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上官秀秀:狙击手之路(二十二)———知己红颜

上官秀秀:狙击手之路(二十二)————知己红颜

在上一集中,我给大家介绍了下本人儿时的一些经历,这些经历跟各位的经历比起来可能不算什么,但是作为一件事拿来说说,我想这应该还是可以的吧。

在《往事回眸》一集的结尾跟大家提到了一个人,这个人可以说是我在狙击队第二年通电话最多的一个人,也是我没事无聊的时候倾诉的对象,跟这个人可以说是无话不谈,论关系直到我在写这篇文章的这一刻都还保持不错,那么这个人是谁呢?不是别人,正是前一集中提到的那个“猪婆”。

“猪婆”是我在狙击队时给她的外号,她姓彭,名不告诉你们。

跟她认识是在2005年我刚刚进入师范学校的时候,也就是初中结束以后,我们在师范学校“集合”的。在所有同学都报名到齐的情况下,哥一眼看出这家伙以后定是班花无疑,后来事实证明我的猜测是对的,说她是班花的人不是我,是同寝室的那帮色鬼在夜间“选拔”出来的,我只是应了他们。

事实上,我早就知道他们会选谁了。

当时我们班只有7个男生,其他都是女的,这个没办法,师范学校嘛,女生实在是太多了,在我那学校,光女生宿舍就有好几栋楼,男生宿舍就一栋。哥当时的相貌在本班长的还算过瘾的,由于眼睛小而被他们鄙视了一阵子,不过,这都不算什么。

既然她是班花,或许就有人会问我,当初有没有对班花存在好感?关于这一点,大家可能不太清楚,前几篇文中都提到过照片上的她,而这照片上的她并不是我07年入伍的时候才带在身上的,而是在进师范学校之前就一直带在身上,所以说当时我对本班的彭班花是没有什么好感的。

正因为那时身上一直还带着那两张已经分手的女友的照片,后来这事同寝室的男生都知道了,一个传一个结果本班的人几乎都知道了这件事,先是初中的同学知道我跟照片的事,现在师范学校的同学也知道了,直到后来还传遍了狙击队。。。。。。正因为如此,后来本班的女同学还给我取了外号“情种”。。。。。。

也因为这个外号,“猪婆”(也就是彭班花)还真干了一件“好事”。

这个“好事”呢,还要从学校组织的一次歌咏比赛开始说起。当时我报名参加比赛,05届的参赛者中,我成功晋级了(其实是跟那些评委有点小关系),晋级之后,我的名字就出现在一张以红色为背景的喜报上,后来再次经过喜报的时候,哥居然发现哥的名字变成了“情种”。。。。。。知道这个外号的人肯定是本班的人,至于是谁干的嘛,这个就很难猜了,当时我以为是本班的男生所为,我也没去追究这事。

不过,在课后,班主任程刚(外号“肥刚”)突然问我喜报上的名字是怎么回事。哥心里嘀咕着:妈蛋的,我哪知道是谁干的。。。。。。肥刚还要我找出这个人是谁,哥彻底奔溃了。我把本班的男生问了个遍,都说不是他们干的,这个我信。相信他们的理由也很简单,因为我再去看那“情种”两字的时候,那字迹有点像是某个女生的字迹,妈蛋的,女生我该怎么去问呢?

算了吧,懒得去问了。不过没想到的是,这个人居然在我面前承认了。

某天,彭班花坐在我课桌的对面,跟我聊天,说是她跟我聊天,其实大家可以理解为是我跟她搭讪。我无意间提到喜报上的事,她毫不犹豫的说是她干的,我还愣了一下,不过班主任要我找出这个人的事,她是不知道的,我估计她是认真的,哥心里又嘀咕了:妈蛋的,才认识多久啊,就拿我名字来捉弄我,算啦,谁让你是大美女班花呢,这事就不提了,不提了。。。。。。我还故意跟她说:“班主任还特地让我暗中找出这个人是谁。”她一听,惊讶的回了一句:“啊(这个啊字是她一贯惊讶时的口头禅),你会不会跟班主任说是我干的。”对此我只能说她太认真了,很明显我不会去说嘛。。。。。。

不过这个事情还真拉近了我跟她的关系,不过那时的我还刻意的跟她保持一定的距离,至于这个原因,她也是非常清楚的。不过我得承认一点,“猪婆”确实是比照片上的她要漂亮很多。

