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第十三话《 校园往事》

1

谭明华:总算把那个丫头搞定了。

舍一凡:你答应教阿玲空手道?

谭明华:不教行吗?又哭又闹,比阿莲还麻烦。

笑里昂:这说明你拿女孩子没办法。

舍一凡:你就有办法?

笑里昂:你们忘了,在学校里我被誉为少女杀手。

谭明华:拉倒吧,谈了这么多,没一个成功

笑里昂:这说明我杀伤力太强。

舍一凡:他的杀伤力不低于百分之九十九。

谭明华:看到丫头就想起我们在学校里的事。

舍一凡:校园确实是一个难忘的地方。

笑里昂:它没有社会这么复杂。

三人感叹:真怀念啊!

故事不知不觉又回到了那个纯真年代。

2

谭明华:哈哈,短信作弊,我一猜就是阿笑干的。

舍一凡:他连考卷都没分清楚。

笑里昂:我怎么知道考得不一样。阿舍,下周举行校庆,听说你做住持。

舍一凡:住持,还方丈呢?是主持人。

谭明华:每个班都要出节目。

笑里昂:阿华,你准备表演空手道?

谭明华:我本来想和阿莲跳交谊舞,她就是不肯,找了几个丫头表演《天鹅湖》。

舍一凡:阿笑,你准备来一段街舞?

笑里昂:我不参加,我们班这次准备演芭蕾舞剧《葡萄夹子》。

舍一凡:是《胡桃夹子》。

3

龙腾高中 门卫室

老丁:不会吧,笑里昂你今天没迟到。

笑里昂:从今天起,我要做一个好学生。

老丁:别逗了,你做好学生,那是校园七个不可思议。

笑里昂纳闷:还有六个呢?

老丁:上课不插嘴,下课不打闹。放学不早退,学生不恋爱。测验不作弊,考试全通过。

笑里昂:行,老丁会做打油诗,校园第八个不可思议。

一年(1)班

山达年:阿笑,训导主任有请。

英语代表:阿笑,英语老师找。

数学代表:阿笑,数学老师找。

笑里昂:我最近档期排得很满,这种事要提前预约。

下课后

山达年:阿笑,这次演出我也担任一个角色。

笑里昂:不会吧,你演王子?

山达年:不是,我演那个夹子。

4

一年(3)班

谭明华:阿莲,这个周末到游乐场玩怎么样?

陈依莲:我要排节目。

谭明华:我们很久没有约会了。

陈依莲:什么时候要练空手道,我会找你去的。

谭明华:你不是找男友,你是在找陪练。

5

一年(5)班

物理老师:今天舍一凡没来吧?

底下同学:这次校庆阿舍做主持,他去排练了。

物理老师大喜:太好了,现在开始上课。

这时,舍一凡从门外进来。

舍一凡:老师,我拿样东西就走。

物理老师:拿吧。请大家看黑板上这道题,别的班没人做出正确答案。

舍一凡拿完东西后,往黑板上看了一看,说道:“老师,这道题漏了一个小数点。”

物理老师一看,顿时满脸通红。

6

龙腾校庆 室内操场

A座

笑里昂:老猫,你不是参加演出了吗?

山达年:排练不合格,被他们哄出来了。

笑里昂:算了,下次演加菲猫一定找你。

山达年:其实我也不想参加。

笑里昂:今天男主持是阿舍,女主持是谁?

山达年:四班的校花林依慈。

笑里昂激动:林依慈?

山达年:这么激动,你认识她?

