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远古罗斯分裂为乌克兰、白俄罗斯、俄罗斯三个民族。其中,当数乌克兰民族在历史上最为多灾多难。乌克兰民族的正式成形在14世纪。但乌克兰族需要不断面对强敌的欺凌。仅坚持了两三百年时间,即1654年,乌克兰哥萨克领袖赫梅利尼茨基还是决定与强大起来的俄罗斯合并。可又过了两三百年,乌克兰却又在1917年间即一战后重新动了脱离俄罗斯的念头。那时恰逢克里米亚战争后的欧洲乱局,俄罗斯以苏联之名,在与波兰瓜分乌克兰之后,还是坚持将一部分乌克兰收入囊中。二战后,俄罗斯又取得现在的整个乌克兰。

在苏联统治时期,有一件事最伤乌克兰人的民族感情。那是1932-1933年,苏联发生大饥荒,而乌克兰最严重。这场大饥荒是斯大林严重错误经济政策造成的。乌克兰饿死人数在250-480万之间。乌克兰人认为是俄罗斯有意这样对付他们的。在此期间,斯大林进行的大清洗也同样针对乌克兰知识分子、作家等民族文化精英。这让乌克兰人心中埋下更多怨恨的种子。这实际是一种恶性循环。一战后乌克兰独立的念头强烈。二战前感到受压迫,乌克兰人饥不择食,到二战中苏俄战争期间,他们立即加入德国阵营。德国战败,在二战中“犯罪”的乌克兰人自然要继续受到惩罚。这样,等到1990年代初苏联解体时,乌克兰就更加坚持独立了。独立后的乌克兰总的趋向是走亲西方路线。但由于与俄罗斯那种特殊关系,境内有三分之一俄罗斯人。同时,俄罗斯不甘心让乌克兰倒向欧美,就要通过一些政治手段让亲俄派大做文章。可是亲俄派一得势,往往一些政治手段太受俄罗斯影响,太生硬,就让亲西方的这一派抓到把柄。于是,每经一轮政治较量,就越让乌克兰更坚定选择西方。到了2014年这个春天,俄罗斯感到再也没有其他办法了,便直接出兵了。

亲俄的亚努科维奇政权于2014年2月22日崩溃,2月27日凌晨就有数十名不明身份的武装人员闯入并占据位于乌克兰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首府辛菲罗波尔的政府和议会大楼,升起俄罗斯旗帜。不久,乌克兰机场也发生这种情况。3月1日,普京请求俄罗斯国会授权动武。俄罗斯直升机、装甲部队正式公开地开进乌克兰克里米亚等地。2月27日那些“不明身份的武装人员”身份也大白于天下,他们是俄罗斯“民兵”。乘着乌克兰政府重组时,普京立即动用武力控制乌克兰克里米亚等地,在军事上是完美的一招。别国一时混乱时,正好是最脆弱的时候,可以少流血甚至不流血完成军事占领。但在政治上,这种公然侵犯别国主权的行为,却并不讨好。

更让疑惑的是乌克兰与俄罗斯实际上同种同宗。尽管历史总是磕磕碰碰的,但从1654年到1990年(减去苏联解体时特别乱的一年),俄罗斯有336年来重新完成两个民族的大融合。就是扣除二战中的几年和一战后的不稳几年,也有近330年时间。俄罗斯没有能够融合乌克兰,也没有能够融合白俄罗斯、尼亚、立陶宛、亚美尼亚、混血的突厥等民族。苏联解体后,这些民族均脱离俄罗斯成为新的国家,尽管有些国家俄罗斯人也挺多。

对比世界上其他国家。德国在1814年才正式成立。这个国家原来是德语系的一批城邦国,相互间是分离的。但组成德国后,这个国家的凝聚力也越来越强。二战后德国被分为东西德两个国家,但到了1990年,前苏联分裂,两德却坚持统一。德国也不是纯净的日耳曼民族,境内也丹麦人、索布族人、弗里斯兰人和吉普赛人等。尽管纳粹德国时期残酷迫害过犹太人,但现在,德国犹太人又有了十多万人。现在的德国,整体上已没有了掩护犹太人的那种思想与行为。再看美国,这个国家是世界移民最多国家,也是世界最多民族国家。然而,随着平权国策的贯彻落实,美国的民族概念越来越淡化。肤色的存在,让美国在民族构成上主要只分欧洲裔人、非洲裔人、亚洲裔人、拉美裔人、土著印第安裔人等。但就是这种区分也得小心。如果出现肤色歧视行为,在美国是严重政治不正确。不管是正向歧视还是反歧视,都可能触犯法律和道德戒条。在这种情况下,跨肤色通婚率越来越高。2010年美国新婚夫妇中跨族婚姻的比重已经增加到了15.1%。因此,现在的美国黑种人和非洲黑种人区别越来越大,美国白人也越来越不像欧洲白人。同样,其他肤色也是如此。美国自建国以来不过238年。照这样的趋势,再过几百年,美国很可能像我国汉唐一样,将多民族与不同肤色人融合为一个崭新的民族,即肯定就叫美利坚族了。

