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人大忠贞

他是50后出生的,土生土长的农民家庭,上过几年小学,改革开放的初期,他的那些同学都争着上高中考大学,他因为家里贫困没有上中学,之后,当然也就没有机会上大学了,就留在家里帮助父母劳动。等到他的那些同学大学毕业回来,安排了一份人人都羡慕的国家正式工作,他已经开始外出帮人打工,在建筑工地上做一位泥水工师傅的徒弟。建筑工地的活很辛苦,每天都要加班加点,但是辛苦有很高的回报,他的工钱甚至挣得比那些拿工资的同学都还要多。几年下来,他把躜积到的工钱带回家里,交给他的父母,由他的父母为他操办了一场指腹为婚青梅听马的婚礼。

新婚的妻子是一位邻村同龄的姑娘,他们的父母都是老相识甚至还是老朋友,据说在他们还在母亲的怀里的时候,他们就已经认了这门亲事。他们从小在同一个大队的小学生上课,她因为近亲手脚有些残疾,被同学欺负的时候,他经常挺身而出为她打架受伤,因此,从小在她的心里,他就是她的保护神,是她的白马王子。外出打工几年,他不敢在外面和别的姑娘谈情说爱,为的是圆了父母这份心意,也为的是还给姑娘的一个承诺,他曾经对她说,他要保护她让她不受到别人的欺负!

结了婚度完了蜜月,他还得回到工地继续干他的学徒工作。新婚的老婆身体行动不便只能留在家里协助父母干一些家务。这种牛郎织女的生活一晃就几年,这几年他的老婆已经给他连续生了几个小孩,他也十分的争气,自己也师出有名做起了包工的小老板,把挣到的钱拿回家里,给父母给他的老婆起了一栋楼房,在那个年代,在村子里首先当起了令人敬佩的万元户。但是,在这期间增加的几个小孩,无形当中也给了他平添了一份沉甸甸的压力,生活的开支有增无减,他手头的业务时好时坏,这样令得他经常坐立不安食不甘味。好得他这个人豪放、义气、尊重别人,工程的质量精益求精,和他工作过的老板工人都会时常念叨他的好处,就这样,在他最困难的时候,其他曾经与他合作过的老板朋友给他推荐了几单工程来做,手头有了工程,就意味着有收入,有了收入祝意为着能够起死回生,就意味着能够发展壮大,这些好的兆头令他兴奋不已,也令他念念不忘朋友对他的恩情。

人的运气有时候就是这样令你捉摸不透。他就是这样凭着自己的技术,带领着自己的团队,一步一步的在生意的江湖里闯荡,一步一步地面对残酷的现实,一步一步的把生意做大,最后有了自己正规的公司和正规的队伍,成了一个远近闻名名副其实的大老板。所以,他现在完全不需要再像以前那样和自己手下的工人吃住在工地,为了节省两个生活费而饿着肚子不去吃宵夜,口干了买一瓶水还挑着便宜的买,衣服穿在身上是从来不舍得花钱去烫过一次的,别人穿金戴银戴名贵的手表以此表露身份他只能羡慕,别人只动用工程款的一个零头就能买一部豪车他也只能望车兴叹的这种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该拥有的他都全部拥有了,没有的他也后来居上甚至超过了别人。男人手头没有钱的时候,那是分分都是钱啊!男人手头一旦有了钱之后,那就变成什么都不是钱了!钱就是一个怪物,不然为什么别人都是这样总结: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人来到这个社会,出门花钱吃饭花钱穿戴花钱……哪一样能离开钱的?所以,人来到社会,特别是男人,他的生存第一法则就是要挣钱。手头没有钱,就没有他的家庭地位,更谈不上他的社会地位,这个道理,在社会打拼多年他有很深的体会。男人一头掉到了钱眼里,就像掉到一个看不见的无底的深渊,男人的满脑子里充斥着金钱,他的其他传统观念也就开始慢慢的退化淡化变化。是社会改变一个人?还是人改变了这个社会?挣钱挣得眼红,被钱搞得晕头转向的男人是不会理会这些的。他此时此刻的生意一单比一单做得大,他的公司也一天比一天的向前发展,他在银行里账号上的资金也呈几何数字迅猛的增长,他已经不用像以前那样经常抛头露面,经常亲临现场经常亲力亲为,他有亲信向他汇报,他只需用手机发号令,排队要见他拿二手工程的小老板也轻易见不着他了。他躲在自己的别墅里,和自己看中的那些年轻漂亮的女人们,在享受男人和女人之间的那种幸福时光。现在他身边的的这些女人,可以说是他的朋友也可以说是他的老婆,其实在一定范围内老婆和女朋友都是一个同义词。有钱人已经不在乎这个称呼的轻重了,这种称呼已经被社会所宽容,已经被社会所接受,已经被社会所改变了!

又是几年下来,这些女人们争先恐后为他生了几个孩子。现在他已经不用为小孩的生活费小孩的前途发愁了,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个颠扑不破的的道理,捏在他的手头让他无所畏惧,一往无前。这些年他已经很少回家了,他甚至不记得家里还有年迈的父母,还有一位身有残疾的老婆,他觉得每年每月他给足他们花不完的钱,让他们享受到富足的生活,让小孩享受到高档的教育,他觉得已经不欠他们的了,所以,一直心安理得的过着他的那种,所谓的在大城市里在大豪华的别墅里这种大老板养尊处优的生活。一直到有一天,他突然感到身体不适,急忙调车到医院去检查,没想到检查的结果是他患上了艾滋病。这个不幸的消息一下子就透露了出去,他身边的几个女人闻风丧胆,吓得纷纷带上存折带上儿子逃离了他的住处。一夜之间他又成了孤家寡人。因为被这种病情吓着了,他的身体迅速的垮了下来。现在什么山珍海味。什么高档的别墅,什么巨额的款项,对他都没什么吸引力了,他感到生命的无常,他感到生活的无助,他也感到世态的炎凉。在他万般无奈,灰心丧气的时候,他乡下的那位早已被他遗忘的老婆叫儿子开车把他接到城里来看望他,虽然是他们结婚多年的第一次,但是足以让他感受到这位任劳任怨糟糠之妻情谊的深重。他不得不接受了老婆的安排,把公司交给几位已经大学毕业的儿子负责打理,他跟随老婆回到乡下,疗养治病,安度晚年,以聊此一生。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