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为什么刺杀俄国皇太子?

heatheryi 收藏 0 836
导读:[align=left]中国之行结束后,俄国皇太子又前往日本访问,日方也是极尽殷勤,一路上好生款待。谁知越是这样,就越容易忙中出错。5月11日,日方安排皇太子一行前往滋贺县大津名胜琵琶湖参观时,途中一名负责保卫工作的日本警察突然拔出军刀,向“保护对象”的头上狠狠砍去,好在同游的希腊王子反应敏捷,用随身携带的手杖奋力挡住,并与其他警察一起制服了凶手,皇太子只在头部留下一道9厘米的伤口而已。这就是所谓的“琵琶湖事件”。

金满楼《重读甲午》http://product.dangdang.com/23491746.html
1891年5月,俄国皇太子亚历山德罗维奇(即后来的尼古拉二世)前往海参崴主持西伯利亚大铁路开工仪式,由于绕的是海路,因而他顺道前往东亚国家参观访问。到中国后,俄国皇太子受到盛情接待,一行人先到广东,之后由邓世昌率“致远”号等军舰一路护送到江苏,随后又沿长江往内地游历。
中国之行结束后,俄国皇太子又前往日本访问,日方也是极尽殷勤,一路上好生款待。谁知越是这样,就越容易忙中出错。5月11日,日方安排皇太子一行前往滋贺县大津名胜琵琶湖参观时,途中一名负责保卫工作的日本警察突然拔出军刀,向“保护对象”的头上狠狠砍去,好在同游的希腊王子反应敏捷,用随身携带的手杖奋力挡住,并与其他警察一起制服了凶手,皇太子只在头部留下一道9厘米的伤口而已。这就是所谓的“琵琶湖事件”。

事后,惊魂未定的俄国皇太子中断访日行程,国际舆论也纷纷指责日本“野蛮而不开化”。这时,沙皇更是扬言,如日本不能给予满意答复的话,届时将不惜兵戎相见。强邻恫吓下,日本政府被吓得要死,它最为担心的是俄国以此事件为借口发动讨伐战争,届时真是吃不了兜着走。事实上,当时的日本对俄国在东亚的扩张是又怕又恨,那位名叫津田三藏的日本警察后来也供述称,其刺杀动机是认为俄国是日本的大敌,所以要乘此机会为国除害。
由于担心俄国借机报复,明治天皇先是派出御医看访,后又亲赴俄国军舰慰问,日本政府也反复通过各种外交渠道向俄方道歉,并承诺严惩凶手,为皇太子出气。这些还不够,日本政府还下令国内各庙宇、教会为皇太子尽快痊愈而祈祷;在电报“寸字寸金”的情况下,全国各地的慰问电竟如雪花般飘来,多达一万多封。更有甚者,日本千叶县一位名叫畠山勇子的女子在京都府厅前留下道歉遗书后刺喉自尽,以此向俄方谢罪,事情是越搞越不像话。
最后,刺客津田三藏被日本地方法院从速判处无期徒刑,而俄方在日本一浪接一浪的赔罪声中,虽有心发难,但最终还是隐忍未发。之后,俄国皇太子在海参崴主持西伯利亚大铁路开工仪式后,很快又宣布加快海参崴军港的建设,其进军东亚的步伐大大加快。
在向俄国示好而未被理睬的情况下,感到势单力薄的日本再度邀请北洋舰队访日,以改善中日关系并试探“联中制俄”的可能性。同年7月,丁汝昌率“定远”“镇远”“致远”“靖远”“经远”“来远”6舰前往日本访问,日方对此极为重视并给予高规格的接待。北洋舰队编队进入横滨港时,日本军舰鸣21响礼炮迎接,其他泊于港中的英美军舰则鸣13响礼炮向北洋舰队致敬。一时间,港内礼炮齐鸣,此起彼伏,蔚为壮观。
之后,日本新闻界也稍稍收敛了之前一贯敌视并轻视中国的口吻,如《时事新报》即报道称,北洋舰队“舰体巨大、机器完备、士兵熟练,值得一观之处颇多。”《东京朝日新闻》也以“清国水兵之现象”为题报道说,“登上军舰,首先令人注目的是舰上的情景。以前,甲板上放着关羽像,乱七八糟的供香,其味难闻之极。甲板上散乱着吃剩的食物,水兵语言不整,不绝于耳。而今,不整齐的现象已荡然全无;关羽像已撤去,烧香的味道也无影无踪,军纪大为改观。水兵的体格也一望而知其强壮武勇。惟有服装仍保留着支那的风格,稍稍有点异样之感。军官依然穿着绸缎的支那服装,只是袖口像洋人一样饰有金色条纹。裤子不见裤缝,裤裆处露出缝线,看上去不见精神。尤其水兵的服装,穿着浅蓝色的斜纹布装,几乎无异于普通的支那人。只是在草帽和上衣上缝有舰名,才看出他是一个水兵。”
对于北洋舰队的此次来访,日方可谓竭尽礼仪之能事,所到之处或礼炮致礼,或夹道欢迎,各种场合都有意营造“中日友好”的气氛。在日期间,明治天皇还特地在东京接见了水师提督丁汝昌及随行各管带,礼仪非常隆重。
之后,日本外务省等方面也纷纷举办游园会、招待会,以款待来访的北洋舰队将领及水兵。期间,日本海军大臣桦山资纪在“红叶馆”设专宴招待丁汝昌一行人,宾主相谈甚欢。觥觚交错间,颇感于日方盛情的丁汝昌发表即席讲话,大意是,东洋兄弟之间如不团结,势必给外人以可乘之机。中日海军应联合起来,共同对付西方列强。何况,我们拥有坚不可摧的舰只,有足够的力量来对付外来的威胁。对此,日方人员听后也是若有所思。
回国前,丁汝昌也在“定远”旗舰上举行答谢招待会,邀请包括国会议员和记者在内的日本各界人士出席,一方面展示了北洋舰队的威容,一方面也表示中日两国乃“同文共域之邦”,“交谊日亲”。不久,日本也派出“浪速”等舰回访天津,中日关系似有向好的转机。
但是,随着俄太子被刺危机的化解,日本“萨长派”政客与军人们又蠢蠢欲动起来。如山县有朋即认为,俄国扩张南下,日俄难免一战,而中国虚弱依旧,短时间难有起色;因此,日本“应在八九年内充分准备兵力,以便一朝有事免遭祸害,并在有机可乘之时准备获取权益。……到那时候,可以成为我国敌手不是中国,不是朝鲜,而是英、法、俄等国”;与其坐待中国强大,然后与之携手抗俄,倒不如早点寻找机会发动对清战争,夺取朝鲜乃至满洲为战略缓冲地,为日俄决战之先手。由此,日本的军备扩张更是进一步轰然前行了。

金满楼《重读甲午》http://product.dangdang.com/23491746.html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