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叠豆腐块”传统或应保留 但不应过度形式化

122师广播员 收藏 7 509
导读:长期以来,中国人民解放军部队,都有要求官兵把被子叠成整齐方块的要求。这种被称为“叠豆腐块”的做法,一直是识别军人或者前军人的一种身份特征。但就这一问题,部队内部存在很大争议。几年前沈阳军区某装甲团曾公开改革内务标准,将被子从叠块改为平铺,本文就此解读。 《中国人民解放军内务条令》明确提到“被子竖叠3折,横叠4折,叠口朝前,置于床铺一端中央”。图为叠好的标准“豆腐块”被。 《内务条令》有明文规定“叠豆腐块” 《中国人民解放军内务条令》不仅是军队实施行政管理的依据,也是规范军人基本职责

看:“叠豆腐块”传统或应保留 但不应过度形式化

长期以来,中国人民解放军部队,都有要求官兵把被子叠成整齐方块的要求。这种被称为“叠豆腐块”的做法,一直是识别军人或者前军人的一种身份特征。但就这一问题,部队内部存在很大争议。几年前沈阳军区某装甲团曾公开改革内务标准,将被子从叠块改为平铺,本文就此解读。

看:“叠豆腐块”传统或应保留 但不应过度形式化

看:“叠豆腐块”传统或应保留 但不应过度形式化

《中国人民解放军内务条令》明确提到“被子竖叠3折,横叠4折,叠口朝前,置于床铺一端中央”。图为叠好的标准“豆腐块”被。

《内务条令》有明文规定“叠豆腐块”

《中国人民解放军内务条令》不仅是军队实施行政管理的依据,也是规范军人基本职责、军队内部关系和日常生活制度的基本军事法规。因此对于解放军来说,把被子叠成豆腐块这种做法并不仅是一种军事文化传统、或者说历史惯例的沿袭,它首先是军事法规中存在明文规定的一项要求,对于军人存在法律意义上的强制性。

《内务条令》正文的第十章(日常制度)第三节(内务设置)中其实并未明确提及个人生活物品如何安置、摆放的具体内容。只是说“应当利于战备,方便工作、学习、生活,因地制宜,整齐划一,符合卫生和安全要求”。具体的做法则根据军人居住的集中程度决定。但在附录中,《内务条令》非常明确的提及了被子应该如何处理:“被子竖叠3折,横叠4折,叠口朝前,置于床铺一端中央。”

这正是沈阳军区某装甲团当年内务改革在军内引起巨大争议的主要原因之一:内务条令由中央军委发布实施,只有作为制定机关的中央军委才有权修改条令。此外根据《军事法规军事规章条例》的规定,享有军事立法权限的最低一级主体也是军区和军兵种,包括军级单位在内都是不具有立法权的——这意味着一些单位自行规定的内务设置规范其实涉嫌违法违规行为。

“叠豆腐块”仍然是军队主流观点

事实上当年沈阳军区某装甲团的改革确实对内务条令修改起到了推动作用,只不过方向与改革者们的初衷相反。在此前的《内务条令》中,具体涉及怎么叠被子的附录内容是以“连队宿舍内物品放置示例”的名义存在,仅从措辞上看强制性并不十分明确。而在现行的《内务条令》(军发[2010]21号)中,这部分附录内容已经修改成了“连队宿舍物品放置方法”;在条文上的漏洞已经被彻底堵上之后,即使有人想打擦边球也找不到辩解的余地了。

一国军队的内务条令在修订过程中的条文增删、改动背后,都存在着非常强烈有力的驱动因素。比如现行内务条令中,已婚士官可以享受一些与军官相同的待遇:配偶来部队探亲的时候,士官可以和配偶到士官公寓住宿;配偶随军或者就是驻地的,休息节假日可以按照统一安排轮流回家住宿。而条令改动的背后,则离不开士官在军队比例中越来越大、在军事建设中发挥的作用和地位越来越重要的总体趋势的推动。

从这个反例来分析新《内务条令》的相关内容修改,“被子应该叠成豆腐块”仍然是军队的主流观点,而且占据着绝对压倒性的优势。按照历史上《内务条令》的更新间隔规律来说,至少在今后的十几年内,叠豆腐块都依然将是中国军人的法定任务,没有丝毫妥协的余地——无需他们的支持或是反对。

看:“叠豆腐块”传统或应保留 但不应过度形式化

看:“叠豆腐块”传统或应保留 但不应过度形式化

外军部队更喜欢用毯子而不是被子,因为毯子占用空间小,更便于携带。

图为美军的床铺,他们更偏好毛毯+床垫的组合。

外军部队多用毯子而非被子 更便于携带

在对叠豆腐块的质疑中,几乎最常见的质疑之一就是外军为什么不用叠被子。实际上这个问题的答案应该分成两个部分:第一,外军用不用被子?第二,真的外军就没有叠被子的习惯么?

