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都说兄弟之间情同手足,而我却饱尝了与二哥之间的“如同父子”之情!二哥虽去世15年了,但对他的思念丝毫未减,每当想起仍是感觉到“心疼”不已,哥哥的音容笑貌时常在脑海中萦绕,挥之不去,总是期盼在梦中相见。

我与二哥年龄相差15岁。从我记事时起,哥哥对我的“兄爱”便随着我年龄的增长而与日俱增。5岁时的我虽不谙时事,但当二哥为自己被学校“保送”到师范学校上学而高兴时(注:二哥在校时品学兼优,完全有把握走考大学的路,但因当时家里很穷而没钱念书,只有上师范是不用花钱的),我也为之高兴的手舞足蹈,最深刻的记忆是地拉着我的手说:二哥毕业就挣钱了,供你念书,“你能学到哪,二哥一定供你到哪”!而这句话在以后近二十年中,曾对我说过无数次,鼓励鞭策我学习,直到我参加工作。丝毫不夸张地说,没有二哥的教育、督促和培养就没有今天的我,在我心目中,二哥如父。

儿时的我,生长在一个贫穷落后的、农村。因为出身于“地富家庭”,父亲和大哥三天两头要接受“批判”,我年龄虽小但也经常被小同伴们称之为“小地主”而倍感屈辱。每当二哥放假回来我都会对他说起,而这时二哥总会抚摸着我的头告诉我不要管他们说什么,只要你将来上学好好学,考出去就没人再说你了,,,受到安慰的我开始在二哥的指导下跟他学数数、口算、小九九、复述他给我讲过的故事等等;我的聪明和良好记忆力,使得我对他所教内容学的很快,令二哥不仅高兴也增强了对我的期望感,他确信我将来一定会有出息。

二哥师范毕业后分配到到一所小学校任教,便以每月23元工资资助在中学读书的三哥,两年后三哥毕业。二哥因工作勤恳表现出色而受到学校领导的重视,二哥和学校领导介绍三哥初中毕业尚无工作时,因二哥是学校的骨干教师,校长从照顾二哥积极性的角度考虑,欣然地同意三哥来学校代课,一年内便有机会转正了,为三哥解决了工作问题(50年代末的初中毕业生比现在大学毕业还要珍贵哦)。

我开始上小学了。为了能给我创造好的学习环境和条件,二哥毅然地把我和母亲接到自己的身边。不久二哥被选调回师范学校任教,我和母亲便与当教师的二嫂住在一起,二嫂也成为我的启蒙老师。而二哥每周回来都把检查我学习作为重要内容,严格要求和督促我。而母亲不在身边时就由二嫂照顾我,记得寒假教师到5里地以外的中心校学习时,二嫂每天都领着我,象领个孩子一样。

我的小学阶段学习成绩优异,以较高分数考入二哥当时任教的比较有名的初中。而初中只上一年的我,就因文革开始停课而中断了学业,二哥曾经对我的的“你能学到哪我就供到哪”的承诺随之夭折。当时是学生造反而个别老师参与,校长和不少教师被斗,一个初级中学里各类造反团如雨后春笋突然涌现,我担心二哥因总是教毕业班而且升学率很高,特别是出身不好而被打成“走白专道路典型”,然而二哥却奇迹班的竟然没有被贴过一张大字报,呵呵,我暗中佩服二哥不仅教学水平高,而且在师生中享有很高威望,人缘也真好,一个地富家庭出身的普通教师,在这种特殊形势下能如此幸免学生运动的冲击,这在当时可算是个“奇迹现象”了,学校里许多老师和学生也都暗地议论着。