再说说中国。现在汉族在中国大陆,汉族占总人口的92%,在台湾98%,在香港和澳门汉族分别占总人口的95%和97%。值得一提的是香港曾作为英国的殖民地,流入过不少英国、印度人等。但香港当年被英占领是1841年。仅170来年,一些英裔、印裔人就明显“汉化”。在澳门,澳门的葡裔人与葡萄牙人也完全不是一回事了。而汉族,实际是我国古代华夏人、部分匈奴人、东胡人、部分突厥、部分通古斯人、部分羌藏及乌桓人、鲜卑人、部分蒙古人、部分马来人等众多人种融合而成。其中,汉唐时期民族融入汉最快速。现在,我们认定的一些少数民族,如满族、壮族、土家族等,其实民族特性血统与汉族已完全一样。曾经的“广西王”李宗仁,在民国时期是广西军政势力的代表人物。1949年后成立“广西壮族自治区”,李宗仁倍感惊讶,因为那么多年,他竟不知道有一个“壮族”存在。

中国民国时期采取类似于美国的的民族政策叫做“五族共和”,解释为多民族同为华族,弱化民族的特性。尤其在抗日战争中,西南少数民族在中华危难时也接受了“五族共和”的理念。但后来,俄罗斯的民族观对中国产生一定影响。俄罗斯不论是沙俄时期,还是苏联和苏联解体后,都过于强调民族的身份。现在俄罗斯,也还是国中有国。俄罗斯联邦现由83个联邦主体,其中有涅涅茨自治区等4个,阿迪格、阿尔泰共和国等21个。这些自治区和共和国,还是显示强烈的民族特征。美国现在有50个州,当初也是相对独立国家性质。但美国的州基本没有明显的民族特性,每个州基本都是多种族的联合体。

同属一个国家,多民族杂处走向相互融合,民族之间没有歧视与特别的照顾,这个国家的内在凝聚性就逐步增强。很奇怪的,俄罗斯所走的路线,一直与此持相反的路径。所以,尽管俄罗斯历史上吞并其他国家的意图和能力较强,却不能很好地解决民族矛盾问题。

历史上有一个国家特别悲催。那是奥匈帝国。奥匈帝国以奥地利、匈牙利人为主体,曾是欧洲五强之一,吞并过捷克、波兰、乌克兰、罗马尼亚、克罗埃西亚、斯洛伐克、塞尔维亚、洛维尼亚甚至意大利一部分。奥匈帝国成立于1867年,于1918年解体。仅存在50年时间,当然没有足够的时间完成民族大融合。但是,更有意思的解体后的奥匈帝国形成的南斯拉夫、捷克-斯拉伐克等国,却又在1990年代初苏东大变局中再次解体。其中,南斯拉夫在塞尔维亚人、克罗地亚人和斯洛文尼亚人王国基础上成立,塞尔维亚人是不想南斯拉夫分裂的,可1991年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和马其顿宣布独立,南斯拉夫变成南联盟。其后,独立运动进一步肢解这个已经是更小领域的国家。黑山、科索沃继续闹起独立。南联盟也不再存在,塞尔维亚成为前南斯拉夫的继承国。南斯拉夫和南联盟最终的分裂,还是通过1999年3月24日至6月10日间的科索沃战争最终迫使塞尔维亚确认。

一国中民族分离,想建立独立国家,多半就是民族政策错误引致的结果。英国本土由英国兰、苏格兰、威尔士和北爱尔兰所组成,分别代表不同民族。历史上,英国实际上也不太懂民族大融合的道理。英国大扩张期间,拥有众多殖民地,也基本未能将殖民地英国化。相反的,美国等殖民地,反而脱离英国独立了。英国本土的分离问题还没处理好呢。在英国本土,北爱尔兰和苏格兰特别不服英格兰,都曾有较强的分离主义情绪。但20世纪六七十年代以来,英国开始下功夫解决这个问题。英国借外来移民引起的种族矛盾,在1965年推行《种族关系法案》。1976年修订的《种族关系法》规定不可因“肤色、种族、国籍或族裔或族源”产生歧视,又规定某个特定族裔的人损害另一些人。也就是种族之间完全平权,既不能被侵害,也不能多占有。这样的思路下,英国自身的种族属性实际被大大削弱,再加上一些英国人的权谋,苏格兰和北爱尔兰的分离倾向就大大弱化。北爱尔兰共和军2005年7月28日发表声明放弃“武装斗争”,实际就是英国民族政策取得成功的胜利。