很多外军,不止西方军队——甚至也包括苏联/俄罗斯等国军队在内,实际上他们更喜欢用毯子而不是被子;既然没有被子,那也就谈不上把被子叠成方块了。相对于被子,毯子体积小,占用的空间较小,便于整理和行军携带;但是毯子的制造过程中对于设备和工艺的要求比被子要高,价格也更贵。

尤其是从19世纪到二战结束为止,化工工业远不如今天发达,化纤在纺织业中的应用比例还非常低;例如有人造羊毛之称的腈纶纤维直到1950年才得以投入工业化生产——这意味着当年的毛毯只能以羊毛为主要材料。对于毛纺工业发达、财力较为丰厚的工业化国家来说,军队使用毛毯无疑是一种经济负担相对更轻、但对战斗力保障更为有利的选择。

但对于当时的中国的各方军事力量来说,真正能用于实际军事建设的资金往往很少,要保证基本的武器装备弹药、人员军饷需求都处于入不敷出的状态,以使用传统的棉被为主是唯一的选择,这种局面一直维持到了新中国建国之后。就算是今天再来讨论究竟是使用棉被还是毯子为主比较好,成本差距的因素都绝不是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

中国共产党军队叠被子实际继承自国军标准

而存在叠被子习惯的军队,也并不止是中国共产党军队。上图来自于日本陆上自卫队人员接受美式游骑兵训练的记录视频,在宿舍内拍摄的镜头中可以明显看到被子叠成的方块。此外印度军队同样有叠被子的要求。而在中国的台湾地区,台湾军队也同样保留了叠被子的内务标准——而且从历史渊源上来说,它还算的上是中国共产党军队内务习惯的大哥。

中国共产党军队起始于工农红军,早期的内务条令标准在各根据地各行其是,并不统一;直到1935年颁发《中国工农红军暂行内务条令》后,中国共产党军队才有了正式颁布的第一部条令。和其它的作战条令、队列条令一样,这些早期条令不仅具备着应急性、简易性的特点,而且其自身也往往是借鉴性的产物:它们的大部分内容都来源于当时其他国内外军队条令。

就像抗战时期的队列条令来源于民国24年(1935年)的《步兵操典》一样,中国共产党军队叠被子一样是继承了国民党军队的内务标准。而国民党军队的习惯又继承于袁世凯一手建立的北洋军,而北洋军再往上就必须要追溯到当时的西方列强国家了:叠被子实际上是引入西方近代军队内务标准过程中的本土化结果,是中国军队组织结构从封建军队向近现代军队转变的产物,和政治方面的意识形态没有关系。看:“叠豆腐块”传统或应保留 但不应过度形式化

看:“叠豆腐块”传统或应保留 但不应过度形式化

从利于战备的角度来看,士兵应该尽可能减少整理物品时间,这样战时部队可获得更快的反应速度,而平时叠被子刚好可以为战时准备打好基础。图为解放军战士背负捆绑后的棉被。

脏乱卫生条件曾致古代军队大幅减员

如果不考虑处于前线战场等特殊情况,无论中外,一支合格的现代化军队的居住地必然会给人以干净整齐、简洁明朗的印象。这种共性实际上是内务卫生和加强战备反应速度需求带来的必然现象。

时代进步带来的生产力发展使我们拥有了远高于古代的卫生标准,如果以今天的眼光来看,古代的整体社会卫生情况完全可以用“不堪入目”来形容。尤其是随着人群居住密度的增大,人群、饮用水源、食物、排泄物、生活垃圾都集中在一个狭小的地域内;如果没有科学合理的制度设计和相关人员的严格遵守,那么脏乱差的卫生条件就必然造成各种污染而引起疾病,并通过交叉感染等方式迅速传播。事实上疾病一直是封建时代军队减员的最大因素,每一次军事大动员的背后都有着惊人的死亡比例。

随着生物学、医学的发展和相关经验的总结归纳,近现代军队开始制定各种严格的规则来避免卫生问题引起的损失。这些规则涵盖了军营生活的方方面面:大到规定如何划分水流段、安排取水、饮水、用水的秩序,如何安置厕所在军营中的位置、如何处理粪便和生活垃圾;小到规定饭前便后要洗手、多久时间要洗一次澡,而叠被子仅仅是其中个人卫生规则的组成部分之一。

规定叠被子利于提高部队战备反应速度

以解放军为例,直到建国后的上世纪50年代,即使是在军队的正规化建设全面开始以后,不良卫生习惯仍未完全杜绝。比如1958年的《人民军医》中就有这样的反应:不习惯在饭前便后洗手的现象仍然非常普遍,引起了大量的痢疾传染现象;即使是在反复强调卫生安全的重要性后,仍然有人强调条件限制等客观理由来推脱。从这个例子就可以看出,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甚至也包括今天,如果不以强制性的要求来约束士兵的个人卫生行为,军队内的公共卫生安全都是难以得到保证的。