之后呢,我们聊天就很随便了,无话不谈,从聊天中,我得知了她有一个梦想,就是能够环游世界,实在不行环游本国算了。不过哥是个粗人,说话嘛有时候也不注意,不过她还好,一般不会跟我计较这些,她的性格跟我差不到哪去,整天一张灿烂的笑脸,不过有时候愁眉苦脸的样子真心比臭豆腐还难看。。。。。。后来我才知道她居然跟我是一个地方过来读书的,真他妹的有缘啊,然后哥开始了无限的幻想,比如放假的话,能跟她坐上同一班车,车上再出现个小偷,个头不要太高,最好是那种一看就是弱不禁风,不堪一击的小偷,然后让我大展身手,来个英雄救美什么的都行。我猜大家一定想说我是在做白日梦。。。。。

有一次我把她害哭了。

我不得不承认有时候我确实太捣蛋了。我记得也是在课后,“猪婆”那段时间的座位正好是在我前面,那天她在位置上,刚要坐下来,就在她要坐下来的瞬间,哥的脚从桌底把她的板凳一勾,她一屁股结结实实的坐到了地上,我一看半天头还没伸出来,完了,八成是抱头在哭,只见她缓缓的坐到位置上,然后还是在哭,只是趴在桌上哭,我知道她肯定火冒三丈,再加上马上就要上课了,要是被老师看见他在哭就大事不妙了,估计要去趟办公室。

这样不行啊,得想个法子哄哄她,我塞纸条给她,叫她别哭了,谁知到纸条刚刚离手两秒钟,就“咻”的一声从我面前飞过,哎哟,这女孩子哭起来真的是任何外界因素都没法干预。。。。。。难不成哭也是一种享受????

我不得不想另一个法子,这让我想起了以前买棒棒糖的时候,偶尔给她一根,她还接受过。我就在她背后说:“你要是不哭了,回头我去买两根棒棒糖给你(没记错的话,她应该喜欢苹果味的),总可以了吧。”话说好像还是行不通,压根一点反应都不给。好就好在,当上课铃响了以后,她好像不哭了,哇塞,哥似乎开心的就像万匹骏马在草原上尽情奔腾的感觉,她太给力了。。。。。。不过我肯定她那一节课心情糟透了,估计那一节课都在默默的骂我,诅咒我,甚至她连骂我的词我都能猜到,什么变态啦,你个死眯眯眼啦。。。。。。哎女孩子嘛,骂人总是喜欢找人家缺点骂,我真想说跟她说:“你知不知道眯眯眼一词深深的伤害了一个纯洁小男生的心啊,我是拼了命的想把眼睛睁大点,它睁不大不关我的事啊。”

总之她不哭了,一切都好。

奇葩又来了,大家知道“猪婆”在下课后问了我一个什么问题吗?她忽然回过头来,问我:“之前说的两根棒棒糖还算不算话?”卧槽,我仿佛看见她那一双充满渴望的眼神啊,奇葩啊,居然还真的要棒棒糖唉!对此我又能怎样呢,欲哭又欲笑,这家伙太逗了,没办法,我只能兑现诺言,我真的去买了两根,当我给她的时候,他居然还给我一根啊,卧槽,真奇葩啊,要不要这么感人啊,“猪婆”你这是在闹哪样啊。。。。。。这家伙,真的,实在是,无。。。。。。语。。。。。。。

说到棒棒糖,可能大家觉得有点太幼稚了,说实话,我也觉得幼稚,甚至在写这篇帖子的时候,还能起鸡皮疙瘩。但是我们得知道一点,那些都是少男,少女的情怀,你们肯定也有过,不是吗?偶尔回忆过去还是蛮开心的,在开心面前也就无所谓幼稚不幼稚了。

之后还有一次也是因为我的缘故,她独自在黑漆漆的角落里,哭了好久好久。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前一天的晚上,我们男生宿舍夜里在说班费(班费就是我们班里的人上交的钱,拿来买足球,篮球之类的,甚至可以买电视机。当时班费统一让一个女生保管)的事情,说什么我们男生想买个足球都不同意,她们女生买羽毛球就可以,总之意思就是说那女生乱用班费什么的。哥第二天就抱着一个解决问题的态度去找那女生聊聊,那女生不在,我就跟她同桌(鸡婆)说了下情况,让她转告给那女生,不料麻烦来了。

只见“猪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在我面前哭着要我出来把事情跟他们说清楚,哥愣了半天,细细的分析了下到底什么情况,后来才知道,是鸡婆把事情告诉了收班费的女生,然后他们就开始怀疑是谁在我面前说的这些,最后她们怀疑到了猪婆身上,因为猪婆就坐在我前面,时不时会回头跟我有说有笑的,所以她们以为猪婆跟我关系最好,很可能就是猪婆在我面前说她的坏话,除此之外,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一情况。事实证明我猜对了。。。。。。。