笑里昂:上个月刚分手。

节目开始,舍一凡与林依慈手拉手缓缓走上台前。

舍一凡:龙腾50周年校庆正式开始,首先由校长讲话。

B座

谭明华:完了,校长是有名的罗嗦大王,没半小时别想结束。

校长讲了45钟话,节目开始。

谭明华:一大堆废话,说来说去一个意思。

林依慈:第一个节目,三班的舞蹈天鹅湖。

谭明华:太好了。

陈依莲和几个女孩手拉手跳起了四小天鹅。

谭明华摇头:没劲,还不如和我跳交谊舞。

舍一凡:第二个节目,六班的相声。

两个人在台上有说有笑。

A座

笑里昂纳闷:这是相声吗?从头到尾没一个包袱。

山达年:只有他们两个在台上笑。

林依慈:下一个节目,二班的诗朗诵。

上台的人对着纸念了半天。

B座

谭明华:这不是朗诵,这是念经。

舍一凡:下一个节目,五班的魔术。

等了半天,没有人上台。

舍一凡解释:不好意思,道具忘带了,这个节目取消。

台下嘘声一片。

林依慈:下一个节目,歌曲《采蘑菇的小姑娘》,表演者训导主任。

A座

笑里昂:我的妈呀,她还是小姑娘?她简直是狼外婆。

在B座那边,有人纷纷退场。

谭明华也坐不住了:节目质量太差,不看了。

A座

笑里昂:老猫,别看了。

山达年:我们班的节目还没上。

笑里昂:这么烂的节目你也看。

山达年:好奇。

笑里昂:好奇害死猫,你知道吗?

两人说完也走了。

林依慈:最后一个节目,一班的芭蕾舞剧《胡桃夹子》。

演员上台之后,舍一凡摇摇手。

林依慈问:怎么了,阿舍?

舍一凡:不用演了,人全走了。

[附录]特别篇《龙腾学院》

序幕

谭明华:难以置信,阿笑,你也能进高中,是不是找枪手代考?

笑里昂:我靠的是个人实力。

谭明华:拉倒吧,阿舍靠的才是个人实力。

笑里昂:对了,阿舍叫我们放学后到学校后山,不知道什么事?

谭明华:香蕉结义,什么记性?

笑里昂:我知道,有福同享,有难再讲。

第一幕

龙腾高中

一年(1)班,今天来了位新老师。

老师:现在开始点名,张D,王2七,周Y四,这是人名吗?不知你们父母是怎么取的?

笑里昂:取名的时候没有跟我们商量,没人权。

老师:欧阳皇帝?

笑里昂:出国了。

老师:司徒乞丐?

山达年:出家了。

老师气得直摇头:不点了,我肺都气炸了。

他回头在黑板上边写边说道:介绍一下,我是你们新来的班主任老师,我叫刘?!

山达年惊呼:这难道就是人名?

办公室

语文老师:刘老师,现在的学生和以前不同,老师不好当。当初真不该选这行。

刘老师:我也没办法,去经商没有本钱,去工地没有力气,去公司专业还不对口,去当空姐吧,还是个男的。

语文老师:还是这一行好混。

第二幕

舍一凡:阿笑,好好读书,马上又要考试了,别像上次一样用短信作弊。

谭明华:跟他说不等于白说。

笑里昂:我也想好好读书,但没有办法专心,你们帮我想想。

谭明华:悬梁刺股,对你比较适合。

笑里昂:我不是苦行僧,没有必要修炼。

舍一凡:卧薪尝胆也可以。

谭明华:记住要领,胆放在嘴里必须细嚼慢咽。

笑里昂:你当它西洋参含片?

第三幕

一年(3)班

谭明华:阿莲,下次再去看演唱会好吗?

陈依莲:不好。

谭明华:你不喜欢看。

陈依莲:喜欢看,但是不想和你去。

谭明华:我就喜欢你这种个性,直爽。

语文老师:谭明华同学,请你介绍一下徐霞客。

谭明华:别说了,一听就是个大侠,不知哪一个门派?

语文老师:我真受不了你,你来学校干什么?

谭明华:当然是读书。

语文老师:读书需要品味。

谭明华:这又不是咖啡。

操场上 一群学生正在踢球

谭明华:阿莲,别看球了,去看空手道。

陈依莲:阿笑也在里面。

谭明华:有阿笑就更不能看,他们踢球连守门员一起往上冲,每次踢出的都是篮球比分。

在一旁 语文老师正在聚精会神地看球,他是一个球迷。

陈依莲:老师也在看球。

谭明华:他在那里品味。

第四幕

龙腾高中 门卫室

笑里昂:老丁,又在研究校园七个不可思议?

