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那时的爱情,那时的生活。

晓月松涛 收藏 1 2746
导读:很久的前朝,有一大户,家庭殷实,家有三年吃不尽的谷米,十年穿不完的绸缎,家中的银钱一辈子也花不完。员外父妻膝下有一小儿,生的俊俏,天资聪慧,十五六岁便考取秀才。夫妻便商量为儿娶一房老婆,传宗接代。只是没有合适家庭的小姐,只得作罢。先娶一小妾,陪小儿读书,端茶送水,让小儿专心读书,早日考取功名,光宗耀祖。在自家的佃户中,有一对夫妻的小女生的俊俏,人也贤淑聪慧,很合员外的心思。于是找来媒婆,下了聘礼,择了吉日,将佃户家的小女纳进家中。 小两口自是恩恩爱爱,缠缠绵绵。小媳妇对二老也是孝顺,老两口很满意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很久的前朝,有一大户,家庭殷实,家有三年吃不尽的谷米,十年穿不完的绸缎,家中的银钱一辈子也花不完。员外父妻膝下有一小儿,生的俊俏,天资聪慧,十五六岁便考取秀才。夫妻便商量为儿娶一房老婆,传宗接代。只是没有合适家庭的小姐,只得作罢。先娶一小妾,陪小儿读书,端茶送水,让小儿专心读书,早日考取功名,光宗耀祖。在自家的佃户中,有一对夫妻的小女生的俊俏,人也贤淑聪慧,很合员外的心思。于是找来媒婆,下了聘礼,择了吉日,将佃户家的小女纳进家中。 小两口自是恩恩爱爱,缠缠绵绵。小媳妇对二老也是孝顺,老两口很满意。

一女尸曝露荒野,两公子心生怜悯。

一日,公子提出要到县城游学,参加文学大会,增益其文才。老员外自是高兴,满口答应了下来。可是新媳妇心里咯噔了一下,要是公子走了,那不是苦了妾身,得夜夜守空房。于是新媳妇赶紧跟老员外说,她也要跟着去。说什么公子需要人照顾服侍,需要有人为他端茶送水。老爷觉得有理,同意了小两口一同前往。

县城距离他们的家有四五十里地,老爷要为他们套上他们家里的马车,送他们去县城。但是公子不同意,公子说他们想走着去县城。一来看看沿途风景,二来察察民俗民情。公子说得在理,老爷只得应允。 在小两口离县城十里地的一个路边,小两口发现了一具女尸,全身裸露,暴露于荒野之地。女尸很年轻,颇有几分姿色。公子不忍,在女尸旁呆着不愿离去。小妾害怕,也有几分嫉妒,劝公子速速离去,以免沾上不吉,惹祸上身。于是公子脱下长衫,覆盖于女尸,让女尸免遭亵渎。公子与小妾去后,无有后话。

另一男子亦经过此地,见女尸,十分伤感。他找来锄头和铁锹,挖一坑穴,将此女尸埋了,亦无后话。

情陷两难,欢情薄,爱恨纠缠,伤心重

在我县一个工厂里,有一个医疗室。医疗室有一个医生和两名护士。其中医生和一名护士是一对夫妻,另一名护士是一个大龄女青年,单身。这名单身女护士是南京人,应该是下乡知识青年被分配到这家工厂的。

这名护士姓华,人挺好的,大家都尊称她华医生。她长得比一般的女士要高一点,有些丰满,皮肤很白净。可能对于自己未来的对象有些要求,于是华医生就把自己的婚事耽搁了。另外,华医生一口的江南普通话,让人听了很是舒服,男人们就是爱听她讲话。华医生说话中听有道理,音色优美。

本厂有一位技术副科长,对华医生很看重,他很爱华医生。无事就往医务室跑,找话与华医生攀谈。一来二往,华医生对这位技术科的副科长有些感情了。只是这位副科长已有妻室,华医生有些气恼。她很恨男人轻佻,没有责任感。

华医生的冷淡,让副科长非常的难受,副科长有生不如死的感觉。

这位技术副科长,虽有老婆,但是老婆十年未生有一男半女,副科长早就想与他的老婆离婚。只是他的老婆不肯离婚,离婚的事情便被放下来了。现在见到了这么一个有知识有文化的华医生,副科长便想到要坚决的与他的老婆离婚了。

经过百般表白,百般的发誓,华医生被这位副科长的诚意打动了,平静的心又被副科长的情话,气质搞乱了。华医生和这位副科长重又开始了交往。

副科长的离婚报告打到了厂领导,但是厂领导不批准副科长的离婚报告。副科长万般无奈,心灰意冷。副科长的老婆知道了华医生这个人之后,她也常到我们厂里来,诉说自己如何的贤淑,诉说自己在家里头如何孝敬公婆,如何在生产队里搞劳动赚工分。

