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消费革命是必由之路

与主要发达国家不同,正处在工业化、城镇化发展阶段的我国,同时遭遇能源安全、生态环境以及气候变化问题,因此必须创新发展思路。以能源消费革命控制能源消费总量,是一条必由之路

近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六次会议上提出,面对能源供需格局新变化、国际能源发展新趋势,保障国家能源安全,必须推动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这是继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要“推动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合理控制能源消费总量”之后,中央再次强调能源消费革命的重要性和紧迫性。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保持长期较快发展。但重视发展速度、轻视发展质量的粗放式发展方式和“按需定供”的能源供应模式,导致了国内能源消费规模急剧增长,能源开发强度急速扩大。现在,虽然我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一大能源消费国和生产国,可不加节制的“敞口式”能源消费,让我国能源资源紧张形势日益突出。

一是能源资源约束日益趋紧。我国煤炭资源虽然丰富,但开采地质条件复杂,且富煤地区大多生态脆弱、水资源匮乏。当前煤炭产量已逼近开发上限,除新疆外,煤炭产量继续增加的潜力有限。经过长期大规模高强度的开发,我国东部地区主力油田相继进入开发中后期阶段,增储、增产潜力有限。非常规油气资源勘探开发刚刚起步,发展前景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且其大规模的开发也受生态环境和水资源约束。

二是能源安全问题日趋突出。自1993年成为石油进口国至今,我国已然成为煤炭、石油、天然气和铀资源全品种的净进口国,总体对外依存度超过10%,其中石油对外依存度近60%,天然气超过30%。

三是生态环境日益恶化。高强度能源开发造成严重生态环境破坏。长期高强度的煤炭资源开采严重影响矿区及周边地区的土地资源、水资源和生态环境,我国煤矿采空区累计已超过100万公顷。现有煤矸石占地近2万公顷,每年排放有害气体超过20万吨。石化工业排污环节多、污染物排放种类复杂且毒性大。近年来,雾霾问题更成为举国之痛,已影响到我国25个省份,受影响人口达6亿。

四是温室气体减排压力空前严峻。据国际能源署测算,中国2010年二氧化碳排放就已接近75亿吨,超过世界总量的20%,人均排放超过5吨,高于世界平均水平。2000年至2010年,我国二氧化碳排放增量超过全球增量的60%。未来随着我国能源消费量,特别是非化石能源消费的不断增加,温室气体的排放量还会继续增加。

主要发达国家也曾先后遭遇能源安全、生态环境以及气候变化问题,但上述问题发生在不同历史时期,可以集中力量,逐一攻克解决。我国则不同,在工业化、城镇化发展阶段,同时遭遇这些问题,必须创新发展思路,采取非常措施,统筹应对,一并解决。由此来看,以能源消费革命控制能源消费总量,是一条必由之路。

根据以往经验,在推进能源消费革命的过程中,必须注意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首先,要抓紧推动能源革命战略,明确能源革命的主要方向、重点、目标和任务,作为今后我国能源发展规划和政策的纲领性文件和行动指南。其次,加强与“能源—经济—安全—环境—气候”链条上各项政策的衔接,以合理控制能源消费总量作为战略支点,与产业结构调整与布局优化、能源结构调整、降低能源强度、环境治理、应对气候变化政策做好衔接,相互促进,形成合力,共同推动经济社会、能源、环境可持续发展。再次,加强能源科技创新体系建设,围绕推进我国能源革命需要,加强能源基础科学研究,部署能源科技重大专项,大力培养和储备优秀能源人才,提升能源装备设计和制造水平。此外,坚定不移推行体制机制创新。制定和完善能源的相关法律法规,强化知识产权和专利技术保护力度,加强能源管理和监管体系建设,深化能源定价机制、能源资源财税制度、电力市场化等方面的改革,完善环境保护税和碳税方案,完善绿色税制体系。还要加强国际合作,积极参与全球能源治理,加强能源双边和多边合作,主动参与国际能源组织和事务,参与先进能源技术联合攻关,促成全球科技成果的共享。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