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专译:中菲南海争端 菲方下豪赌2014-04-1910:46

中评社香港4月19日电(记者 郭至君编译报道)继中菲两国再次在仁爱礁因领土主权问题产生纠纷后,菲律宾外长德尔罗萨里奥3月30日更是发表声明,称菲方就中菲南海争端已提起国际仲裁。中菲愈演愈烈的南海争端引得外媒频频侧目,新加坡《海峡时报(The Straits Times)》驻马尼拉的记者Raul Dancel 17日撰文表示并不完全看好菲律宾的这一举动,他称,菲律宾在联合国法庭上挑战中国在南海的主权是一场豪赌,所付出的高昂代价可能难以想象。全文编译如下:

在外交场上,菲律宾决定在联合国法庭上挑战中国在南海的主权是一个前所未有的赌注。3月30号,菲律宾向位于荷兰海牙的常设仲裁法院递交了长达四千页的诉讼,称中国基于“九段线”,声称拥有九成南海水域主权的主张,不仅言过其实而且非法。对此,中方已经强调坚持不接受、不参与的立场。此外,中国也有声音认为,如果中方没有同意参与,国际法庭就不应该受理菲律宾的诉讼。

尽管中菲双方的这场法律战预计两年之年都不会完结,但现在就可以清楚的一点是,因为双方对峙所产生的严重后果,菲律宾无法在这场纠纷中承担输家的角色。

实际上,如果最终国际法庭的裁决对中方有利的话,菲律宾就将损失惨重。那样,菲方就无法继续在该地区勘探大量的石油和天然气了。更糟的是,菲律宾在南海问题上的仲裁失败,将减少越南、马来西亚和文莱等国与中国对抗的法律根基,这会使得中方在该水域与这些国家斡旋时处于更加有利的地位。即使国际法庭因为其缺乏管辖权而最后宣布这个诉讼无果,菲律宾也不会在南海区域内收获多少同情。即使是越南——这个在南海问题上同样有诸多利害关系的国家,当下也并没有与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纠结的兴趣。

其实,菲律宾仍可技术性地敦促中方来商讨《南海行为准则》以避免在南海上的海事冲突,但中国并没有如菲律宾所愿,只是同意在“九段线”地区之外履行所谓的《南海行为准则》,并断然否决了呼吁结束南海军事演习的草案。

即使国际法庭的判决对菲律宾有利,但人们不难想像,一个愤怒的中国或用经济手段回击菲律宾。菲方于3月30日提交诉讼之后,就已经有很多声音在谈论中国的惩罚性制裁,例如,取消对菲律宾官员和外交官免签待遇、压缩在香港菲佣的数量以及限制她们往菲律宾的汇款等。

实际上,因为中菲黄岩岛争端,菲佣从中国内地寄往菲律宾的汇款已经从2012年的9300万美元下跌至去年的8000万美元。而海外佣工的汇款在很大程度上撑起了菲律宾本国的国内消费。

同样地,中国也可以在贸易领域让菲律宾如坐针毡。去年,菲律宾出口了超过65.8亿美元的商品到中国,使得中国大陆成为日本和美国之后的第三大出口市场。此外,菲律宾也出口了44.2亿美元的商品到香港,这两个数字加起来就几乎等于菲律宾出口到日本的商品的总额了。

贸易是可以以直接的彻底禁止或是间接的卫生检验为由进行压缩的。举例来讲,2012年5月,中国拒绝了来自菲律宾的1500个集装箱,集装箱内的香蕉就在大连、上海和天津新港的港口无人问津。后来,尽管中国官方的解释是进口的香蕉有出现疾病的征兆,但菲律宾的种植者推测,它可能和一个月前,一艘菲律宾军舰发现中国8艘渔船在黄岩岛附近海域的“非法捕鱼活动”的事件有关。