老丁:学校有你一个就够不可思议了,你拿花干什么?

笑里昂:今天是情人节。

老丁:臭小子,不好好读书,来学校干什么?

笑里昂:我是人在学校心不在,来校就为谈恋爱。

老丁:你没的救了。

食堂大婶:丁师傅,我这有两张电影票,今天晚上的。

老丁:我今晚有约,不好意思。

笑里昂:老丁,你还挺吃香的嘛?

老丁:没办法,人长得太帅。

谢幕

办公室

语文老师:我实在受不了,这些学生哪是来读书的?

刘老师:看漫画的有,谈恋爱的有,玩游戏的也有,什么样的都有。

语文老师:一定要好好整顿一下。

一年(1)班

刘老师:我警告你们,今后再上我的课,我不想看到乱七八糟的东西,怎么不说话?态度还可以,以后一定要保持。

一眼望下去,底下所有的学生都睡着了。

第十四话《不解风情》

1

方月婷:红红,阿笑呢?

刘红:他一下班就逃了。

方月婷:真是的。

刘红:婷婷,你真打算跟笑里昂好?

方月婷:那当然,可他总是不理我。怎样才能让他喜欢我?

刘红:你对他撒娇啊,我就是这样对付我男朋友的。

方月婷:这招管用吗?

刘红:没有问题。

大头宝公司

笑里昂:你拿我手机干吗?

方月婷打开笑里昂的手机,查看电话簿,发现里面有许多女孩的手记号码。

方月婷:娜娜,妮妮,甜甜,这些都是谁?

笑里昂:她们都是我以前的女朋友,你管得着吗?

方月婷:怎么没有我的?

笑里昂:你在倒数第一个。

方月婷:什么?方小姐。这就是你对我的称呼?

笑里昂:那我该怎么称呼?

方月婷撒娇道:你就不能叫人家婷婷吗?

笑里昂:用得着这么亲热吗?

方月婷:你忘了,我是你女朋友。

笑里昂苦笑:那天不是演戏给你爸看吗?大姐。

方月婷摇了摇头:讨厌,人家还是小女生呢。

笑里昂:你能好好说话吗?我快要吐了。

2

方月婷:“你这招不管用。”

刘红:“那只有出动出击。”

方月婷:“什么意思?”

刘红:“约会啊!”

方月婷:“这种事应该男方主动一点?”

刘红:“时代不同了,谁都可以主动。”

方月婷:“好,笑里昂,我让你见识一下新时代的女性。”

第二日

方月婷:这个周末你有空吗?我们去玩好吗?

笑里昂:不好意思,没空。

方月婷:我很少请人的,你别错过机会。

笑里昂:我放弃。

方月婷:你这样很伤女孩子的心噢。

笑里昂:有你这种女孩吗?强迫别人去。

方月婷:那你说,怎样才肯去?

笑里昂想了想:这样吧,我们玩个游戏,你赢了,周末我请你玩一天。你输了,以后别再缠我。

方月婷:你说吧,什么游戏?

笑里昂:打电子游戏。

方月婷:好,就依你。

笑里昂笑道:你上当了,哈哈,还没人是我对手。

方月婷:到时候,你要手下留情哦。

游戏机房

笑里昂和方月婷在打拳皇,打了十几个回合,笑里昂一局没赢。

方月婷:你又输了。

笑里昂:难以置信,我的八神庵从没输过。

方月婷:我告诉你,这个游戏我早就玩腻了,我打的最好的就是CS。

笑里昂傻了眼:你真是女人?

方月婷:怎么样?说话要算数。

笑里昂:这个周末我听你的。

方月婷心中暗喜:计划开始。

3

周末,两人来到影城

笑里昂:看什么电影?