如果仅从卫生角度来看,只要能满足让军人整齐、统一安置自己生活物品的要求,把被子铺开其实是更好一些的选择。但从利于战备的角度来看,士兵应该尽可能减少整理随身物品的时间,这样在面临紧急状况时部队可以获得更快的反应速度。既然士兵行军时只能被着折叠成方块的被子,那么平时就养成把被子叠好的习惯无疑就是最合理的做法——只要把被子绑起来就可以开始一场说走就走的行军。

“被子竖叠3折,横叠4折”的要求就是由此而来,这种叠法叠出来的被子有利于绑带的捆扎,在行军过程中不容易散开。即使是解放军在上世纪90年代开始普遍装备91式装具以后,将已经叠好的被子塞进背囊仍然是要快得多的。

看:“叠豆腐块”传统或应保留 但不应过度形式化

看:“叠豆腐块”传统或应保留 但不应过度形式化

从利于战备的角度来看,士兵应该尽可能减少整理物品时间,这样战时部队可获得更快的反应速度,而平时叠被子刚好可以为战时准备打好基础。图为解放军战士背负捆绑后的棉被。

脏乱卫生条件曾致古代军队大幅减员

如果不考虑处于前线战场等特殊情况,无论中外,一支合格的现代化军队的居住地必然会给人以干净整齐、简洁明朗的印象。这种共性实际上是内务卫生和加强战备反应速度需求带来的必然现象。

时代进步带来的生产力发展使我们拥有了远高于古代的卫生标准,如果以今天的眼光来看,古代的整体社会卫生情况完全可以用“不堪入目”来形容。尤其是随着人群居住密度的增大,人群、饮用水源、食物、排泄物、生活垃圾都集中在一个狭小的地域内;如果没有科学合理的制度设计和相关人员的严格遵守,那么脏乱差的卫生条件就必然造成各种污染而引起疾病,并通过交叉感染等方式迅速传播。事实上疾病一直是封建时代军队减员的最大因素,每一次军事大动员的背后都有着惊人的死亡比例。

随着生物学、医学的发展和相关经验的总结归纳,近现代军队开始制定各种严格的规则来避免卫生问题引起的损失。这些规则涵盖了军营生活的方方面面:大到规定如何划分水流段、安排取水、饮水、用水的秩序,如何安置厕所在军营中的位置、如何处理粪便和生活垃圾;小到规定饭前便后要洗手、多久时间要洗一次澡,而叠被子仅仅是其中个人卫生规则的组成部分之一。

规定叠被子利于提高部队战备反应速度

以解放军为例,直到建国后的上世纪50年代,即使是在军队的正规化建设全面开始以后,不良卫生习惯仍未完全杜绝。比如1958年的《人民军医》中就有这样的反应:不习惯在饭前便后洗手的现象仍然非常普遍,引起了大量的痢疾传染现象;即使是在反复强调卫生安全的重要性后,仍然有人强调条件限制等客观理由来推脱。从这个例子就可以看出,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甚至也包括今天,如果不以强制性的要求来约束士兵的个人卫生行为,军队内的公共卫生安全都是难以得到保证的。

如果仅从卫生角度来看,只要能满足让军人整齐、统一安置自己生活物品的要求,把被子铺开其实是更好一些的选择。但从利于战备的角度来看,士兵应该尽可能减少整理随身物品的时间,这样在面临紧急状况时部队可以获得更快的反应速度。既然士兵行军时只能被着折叠成方块的被子,那么平时就养成把被子叠好的习惯无疑就是最合理的做法——只要把被子绑起来就可以开始一场说走就走的行军。

“被子竖叠3折,横叠4折”的要求就是由此而来,这种叠法叠出来的被子有利于绑带的捆扎,在行军过程中不容易散开。即使是解放军在上世纪90年代开始普遍装备91式装具以后,将已经叠好的被子塞进背囊仍然是要快得多的。

看:“叠豆腐块”传统或应保留 但不应过度形式化

实际上过度强调内务和简单器材下的就便体能训练——比如各种长跑,是解放军长期以来部队实际训练经费投入不足、军队工作核心没有真正放在抓战斗力培养背景下的妥协做法。只有这样才能以最低成本消耗掉年轻士兵过于旺盛的精力,而又可以少出事故不影响主官的仕途。但在军事威胁越来越严重的今天,这样的路还能继续走下去吗?

针对内务检查中用尺以毫米的精度来测量被子高度的现象,《解放军生活》中曾经有一篇文章写道:“在连队,没有哪一项检查有如内务检查这样地耗费我们的精力以及财力物力”。正如该文作者所言,“难的并不是我们嗅不出内务检查中的荒诞,看不出它的不得要领,而是这荒诞不得要领已经像基因一样植入我们肌体的细胞。我们不能杀灭,不能驱除。我们能做的只是抑制,把它的影响降到最小。” 作者:候知健

图文来源网络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