在外资方面,中菲之间的长期冲突使得菲律宾将无法角逐中国主要在亚洲其他国家投资的900亿美元。

简单来讲,无论赢、输还是打平,菲方都会因为挑衅中方而付出高昂的代价。当然中国也不可能因为和菲方的纠纷而毫发无损,毕竟,它也是有自身的经济利害关系的。菲律宾是从中国进口原料最多的国家,去年就达到80亿美元。尽管这个数字在中国整体的贸易蓝图上只是九牛一毛,但如果菲律宾实施贸易制裁的话,还是有一些中国公司会受到损害。

更重要的是,中国不希望菲律宾更加投向美国的怀抱,并看着美国驻军重演历史,把菲律宾再次变成一个庞大的美军基地。中国在亚洲的对手——日本可能可以缓和一下中国对菲律宾施加的经济压力。像美国一样,日本可以提供菲律宾足够的军事装备来防御其边界。事实上,它已经向菲律宾捐赠了价值1100万美元的巡逻艇。

在海牙候审的这个诉讼将会是菲律宾和中国之间的巨大麻烦,但是,到最后,它可能为世界其他国家带来一些好处。它至少会让中国告诉世界,它想成为怎样的一个大国。是一个即使知道对自己无利,但还是按规则办事的国家?还是一个会欺凌别国,忽略规则以满足自己的利益的国家?

即使裁决结果不理想,中国也不太可能被迫放弃其在南海区域的权力,但是,中国也必须意识到,这种妥协姿态会影响到它和该地区其他国家的谈判。对于该区域的一些国家来讲,中国推动自由探索印度洋和北冰洋新航道的举动会引起更大的疑虑。面对这样一个忽视国际社会制定的国际法律的强大邻国,区域伙伴对是否还要与其进行深度合作?

中国必须承认,并非所有的纠纷都能靠双边解决,因为世界是依据一套超出国家范围的规则来运行的。而且,不管一些国家是否受到国际社会的偏袒,这些规则都是不具有延伸性的。

那么,单独从这个角度考虑,菲律宾这种冒失且要付出高昂代价的做法也许是值得一试的。

专译:中菲南海争端 菲方下豪赌2014-04-1910:46

中评社香港4月19日电(记者 郭至君编译报道)继中菲两国再次在仁爱礁因领土主权问题产生纠纷后,菲律宾外长德尔罗萨里奥3月30日更是发表声明,称菲方就中菲南海争端已提起国际仲裁。中菲愈演愈烈的南海争端引得外媒频频侧目,新加坡《海峡时报(The Straits Times)》驻马尼拉的记者Raul Dancel 17日撰文表示并不完全看好菲律宾的这一举动,他称,菲律宾在联合国法庭上挑战中国在南海的主权是一场豪赌,所付出的高昂代价可能难以想象。全文编译如下:

在外交场上,菲律宾决定在联合国法庭上挑战中国在南海的主权是一个前所未有的赌注。3月30号,菲律宾向位于荷兰海牙的常设仲裁法院递交了长达四千页的诉讼,称中国基于“九段线”,声称拥有九成南海水域主权的主张,不仅言过其实而且非法。对此,中方已经强调坚持不接受、不参与的立场。此外,中国也有声音认为,如果中方没有同意参与,国际法庭就不应该受理菲律宾的诉讼。

尽管中菲双方的这场法律战预计两年之年都不会完结,但现在就可以清楚的一点是,因为双方对峙所产生的严重后果,菲律宾无法在这场纠纷中承担输家的角色。

实际上,如果最终国际法庭的裁决对中方有利的话,菲律宾就将损失惨重。那样,菲方就无法继续在该地区勘探大量的石油和天然气了。更糟的是,菲律宾在南海问题上的仲裁失败,将减少越南、马来西亚和文莱等国与中国对抗的法律根基,这会使得中方在该水域与这些国家斡旋时处于更加有利的地位。即使国际法庭因为其缺乏管辖权而最后宣布这个诉讼无果,菲律宾也不会在南海区域内收获多少同情。即使是越南——这个在南海问题上同样有诸多利害关系的国家,当下也并没有与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纠结的兴趣。