不能加入红卫兵的我,在学校混了一段时间,便返回到住在一个偏僻小山村的家里(这时与当老师的三哥住在一起),准备开始农村的劳动生涯。回家前二哥与我进行了很“庄严”的谈话,叮嘱我一定要牢牢地记住:“知识总是有用的!”,所以要求我在任何情况下都要坚持学习,绝对不可荒废自己的学业,“要通过看书达到会看书”来培养自学能力,一定要学好知识以备未来,哥哥的嘱托我当时虽然不十分理解,但也相信;又因为那时除《毛选》外几乎看不到任何小说类文学作品,谁还敢公开看已被打入“歌颂帝王将相、才子佳人”并封存的禁书呢?所以我没事时,或是劳动之余也只能看还没有学过的中学教材,,由浅入深,由易到难,不会的不时找二哥讲解,渐渐地由被动到主动,不自觉的形成了自学能力,由初中到高中的数学课本已基本上在四年中自学完成,期间二哥不时询问和检查指导。农村的劳动是艰辛的;但由于家庭出身不好,在农村四年劳动过程中的我,与当时几次在农村选拔工农兵学员上大学来说是根本无缘的,眼看着那些除出身外各方面远不如我的人被招生走出去,真是既失望又深感悲哀,更不用做能当兵入伍的美梦了。二哥几个在镇上文卫组管事的老同志也曾为我做出过努力,但总是功亏一篑,,,,

二哥为我的境遇着急、更不甘心,虽然是在那样的政治氛围和条件下,但他丝毫没有放松为我寻求出路的努力。

直到二哥一个曾教过的学生来调到镇上担任领导,蹬门看望二哥并询问有什么困难时,二哥把我的境况告诉了他,他当时承诺一定尽力。一年后,真的是这位领导千方百计地想办法,通过抽调去临时学习,以哪来回哪去的名义,转弯抹角地让我当上了临时代课的教师,开始了我的教育工作生涯,直到文革结束我又是在二哥的敦促下考入刚恢复的广播大学。

早已养成倔强性格的我,自工作起,没再让二哥操心过,我要为哥哥争气,要让我的工作业绩来回报二哥对我苦心孤诣的教育和培养!事实上,由于我工作努力,不仅没令二哥失望,在若干时段里曾经使二哥因我的进步和成绩而骄傲和自豪。

在当代课教师期间,我和爱人订婚,结婚时二哥和二嫂尽最大能力为我打家俱,为我爱人买当时最好的衣服,花了很多钱,其行其为真是为兄嫂却如父母,因为当时我虽有父母在世,但因老人都是农民且年近古稀,在我需要时他们是无能为力的。

80年代初,因组织调动我改行,不久便被提拔为一个企业的厂级领导,一年后因选拔青年干部而被调入市政府机关工作,又在市委工作两年后,被组织下派到一个较大的国有企业担任主要领导职务(有时想想当年连入党都不被允许的地富子弟却当了近二十年的党委书记,),一直到退休;在领导岗位上二十多年时间里,我谨记二哥的不时提醒和嘱咐,直到退休时从来没因为工作不到位或发生什么问题受过处分或批评。

文革一结束,二哥立即担任教研组长,高中数学把关老师,不久被提拔为主管教学的副校长,紧接着入党,又不久担任了这所完全中学的校长兼党支部书记;两年后被调到市教育局担任中教科科长,教育督导员等。直到退休,他有生之年深受学生的爱戴和同事的尊敬,多年来有多批学生每逢春节都要来蹬门看望,家里从初二到初五六,总是要招待定期前来探望的不同时期的学生;

因患不治之症,二哥在63岁的年龄时提早去世,做为弟弟的我,在二哥这样的病情下感受到了什么是无能为力!去世时自发前来吊唁的人数挤满追悼大厅还有好多人站在厅口外面,教育口所有单位和部门所送来的花圈竟用两卡车没能装下,为他送行的人中,除家族亲属外,老同志,同学,学生中有政府市长、部队首长、市内若干单位的领导,,,,省市教育和有关部门发来了唁电致哀。

当二哥去世时,我真正尝到了什么是“心疼”的滋味,回顾我的一生与二哥如父班的关爱息息相关,确切地说,如果没有二哥就绝对没有我现在的一生,这是发自我内心的话。

无以报答二哥,所以在二哥的丧事期间,我决定为二哥戴孝,虽然他不是我的长辈,也要以此表达我对二哥的敬意。

写下此文,几次因泪而顿笔,“心疼”的感觉又阵阵袭来,但我必须坚持写完,以在二哥辞世15年之际,向他表达弟弟发自内心,这持久不断,深切的怀念和追思;愿哥哥在天之灵能够得知!

二哥,愿天国中的你安息!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