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懂的:徐才厚落马早有人放出风声图

狐狼001 收藏 1 44239
导读:大公网7月1日讯据本港媒体新报报道,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昨日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听取中央军委纪律检查委员会《关于对徐才厚严重违纪案的审查报告》,并根据中共有关规定,决定对中央军委前副主席徐才厚开除党籍处分,对其涉嫌受贿犯罪问题及问题线索移送最高人民检察院授权军事检察机关依法处理。 违党纪不姑息不手软 另有分析称,选择在昨日,距“七一”仅一天公布徐案,再看整个6月高官落马的速度惊人,有可能是向“七一”“献礼”。 另外,中纪委书记王岐山早前“失踪”一个月,外界纷纷认为他正在

大公网7月1日讯据本港媒体新报报道,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昨日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听取中央军委纪律检查委员会《关于对徐才厚严重违纪案的审查报告》,并根据中共有关规定,决定对中央军委前副主席徐才厚开除党籍处分,对其涉嫌受贿犯罪问题及问题线索移送最高人民检察院授权军事检察机关依法处理。

你懂的:徐才厚落马早有人放出风声图


违党纪不姑息不手软

另有分析称,选择在昨日,距“七一”仅一天公布徐案,再看整个6月高官落马的速度惊人,有可能是向“七一”“献礼”。

另外,中纪委书记王岐山早前“失踪”一个月,外界纷纷认为他正在处理一件要案,现在看来可能正是此案。在内地官方媒体的报道中称,昨日的会议强调了“任何人不论权力大小、职务高低,只要触犯党纪国法,都要严肃查处,决不姑息、决不手软”,而此话上一次出现时在今年两会期间,政协发言人吕新华在回答记者提问时一句“我们所说的不论是甚么人,不论其职位有多高,只要是触犯了党纪国法,都要受到严肃的追查和严厉的惩处,绝不是一句空话。我只能回答成这样了,你懂的。”

徐才厚等被除 有一类事儿要查清

徐才厚、苏荣等老虎级别的高官被查,广大人民群众拍手称快,欢欣鼓舞。徐才厚、苏荣这这些高官所犯下的桩桩件件违规事实都该查清,我认为,有一类事儿必须查清,那就是这些老虎级别的高官们在位时有没有对公众和社会滥用职权,滥发信息,制造一批官谣,如果有,必须说清查明和严处。

以苏荣为例。据报道,苏荣曾被指2010年江西抚州唱凯决堤时瞒报死亡事故。当年6月唱凯决堤后第三天,时任江西省委书记的他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唱凯堤决口10万人被困,无一人死亡。”他还特别告诉记者:“(决口)第二天我们几名省级领导进入滞洪区,站到滞洪区中间三层楼楼顶上,周边能看到二三十个村庄,感到百姓都已经上了三层楼,在二层楼的都较少,这时候心里才有底,确信到那时候没有死亡,才向总书记又一次作了报告:现在可以负责任地向党中央报告,十万人安全转移,无一人死亡。”但据中国经济时报记者查证,有人死亡。该报道曾经引发关注,记者还曾收到过封口费。时隔几年过去,此事当时不了了之,目前苏荣被查,我看现在是查清的时候了。

如果查实,确如他在发布会上所说无一人伤亡,记者和刊发报道的媒体要正式澄清并告知天下,为苏荣正名。如果事实不是这样,决堤事件确实造成人员伤亡,那就要追责苏荣造谣之罪,虽然造的这个谣是官谣。

我们所以要坚持把类似苏荣这样的事查清,是因为近年来官谣对我们变成一个越来越熟悉的词儿。让我们记忆犹新的是,2012年2月8日,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授意重庆市新闻办公室对外发布:“重庆市人民政府副市长王立军因劳累过度,神经高度紧张,经领导批准,进行休假式治疗。”此“官谣”发布仅仅24小时后就被外交部发言人证实是谣言。2013年公开庭审的原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案件,在公诉人历数薄的数宗罪中就有一宗“批准发布王立军休假式治疗”为滥用职权罪。2012年12月6日,记者罗昌平连发三条微博,实名举报原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学历、经济等问题涉嫌违纪违规。国家能源局官方回应称,上述消息“纯属污蔑造谣,我们正在报案、报警,将采取正式的法律手段处理此事。“2013年8月8日,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刘铁男被开除党籍,并被行政开除,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处理。今年5月20日,原华润集团董事长宋林被撤销全国政协委员资格。早在4月17日晚间,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消息称华润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宋林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而就在一天前,4月16日上午,华润集团发布声明,称高管遭没有事实依据的“诽谤”。