方月婷:爱情片吧。

两人进了电影院,找了个好位子,等电影开场。

方月婷:我爸妈谈恋爱时,看了一部电影叫《百年好和》,所以他们婚后关系一直很好。

笑里昂:还有这种说法?

方月婷:那当然。

笑里昂:我爸妈谈恋爱时看得是《二战》,怪不得他们婚后老是开战。

方月婷:我们看的这部叫《一见钟情》,好兆头。

笑里昂:未必,我们第一次见面,谁都看谁不顺眼。

方月婷:别老说扫兴的事,电影开始了。

电影放映到一半,方月婷突然紧紧握住笑里昂的手。

笑里昂:大姐,你这也太夸张了,我们看的是爱情片,不是恐怖片。

4

电影结束后,两人一路上交谈着。

方月婷:这部片子真感人,男主角好浪漫。

笑里昂:这是电影,生活中不可能这样。

方月婷:为什么不能?

笑里昂:生活本来就很平淡,哪有这么多激情燃烧的岁月?

方月婷:干什么不能制造浪漫呢?

笑里昂:你用不着向我真情告白,我不会做情感方程式。

方月婷:只要我们多一点相约星期六,迟早会牵手。

笑里昂:我们怎么可能?

方月婷:为什么不可能?

笑里昂:我姓笑,你姓方,我们在一起叫贻笑大方。

方月婷:只要真心相爱,我们也能相伴到黎明。

笑里昂:那肯定是天方夜谭。

5

大头宝公司

刘红:进展如何?

方月婷:不是很好。

刘红:这样,你暗示他一下。

方月婷:怎么暗示?

刘红:以前有个故事,讲男女两人相爱,双方父母不同意,于是两人决定私奔。男方给女方一张纸条,约好在一个地方碰头。可是他没想到,纸条上写错了一个字,女方到了另一个地方等他,两人都以为对方不会来,最终就分手了。

方月婷:我知道这个故事说明错过一时,可能遗憾一世。

刘红:告诉笑里昂,让他别错过机会。

下班后

笑里昂:你找我干吗?

方月婷把这个故事告诉他,笑里昂没有说话。

方月婷:你明白这个故事的含义吗?

笑里昂:你是在暗示我?

方月婷很激动:你终于明白了。

笑里昂:这个故事说明一个道理。

方月婷:什么道理?

笑里昂: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

方月婷惊讶:啊?

笑里昂:那时候通讯技术太差,所以才会造成误会。现在就不会发生这种事。

方月婷问道:你读书时语文从来没及格过吧?

笑里昂纳闷:你怎么知道?

方月婷:你理解能力太差。

说完她气呼呼地走了。

笑里昂纳闷:难道不是这个道理?

6

谭明华:“哈哈,你这个傻小子,人家对你有意思。

笑里昂:“不会吧,她以前一直看我不顺眼。”

舍一凡:“很难讲,可能日久生情。

谭明华:“阿莲以前对我也不理不睬,可是现在怎么样?最近我们接触少,她连饭都吃不下。”

笑里昂:“那是她胃口不好。”

舍一凡:“阿笑,这么好的女孩要珍惜。”

笑里昂:“要不然我给她一次机会。”

谭明华:“拉倒吧,人家不嫌弃你,已经不错了。”

笑里昂此刻最想的还是那个有着迷人般微笑的庞岭如。

第十五话《又见岭如》

恋爱中最痛苦的不是你不知道我爱你,而是我爱你却不能在一起。

——笑里昂

梦境中

笑里昂和庞岭如缓缓走进礼堂,谭明华和舍一凡在一旁表示祝贺。笑里昂正准备亲吻庞岭如,迷迷糊糊中被人推醒。

新居苑

谭明华:阿笑,都几点了?你想冬眠?

笑里昂慢慢睁开眼睛,问:我老婆呢?

谭明华:你什么时候有老婆,从哪拐骗的?

笑里昂:原来是梦。

舍一凡:你又梦见庞岭如了?

