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週刊:中国迎击日本美国围剿

《亚洲週刊》6月6日讯:香格里拉对话在新加坡落幕,会议充满浓重火药味。在南海争议炽热、美日围剿之下,中国改变过去「韬光养晦」的作风,以傅莹、姚云竹和王冠中为首的代表团强硬迎战,争夺话语权。

为期三天的香格里拉对话六月一日在新加坡落幕,原本是促进沟通的多边会议却充满浓重火药味。中国与美日的针锋相对,应该是香会自二零零二年举行以来最为激烈的一次。

会议展开之前,中国与菲律宾和越南爆发岛屿主权争议,中国与越南发生撞船事件导致后来越南的反华行动,以及中美和中日之间的争议不断升温已经备受关注。今年四月以来,美国防长哈格尔以及美国总统奥巴马相继访问亚洲,无论在中国或是在日本的时候都在对中国喊话,谴责中国在主权问题上所持的强硬态度。美国甚至与菲律宾签署了为期十年的防务伙伴协议。

中国和俄罗斯在东海举行海上联合军演的时候,日本军机在钓鱼岛附近上空飞行,险些与中国战机相撞,两国其后展开骂战,互指对方「挑衅」。这一连串事件早已为本届香会定下了紧张的基调。

在对话会首日的主题演讲中,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被指「含沙射影」,多次强调各国必须遵守国际法,暗指中国在岛屿问题上不守法。会议第二天,美国防长哈格尔在会上发言,公开谴责中国破坏南海稳定。哈格尔的这番话以及安倍的演讲其实并没有新意,均重复了美日在过去数月所表达的观点,都是在指责中国是麻烦制造者。哈格尔演讲后,中国解放军副总参谋长王冠中在接受中国记者联合采访时随即驳斥了他的言论,指其充满威胁、恐吓以及霸权主义味道。他在星期天(六月一日)的最后一天会议发言时,也公开回击安倍晋三与哈格尔的言论,指他们「一唱一和,相互支持」来针对攻击中国。

军事专家和学者曾表示,中国向来对香格里拉对话等非正式多边会议重视不足。二零一一年,中国第一次派出防长梁光烈出席对话会,被认为是一改以往的态度。不过那也是中国唯一一次派出防长,因此也被指缺乏与区域国家沟通的意愿。

中国代表有备而来

不过尽管没有派出更高规格的代表出席,中国却也了解到在多边场合中发声的必要,避免让美国独佔话语权。在香会上,发出中国声音的任务就落在了由军方人员以及学者组成的代表团身上。从记者在场的观察,这些代表英文流利,显然有备而来,做足功夫准备向大家解释中国的立场,在适当的时候针对主讲人提问题或对各方指责作出回应。

其实,会议第一天的安倍演讲后,大家所期待的「交锋」场面并未出现,有「铁拳」之称的中国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主任委员傅莹也并未在场发言。反而是另一名解放军代表针对历史问题作出提问,但未真正触及岛屿主权一事,让人认为中国会在本次会上采取低调做法,迴避争端课题。然而,随著会议进入第二天,气氛就变得紧张起来,中方的发言更不留情面。

去年,中国军事科学院中美防务关系中心主任姚云竹少将在会上屡次针对主讲者发出连珠式的提问,其问题尖锐,引起了媒体注意。今年她仍然展现其自信又犀利的风格,在哈格尔演讲后的提问时间里毫不客气地质问其说辞。

王冠中和傅莹其后轮流上台,痛斥美日挑衅中国。傅莹与日本副外相杉山晋辅针锋相对,以日本捕鲸问题为例,讥讽日本才不遵守国际法。王冠中则在演讲中突然脱稿,用了约十分钟时间狠批安倍晋三和哈格尔,指他们「一唱一和」,利用会议对中国作出无端指摘。

比较本次及以往中国参与香会的表现来看,中国已改变了过去「韬光养晦」的作风,更急于反驳对自己的指责。不过对正在适应中国崛起的美日来说,中国的强硬声音显得非常「刺耳」,也让区域国家感到担忧。

香会主办国新加坡防长黄永宏在与防长们午宴后,向媒体透露大家共同的看法,即本区域国家缺乏战略互信,因此有必要落实具体机制与措施缓解紧张气氛。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未必是在否定多边会议的重要性,而是对由美国主导的香会或其他论坛不热衷。

就在香会举行之前,亚洲相互协作与信任措施会议五月在上海召开,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也在会上发表了主题演讲。该峰会以「加强对话、信任与协作,共建和平、稳定与合作的新亚洲」为主题,习近平在会上阐述了「亚洲安全观」,强调亚洲事务必须由亚洲来主导。

习近平说:「形势在发展,时代在进步。要跟上时代前进步伐,就不能身体已进入二十一世纪,而脑袋还停留在冷战思维、零和博弈的旧时代。我们应该积极倡导共同安全、综合安全、合作安全、可持续安全的亚洲安全观,创新安全理念,搭建地区安全合作新架构,努力走出一条共建、共享、共赢的亚洲安全之路。」

中国媒体在评论亚信峰会时指出,中国新一届领导人正在积极争取做到权衡兼顾的外交意图,让中国从世界舞台的边缘走向中央,并从一个跟随者和附议者的身份走向「引领者、倡议者甚至主导者」。

习近平的「亚洲安全观」明显是针对奥巴马重返亚洲的「再平衡」策略之一,希望能消除美国在亚洲区域的影响力。然而,从香格里拉对话的情况来看,中国的「亚洲安全观」未必能被区域国家所接受。在会议中,大家关注的不是中国如何能落实这项理念,中国代表团也似乎无暇在会上好好阐述其论点,以说服与会人员让大家对中国的崛起感到放心,反而被多面夹攻,最后失去了自身的焦点。

这也正好说明中国对由西方国家主导的多边会议带有提防之心的主要原因。不过,「由亚洲国家主导亚洲事务,不受外部影响」的倡议也带有争议性。在各方主权问题上僵持不下,与中国不断拉锯的情况下,要让区域国家接受由中国主导的亚洲,势必困难重重。

东盟成员国左右为难

不过,反观与中国存在主权争议的菲律宾和越南,在会议上对中国的谴责之声,反而相对于美日的围攻显得微弱。显然,香会甚至亚洲区域已成为大国斡旋较量的热点地区,而虽然东盟其他成员国尽量避免触怒中国,但却也无奈地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境地。

在五月十一日于缅甸召开的东盟峰会中,菲律宾与越南要求组织发表声明谴责北京,不过东道国缅甸却强调了中国的重要性。明年,马来西亚将成为东盟轮值主席国,由于马航客机失踪事件已经对中马关系造成一定损害,因此马来西亚在对待中国方面也显得小心翼翼。

对于东盟可能出现分歧的情况,新加坡学者马凯硕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否定了这个观点,并强调东盟以自身为主导,不为外力所牵引。

东南亚国家对于中国崛起仍然存有疑虑,要为「亚洲安全观」找更多知音,中国必须分别与东盟成员国建立关系。尽管东盟不愿意看到自己夹在大国之间,但东南亚各国在对待中国的立场上已不可避免走向分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