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怀揣梦想 踏入警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第一章 怀揣梦想 踏入警营

1997年7月,欣闻由公安部、中组部、人事部联合发文招收应届优秀大学毕业生,作为省公安厅后备干部下派基层培养锻炼。原本打算投身军营被父母阻断的消极情绪一下高涨了起来。就是警队了,我无怨无悔的选择!

申报、推荐、笔试、体检、面试,一级级地走过来,终于拿到了进入警营的入门证,并且被组织优先考虑送到了五常市局进行培养锻炼。初入警营一切都是鲜活的,在这鲜活的背后是自己所要面对的相比大学四年生活更加漫长难耐的岁月,但这一切都不重要了,实现梦想、成为一名合格且优秀的人民警察是我脑海中最渴望获得快乐的精神原动力。

如今想来,真有些为自己当时的效率感到好笑。七月二日离校,离校后自己就购买了奔赴五常的车票,伴随着托运的书箱、行李一同搭乘上了去往五常我平生第一次奔赴的目标、我后半生的集散地的火车。隆隆的车轮撞击铁轨声带我驶出哈尔滨站,一路金秋的景致收入眼帘,一切都是那样的美好,一切都是这样的鲜活,以致多年后的梦境中还时常出现那渐行渐远的站台、独自为实现理想的一生远行!

车轮戛然而止的嘶鸣声将我从理想抱负的幻境中拽醒,这不是刚刚驶出哈站,怎会短促间停泊?向车窗外俯看,原来是家乡中常见的那种只有一座小房子的车站,沙石铺就的篮球场大小的空地就是过往旅客的落脚点。疑惑中,火车再次拔脚前行了。原来这南行的列车是要做到有站必停的。如此经历了十数个停停走走,终于听到了车厢内传来报务员悠扬的广播声——前方就是五常车站了。火车在轰鸣声中驶入一个奢华的、拥有两块站台的小站,这里就是著名的五常了。来不及细想,随着人流走下列车,再挤出狭窄的出口。展现在眼前的就是今生我将为之奋斗、牺牲、骄傲、挥泪的五常了!

走在陌生的街路,环视着高低交错的房舍,买卖人家的吆喝声夹杂着各路流行音乐不绝于耳。“打听下公安局在什么方向?”“直行、200米,道北”第一次的语言交流让我感到了这里百姓的热情与朴实。顺指望去,不远处一座堪称鹤立鸡群的建筑映入眼帘——蓝色的玻璃装饰幕墙映衬着耀眼的警徽,显得庄严中不失时尚,那就是五常市公安局了。停滞门前,好好打量了许久,心中想得更多的是进去后我将如何表达、怎样将自己这缺乏自信的丑媳妇介绍给人家,起码留下些不至于有碍交流的印象。

心里想着,脚下已经步入其中。门房的师傅听到我祥林嫂般的介绍后,将我带上了二楼,交给一位穿着绿警服的中年男子,那就是后来经常接触的局政工科长了。又如祥林嫂般的介绍自己,害怕人家不信,还立刻拿出了盖有省厅大印的报到证、派遣证。科长是热情的,甚至说同志们都是热情的,不大一会的功夫,男男女女的绿警服挤满了屋子。你一句我一句的询问,自己则又如祥林嫂般面红耳赤的应答。还是科长有水平,及时将我领到了走廊东侧的一个套间,这就是政委大人的办公室。老年矮个子男子放下手里的工作,摘掉眼镜审视了我足有几分钟,而后得到的是令自己失望加惊愕的答复——单位暂时没有编制,无法接收!汗都快要下来了,自己稳定了下,站稳脚跟,忙不迭又拿出上级文件、派遣……

不堪回首,数日内如此反复了几次之后,终于单位向上级落实了自己的承诺,我在几周后办理了手续,但是没有住的地方,和更官一同暂住局门卫室。不管怎样自己的后半生终于有所指望托付了,长吁一口气。没有具体单位、没有住宿地点、没有伙食供应、没有工资发放,更不要奢望尽早穿上梦过多次的绿警服。有的是两页载满蝇头小字的时下报纸,一页《中华人民共和国新刑法》、一页《中华人民共和国新刑事诉讼法》,两月内背熟背透,代表局里参加全市两法知识竞赛。我有活干了!兴奋的眸子里斗志昂扬,没注意身边几名走过的俏丽女警闲聊中散落的:“咱局这回招的这个门卫还挺结实!”