民族不过是一个国家的族群。这个族群和一个个家族性质接近,但并没有家族那种纯粹的血统。所谓民族,不过是因历史与地理等原因,形成了较一致的精神信仰和生活习惯而已。而这种民族特性,并非一成不变,也就是说,不是什么固化的东西。尤其在世界大文明的冲击下,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地球村效应,民族的许多东西都不可避免要弱化。比如一些民族的一夫多妻制或走婚习俗,都难以无限期坚持下去。只是某些有趣的文化传统,社会学者都认为最好保留下去。这主要是某些仪式、服饰、工艺品等方面。对许多民族来说,这些也是很难的。比如我们看到很多少数民族的传统服饰很有意思。但年轻人来从遥远的山区来到沿海地区打工,便不再有穿传统服饰的习惯。原来很有意思的少数民族工艺品,只要有市场,任何地方的工厂都可能生产出来。现在要去少数民族地区寻访民族特色,当地所能做的只是弄一些点做表演。说起民族特色。如果要严格一点审视,我们汉族还特别丢人。我们的汉服,实际已在人们生活中消逝了。再说汉服,以汉唐、宋明还是满清时的服装做标准,也说不清。孙中山当年仿照日本军官服给我们弄了个中山装。中山装流行过一段时间,现在也没多少人喜欢了。汉民族由于是多种族融合形成,也没有统一的信仰。从宗教角度来看,也就是在儒、释、道混搭基础上,又增加了天主教、基督教等。依照基督教等教义,是不允许多神崇拜的。但汉人还是基本见什么拜什么,而且还急功近利,常常有什么事时就特别要拜神。说民族,用大民族的概念,或者说是国民的概念,最终特别有说服力。美国人总是讲“我们美国人”,实际就是培育大民族意识和爱国意识。一群人组织一个国家,就是大家一起上到同一条船上。众人同船渡,要是过分添标签,那齐心渡江过海就不太好办了。

一个个家族之间不能有相互的歧视与特殊照顾,一个个民族之间更不应当有。民族与家族一样,就只要相互依存、尊重,享受公平、公正的社会环境即可。个人认为民族自决、民族自治这类名词看起来很有意义,实际上应当慎用。民族人数有多有少,用民族来界定一个民族应享受的待遇,若仔细推论,逻辑上必然产生问题。民族的区格应当只是文化的象征,仅限于一些有趣的历史记忆以增强一个国家的文化活力。在民族的政治、经济属性上,应强调国民意识和公民意识。排除历史恩怨讲一件事。美国印第安人由于白人觉得亏欠他们,现在不但延续“保留地制度”,并给予保留地印第安人开设赌场等特权。美国一部分印第安人走出保留地,一部分人留在保留地。走向保留地的印第安人,与其他美国人一样,在各行各业不再感到有什么委屈。可留在保留地的人,不管现在对他们有多照顾,生活品质还是难提高,且酗酒这样的恶习难以改变,他们也对现在的美国抱怨多多。而离开保留地,成功融入现代美国社会的那部分印第安人就认为他们的保留地同胞不争气,是自找的。一些人描述印第安人悲惨故事,仍然看到一些保留地印第安年轻人想尝试进入大城市却无功而返。其实并非全部那类印第安年轻人都走不进大城市。走不进大城市的。主要还是受保留地思维严重影响。没有这种保留地照顾,聪明、智慧和勇敢的印第安裔人,反而可以有更好的表现。要知道,曾经的溜冰舞蹈女冠军娜欧蜜•郎(NAOMI LANG)、饶舌歌手飞毛腿(LITEFOOT)、宇航员约翰•海灵顿(JOHN HERRINGTON)、赛车手哥里•伟德瑞尔(CORY WITHERILL )等,都是印第安人。

历史就是这样神奇。乌克兰与俄罗斯本是一家人。分家之后,两家人曾有机会重新合并,可形式上合了,实质上还是各怀心思。于是只好重新分道扬镳。现在,在乌克兰一个重要历史关头,俄罗斯选择对乌克兰动拳头。对乌克兰人来说,这除了证明俄罗斯无情无义,趁火打劫外,无法感受到俄罗斯方面的正能量。如果俄罗斯再发狠,不仅要抢乌克兰的克里米亚,还要试图全面控制乌克兰。那么,乌克兰与俄罗斯的民族仇恨,就更大了去啦。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