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2013年度生活方式:骑行入榜

fy181855 收藏 0 7
导读:文章来源: 原文地址: [b]相比那些在野外做长途骑行的骑士传奇,更喜欢这些利用每周的闲暇时间,从写字楼、咖啡店、家里的炉灶前赶赴一场“刷街”的骑行者们。他们这种自然的姿态,源于对骑行单纯朴素的爱好,也可能成为改变社会的一种力量。 [/b] [b] [/b] 每到周末,“户外志”的骑行爱好者们都会聚在一起享受骑行的快乐(摄影 于楚众) 12月一个寒冷的夜晚,圣诞节前的一个普通的周四晚上。虽然没有刮风,但数九隆冬的寒意仍然能透过身上厚厚的毛衣、抓绒衣、羽绒服渗透进来。遮盖脸部的魔术头巾已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文章来源:骑行之家

原文地址:http://www.qixing365.com/thread-26795-1-1.html


(作者:陈晓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相比那些在野外做长途骑行的骑士传奇,更喜欢这些利用每周的闲暇时间,从写字楼、咖啡店、家里的炉灶前赶赴一场“刷街”的骑行者们。他们这种自然的姿态,源于对骑行单纯朴素的爱好,也可能成为改变社会的一种力量。

三联生活周刊2013年度生活方式:骑行入榜


每到周末,“户外志”的骑行爱好者们都会聚在一起享受骑行的快乐(摄影 于楚众)

一次冬夜的骑行

12月一个寒冷的夜晚,圣诞节前的一个普通的周四晚上。虽然没有刮风,但数九隆冬的寒意仍然能透过身上厚厚的毛衣、抓绒衣、羽绒服渗透进来。遮盖脸部的魔术头巾已经被呼吸的雾气湿透了,寒意也透过头巾黏在脸上。这是本刊记者到北京10年,第一次在城市里骑行,而且是在一年中最冷季节的晚上。雾霾,空气,寒冷,糟糕的交通,所有都能成为缩在家里,或者躲进钢铁壳车厢的理由。根据一份关于城市骑行者的统计数据,2005年,北京市自行车出行比例是36%,2011年下降至16%。

所以,在大多数骑行者之间,都容易产生一种只可意会的亲切感。自行车是一项需要工具的运动,每个人和自己的车辆才是一个真正的整体,每个人骑行者之间必须保持距离。但又因为使用着一种共同的工具,骑行者之间又会产生一种心有戚戚的亲密感。我参加的这支队伍就是这样。他们在每周四晚上18点半到19点半之间,集合到东三环光华桥下的一个小广场上,有的穿着风衣,围着格纹的围巾,一看就是刚从写字楼的办公室赶来,有的穿着红色运动服、豹纹长裤,像刚从舞台上下来,有的脸颊被寒风吹得通红,啃着玉米等待着骑行开始。

聚集在这个小广场上的人各式各样,但骑行一开始,大家就像成为一个整体。穿白色羽绒服的高个子是领队,他始终保持着在第一排并且居中的位置,将骑行的速度控制在15~18公里/小时的速度,所有人都不能随意超过他。在队伍最后还有一个收队。他必须一直保持在队尾。当体力不支对跟上队伍的速度有些力不从心时,斜眼总能看到身后方还有一个押队的身影,多少会有些安全感。

就在这些基本的骑行规则下,眼前这支队伍又快又稳地前进着。骑行者们的车辆、服饰、身材各不相同,但又保持着固定的间距,每个人都很踏实地在自己的位置上,既没有瞬间的变线,也没有戛然地停止,像一个整体一样,匀速,稳稳当当地在北京长安街上移动着。

这些城市的骑行者把这样的行动称为“刷街”。这是一个非常形象的比喻。一帮人没有任何目的,也说不上什么理由,就在每周四的傍晚,结队穿过北京的街道,骑往城中一个目的地。今天的路线是穿过长安街,最后到达王府井的东库什教堂。这样的骑行活动开始于7年前,原来只有西线一条路线,后来随着参与者的规模逐渐壮大,原来西线的起点——百盛商场下的小花架下已经人满为患。为了免除城市其他方位的骑行者穿行城市的痛苦,刷街行动的组织者们又增开了东线,南线和北线,“刷友”们从城市的不同方位往同一个目标前进。据说夏天的时候,单是东线一条线,最多会有近百人参加。现在是对骑行考验最大的冬夜,很多人惧怕寒冷而停止了,今天晚上我们这支东线的队伍只有11个人。

骑到南池子大街后,突然听见身后一串清脆的铃声,伴随着愉快的招呼声,一位戴着花朵绒帽的中年女士从后面旋风一样扎进队伍,原来是北线的人会合进来。骑行开始进入一个高潮。到达目的地前的最后一段路,不断有新人加入队伍,到王府井教堂后,一拨一拨的骑行者把教堂前的台阶都挤满了。有的身穿荧光条骑行标示的背心,有戴着红军帽的大爷,也有一身标准骑行装备、年近60岁的大妈,更多的则是高声说笑的年轻人。西线、北线、南线的骑行者都风尘仆仆地陆续到达。大约有五六十人热气腾腾地挤在教堂前的台阶上,挤挤挨挨地高声打着招呼,排成几行合影,然后车友们再骑上各自的坐骑,打着呼哨道别,向不同的方向各自散去。










234最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