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浅谈突破禁区应用《步法追踪》技术在山区破案

《步法追踪》技术是马玉林大师总结发明的,后来马玉林老师把这项技术传授给公安机关的徒弟,马玉林老师的徒弟又把这项技术应用到刑事侦察破案之中,获得了成功,得到了公安部领导和技术专家的肯定,并向全国公安机关推广《步法追踪》技术。

我就是通过马玉林老师的徒弟的徒弟教授学习“步法追踪”技术的。

《步法追踪》技术是在草原上发展起来的一门新的刑事技术,适用于平原地区,由于山区地理环境和条件的限制《步法追踪》技术是不适合在山区应用的。

那年端午节前,一连下了几天雨,收割的新麦子堆在稻场上无法脱粒,农民们还翘首指望着新麦子下场磨粉做端午粑,欢度端午节呢!

一天早上,天放晴了,大山里的杨铺村陈垸生产队队长匆匆忙忙地跑到派出所,找到同垸子住在区派出所的司法助理员小陈报案说:“咱生产队安装在稻场上正准备等天晴就脱粒麦子的脱粒机,昨晚被人盗走了,生产队的麦子眼看着就要发芽了,真是急死人!”

小陈带着队长忙向区派出所吴所长报案,吴所长听完报案后,让我去一趟现场,我便拉上民警老苏和司法助理员小陈三人一道开三轮摩托车进山了。

杨铺村陈垸生产队处在大山环抱之中,一条盘山机耕小路通向垸子中,堆着麦垛的稻场,修在垸子东侧一处劈山平出的地块上,下雨前平整过的稻场平平坦坦的,被盗走的脱粒机留下明显的痕迹,站在稻场边,一眼便看到盗窃脱粒机的人在稻场上留下的进入稻场和离开稻场的足迹。

对于一名刑侦人员来讲,应懂得犯罪现场上任何痕迹物证都是破案的必不可少的重要破案线索和证据。

民警老苏是一名复员军人,陈助理员是一名农村乡镇干部,他们都不懂公安专业。

我让他们和生产队长守在现场旁边,不让别人进稻场破坏现场足迹,我一人走进稻场仔细勘查现场。经过勘查,我发现稻场中有上海市生产和黄石市生产的两个不同牌子,四个不同鞋码的短筒雨靴足迹,据此我分析认为盗窃脱粒机的应是四个人。在四种不同短筒雨靴足迹中,其中有一个人穿着的是一双轻便的小码号雨靴,这种上海产的短筒轻便的小码号雨靴多是农村妇女穿的。

这种轻便雨靴难道是妇女穿的?难道这四个盗贼中还有一名妇女?我脑子里立即产生了疑问。又经过仔细察看发现这种轻便雨靴的足迹,有明显的左轻右重的特征,且一只右脚步幅长,一只左脚步幅短,左足迹前有明显挑痕。依据《步法追踪》教义我猜想:这个穿轻便雨靴的盗窃脱粒机的人不是妇女,而有可能是一个身材矮小的跛足男子?

难道跛子也参与盗窃脱粒机?跛子也可扛得动笨重脱粒机?还能在黑暗中走山区小路?这种分析对不对,但现场足迹特征是明显的,应该作为破案的可以应用的线索。

现场上有明显的足迹,特征清晰,是很好的可利用的物证,但稻场以外都是砂石小路和小块稻田和山地,很难留下犯罪嫌疑人的足迹和鞋印。

勘查好了现场后,我想下步工作该怎么做?

虽然,山区没有《步法追踪》技术应用的条件,是不适合应用《步法追踪》技术来破案的。但是,我既然已学习了《步法追踪》技术,为什么非要默守成规而不利用现场上的足迹条件在山区应用《步法追踪》技术尝试侦破一回案子呢?是的,不求成功,但求总结经验,我决心摶一回。

打算已定,我把他们二人叫到一起简单地介绍了一下案情,并说了我的分析意见和打算,得到他们二人支持后,我说来偷脱粒机的是四个男人,其中有一个人极可能是个跛子,我们三个人先以稻场的现场为中心,围着稻场由近向远地转圈子,在转圈子中注意寻找田埂、地头、小路上四个盗窃脱粒机的人作案来时和去时的足迹。在我的组织指挥下,这俩个“门外汉”也投入到紧张有序地侦察破案之中。