如果说上述官谣是“老虎”级别的,那我们就再看看非老虎级别的。2013年5月,网上曝出“郑州夜店打字幕欢迎项城田局长”,项城市相关部门回应称,项城市田姓局长、副局长有六七位,但这些局长21日都没有到郑州出差。当地还回应称,可能是一场恶作剧。2013年8月28日,当地称经过调查,事件主角为项城市工商局副局长田洪志,当事人被免职。2013年7月17日,临武县瓜农邓正加遭遇城管,被秤砣砸中头部身亡。临武县政府说城管“只是暂扣4个西瓜”“没有用秤砣砸邓正加”“不存在抢尸”。2013年12月27日下午3时许湖南永兴县法院经过审理,当庭宣判4名城管获刑,最高判11年。此外,还有什么活熊取胆熊很舒服、梁林故居被拆是“保护性拆除”、蒋介石重庆行宫被拆除是“维修性拆除”等等,结果都被铁一样的事实不攻自破。

官谣绝非空穴来风,从老虎到苍蝇,大量事实足以证之。

值得一提的是,笔者近年曾培训过不同级别的官员和不同企业的领导者,在问到:“如果你的上级让你造谣说谎,你说还是不说”的问题时,态度明确表示坚决不说谎的官员和企事业单位的领导者,人数寥寥无几。有一些人明确表示,上级让我说谎,我就得说谎;在做实操训练时,有些人把笔者设计的谎言,竟然说得更加天衣无缝,完全像真的,这令笔者十分惊悚和感慨。

我们所以对官谣的治理特别关注,这是因为我看到和深深感到一桩桩官谣被揭穿后,党和政府在人民群众心目中的威信都降低一分,我们的执政力都削弱一分。长此以往,当和政府的公信力和道德信誉都被这些官谣制造者们消耗殆尽,其破坏力和杀伤力不低于外来入侵者的洋枪大炮。我们所以对官谣给予特别的重视还在于,在一些共产党员心中,党的实事求是优良传统和精神正在稀释淡薄,甚至淡忘,原则不断被违反,底线不断被冲垮,这是极为可怕的。实事求是是我党的优良传统和党章明确规定的原则,但从眼下事实看,落实起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试想,如果我们的各级官员和企事业单位的领导者都不能做到不说谎,那就是连最基本的实事求是都丢掉了,怎么得了啊。

我们所以对官谣的治理特别关注,不仅仅是官谣的产生有时代背景和现实土壤,更有相关部门对“官谣”的查处远远没有对“民谣”的查处那样积极、热情、有力度和有责任心。一般的是不提,或找临时工推脱,顶多问罪发言人而已。殊不知,“民谣”乱的是眼前,“官谣”惑的是人心;“民谣”骗得了一时,“官谣”骗得了长久;“民谣”群起攻之,“官谣”无人过问;“民谣”好治,“官谣”难防,尤其是在当下。

我们目前还不知徐才厚、苏荣的更加具体的罪状,但他们在位时那些正人君子般的高谈阔论和洋洋洒洒的正确之言,现在看来都是一种广义上的官谣,而狭义之官谣还有待时日查清。但,可以肯定的是,无论是徐才厚、苏荣这类老虎级别的高官也好,还是不少局长处长之类的苍蝇蚊子也罢,他们的所有违规违法事实都必须查清,是否有官谣这一类事儿也要查,而且要严处。虽然官谣的破坏力无法用金额衡量,也无法用其它看得见、摸得着的损失来比照,但正是这一类罪,毁灭人心,像蛀虫咬心一样损伤健康的机体,其恶劣和破坏的程度正在于此,不得不引起我们高度惊醒。

食人肉的老虎要打,吸人血的蚊子更要拍,但不要忘记坏人心的老虎和惑人眼的蚊蝇同样要打,要拍,切记!

徐才厚是大老虎?!那么造"虎"的魔鬼呢?

——武松啊:魔鬼在,你打什么老虎,这不扯滴嘛?!

你这个武松啊——不管你是复活的真武松、还是冒名的假武松——魔鬼在,你就别嚷嚷打什么老虎了,就算你打尽这满世界的老虎,魔鬼照样会把阿猫阿狗、阿鼠阿狸的什么又变成老虎,你打得过来嘛?