那天晚上第一堂自习课的铃声还没响起,猪婆就哭着跑出了教室,至于跑去了哪里,我们谁都不知道。之后班主任来到了教室,看到我前面的位置是空的,就问旁边的人:“她是什么情况?”那女的把眼神朝向了我,示意班主任来问我具体发生了什么情况,我就一五一十的回答了班主任:“她哭了,跑出了教室。”谁知到班主任很淡定的跟我说:“你去把她找回来。”这种淡定,让我觉得恐怖,感觉随时可能爆发二战一样。

没办法,我一开始还不愿意去找,这要是换做那帮色鬼,肯定冲的比谁都快。谁要我跟她关系好呢,我不去谁去啊,再说了,外面黑漆漆的,万一跑到哪个角落去哭,被蛇咬了咋办,我当时还真就是这么想的,卧槽,我居然开始担心她了。。。。。。嘴上说不愿意去找,下楼后我就开始冲向了最远的那个小花园,那个花园在打乒乓球的那块,那个花园一般没什么人去,因为太远了,晚上就更显得恐怖。。。。。。

发现不在小花园,我又从洗衣房那边绕着小山坡找了一圈,还是没找到,然后又绕着钢琴楼附近找了一圈,也没发现这死猪的踪迹。篮球场最角落里也没有,剩下的就只有其他女生才能去的地方,上面都是写着“男生止步”,我只好打班主任电话求助了,喊两个女生下来陪我一起找。

终于,她俩在一个女生宿舍楼附近的角落里找到了她,当他俩喊着猪婆的名字时,我听到了她的哭声,这哭声真凄惨,撕心裂肺,仿佛这强有力的哭声能划破天际,感觉比杀猪还痛苦。

总之找到了她,一切都好。

他俩将她搀扶出来,我看见她哭的那么凄惨,我的小心脏有种酸酸的感觉。她的哭声惊动了楼上的班主任,哦,对了,也惊动了其他班的人,一个个把头凑在窗边看。面对她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班主任赶来后,猪婆死活不肯回班里,要求我跟班里的人解释清楚,班主任表示同意,靠,老子敢作敢当,独自回到班里,站在讲台上,跟下面的同学说了一句话:“你们没必要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要知道这事跟她没有任何关系就行,所以你们以后不要在说她。”那时我很认真,甚至脑子里还在想:“谁要是在说她,老子立马冲上去揍他。”当然这不能说出来。

这下感觉跟她的关系到了危机边缘,我估计她再也不打算跟我说话了,我也做好了心理准备。

然而奇葩又来了,真他妹的奇葩啊,这家伙没过几天居然又跟我和好了,哥彻底被她打败了,我真想对猪婆说:“你真应该上演《笑傲江湖》里的东方不败。”。。。。真。。。的。。。是。。。无。。。语。。。啊。。。。。敢在逗一点吗?????????

在写这篇帖子之前,我还联系过她一次,我告诉她说:“我可能会把你写进《狙击手之路》里面。”不过,她还真够敏感的,一听她会是里面一集的主角,赶忙对我说:“你不会把我以前的糗事全写出来吧?”我暗地里阴笑了一下,话说这种事我怎么可能不写进去嘛。又不是什么高级机密。

在师范学校的两年间,有这家伙在,感觉校园生活还蛮充实的,但是我还是跟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因为那两张照片还在我身上。。。。。。

不过好景不长,07年底12月份我乘上了去往部队的列车,在列车上,脑子里唯一浮现的两个人,一个是照片上的她,另一个则是猪婆,这在第一集中,我并没有透露,因为那时我还不知道会不会写到猪婆。一个是跟我恋爱过的她,一个则是被我整的死去活来的猪婆。

在部队适应一段时间以后,感觉闷的慌,部队除了男性外,压根见不到一位女性,唯一的女性就是卫生队的老太婆。。。。。。没有猪婆聊天的日子,真他妹的闷的要死。这里可能大家会感觉有点奇怪,一个性格活泼的我,怎么在部队还会觉得闷呢,不要忘了,我说了,我是粗人,说话不太注意形象,甚至有时候会有一些奇怪的身体语言,这个在班长他们面前呈现出来,就不太好了,所以我要夹着尾巴做做样子,你们懂的。。。。。