其实,菲律宾仍可技术性地敦促中方来商讨《南海行为准则》以避免在南海上的海事冲突,但中国并没有如菲律宾所愿,只是同意在“九段线”地区之外履行所谓的《南海行为准则》,并断然否决了呼吁结束南海军事演习的草案。

即使国际法庭的判决对菲律宾有利,但人们不难想像,一个愤怒的中国或用经济手段回击菲律宾。菲方于3月30日提交诉讼之后,就已经有很多声音在谈论中国的惩罚性制裁,例如,取消对菲律宾官员和外交官免签待遇、压缩在香港菲佣的数量以及限制她们往菲律宾的汇款等。

实际上,因为中菲黄岩岛争端,菲佣从中国内地寄往菲律宾的汇款已经从2012年的9300万美元下跌至去年的8000万美元。而海外佣工的汇款在很大程度上撑起了菲律宾本国的国内消费。

同样地,中国也可以在贸易领域让菲律宾如坐针毡。去年,菲律宾出口了超过65.8亿美元的商品到中国,使得中国大陆成为日本和美国之后的第三大出口市场。此外,菲律宾也出口了44.2亿美元的商品到香港,这两个数字加起来就几乎等于菲律宾出口到日本的商品的总额了。

贸易是可以以直接的彻底禁止或是间接的卫生检验为由进行压缩的。举例来讲,2012年5月,中国拒绝了来自菲律宾的1500个集装箱,集装箱内的香蕉就在大连、上海和天津新港的港口无人问津。后来,尽管中国官方的解释是进口的香蕉有出现疾病的征兆,但菲律宾的种植者推测,它可能和一个月前,一艘菲律宾军舰发现中国8艘渔船在黄岩岛附近海域的“非法捕鱼活动”的事件有关。

在外资方面,中菲之间的长期冲突使得菲律宾将无法角逐中国主要在亚洲其他国家投资的900亿美元。

简单来讲,无论赢、输还是打平,菲方都会因为挑衅中方而付出高昂的代价。当然中国也不可能因为和菲方的纠纷而毫发无损,毕竟,它也是有自身的经济利害关系的。菲律宾是从中国进口原料最多的国家,去年就达到80亿美元。尽管这个数字在中国整体的贸易蓝图上只是九牛一毛,但如果菲律宾实施贸易制裁的话,还是有一些中国公司会受到损害。

更重要的是,中国不希望菲律宾更加投向美国的怀抱,并看着美国驻军重演历史,把菲律宾再次变成一个庞大的美军基地。中国在亚洲的对手——日本可能可以缓和一下中国对菲律宾施加的经济压力。像美国一样,日本可以提供菲律宾足够的军事装备来防御其边界。事实上,它已经向菲律宾捐赠了价值1100万美元的巡逻艇。

在海牙候审的这个诉讼将会是菲律宾和中国之间的巨大麻烦,但是,到最后,它可能为世界其他国家带来一些好处。它至少会让中国告诉世界,它想成为怎样的一个大国。是一个即使知道对自己无利,但还是按规则办事的国家?还是一个会欺凌别国,忽略规则以满足自己的利益的国家?

即使裁决结果不理想,中国也不太可能被迫放弃其在南海区域的权力,但是,中国也必须意识到,这种妥协姿态会影响到它和该地区其他国家的谈判。对于该区域的一些国家来讲,中国推动自由探索印度洋和北冰洋新航道的举动会引起更大的疑虑。面对这样一个忽视国际社会制定的国际法律的强大邻国,区域伙伴对是否还要与其进行深度合作?

中国必须承认,并非所有的纠纷都能靠双边解决,因为世界是依据一套超出国家范围的规则来运行的。而且,不管一些国家是否受到国际社会的偏袒,这些规则都是不具有延伸性的。

那么,单独从这个角度考虑,菲律宾这种冒失且要付出高昂代价的做法也许是值得一试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