必须总是将自己推向更好的境界。每次我自己去骑车,我会试些比以前更好的东西,并且从中学习新东西。或许让我有单车强迫症的塬因,就是因为我爱上骑车时那种超陡的学习曲线。这就是为何我喜欢尝试新东西。每当你进行一项新的骑乘风格,要是你有尝试新东西的习惯,那学习起来就会比较容易。要是只偏执于某一种骑乘方式太久,那要学习新东西就会比较困难。不要忘记常挑战自己。这不意味着是要跟别人竞争,因为你可能会赢,可能会输,但是这都比不上体验到你又比以前更进一步的那种满足感。

你怎么确定即便把骑车当饭吃,还能一直不断保持在其中的乐趣呢?

对我来说骑车就是好玩,因为我真的、真的爱骑车,爱这项运动,爱这其中的人。我的状况比较特殊,赞助商们期待我能带来较多的曝光,很幸运地我有多方位的技巧去做到。可能要准备Enduro比赛之前进行的训练,会让我感觉这真的是一个工作,但同时我又可以转换去做些攀爬车技巧展演。然后我可能又会连续四个周末到处旅行,进行技巧展示,然后又再转换到街道骑乘的拍摄任务。很幸运地我的工作就是让赞助商曝光,然后我又爱骑各种不同风格的车,并且都骑得不错。

所以当我感觉到这只是个工作时,我会稍微休息一下,不去勉强自己。我想这是重点,因为一旦你开始强迫自己去做某件事,就会产生“只是个工作”的感觉,这样会失去乐趣,无法支撑你持续22年的单车生涯。我在车上随着心意骑乘,某天它想骑点林道,又某天它想骑点攀爬,再某天它想飞点土坡。这样的人生对我来说真是恩赐。

Jeff的赞助商包括:Giant,Mavic,Teva,Shimano,X-Fusion,Clif Bar,Ergon,Avex Water Bottles,Native Eyewear,MRP,G Form,Pro Gold,Mountain Creek Bike Park。




车手Jeff Lenosky专访:骑山地车已经成为人生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车手Jeff Lenosky专访:骑山地车已经成为人生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车手Jeff Lenosky专访:骑山地车已经成为人生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车手Jeff Lenosky专访:骑山地车已经成为人生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车手Jeff Lenosky专访:骑山地车已经成为人生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车手Jeff Lenosky专访:骑山地车已经成为人生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