当兵第一年的时候,我没怎么联系过猪婆,没她号码这是一点,要是经常打电话给她的话,我的那些师范学校的同学准会搞些绯闻出来,考虑到她还在师范就读,为了不给她添加麻烦,哥选择了跟她暂时中断联系,之后再找机会联系联系她。

这一中断就是将近一年。说实话吧,是有一点想她。

在第二年的春节假期间,班里几个班长闲的无聊,打开电脑看一部电视剧,就是胡歌主演的《仙剑奇侠三》,当时我没太在意这个电视剧,但是杨幂扮演的这个角色(唐雪见)引起了我的注意,因为电视剧中唐雪见表现出来的性格活泼又可爱,委屈中还带有一点倔强,这点跟猪婆比起来简直像绝了,看到这一幕,哥不经意的扬起了嘴角,摇了摇头,真他妹的太像猪婆了。

唐雪见在仙剑中的外号也叫猪婆,正因为她跟唐雪见的性格很像,所以我也这么替她取了这么一个外号,彭班花的“猪婆”就是这么来的。。。。。。我记得我在写给她的信中,曾经就喊过她“猪婆”,这家伙也真是的,居然在回信中敢喊我“菜牙”(这是胡歌在仙剑中的外号,只有唐雪见才这么喊他。)不过猪婆一般都是以“死变态”称呼我的,喊我“菜牙”这真的让我哭笑不得啊。。。。。。

我不得不再一次的承认,这个世界上像她这样的奇葩估计也是绝无仅有的了,我为什么这么说,大家知道吗???我不说大家肯定不知道,我当兵是在外地,离她很远,跨省了,这家伙居然在实习的时候来到我部队所在的城市,这让我大吃一惊啊,我的主啊,你不会是派她来折磨我的吧,我是偷过西瓜,偷过甘蔗,也炸过牛屎,但是这些都跟她没有任何关系啊。。。。。。。不过在这一年,与她的通话,还真的替我解了不少闷。

一所小学成了她实习的地方,我曾希望她能来部队看看我,哪怕她站门口,我跑过去看看她也行啊,但是她来到此处人生地不熟的,出行不方便,我也就没有劳驾她了,就算她能来,估计也就只能在门口的小休息间待一会儿,不会超过半小时。。。。。。为了这拿不准的半小时,劳驾她大老远的跑过来,我看就没必要了。

在此之间呢,还有更有趣的事情,这绝对也是这奇葩才能做得到的。

我曾老是调戏她说:“还没找到男朋友啊,唉!估计你以后嫁不出去咯。”她回答说:“是哦,那麻烦你给我介绍介绍呗!”我居然还真的给她介绍了,我发现我也是个奇葩。我曾帮她介绍了2个,一个是老连队四连的陈某,陈某人还不错,宁波人,家境算是富裕的了,所以我把他介绍给猪婆,他俩来回写信聊了一阵子,最后猪婆以他不太好为理由,斩断了联系。另一个是我初中玩到大的朋友,他也还可以,家境蛮好的,现在开着奥迪Q5,还准备换一辆奥迪A5,虽然档次比不上大奔那些高档车,但是在我们这个年龄段,算是富二代了,介绍他给猪婆,其中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他完全有能力实现猪婆在校时对我说过的梦想,那就是去环游本国的各地景区,最好能环游世界。。。。。。当然有钱的男人都比较花心,这正是我担心的地方,万一对她不好咋办。。。。。。。先交往一段时间再说吧,看中看不中随猪婆决定。最后果然还是看不中。。。。。

这个不行,那个不要,死猪你倒是想怎样啊,正在我伤脑筋的时候,老杨(前文提到过)从晾衣房朝我这边走来,我想看看老杨有没有什么见解,老杨一听之后,很果断的回了我一句:“这你还看不出来啊?”我问:“咋了?”老杨继续说:“人家找男友自己不会去找吗?干嘛非得让你给她介绍,再说了,你给她介绍了,她都看不中,这说明什么?说明人家喜欢的是你,这都看不出来,我怎么认识你这种傻逼!”我你妈了蛋的,居然骂老子是傻逼。不过说实在的,老杨的话还真有点道理。。。。。。

从那之后,我的迷彩帽,大檐帽,圆边帽内,都写有“nonopo”的字样,这是给帽子做的一个标记,这是什么意思呢?我们这边本地把猪说成“nono(第一个no读第一音,第二个读第三音)”,“po”就是婆的意思,合在一起就是猪婆的意思。