笑里昂:我梦见跟她结婚了。

谭明华:那是你太想她了。

笑里昂:阿舍,这会不会是什么暗示?梦有一定的预知性。

舍一凡:不一定,梦也可能是相反的。

在上班的路上他还想着这个梦,突然看见马路对面的空地上围着一群人。

笑里昂问:什么事?

行人:听说这里马上要建一幢新的楼房。

笑里昂:这里的市口这么好,肯定要花不少钱。

行人:听说这个房产商很有钱,叫庞伟豪。

笑里昂琢磨:好熟悉的名字。

正在这时,一个甜美的声音传来:“阿笑,你怎么在这里?”笑里昂回头一看,正是他朝思暮想的庞岭如。

笑里昂激动的说不出话,庞岭如说道:“问你话呢?”

笑里昂:阿如,我不是在做梦吧?

庞岭如笑笑:你喜欢做白日梦?

笑里昂摇了摇头:就算是梦,我也愿意。

庞岭如:还是那么油嘴滑舌。

笑里昂问:你怎么会在这?

庞岭如:公司准备在这里建一个新的楼盘,由我负责。

笑里昂:你还是这么能干。

庞岭如:这样吧,我现在还有一点事,晚上我们在聊,还在老地方噢。

笑里昂:没问题,我现在就去。

旁岭如:再见。

笑里昂:再见不会是再也别见面吧?

庞岭如笑道:拜拜。

庞岭如说完离开,笑里昂按耐不住压抑许久的心情喊道:“月下物语要拍续集了。”

花园酒店

笑里昂:今天我带了足够的钱,我请你。

庞岭如噗哧一笑:待会还上天台看月亮。

两人吃完后,上天台聊天。

庞岭如:阿笑,今晚的月亮还像香蕉吗?

笑里昂:今晚的月亮是圆的,象征团圆。

庞岭如:有女朋友了吧?

笑里昂:你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

庞岭如:你真傻。

笑里昂:上次送你回家,我就想对你说我喜欢你。

庞岭如看着他,问道:你真的这么喜欢我?

笑里昂一指天上,说道:月亮代表我的心。

庞岭如不语,眼神中略带心事。

笑里昂拉着庞岭如的手,说:“阿如,不要因为小时候的经历,就产生对婚姻的恐惧感。”

庞岭如看着他:我……

笑里昂:我兄弟阿舍是心理医生,我让她帮你做心理辅导。如果还是不行,我让阿华教你空手道,看谁敢碰你。

庞岭如紧紧握着笑里昂的手,激动地说:“我知道你对我好,可是……”

笑里昂:我会保护你的。

庞岭如没有说话,两个人呆了很久。

第二天,笑里昂买了一个月亮首饰打算下班后送给庞岭如。

大头宝公司

下班后,方月婷拦住他。

笑里昂:我说你有完没完?

方月婷:我上次跟你说的故事,你懂了吗?

笑里昂:我不感兴趣。

他拿着月亮首饰准备走,方月婷看到首饰,十分激动。

方月婷:你怎么知道我喜欢月亮?

笑里昂:你也喜欢月亮?

方月婷拿过首饰,说:“你忘了我叫方月婷。”

笑里昂:这不是送给你的。

方月婷不信:你还能送给谁?

笑里昂一把抢过首饰,离开了公司。方月婷咬了咬下嘴唇。

怡然茶坊

笑里昂约庞岭如在这里等他。

笑里昂把首饰给她:阿如,我买不起贵重物品,这个就代表我的心。

庞岭如接过首饰:谢谢,这是我收到的最好礼物。

正在此时,方月婷气呼呼朝他们走来。

方月婷:怪不得,原来是这个女孩,她比我好吗?

庞岭如不解:这位是?

方月婷:我是她女朋友。

笑里昂:别听她的。

方月婷:你到底喜欢她什么?

