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时期遍布中国的七种女特务

中日战争爆发后,中国境内的特务活动明显增加,各式女谍的人数急剧增多,并开始类型化。这些人员既有为我方服务的,也有为敌方服务的;既有受过专业训练的,也有临时指派使用的;既有动机明确成为无可争议英雄的,又有目的杂乱事后不能自圆其说的。主动参加挺身而出者少,协助加入者为数甚多。因此,这个圈子复杂而凌乱,为战后甄别留下诸多不便......

第一种是直接参加战斗的女情报人员。这类女间谍通常只是为了执行特殊的军事任务才使用,毕竟培养一个谍报人员的成本要比培养一个士兵高很得多。在重要的战争中,使用这样的间谍往往会收到奇效。例如当时轰动一时的“女英雄”黄百器就是此类。

第二种是情妇类的女情报人员。这种类型的间谍通常都对相貌有较高要求,而且她们肩负的都是“深入虎穴”的“重大任务”,风险性很高,但是一旦成功就会获得很高的声望和丰厚的回报。例如当时活跃在南京、苏州、上海一带的一位神秘的美人蓝小姐就是此类。她通过和许多高官的暧昧关系获得了很多价值颇高的情报,但是最后由于身份暴露,被人残杀在野外。

第三种是女打字员和事务员身份的女情报人员。这种类型的间谍打入各级省、市、县政府机关,依靠自身职务获取情报,并发展下线。当时日本发展的一位“金太太”就成功打入直隶政府重要机关,潜伏多年而未被发现。

第四种是低层的女情报人员。她们通常以妓女身份作为掩护,和各阶层人士接触,获取价值较低的信息,风险性也相对较小。这样的女谍出名较难,几乎都不为后人所知。

第五种是以旅馆商社服务员、家庭佣人等身份为掩护的女情报人员。这些人往往可以把自己变成一个据点,成为谍报的中转站。有一次,汪精卫等人在南京的一个宾馆开会,一名女谍就通过服务员之便在一台钢琴内放置窃听器,把会议内容全部记录下来,转给了国民党。

第六种是做辅助工作的女情报人员。她们主要充当联络员,这些人虽然没有眼花缭乱的业绩,但是同样起着重要的作用。

第七种是担任宣传工作的女情报人员。她们的主要工作是宣传各种思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