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医大学子建党节日致敬老兵——忆峥嵘岁月,颂赤胆忠心

温医大健康巴士 收藏 1 121

他们,在烽火连天的年代毅然投身战场;他们,在饥寒交迫的战场无悔奉献青春。如今,他们离开了那片鲜红的土地,回归平凡的生活。他们中的很多人或许被遗忘,但其背后不平凡的故事与精神应该传承。2014年7.1建党节之际,温州市苍南团县委与温州医科大学第一临床“健康巴士”社会实践队队员前往苍南县光荣院、新安社区等地探访退伍老兵,为他们送去健康义诊,帮助解决生活困难。

章昌柔:88岁,1949年入伍,1951年奔赴朝鲜战场,期间荣立一等功一次,三等功多次。谈及当年的艰苦生活,老人记忆犹新:“通常的主食是土豆、玉米,有时后补给线遭到破坏,只能挨饿3、4天。最难熬的是冬季,不少战士由于衣着单薄,导致手足冻伤坏死。因为医疗条件简陋,很多人不得已将之锯掉,烙下终身残疾。”尽管条件艰苦,但这丝毫没有影响战士们的战斗热情。据老人回忆:“白天,部队主要坚守在新塘里交通要道执行任务。他们在道路中央埋下四五十斤炸药包,伏击敌军补给部队,截获物资和重型武器。晚上,为了伏击联合军,他们经常连夜转移部队,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爬上险峻的山顶,期间时还听到战友摔落山下的呼喊声,处处惊魂。”黑夜如魔鬼般笼罩着战场,但黑夜总会过去,黎明总会来临,“美帝国主义还是被勇敢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击溃”老人自豪地向前来看望的同学们讲述上甘岭战役“我们冒着枪林弹雨,在前冲锋,履行自己最为一名军人的职责。最终,上甘岭战役在4.2万志愿兵的浴血奋战中取得胜利,成为抗美援朝的重要转折点之一。”老人在战斗中光荣负伤。

梁其连:90岁,1946年,在南京国民政府垂死挣扎之际,他像抓壮丁一样被强制编入国民军,几番周折,于1949年经人介绍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并于1950年冬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编入坦克二师工兵营,随后赴朝鲜战场。“大大小小的战斗打了无数回,最激烈的当属394.8高地战役(白马山战役)。白马山位于铁原西北10公里的药山洞地区,由西北走向东南,由一群以394.8高地为主的山岭组成,与我第三十八军(万岁军)于项里北山阵地相对峙的是韩国最精锐的第九师(也就是后来的韩军‘首都师’或者‘白马师’)。由于情报泄露,我军最终被迫撤离。”梁其连回忆道。“白马山撤退途中遇敌军,为保护重要的战斗装备——坦克,与敌军的反坦克兵浴血奋战,沿途还拆除了大量反坦克地雷以及路障,尽管损失惨重,但还安全撤离。”当老人谈及这段峥嵘岁月时,脸上洋溢着的更多是一种缅怀和自豪。朝鲜战争,梁其连多次立功,受到上级表彰。1953年,中美签订停战协议后,于1954年光荣复原回乡。

岁月流逝,当年的峥嵘岁月也只能永久地存封在记忆深处。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在党的政策关怀下,有了稳定的居所——光荣院,三餐无忧。但仍有少部分人因为战争的创伤,至今仍过着艰苦的生活——参加过三次解放战役的83岁老军人赵开财,1952年入伍,曾服役于308团机炮连,参加过包括“七七”保卫战在内的三次解放战争。军旅生涯亮点无数,曾在战争过程中跳入瓯江追击国民党,也因此埋下了支气管炎的病根。并且在多年服役经历中,耳朵听力受损严重,终身未娶,无儿无女。

在此次慰问中,温州的医学生们发挥特长为老人量血压、按摩,进行义诊活动,还送上了实践队员自发募捐的红包和水果。除了温州医科大学学生,来自新安一小的小学生们将前一天准备好的小红花别在了老兵的胸前,送上了自己亲手画的画,老人们笑得十分开怀。“没想到退伍这么多年了,还有人来关注我。”今年是黄立会老人入伍第五十周年,谈及微心愿时,他说过年时有人来看他,贴贴对联,知道自己没有被忘记,就很满足了。

通讯员 吕斌华 华春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