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警察安哥拉“打黑”


安哥拉,一个遥远的非洲西南国家,2012年8月,居住在那里的华人额手称庆,祝贺来之不易的平静生活。因为威胁安哥拉华人安全长达数年的当地中国黑帮——福清帮和江苏帮,刚被两国警方联合捣毁。

据了解,这一恶势力涉嫌在安哥拉境内对中国公民实施抢劫、绑架、敲诈勒索、拐骗妇女强迫卖淫等违法犯罪活动。此次两国警方联手行动,破获各类与中国黑帮有关的重特大刑事案件48起,解救中国籍受害人14名。


嫌犯和受害人同机回国


8月25日上午,在经过17个小时的飞行后,载有37名犯罪嫌疑人和14名受害人的包机降落在首都国际机场。11点10分左右,14名受害人走下飞机。她们都戴着大口罩,一名受害人还不停地用手遮掩脸部。随后走出的是37名犯罪嫌疑人。他们在警方的押解下,上了大巴车。这些嫌犯都戴着黑色头罩,只露出两只眼睛。嫌犯中,还有一些是女性。

刚回国的公安部刑侦局打拐办主任、此次跨国联合执法行动办案组负责人陈士渠还没倒过时差,就接受了环球人物杂志记者的采访。陈士渠说,“为了能顺利、如期遣返这些嫌疑人和受害人,工作组做了很多工作。由于正值安哥拉总统大选,遣返工作最初只能等待。后来公安部部长孟建柱致信安哥拉内政部部长马丁斯,经安哥拉总统特批,遣返工作才得以进行。”

“让嫌犯和受害人搭乘同一架航班回国,特殊时期也只能特事特办。”陈士渠告诉记者,嫌犯中不乏涉嫌绑架、杀人等多起案件的犯罪团伙重要成员。而受害者见到与犯罪嫌疑人同机,一方面有愤怒心理,另一方面也会有害怕报复等恐惧心理。因此,飞机上的安全问题格外重要。

为了保证安全,专案组成员经过反复斟酌,最终确定了“2+1”的押送方案,“机上配有80名特警和30多名公安部工作人员,并安排嫌犯和受害人分区乘坐。”陈士渠说。具体说来,就是两名特警押送一名犯罪嫌疑人,同时,有严重暴力犯罪的嫌疑人还要和同案的其他嫌疑人座位隔开,防止他们有说话、暗示等交流行为。剩余的警力还会在机舱内来回巡视,随时观察犯罪嫌疑人的动向。总之,尽量避免受害人与犯罪嫌疑人照面,最大限度保证押解工作的顺利进行。


中国黑帮残害同胞


2011年10月23日, 安哥拉首都罗安达,浙江金华人楼某的生命进入倒计时。当地时间上午10点,楼某如同往常一样驾驶着一辆红色三菱皮卡车前往某工地运送材料。车辆行驶至一条偏僻小路时,一辆黑色小轿车突然挡在前面。楼某还未反应,就被一名不明身份的匪徒用冲锋枪将车窗敲碎并连开两枪,楼某当场死亡。

这是2011年发生的第十四起袭击中国人的恶性案件。据了解,从2010年起,在安哥拉,华商被中国犯罪分子绑架作案达20余起;2011年发生针对中国人绑架案14起,共造成8人重伤、5人死亡。2012年第一季度发生持枪抢劫案9起,绑架案3起。

而对中国人实施这些暴力犯罪的不是安哥拉人,却是来自福清帮和江苏帮的中国人。

据陈士渠介绍,2010年上半年,一些不法分子发现安哥拉的中国公民很多,就开始以收取过路费为由,进行敲诈勒索。因为安哥拉警方与华人语言不通,对中国人作案方式不了解,他们的犯罪也一次次得手。这伙黑帮分子便开始由松散结合向有组织犯罪团伙转型,并迅速形成了本地的两大帮派——福清帮和江苏帮,危害日益严重。

福清帮的头目是36岁的陈明俊。他是福清当地人,1999年因抢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2007年到安哥拉做贸易,2011年底回国做生意。表面上看,陈明俊是个生意人,其实他在国内暗中操纵着安哥拉的福清帮。江苏帮头目黄振兴是江苏籍人,主要在安哥拉实施绑架作案。福清帮和江苏帮是两个既相互独立,又联合作案的团伙。陈明俊和黄振兴合伙在安哥拉本非噶区共同经营一家按摩店,利用店内小姐为客人提供卖淫服务时,了解客人情况,确定绑架目标。

为什么会选择在安哥拉作案?陈士渠解释道:“ 2002年,安哥拉结束战乱后,国家百废待兴,急需大量的人力、物力来支援建设,再加上安哥拉盛产石油,中国人发现安哥拉的商机,纷纷去安哥拉投资和务工。据安哥拉内政部的统计,目前安哥拉有26万中国人,他们在此积累了大量的财富。这也引起了犯罪团伙的注意。”除了绑架、抢劫犯罪团伙,有些犯罪分子以招工为名,号称只做简单的工作一个月就能挣到上万块,诱骗妇女来到安哥拉。但到了安哥拉后,不法分子则扣留护照,强迫她们卖淫。稍有不从者,就会拳脚相加。在罗比托的一个卖淫窝点,钟某等4名女子全是被骗来的,最多的一天被强迫卖淫10余次。