山区多是小路,且是风化砂石路面,难留足迹。

我在稻场东侧一块稻田的田埂上发现了盗窃脱粒机的人作案来时的足迹,便釆取“逆向追踪”的办法顺着来踪追寻到不远处一条机耕小道上,就不见了踪迹。

我又把他们二人喊过来说:从足迹的踪迹来看,盗窃脱粒机的人作案来时可能是从这条机耕小道上走过的,我们现在再以这条机耕小道上的踪迹为中心,再转圈子寻找新的足迹。这个所谓的转圈,就是《步法追踪》技术中的“圈踪”和“中心开花”的办法。再转圈子寻找足迹,就是寻踪。我们三个人分成三道圈,以机耕小道为中心进行“中心开花”式的寻找足迹。

我们三个人依着这条机耕小道转圈子,一圈又圈地转得远了,这条机耕小道有很多条羊肠小路与之连接而延伸,我在一座大山的山腰上其中的一条羊肠小路上的发现了一块残缺的类似现场足迹的鞋印,经过现场分析比对确认就是盗窃脱粒机的人留下的,且又是去踪,是盗窃脱粒机的人作案后回去时留下的足迹。经过观察这条羊肠小路从山腰上被人走踩出来,虽然路面是砂石,但雨后从小路的上坡的泥土里渗下的雨水流在小路上,就湿润了小路上的一块一块的路面,当人们的脚踩在湿润的路面上,就会留下一块一块的鞋印。四个盗窃脱粒机的人夜晚作案,慌不择路地走在这条羊肠小路上,留下的足迹虽不完整但是客观的。经打听这条羊肠小路是通向另一个区的彻石村必经之路。就在这条羊肠小路上的,我还发现了那四个盗窃脱粒机的人的足迹,不仅有去踪特征,而且还有来踪特征。

于是我们三人就顺着这条羊肠小路往前追踪而去,走了三华里,发现前面两座大山之间有一个小村垸,我们来到进垸子的路口地上寻找到大量地、明显地盗窃脱粒机的人的足迹。当我们又寻找到垸子另一头路口上察看时,却没有盗窃脱粒机的人的足迹。

由此我推断:盗窃脱粒机的人就是这个垸子里的人。

于是,我们三个人决定以这个垸子为突破口展开侦察破案工作,首先调查摸情况,然后再发现线素,最后确认盗窃嫌疑人。我带着他们二人先找到生产队长家,找到生产队长后,我说我们是市里下来检查麦收工作的,来农村了解端午节前雨后麦子抢脱情况。生产队长很热情接待我们,给我们搬凳子让坐。

我问:队长啊,你们生产队麦子都收割完了吗?

生产队长回答说:“都收割完了,就是老天老下雨,麦子都堆在稻场上,天气不晴朗无法脱粒。”

我问:你们生产队脱粒机准备好了吗?

生产队长回答说:“村里暂时还安排不到我们生产队,要等二、三天才轮上我们,社员们都盼望小麦磨粉做粑过端午节呢?大家心里都着急呢?昨天晚上有几个人来找我商量怎么办?我说没办法只有等村里安排了。”

我问:是哪几个人来找你商量的?都么样说?有什么好法子?

生产队长一一回答了那几个人的名字,还说:”他们提出能不能出去借脱粒机的想法?我说雨后的天气各生产队都抢着脱粒,哪会有借的?”

我问:在他们之中有没有一个人一只脚是跛子?

生产队长回答说:“是的,有一个人脚是跛子,我垸子只有许怀春一个人是跛子,今年25岁,由于脚跛是个残疾人,在家做鞭炮卖。”

我又说:我们想到跛子家去看一下,顺便检查一下他做鞭炮的安全情况。

在生产队长的指引下,我们三人来到了跛子家,只见他坐在房里正在手工加工鞭炮,跛子看见我们三个人陌生人径直走进房里,也不敢询问,只是低着头加工鞭炮,脸上却由红变黄、又由黄变白了。

我掏出工作证开门见山地对跛子说:我们是县公安局的,找你调查,请你配合。我说完就到眼睛看不见的地方去检查起来了,我在一只装鞭炮的包装箱里,找到了一双与现场特征一致的轻便雨靴,一条湿了裤腿的长裤,我初步比对立即就认定与现场足迹特征一致。

有了证据,我们立即单刀直入地在跛子房里展开讯问,三下五除二,跛子就交代作案的全部事实。然后他又领着我们去把另外三个人找来了,那三个人也老实交代了盗窃陈垸稻场脱粒机的事实。最后,四个人带我们去垸子的一口水塘里捞起了藏匿的盗窃来的脱粒机。

我们三个人又让这四个人抬上脱粒机,送回现场去了,陈垸的社员都集在垸子路口,用惊呀的目光迎接我们,他们拉着陈助理说:“你可为俺垸子群众办了一件好事。”陈队长向我连树大姆指高声地说:“公安局的人真是破案如神!”

第二天陈队长来到派出所鸣炮竹送了一面“破案如神”的大绵旗。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