笑里昂:大姐,你别添乱了。

方月婷一指庞岭如,说:敢不敢跟我比比,让这小子知道谁更有魅力。

庞岭如:这位小姐,我没有必要跟你比。

方月婷:没胆子,知道技不如人。

庞岭如笑了笑:我怕你会输地无地自容。

笑里昂:你们说的是哪国语言?

方月婷PK庞岭如

方月婷:我在英国念的大学,成绩优秀。

庞岭如:我在法国念的大学,名列前茅。

方月婷:我学的是企业管理,商界巾帼。

庞岭如:我学的是房产交易,地产才女。

方月婷:我叔叔是总裁,一代精英。

庞岭如:我爸爸是董事,少见人才。

方月婷:我用的都是高级化妆品。

庞岭如:我用的也是,我最喜欢Dior这种品牌。

方月婷:真的,我也是。

庞岭如:还有SKⅡ。

方月婷拉着庞岭如的手,激动的说:“我也喜欢。”

庞岭如:我最喜欢运动,特别是瑜伽。

方月婷:知音啊!

庞岭如:想不到我们有这么多共同兴趣。

方月婷:不如我们结拜做姐妹吧。

庞岭如:好啊。

两个女人有说有笑,笑里昂在一旁看傻眼了,脑中浮现出几个问号???

之后的一段时间,笑里昂和庞岭如来往密切,方月婷渐渐打了退堂鼓。

新居苑楼下

庞岭如:阿笑,我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

笑里昂:跟我还这么客气。

庞岭如:今天我有重要事宣布。

笑里昂:我等的就是这天。

庞岭如:我打算就下个月结婚。

笑里昂:下个月?

庞岭如:是不是太快了?

笑里昂;我最好明天就结婚。

庞岭如:到时候,你一定要来。

笑里昂:我怎么可能不来?

庞岭如:到时候你一定要做我们的伴郎。

笑里昂:没问题,伴郎?我没听错吧?

庞岭如:我未婚夫是我的同事,一直对我很好,但我始终没有勇气接受他,是你给了我勇气。

笑里昂嘀咕:竟然便宜了这小子。

庞岭如在笑里昂的脸颊上轻轻地吻了一下。

笑里昂:一个太少,能不能再加一点?

庞岭如对他微微一笑,慢慢地走了。

笑里昂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叹道:“这就是月下物语的结局。”

尾声

在亲朋好友的祝福下,庞岭如穿着婚纱挽着新郎的手进入了礼堂。

笑里昂看着他们俩说不出话来。

庞岭如:这就是我跟你常说的阿笑。

新郎:谢谢你,是你让我和阿如终成眷属。

笑里昂:没事,如果你以后敢欺负他,不要怪我不客气。

新郎:我会好好对她的,你放心。

庞岭如:阿笑,对不起。

笑里昂:无所谓。

庞岭如:你一定会找到一个比我更好的。

笑里昂:希望如此。

婚礼上,庞岭如与新郎深情接吻,笑里昂觉得自己很多余。

谭明华拍着他的肩膀,说:想开点,阿笑。

舍一凡摇头:没想到真是反梦。

笑里昂一话不说离开了礼堂。谭明华想去追,舍一凡一把拦住他。

舍一凡:让他一个人静静。

谭明华:这庞岭如也太不讲义气了。

舍一凡:算了,这种事不能强求。

笑里昂一个人走在路上,在一旁的音像店中传来那首印巴名曲《新娘嫁人新郎不是我》,

他苦笑。

量版式KTV,笑里昂一个人唱着歌。

他拿起啤酒易拉罐喝了几口,桌上全是空罐头。

在另一房间,方月婷正在陪客户,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他走进来一看,笑里昂满脸通红。

方月婷已经知道了庞岭如的事,她看着笑里昂此时的样子,有些于心不忍。

笑里昂迷糊之中,把方月婷当成庞岭如。

笑里昂:阿如,我真的很喜欢你。

方月婷:我知道,没想到你会这么痴情。

笑里昂拉着她的手,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方月婷想起了第一次和他见面,直到今天所发生的许多事。从原先的反感逐步转为好感。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