副科长的老婆每回来到我们厂里,都会成为我们厂里的一个大新闻。有好些个女家属围在副科长老婆的周围听她讲他们的事,为她叹息,为她支招;有时也会带她到自己家里给她饭吃。

副科长的老婆每回的到来,都会给华医生带来不小的冲击。华医生不恨这个女人,她恨自己,叹自己命苦。恨自己碰不到一个可心的人儿。即便碰到一个开心的人儿,又是麻烦不断,让自己成为别人讥笑的谈资。华医生常常以泪洗面,默默接受这一切。副科长也是自怨自艾,害得华医生痛苦流泪,恨自己被人拿捏,恨自己不能改变这一切。

副科长为了迅速离婚,不得不回家给自己的老婆做工作,希望老婆放过自己。老婆也不知在哪儿得到消息,如果与自己的男人三个月没有同房,他们的婚姻便自动解除。于是到了晚上,副科长的老婆总能让副科长与自己云雨一番。性交还真是舒服,既能发泄心中的苦闷,又能将副科长牢牢的拴在自己的裤腰带上。副科长也不是什么意志坚定之人,能够与自己的妻子睡觉,他是不会拒绝的,权当老婆是一个泄欲的工具。能否把华医生睡了,副科长感到十分的没有把握。

两年年多的交往,副科长与华医生没有任何的结果,华医生也近三十了。某天,副科长来到华医生的寝室,没有华医生的任何声息。于是副科长来到医务室,里面好像有什么动静。副科长重重的拍打医务室门上的玻璃。华医生开了门,只将门拉开了一点,根本就没有让副科长进入的意思。副科长很不高兴,硬要往里闯。华医生告诉副科长说,她要嫁人了,希望副科长以后不要再找她了。

副科长石化了,呆若木鸡,他简直不相信这会是真的。华医生告诉副科长过几天后,她会向副科长说明这一切。医务室里面有位军官,他走到医务室的门口,邀请副科长进来喝喝茶,抽抽烟。副科长自惭形秽,托辞有事走掉了。

华医生远走高飞回故乡,张科长沉沦低落识迷途。

一个月后,华医生与这位军官在南京成婚,婚后生育一儿一女,生活快乐,家庭幸福。华医生离开我们厂之后,副科长也就断了对华医生的任何念想,他与华医生只是有缘无份啊!副科长也反思自己的种种作为,他觉得自己对不起的老婆,让老婆遭罪,让华医生伤心。他还是想与老婆重归于好,抱养一个孩子度过这一辈子。

张科长的心思真是不错的,但是事情难遂人愿,张科长的老婆也提出了与丈夫的离婚诉讼。张科长虽是心惊,心痛,但他不是一个肯认错的主儿,他们的离婚很快得到了法院的裁决,裁定他们的离婚请求。

华医生嫁人了,老婆离了,独自一人的副科长有些消沉,慢慢的染上了抽烟和喝酒的恶习。好在张科长能够自制,没有太深的陷入到这种恶习之中。只是偶尔抽抽烟,喝喝酒。独自一人在床上时,他会想到很多很多的事情,有华医生的,也有他的老婆的。常常独自落泪,泪水打湿了枕巾。

因工作的需要,张科长出差到了湖北的十堰,他顺便上了武当山。在武当山上,他求见了一名德高的道长,希图道长为自己推算一下自己的吉凶祸福还有自己的未来生活。道士见其态度诚恳,愿意为他推算一下。

张科长的前身就是那位以其长袍覆盖女尸的公子,那位女尸就是现在的华医生。张科长与华医生虽有些缘分,但是缘分尚浅。而掩埋女尸的那位公子,就是现在华医生的老公。那位掩埋女尸的公子与女尸的缘分当然比以衣遮盖女尸的公子与女尸的缘分要深刻得多了。张科长的老婆就是当年的那位公子的小妾。 “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 ,一切皆有缘。张科长的心便安宁了,也不再怨天尤人了。张科长询问那位道长,他今后的生活会怎样?道长说,张科长会有妻有子,不会孤独一生的。

张科长千恩万谢离开了道长,离开了武当山。张科长对未来重燃希望,精神倍增。

张科长后来被调到县城里,经人介绍,在那里他结识一位女士。两人见过几次面,双方对对方有好感,两人便结了婚。现在的妻子已有一子,张科长顺理成章的就有了儿子,当上了爹。

多年以后的有一天,张科长正在水龙头底下洗衣物。张科长的前妻看见了他,很愤然的骂道,“你个老杂种,我以为你过得很好的。没想到你也学会了服侍别人了,给人洗衣服了。原来你在家横草不拿,直草不拈,洗衣服,做饭哪样不是我做的。”

张科长默不作声,听凭那女人辱骂自己。张科长觉得自己很对不起自己的前妻,是自己深深的伤害了这女人。张科长燃起了一支烟,慢慢的吸着。在烟雾中,他好像看到了从前的很多的事情,但是对于生活和自己的人生比以前有了更深刻的理解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