——未完,待续。

第二章 克难备战 初尝潜规

自从在门卫房安顿下来,没有时间安顿自己的书箱,尽是将被褥铺在了上层铺位置,为了不有碍每日里来来往往办事人员观瞻,尽量铺叠得款款有秩。在校读书期间住惯了上铺,倒不觉得哪里不习惯。

按照领导的要求,我这一段时期内的任务就是熟记新颁布的刑法、刑诉法,这是自己从警的第一项任务,必须得高度重视,于是乎诵读、默记、抄写、归纳、找题库……使尽了浑身解数。好在刚出校门,对背诵东西还不算难事。于是,日子就在背诵和等待中度过。背诵是为了准备,即准备考场上有所发挥,又准备为崭新的工作打下些理论基础;即等待考试的来临,又等待考试后自己揣测中的正式岗位将如何临近。

七八月份的日子里,热浪已经来袭。整日如同形象岗般的起居于门卫室是有压力的。就好比关在透明玻璃箱中的小白鼠,基本谈不上隐私。再热也得将自己为参加工作留下好印象的正装穿戴整齐。除去每日里来往办事的人员不说,最骨子里还觉得各级领导会在最不经意间走过、未来同事时常的关注、漂亮的女警在角落里的窃窃私语……

一天可以、一个星期也无所谓,几个星期过去了,考试的钟声还没有敲响,有时候会莫名其妙地感觉,是不是领导特意编造出一个参加考试的场景来考验自己,真心有些坚持不住了。难耐的不仅仅是每日的装模作样背诵长篇法条,更加难以忍受的是傍晚公安局对面广播局传来的悠扬歌声,以及远处万家灯火、屡屡炊烟……于是,我装模作样的学会了沉思。吃过中午留下的、早已冷却的剩饭,伴着晚霞坐在局门前的石台阶上,想到了少年时家的温暖、青年时大学校园里的欢乐无限。独自品味着远离家乡的孤独、少有交流的苦闷。于是,我觉得我应当改变下现有的环境,最起码不平日里再担当门卫小白鼠的角色。

这是第一次向组织提出要求,我找到的领导应当是位办公室的领导。我甚至为自己提出了冠冕堂皇的理由——为了消除来往办事人员对我背题的影响,我要求搬到一二楼楼梯下,用木板间壁成的小屋子里去住。那里有一张单人床、数把扫地工具。尽管有点潮,但终归是独立房间,可以有自己思考而不被打扰的空间。领导很慷慨,毫不犹豫地就把这个几平方的领土确权给了我,清扫工大姐似乎有点不太愿意,但咱是公安局的正式民警,有这个优先权。

有了自己的天地,日子也不觉得那么漫长了。没过多久,考试就如期而至了。这时候我才惊奇地发现,参加考试的不止是自己一个大男生,居然还有两位美丽漂亮的女警!我们三人早就被组织确定组队,代表公安局参加政法委组织的这次两法知识竞赛。只不过这两位美女与自己的区别是多出两个条件选项——有单位、有自己的家。作为队友,这两位对我实在不够意思,如此漫长的脱产、背题准备期间,竟然一次都没有到我楼梯下的别墅来访。

考试是采取知识竞赛口试的形式进行,分必答题、抢答题、加试题等等。每队桌前安装了抢答器、麦克风,以最后的积分计算总成绩。环顾四周,参赛单位好多。但心里还是自我安慰自己——咱是学法、用法的专业队!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要重视敌人。三个人按照赛前进行的分工,竞赛有序展开。硝烟弥漫的战场上看不到船坚利炮,只有唇枪舌剑、唾沫横飞。一路杀将下来,我们不出意外的进入了决赛。接下来的继续比试,就有点莫名其妙了。我们奇怪的发现,友队的抢答居然屡屡中的,而且尚不等主持考官说完题目就抢先而出,而且三四十岁的非法律岗位的女职工居然把专业的答案背诵得井井有条、一丝不落!如此下来,做了巨大准备的我们这支专业队,到得头来只能屈居亚军了。

带着一脑袋瓜的高粱花子,我们三人随同领导参加了赛后政法委领导组织的庆祝晚宴。领导的祝酒词中饱含对我们这支小队成绩的认可,推杯换盏中,我突破了自己历史上不喝白酒的记录——干了整整一大杯。席间朦胧地听到,获胜友队为赛事的承办方,场地、设备、包括奖品赞助以及其他……不管怎样,月余的背题任务已经完成,等待我的将是梦寐已久的带刀侍卫工作了。于是,在一而再再而三地热情下,半推半就地又豪饮了几大杯啤酒,那晚确实丢掉了想家的念头。

——未完,待续。

原创点击达到3000奖励10分——版主:阳光沙滩小鱼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