再说了,那些老虎,作为国家级保护动物,本是待遇优厚、衣食无忧,如果不是魔鬼的身教言传甚至威逼利诱,他们至于撑破了肚皮也要多吃多占吗?这不扯滴吗!?

你是打过那么一两只老虎,但他们给人的感觉,不过是些“跑偏道儿站错队”的“老弱病残”的虎,这么看来,你这不是在打虎、而是在打劫啊!

所以啊,你个武松,要么去打魔鬼,

徐才厚与远未理顺的军权

闻徐才厚被开除党籍,微有些意外。经年累月传闻的老虎大老虎还没出官方,忽然跳出来个虎王级别的。新华社通稿没爆出什么具体信息,这倒也符合其级别以及军队的一贯作风。不过才厚兄老家大连瓦房店。偶尔会成为大连人酒桌上的谈资,闲聊几句坊间的传闻,笔者也听过一些。可是都没有官方报道坐实,所以都不能写出来,以防500次。

既然没有什么具体的案情,不妨泛泛的聊几句军队腐败。我没有在军队呆过,这也曾是我人生憾事之一。但是看过一些报道,也喜欢和军队出来的人聊天,以前还写过一篇军队虐打新人的文章。耳闻之中,军队腐败早已是不是一天两天了,什么打新人,送礼,升官,特权之类的事情。这是存在的,也可能是很多的。在谷俊山、徐才厚落马之后,你能说其整个指挥体系只有这两个有问题?不可能吧。

军队腐败,很正常。军队是等级森严的地方,官大一级压死人,这道理比地方上要明显的多。在常年的强调下级对上级的服从,而没有对下级权利的保护,以及对上级权力的制约的情况下,腐败就会伴随着军权等级的提高的成正比。外部的监督,对军队作用有限;军队内部监督,我只能评论“呵呵”。权力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这句话又可以重提,来当做这段的注脚。

这是第一层。

说了军队内部监督,接着再来看,把军队作为一个整体,中国军队权力太大了。我只说中央军委职位这一点,试着来说明这个问题。军权,在古今中外,所有国家所有时期,都是国家权力结构的最重要问题,三四个之中的之一。合理的,理想中的军权应该是什么,我个人推崇美国(以及我知道的多数法治国家):国家元首,就是军队总司令。下设国防部,负责军队的训练和执行命令。这应该是很通顺的事情。可是……

我国宪法(现行,1982年版),在军权这个事情上,做了让人觉得很拧巴的事情,就是设置增设了军委主席这个职位(之前也有,只说现行),和国家主席还是两个职位。而且大家知道我国还有个含金量巨高的岗位就是总书记。一个是国家主席对外代表国家,一个是军委主席指挥全国军队,一个是总书记是全党核心,这三个职位不是一个人咋办?还有可能的,两人甚至三人意见相左怎么办?这不是一个理论问题,而是在现代中国发生过很多次的实际情况。当年,国家主席是刘少奇,而总书记是毛泽东。后来发生了刘少奇举着宪法喊着“我是国家主席”被红卫兵打翻在地的事情。当时一段时间,军委主席虽然是毛泽东,实际主持工作的却是林彪。你说这事情有多复杂。

再后来,邓小平成了中央军委主席,成了“第二代领导核心”,可问题是,邓总从没做过总书记或者国家主席,但貌似并没有人因此而质疑“领导核心”的地位。三个岗位的含金量排名,令人寻味。

不仅如此,还有个问题:宪法规定,国家主席一届任期5年,可连任一届;可是对于军委主席的任期,没有规定。理论上,可以一直干下去。这又无形中提高了军委主席的权力。至于说这么规定的原因,我不知道只能猜,也许可以从其制定的年份一探究竟,1982年。

军权过大,还不仅仅是军队腐败的事。历史证明,军权大小,与其被需要程度成正比。国家安定,军队权力就会被降低,政客力量提高;而国家内乱或者外战,军权就会提高,甚至压过政府,侵害民生。我国现在虽然内外皆有不宁之事,毕竟总体维稳。而常年把军权抬得过高,难保不会妨碍地方行政,影响民生,非国家之福。

军权问题还有一层,就是军队国家化和军人不党。不过和才厚兄的新闻直接关系不大,另文探讨。

15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