现在想想以前老杨说的这些,这倒让我想起了前段时间走红的一部军旅电视剧《我是特种兵之利刃出鞘》,在这部电视剧中,李二牛曾经就在王艳兵他们面前就讲到过男女之间如何由恨变成爱的例子。李二牛的说法大致是这样的:以前经常被你欺负的女孩子,被你气哭的女孩子,当时她一定非常的恨你,由于十分的恨你,所以你就会时不时的出现在她的脑海里,这样她就记住了你,如果你一旦长时间没有出现在她眼前的话,她又开始慢慢的想起你,想着想着,最后就演变成喜欢你,甚至最后还会爱上你。。。。。。虽然这部电视剧从头到尾我只看过一遍,但是李二牛的这一段话,我印象非常深刻,因为猪婆跟我之间发生的,可能正如李二牛说的这样。。。。。。

即便如此,我还是选择跟她保持一定的距离,不为别的,只因为那两张照片我还带在身上。。。。。。。

但在某年的愚人节时,她道出了真实想法。

某年,其实是我退役之后的事了,就在这年的愚人节这天,我收到了一条QQ信息,上面具体是哪些字,我倒记不清了,但是意思就是她说她喜欢我,我又不是老杨说的傻逼,这是愚人节,死猪你忽悠谁呢,但是她接下来的信息,让我陷入了沉思,她回道:“以前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趁今天是愚人节,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我发现我真的傻逼了一回,我久久没有回复她,我不知道她一直没等到我的回复,会不会很伤心,但是说到喜欢,我又何尝不是呢,说起来,她在这方面比我要敢于坦白。

然而我最终没有跟她牵手,原因是我很清楚我为什么退役,因为家中遇到了重大经济困难,父亲因被人诱导,误入歧途。我被种种不详的预感笼罩着,我想我是不可能带你去环游世界,环游本国了,那就让能带你的人跟你牵手吧,从此决定不再跟她谈论感情方面的事,但是并不代表不可以做朋友,她到现在一直都是我的好朋友,彼此都没有因为这事而纠缠对方,话说我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

现在的我在敲击着键盘,回想起她当初跟我聊天的情景,不瞒大家,也不怕大家笑话,我们之间还谈论过*问题,我说过了,我们无话不谈,不过这可不是我先跟她说的,是她先问我啥叫包皮的,我还真不好意思跟她说这玩意,不过我还是一五一十的跟她解释了一番。我在此先声明,可能大家觉得这个班花主动谈论*问题,又主动跟你表白,这女的也不纯洁啊,如果有人是这么想的,那不好意思,你们错了,她为人很正直,也很本分,的确不像大家所说的那样,这点我可以向大家保证。。。。。。。

猪婆结婚了,就在今年的3月。我还参加了她的婚礼。

她在本地工作的这段时间里,认识了某公司老总的儿子,听她在电话里提到自己跟他也是经过几番折腾才走到一起的,其实就是男方的老妈不同意,也正因为这事,她还换了工作,到了某纪念馆工作,在纪念管里,她穿的不是一般的工作服,正是一身军装,她穿军装的样子还蛮好看的,就是敬礼的动作不是很标准,说老是话,我从没想过她能有机会穿上军装,我曾答应他,说退伍以后送她一套迷彩服,其实我一直想自制一件狙击伪装服送给她的,一直没机会,制作起来也比较麻烦,但是现在看来,已经没有那个必要了。因为一切都过去了。

当我第一次听到她说她有身孕的时候,我能听出她当时的说话心情,一种迫不及待的想告诉她身边的每一位好友的心情,不难猜出,她的男友对她还不错,这正是我想看到的。

婚礼在当地的一个酒店内举办的,当天举办婚礼的人有四五家,看来看去,还是觉得猪婆比较有气质,简单的喝完喜酒之后,我带着老婆女儿离开了酒店,我知道这一离开,可能就再也见不到猪婆那张愁的比臭豆腐还难看的脸了,也见不到那张哭的发青的脸了,也听不到她那划破天际的哭声了,因为她会随他去往温州,希望她的另一半能够实现她最初那个环游世界的梦想,这也许是我对她的最后期盼了。

总之,在婚礼上的那一刻,她觉得幸福,那么一切都好,因为我已经看到我想看到的结果了。

说到底,她应该才是最了解我的人。跟大家说了这么多本人的感情经历,估计大家看的也不耐烦了,那么继续下面的内容,这还得追溯到观察搜索训练之后,在此训练之后,我们参加了一项维持7天的特殊训练,那么这7天的训练又特殊在哪里呢?在这7天的训练里,又有多少人能够坚持下来的呢?

请看下集,上官秀秀:狙击手之路(二十三)————野外生存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