枪支的泛滥为横行霸道的黑帮提供了便利。尽管安哥拉明令禁止枪支买卖,但这并不妨碍枪支买卖的兴旺,“枪支可以随意买到,而且价格也很便宜,一支手枪只要200—300美元,很多人都能买得起。”

“轻则敲诈勒索,重则要人性命。这帮人都心狠手辣,比如遭绑架后,如果不在约定时间内按要求交钱,他们就会在人质身上淋满汽油,威胁要点火烧人,或是活埋,手段极其残忍。”陈士渠告诉记者。

为什么不报警?一位曾经受害的老板告诉记者:“我们第一次被勒索都会报警,后来发现第二天他们就被放出来了。当地警方语言不通,侦查水平有限,打击力度不够。”


先遣组出征


今年4月25日,中国北京。公安部部长孟建柱会见了安哥拉内政部部长马丁斯。双方共同签署了《关于维护公共安全和社会秩序的合作协议》,就共同打击跨国犯罪活动达成共识。

5月11日,由陈士渠担任组长的一支先遣组受命赶赴安哥拉,走访受害人与知情人,对在安哥拉侵害中国公民权益犯罪案件进行调查。此行动被命名为“5 11”专案。

但案件调查进展并不顺利。由于中国警察在安哥拉没有执法权,只能以观察员的身份开展工作,而当地的翻译因为害怕报复,不愿意为专案组提供翻译服务,掌握的材料又比较少,所以先遣组只能靠原始的摸排踩点等手段进行。同时,安哥拉警方抓捕、取证手段落后,难以向中方提供有力支持。

经过将近一周的明察暗访,先遣组摸遍了罗安达6个区的大街小巷,初步掌握了罗安达本非噶区、圣保罗区等数家犯罪分子可能藏匿的窝点及涉嫌拐骗、强迫中国妇女卖淫的场所。

正当先遣组紧锣密鼓地开展调查时,意外接踵而至。有人将先遣组正在安哥拉办案的情况泄露,犯罪团伙已经听到风声。不仅办案一时受阻,更有可能危及先遣组成员安全。

“此时此刻,应当尽快行动,主动出击、先发制人,将他们一网打尽!”陈士渠在案情分析会上说。为进一步加快案件侦办进度,7月23日,先遣组会同中国驻安哥拉使馆人员共同约见了安哥拉内政部国际合作局、刑事侦查局等部门负责人,并就案件侦办合作、移交遣返犯罪嫌疑人和解救送返受害妇女等事宜进行磋商。

7月29日,“5 11”专案总指挥、公安部刑侦局局长刘安成抵达罗安达,亲自指挥最后决战。就在当天,中安两国警方达成一致,计划于7月31日凌晨开展统一行动将这伙犯罪分子一网打尽。

然而事情再生波澜,就在距离开展行动不到一天的时候,工作组突然接到安方通知,因为第二天安哥拉国内举行庆祝总统大选的游行活动,统一行动必须推迟。

经过和安哥拉警方的紧急沟通,行动最终推迟到8月1日凌晨4点半,由中安两国警方在罗安达13个地点同时动手。


两国警方联合行动

8月1日凌晨,罗安达开始下起今年旱季的第一场雨。中国40多名警察和安哥拉警方以及总统卫队的特警等警力全部到位。凌晨4点半,罗安达圣保罗区一条小巷内,全副武装的安哥拉特警与中方观察员一起,进入犯罪嫌疑人窝点,两名涉嫌抢劫、敲诈勒索、故意伤害的犯罪嫌疑人庄氏兄弟被当场抓获。

在本非噶区的一处场地,同样涉嫌故意伤害的犯罪嫌疑人王某、张某闻知警察出动仓皇躲藏。在中方的缜密判断与细心搜查下,最终在一个反锁的屋子里找到二人,同时从房间内搜查到大量犯罪证据。

伴随战果不断扩大,专案组顺藤摸瓜,对已经抓捕的犯罪嫌疑人立刻展开讯问。在安哥拉连续多日加班加点工作的陈士渠,因案情的峰回路转第一次睡了一个好觉:涉嫌绑架勒索的犯罪嫌疑人马长兵迫于工作组强大的攻势选择投案自首。与此同时,与“5 11”专案有关的国内24名犯罪嫌疑人也被抓获,其中包括涉嫌参与多起绑架勒索案件的福清帮头目陈明俊和江苏帮头目黄振兴。幕后老大的陆续落网,毁灭性地打击了在安哥拉的有组织犯罪。

“这是公安部部署开展打击侵害境外中国公民权益犯罪专项行动的首场战役,打出了声威、打出了实效!”刘安成的总结为此次行动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